眼見不為實!血腥照片《槍斃越共》背後隱藏的秘密!(組圖)


1968年2月南越警察局長當街槍決一名越共「內應」。
1968年2月南越警察局長當街槍決一名越共「內應」。(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1

這是一張世界著名的照片,名叫《槍斃越共》。這張照片還曾經讓拍攝者獲得了1969年的普利策新聞獎。這是當時的世界最高新聞獎,相當於電影的奧斯卡。

照片裡的事件發生在越戰時期。

從照片上我們看到,一條大街上,一名美國士兵持槍在觀看一名越南人用左輪手槍槍斃另一名穿花格襯衫被反綁著的越南男子。

這張最經典的老照片,相信很多人都已經看過,在大家熟知的故事裡,以及自己親眼看到的,這名穿著制服的越南人對一名被綁的「弱者」殘忍地開槍殺害了。這是在眾目睽睽之下,這讓全世界有良知的人們無不對猖狂的施暴者憤慨和譴責。

其實,這也是一張眼見不為實的照片。獲得這張照片最高獎項的拍攝者,是一位美國的戰地攝影記者,名叫艾迪・亞當斯

這張照片後來帶給他的影響,竟讓他一生都生活在愧疚自責中。他無法原諒自己當初拍下了這張照片,更痛恨自己把照片公布於世,這是無法挽回更無法讓心靈得到安寧的事實。

2

艾迪・亞當斯曾經就這張照片對朋友說:「我無法原諒自己,我的照片裡有兩個人死去,一個是那名被槍斃的越南人,他死於子彈,另一名則是被照片殺害了的越南人,他死於我的相機,這都是我的罪過。」

一張照片死了兩個人,而拍攝者心靈上也受到了最深的傷害,以至於他一生都被痛苦圍困,備受煎熬。

所有發生的一切,皆因這張眼見不為實的照片,給人的誤導,在照片的背後是一個你不知道的事實,也是所有的真相。

這是1968年的越南西貢街頭。開槍穿制服的越南男子是南越警察局局長,名叫阮玉鸞

被他開槍殺死的越南男子並不是老百姓,他是一名越共游擊隊的上尉長官,名叫阮文林(音)。

艾迪・亞當斯作為一名戰地記者,對眼前將要發生的一切。他要用自己的鏡頭記錄下來,告訴全世界。在開槍的瞬間,艾迪・亞當斯終於按下了後悔一生的快門。

照片通過「軍事郵件」很快就發回了美國。

由於這張照片的瞬間張力、強烈的即時感和血腥味瞬間抓住了所有媒體的主編。幾乎所有美國著名的報刊都刊登了這張照片,並以《阮玉鸞將軍對越共上尉執行死刑》為標題,頭版頭條最醒目的位置刊登了這則新聞。

這則圖片新聞在美國立即引起了極大的轟動。

爾後,全美的廣播公司都在晚上黃金時段播放了這條新聞,在受左翼和自由主義進步主義(共產主義紅色思潮在西方的變種)的煽動,當時的美國民眾,尤其是青年和學生,非常反對美軍參與了越南的南北戰爭,左翼人士認為:

(1)這張照片上有美國士兵的出現,很顯然是在美軍的容許下。一名身穿平民服裝的越南「無辜者」,未經過審判就被直接拉上街頭進行槍決。

(2)這是極不人道,對生命漠視的殘忍行為,必須要受到正義的譴責。嚴重的違背了美國人的良知和底線。

他們質問,為什麼要參與別人的戰爭?為什麼會允許隨便屠殺?

這張照片和新聞誤導,促使了全美各大城市學生反戰示威的升溫,而歐洲的左翼人士更是把此照片作為反戰經典標誌。

在艾迪・亞當斯拍下這張照片時,還有其他的戰地記者也用錄像機記錄下了槍斃瞬間全過程。

這樣血腥的場景深深地刺激了美國民眾,他們不再相信這是為「自由而戰」,反戰情緒空前的激烈。

艾迪・亞當斯的這張照片成了戰爭殘酷的縮影,也是戰爭裡最殘忍的標誌。照片裡的警察局長阮玉鸞將軍,在所有美國反戰民眾的眼裡,就是一個十足的戰爭儈子手,殺人的惡魔。

3

反戰的升溫,也開始有反戰人士質問艾迪・亞當斯,「當時你在場,作為一個有良心的人,你為什麼不阻止屠殺呢?」

對於這樣的問題,艾迪・亞當斯只能苦笑。

艾迪・亞當斯是個記者,一個戰爭的旁觀者,根本沒有能力或者辦法去阻止一切的發生。最為關鍵的是,艾迪・亞當斯深知阮文林所犯下的罪惡,他根本不想去阻止對阮文林實行槍決。

然而,這張經典的照片帶來的影響竟像魔鬼纏身一樣,糾纏住了阮玉鸞。無論他走到哪裡,都是對他的罵聲一片,魔鬼、殺人者、垃圾、不得好死等等。所到之處,迎接他的都是不明真相的人們唾沫。

後來,阮玉鸞在一次戰鬥中腿部受傷,被子彈擊穿,他被轉到了澳大利亞退伍軍人醫院。當醫院知道了他就是阮玉鸞後,竟然直接拒絕給他醫治。不得已阮玉鸞又被轉到了美國醫院,在美國他更是受到了民眾大規模的抗議,民間甚至多次組織了要將他驅逐出境的活動。

