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條預言11條準 黃萬里對三峽最後一條預言要發生?(組圖)

2019-07-09 14:12 作者: 徐榮

手機版 简体 13個留言 打印 特大

三峽大壩位置圖和長江沿岸重要城市。
三峽大壩位置圖和長江沿岸重要城市。(Rolfmueller/wiki/CC BY-SA 3.0)

日前網友用谷歌地圖查看三峽大壩,發現大壩已經扭曲變形,引發廣泛擔憂。中共先是闢謠,後來官媒又改口承認壩體變形,並稱這種變形處於「彈性」狀態,很正常。但同時,宜昌三峽大瀑布景區從7月6日起停業至7月13日,停業期間,景區將暫停接待遊客。

三峽工程下泄洪水破壞力是自然洪水的25倍

自1950年以來,中共已建造2.2萬個高度超過15公尺的水壩,約佔世界總數50%。從1990年開始,中共不顧眾多的環保人士抗議水壩對大自然帶來的破壞,數以千計萬計的各種水壩在大陸的河流水面上豎立起來。

谷歌地圖拍到的三峽大壩
谷歌地圖拍到的三峽大壩。(谷歌地圖截圖)

三峽大壩被水流衝擊嚴重變形。
三峽大壩被水流衝擊嚴重變形。(網絡圖片)

在中國大陸眾多水壩裡,最具爭議性的莫過於三峽大壩。1992年4月3日,三峽工程進入建設期,1994年12月14日,三峽工程正式開工。2003年第一臺機組聯網發電,2006年三峽大壩建成,2009年工程全部完工。歷時17年、耗資2000億元的三峽大壩投入使用後,長江的洪水有增無減,中國自然災害不斷,大旱、高溫、洪水、地震等災禍頻發。

其中一個原因是,洪水的破壞力由其動能(質量乘以速度的平方)決定。三峽工程下泄洪水總傳播時間由天然洪水的30小時左右縮短為6小時,速度是天然洪水的5倍,下泄洪水的破壞力就是天然洪水的25倍。用土石堆砌起來的長江干堤,顯然無法承受下泄洪水如此大的破壞力,致使大壩下游地區的防洪形勢更加險峻。

禍國殃民的三峽大壩將出現12種災難性後果

其實從江澤民等人強行拍板三峽工程上馬之初,就爆發了極大的反對聲浪,專家紛紛提出警告,稱大壩將改變長江流量與生態以及導致地震,水庫淤沙也會威脅大壩的穩定性。可是到頭來政治力量終究凌駕於環境考量之上,只有近1/3的人大代表投下反對或棄權票。

著名水利工程專家、清華大學水利系教授黃萬里。
著名水利工程專家、清華大學水利系教授黃萬里。(網絡圖片)

這其中,反對聲最為强烈的是著名水利工程專家、清華大學水利系教授黃萬里。黃萬里自1937年留學歸國起,傾畢生心力於國內大江大河治理。在1992年至1993年間,黃萬里曾三次致信江澤民,反對興建三峽工程。信中說:「長江三峽高壩是根本不可修的,不是什麼早修晚修的問題……政府舉辦這一禍國殃民的工程。它若修建,終將被迫炸掉。」「請速決策停工,否則壩成蓄水後定將釀成大禍。」黃萬里還說,這一工程會導致生靈塗炭,大好山河糟蹋,富饒的四川盆地將淪為澤國。

歸納起來,黃萬里預測了三峽大壩將帶來12種災難性後果:

1.長江下游幹堤崩岸;2.阻礙航運;3.移民問題;4.積淤問題;5.水質惡化;6.發電量不足;7.氣候異常;8.地震頻發;9.血吸蟲病蔓延;10.生態惡化;11.上游水患嚴重;12.終將被迫炸掉。

其中,黃萬里的11項預言已經全部應驗了。而日前谷歌地圖上拍攝到了三峽大壩的變形,將讓人們更早看到最後一條將會應驗。

因反對三門峽工程 被罰到三門峽挖廁所

黃萬里曾因孤身反對三門峽工程,被當局劃為「右派」。

1957年上半年,三門峽工程即將開工。黃萬里在水文課堂上給同學們講述了他對三門峽工程的看法,一是水庫建成後很快將被泥沙淤積,結果是將下游可能的水災移到上游成為人為的必然的災害。事實雖證明黃萬里是對的,但「文革」期間,黃萬里被中共搞到三門峽挖廁所以示懲罰。

