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人聽到實話的真愛國 代價是自己和家人的安全(圖)

2019-09-10 08:40 作者: 劉易傑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在中國大陸,中共統治一天,不甘與之為伍的只能用腳投票(Getty Image)

【看中國2019年9月10日訊】我就先假設題主真的是不知道,這個國家曾經發生了什麼,也不知道這個國家剛剛發生了什麼,同樣,也不知道這個國家每時每刻正在發生什麼吧。這個假設成立的可能性是很大的。(編註:本文是知乎上「為什麼那麼多人嫌棄國內各種不好,卻不會想去改善它,而老想著移民呢?」這一問題的回答)

可你讓我,怎麼跟你說呢?

實話實說吧?很快你就看不到了。

我不能提及我想要提的事件來舉例,不能提到我想要提的名字來論證,不然就被刪了,好像之前我說的許多實話那樣。

即便是我一直實名,我願意為我說的每一句話負法律責任——即便是那些我認為是惡法的法律。這個國家境內的每一個網站,都會因為「違反相關法律法規」,刪除掉我要說的話。搞笑的事兒是,他們從來不告訴我,我究竟違反了哪條「相關法律法規」。

單就這一份禁言所帶來的屈辱和憋氣,就足夠讓一個像我一樣對真相和實話有潔癖的人,撕護照移民了。

我之前的一個朋友,一個美國留學的女孩子。參與了一個組織,因為那些你懂的原因,我就不說什麼組織了——反正2009年的7月,這個組織已經被取締了,原因是「偷稅漏稅」,我估計他們實在是找不到什麼別的理由了。這個女孩子從鎖骨到胸口,有一片很大的燙傷疤痕,猩紅一片,蓋過了半個乳房(別鬧,我沒看過,我發誓)。組織被取締的時候,她被請去喝茶,被一杯開水劈頭灑下,留下了這個跟著她一輩子的疤。

還有一個老大哥,在國內作生意,主要是搞農膜,後來有錢了,投資文化產業,搞得也是風生水起的。他們老家那兒,有一批參加過越戰的老兵,過得都比較慘淡,他跟我說過其中一個的故事——當年在戰場上踩了地雷,炸斷了一條腿。回國之後呢,開始是當著英雄對待,那時候宣傳的也是狠,有一個年輕姑娘也是一時腦熱,嫁給了他。本來是挺好的故事,後來因為生了二胎,違反了計畫生育政策,搞得英雄的待遇和指標給吊銷了,結果沒了經濟來源,生活一下跌落了谷底,後來媳婦兒也跑了,當年的英雄,一下子成了落魄戶,再後來頻繁的上訪,又淪為了政府的「維穩」對象。

我的這個老大哥,每年過年的時候,總不忘請鄉親們吃席酒宴。之後也會給這些困難戶們,塞個三萬五萬的。由於他的「資助」,這些老兵不至於斷了炊,還能繼續的「上訪」。直到有一天,收到了「傳話」,讓他別再給錢了,不然他的企業就會「出問題」。

老大哥已經移民了,自己拿的是美國護照,比弗利山莊有套院子內有高球場的別墅,老婆孩子是新加坡護照。每次他來新加坡,我們把酒言歡,有一次他跟我說,那些沒出過國的中國人老是覺得,自己出了國,會被歧視,當二等公民,多麼屈辱,其實出了國之後才發現,哪有什麼屈辱和歧視。退一萬步,就算人家外國人歧視我一輩子,也比不上我在國內所受的屈辱。

之前我寫了一篇文章,題目叫《他在想什麼》,最開始的時候寫在校內網,後來發到了知乎的專欄,因為這篇文章,我在知乎的專欄被關停了。文章裡面我提到,我很想認識一下那些,在網上刪我文章的人,我很想知道,在刪我的文章的時候,他們在想什麼……

後來,機緣巧合,我還真的認識了某一個網站負責運營的朋友——姑且稱他為朋友吧。當然不是知乎啊。有一次我跟他聊天,他說劉易傑你得理解我們啊,我也覺得你寫的有道理,我也知道你說的是真話,可是有規定啊,有些內容不能碰,我不刪也有別人去刪啊,我也不能拿我工作叫板老闆啊。所以,希望你理解。

我很理解他。雖然我一直覺得「言論自由」是憲法賦予我的權利。可在他生活的那個國家,為了他的工作,為了他的衣食溫飽,他可以踐踏憲法賦予我的權利。他並不孤獨,在這個國家,太多人為了自己的利益,踐踏著正義和公正。

為什麼說這個故事,我的一位老師——扣下題,一位移民新加坡近二十年的前輩,二十年前的祖國有什麼故事,你們自己回憶——對曾經慷慨歌燕市,不負少年頭的我說過一番話:你千萬不要對這個國家的人們抱有太高的同情,他們自身所承受的屈辱和苦難,多是他們應得的。

「愛國」情懷彷彿已經由教育和宣傳,刻入了我們每個人的骨子裡,虛構出來的「國家」的抽象概念,讓我們都忘記了,我們本身愛的是什麼。你愛國,你想要愛的「國家」,實際上並不存在,存在的只是組成這個國家的十三億人。你愛他們,想要他們活得更好,更安全,因為「有國才有家」,因為你以為「國家強大了,家人才能更幸福」,直到有一天你會發現原來因為你做的那些想讓這個國家的其他人更幸福更安全更有尊嚴的事,會讓你和你的家庭,最先失去尊嚴和安全。

這十三億人本沒有什麼共同利益,他們的利益甚至是衝突和矛盾的。他們當中的絕大多數人都是為了自己的利益來掙扎。就好像開始提到的那個姑娘,和潑她一身熱水的人,好像我的那位老大哥,那個一條腿的老兵,和那些威脅「你的公司會出事」的人,和我,和那個為了自己的工作刪我貼的人,這些人的利益,不會因為我們同拿一個國家的護照,就統一了的。

知乎之前有一個問題,說韓寒是不是已經喪失了以往的犀利。作為一個十幾年的韓粉,我覺得韓寒停止對一些社會性話題發聲,是從有女兒開始的。當一個男人升級成父親之後,他生活的中心就變了。以我對這個社會底線的衡量,讓更多人聽到實話的愛國,是要以自己和家人的安全為代價的。韓寒的犀利,他說的那些引起共鳴的真話,刺痛神經的犀利,對這個國家來說,是你們消費不起的奢侈品。

題主以為所謂的「從自身做起」,「去改善那些不好」,是一件輕而易舉的選擇,當站在你面前的是一群為了維護自身的利益,毫無底線不擇手段的人的時候,他們會為了維護自己的既得利益而不惜刺穿所有你珍惜的人和事的時候,你究竟會有多堅強,還能堅持下去。

無論從哪個角度講,這些移民的人,做出的抉擇都是對的。他們知道太多的真相,而這個國家的繁華和穩定確必須建立在一片無知之上。

所以就讓他們走吧,讓留下的人遺忘過往,好像那些曾經的血都沒流過一樣。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