傷好後,阮玉鸞定居在弗吉尼亞州,他開了一家小飯店維生。

很快就有人知道了他就是阮玉鸞,於是飯店的牆上被塗上「我們知道你是誰」「你是殺人犯,魔鬼」,因此飯店很快就關了門。

阮玉鸞的處境,讓艾迪・亞當斯愧疚不已。

他四處為他奔走呼籲,要人們相信阮玉鸞不是殺人犯,他的所作所為都是正義的,也是他的職責所在。

在艾迪・亞當斯的努力下,美國外交與軍事學者詹姆斯・羅賓斯開始考證阮玉鸞身上的所有事。經他證實,阮玉鸞是一個熱愛自己國家,有著民族尊嚴的將軍,槍斃阮文林是自己的職責。

他曾多次強調在越南的美國記者以及軍人都必須要受到越南法律的管束。美國軍事當局更不得干涉南越的司法,還曾揭露過美國某高層與北越的一些秘密交易等勾當,因此他在南越政府有著極高的威望,更是一個充滿了正義感的將軍。

那麼,這樣的一個人,為什麼會在街頭直接去槍斃一個人呢?

4

這得從頭說起了。

1968年的新年初二,處在南北戰爭時期的越南,按照沿襲下來的慣例,南北雙方都會依據協議停止戰火,安心過節。南越的軍人和警察有一半都放了假,大家都會與家人一起過完動亂時期難得的大年。

當天凌晨時分,在南越首都西貢的街頭,突然響起了激烈的槍聲,以及轟隆巨響的爆炸聲。做夢都不曾想到的人們,這才知道一場被稱為「春節攻勢」的最大地面軍事行動爆發了,這是一起越共發起了軍事攻擊行動。

凌晨3點,在全面停火的狀態下,有超過8萬人的越共正規部隊在游擊隊的配合下,突然採取了軍事行動,對南越100多個城鎮發起了全面進攻。

越共志在必得想一舉拿下南越首都西貢,他們對西貢的總統府,機場,國家電臺以及美國大使館和軍隊作為重點攻擊對象。戰鬥打響後,南越軍隊也立即進行了頑強的抵抗,激戰異常猛烈。

戰鬥持續到了2月1日,時任南越國家警察總長的阮玉鸞將軍(當時的軍銜是准將),親率部隊對一所國家醫院進行防衛,激戰後,終於打退了越共部隊,保住了醫院。

在戰鬥中,他的部下俘虜了越共的阮文林上尉。

當阮文林被帶到了阮玉鸞面前時,阮玉鸞強壓著心頭的怒火,對其進行了簡短的訊問。在證實了身份後,阮玉鸞就拔出了手槍,毫不手軟地對著阮文林的頭部開了一槍,當場將他擊斃。

說起阮文林,在南越是個大名鼎鼎的人物,南越人恨他都想吃其肉喝其血。此人心狠手辣,惡毒無比,此前,他曾抓捕了34名南越的警察和其家人,並以「反革命」之名,將這些警察和無辜的家人進行了血腥的屠殺。

在被殺的警察中,其中一位遇害者阮遵中尉是阮玉鸞的部下和好友,因拒絕與阮文林合作,全家六口被殺。

當時阮玉鸞對阮文林問話,就是要證實那場血腥屠殺的事實。阮文林對此事供認不諱,還洋洋得意,驕傲無比。

越共殺害的不僅僅只是這34人。

他們在南越各城鎮大量抓捕戰鬥和非戰鬥人員,都以「反革命」進行了處決。

這是一起有組織目的性很強的大規模處決南越平民行動。事前,越共甚至列出了將要處決的人員名單,主要處決對象是政府中有官職軍人,警察,國家公務員,以及新聞單位不願與越共合作的人和其家屬。

所有被殺害的人,分批埋進了多個挖好的大坑裡。

據統計,光是順化地區的一個大坑裡就被埋了3000多人,另外還有3000多人至今下落不明。

後來從發掘出來的屍體中辨認,許多都是老幼婦孺,這些被殺者多是被鐵絲勒喉、鐵器擊打頭頂、槍刺刺胸、子彈射殺,甚至還有活埋而死,手段殘忍。

在槍斃阮文林時,艾迪・亞當斯曾問過阮玉鸞,為什麼要直接對其槍斃?阮玉鸞把阮文林所有的罪行都告訴了他,還反問道:「這樣一個雙手沾滿了許多鮮血的人,我還有什麼理由不殺他?」

後來有反戰人士質問艾迪・亞當斯時,他套用了阮玉鸞的話:「這樣一個雙手沾滿了許多鮮血的人,我還有什麼理由去阻止殺他?」

無論艾迪・亞當斯如何辯解,這張照片最終還是徹底毀了阮玉鸞一生。

這位受到南越人尊敬的將軍,被照片的表面內容認定成了殺人凶手。拍攝者艾迪・亞當斯卻因這張照片,成名得獎,還被美國左翼民眾認為是揭露戰爭罪行的英雄。

阮玉鸞到底是給怎樣的人,當時受共產主義思潮影響甚深的美國人和世界上的人都不再相信艾迪・亞當斯為他辯白的事實,因此艾迪・亞當斯才後悔一生,犯下了這件不能彌補的錯事。

他曾多次向阮玉鸞道歉,在阮玉鸞身患重病時,艾迪・亞當斯還致電詢問,能不能為他再做點什麼?讓自己的良心好過點。

阮玉鸞寬慰他說:「要忘掉過去,當時我們都沒有錯,都是在自己的崗位上盡職。」

1998年,阮玉鸞去世,艾迪・亞當斯送去了鮮花和一張懺悔的字條:「我一生都對不起你,實在是無法彌補,我的眼裡滿是愧疚的淚水……」

2009年,艾迪・亞當斯這副作品《槍斃越共》的底片在一次拍賣會上賣出4萬美元。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