1960年,三門峽首次蓄水。1980年2月26日,在度過了20多年的右派生涯後,黃萬里終於獲得了右派「改正的決定」。

三門峽水利工程,1962年。
三門峽水利工程,1962年。(圖片來源:公有領域)

2004年2月4日,陝西省15名人大代表提案建議三門峽水庫停止蓄水。2004年3月5日,在陝西的全國政協委員聯名向全國政協十屆二次會議提案,建議三門峽水庫立即停止蓄水發電,以徹底解決渭河水患。

三門峽工程運行了不到44年,成了徹頭徹尾的「水害工程」。面對三門峽工程難以逆轉的生態災害,黃萬里曾痛心疾首,反覆叨念:「他們沒有聽我一句話!」

黃萬里於2001年8月27日去世,時年90歲。晚年病重昏迷中,黃萬里仍喃喃呼籲:「三峽!三峽,三峽千萬不能上!」最後黃萬里帶著無盡的遺憾離開了人世。

三峽工程淪為暴利機器

2014年陸媒報導,20多年來,全中國人民累計交給三峽工程的錢逾5000億元人民幣,隨著三峽工程發電量增加,三峽集團收入節節攀升,老百姓卻沒有享受到用電方面的便利,三峽工程淪為牟暴利的機器。

據《江澤民其人》一書披露,1989年踏著「六四」學生鮮血上臺的江澤民,權力尚不穩固,急於與李鵬結盟,因而親自出馬,力推三峽工程。李鵬則在回憶錄中稱,1989年以後,所有關於三峽工程的重大決策,都由江澤民主持制定。

這個時代最惡劣的暴行之一

水壩對河道生態的毀滅性無疑是難以計算的,原本自由流通的水路,現在變成了毫無生機的人造湖,植物死亡、魚群難以洄游繁殖,多少物種因此滅絕?

圖為2005年3月21日,在中國安徽銅陵的銅陵淡水海豚自然保護區,一名工作人員將一隻江豚帶到岸邊進行檢查。長江流域許多瀕危物種的棲息地,都因葛洲壩和三峽大壩工程的發展而受到破壞。
圖為2005年3月21日,在中國安徽銅陵的銅陵淡水豚自然保護區,一名工作人員將一隻江豚帶到岸邊進行檢查。長江流域許多瀕危物種的棲息地,都因葛洲壩和三峽大壩工程的發展而受到破壞。(China Photos/Getty Images)

除此之外,中國雲南擁有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視為世界遺產的「三江並流」(怒江、瀾滄江與金沙江三條大江在幽深峽谷中,並行數百裡而不交會的自然奇觀),這片壯麗風景本是地球最多樣也最脆弱的環境之一,可是目前水電公司正計畫在此蓋25座水壩。

圖為2006年5月14日,重慶市大廠鎮在拆除舊房屋。大廠鎮是一個有著大約1700年歷史的古鎮,但隨著長江三峽大壩工程的推進,大壩水庫將向上游延伸,當年9月將被水淹沒。
圖為2006年5月14日,重慶市大廠鎮在拆除舊房屋。大廠鎮是一個有著大約1700年歷史的古鎮,但隨著長江三峽大壩工程的推進,大壩水庫將向上游延伸,當年將被水淹沒。(China Photos/Getty Images)

而因水壩建設被迫遷徙的百姓也難以計數。根據陸媒數據,至少有1,600萬人因水電站遠離家鄉,其中1,000萬人生活貧困。每當有新的水壩項目通過,不只生物的棲息地,人的居住地也將變得支離破碎,他們往往拿不到賠償金和工作培訓,必須不斷流浪、不斷打工維生。單單三峽大壩上馬後,就淹沒了至少13個城市、140個鄉鎮以及1350個村莊。

2006年10月19日,重慶市巫山縣大廠鎮居民乘船離開家鄉。歷史長達1700年的大廠鎮舊址將完全被淹沒,因為三峽大壩水庫的水位將在10月21日達到156米。
2006年10月19日,重慶市巫山縣大廠鎮居民乘船離開家鄉。歷史長達1700年的大廠鎮舊址將完全被淹沒,因為三峽大壩水庫的水位將在10月21日達到156米。(China Photos/Getty Images)

四川地質研究員范曉:「這些大型工程是這個時代最惡劣的暴行,它們遺留下的歷史傷痛很難抹平,將是未來幾代人永遠的悲痛和遺憾。」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