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個部門為何管不好一頭豬?


有關部門檢測顯示,目前北京市場上23%的豬肉和豬肝製品含有「瘦肉精」。在前不久召開的北京市政協九屆五次全會上,一位委員質疑:一頭豬從養殖到走上百姓餐桌,要經過動檢、質檢、衛生、工商等多道關口,為什麼就換不回一個豬肉「安全」?

  近日,記者追蹤了一頭豬從生產到上市的全過程,發現每個環節都存在安全漏洞。

  豬場場長:用不用「瘦肉精」只能靠自覺

  生豬養殖:豬肉源頭。涉及管理部門:動檢、質檢。

  北京市大興區榆垡鎮南各鄉養豬場有6000多頭豬,是全區規模最大的豬場。記者進場時經過了層層「安檢」:先是汽車經過一個裝有生石灰的消毒池,然後記者站在一塊鋪有麩子和藥料的地上,經過3分鐘的消毒。養豬場場長崔會青說:「現在各種各樣的豬病太多,防不勝防,我們自己進場也得這樣。」

  豬場的安全防疫由哪些部門管理呢?崔會青說,打交道的主要是鎮獸醫檢疫站,質檢部門也有權來檢查,但真正的管理很難實行,因為豬場是全封閉管理,檢疫人員就算來了也進不了豬場。但每次生豬出欄時檢疫人員肯定會來,按一頭豬2元錢,開具檢疫證明。

  「檢疫員用什麼方式檢疫呢?」

  「目測。一般豬有什麼毛病基本都能看出來,要麼走路不穩,要麼器官異常,仔細看,大部分毛病還是能看出來。」

  「像飼料中添加『瘦肉精』能查出來嗎?」

  「那不可能。就是區檢疫站也沒那個技術能力。市局倒是可以,但檢測費太高,一次好像要3000元左右,去年市局只查過一次。這個事現在指望外界監督根本不行,只能靠自覺。」

  當地檢疫站專職豬肉檢疫員劉桂嶺告訴記者:作為豬肉安全的第一道關口,他們的崗位職責確實重要,但現在面臨的問題太多,如工資是靠自收自支、收入極不穩定等,這就很難保證基層防疫工作中不出現違反職業道德、玩忽職守等情況。

  私人養豬戶:「我就是獸醫和檢疫員」

  家庭養豬:佔據北京生豬市場相當大比例。涉及管理部門:不詳。

  西張華村是大興區有名的「養豬專業村」。全村100多戶幾乎家家養豬,少則十來頭,多則上百頭,村路口還豎著一塊寫有「養豬協會」的牌子。

  記者在村頭與養豬大戶戴樹春等人聊了起來。

  「你們養這麼多豬賣給誰?」

  「豬販子唄。哪兒的都有,北京、河北、天津,連上海的車都過來拉,誰到村裡來收就賣給誰。肉聯廠給的價錢高,可人家不收咱們的。」

「豬賣出去之前要檢疫員來檢查嗎?」

  在場的幾個養豬戶哄堂大笑,七嘴八舌地說:「誰指望那個,我家養豬,我就是獸醫和檢疫員。」

  「沒有檢疫證明,豬不是不能運走和屠宰嗎?」

  「來這兒收豬的,哪有運不走、賣不掉的。人家都是老客戶了,成天開車進村收購,不要任何檢疫手續。他們憑什麼本事通過公路檢疫站,我們就不知道了。檢疫站的人倒是到村口來了幾次,都被我們罵走了。他們一來,我們的豬賣給誰?後來就不來了。」

  「豬要是病了怎麼辦?」

  「治唄。治好了當好豬賣,治不好當壞豬賣,一分價錢一分貨,總之都得賣出去,不然得賠死。上個月我的一頭豬怎麼治都站不起來,最後只賣了100塊錢。豬販子都把殘豬、破豬價錢壓得低低的。」戴樹春說。

  「那死豬怎麼辦?」幾個養豬戶互相看了看,閉了嘴不再回答。

  離開西張華村時,戴樹春對著記者的背影甩過一句話:「反正你們城裡人是吃不上好肉的,就閉著眼睛吃吧!」

  屠宰廠:解決一頭豬只需兩分鐘

  國家規定:生豬出欄後必須進行定點屠宰。涉及部門:動檢、質檢、衛生、商委專業執法隊。

  在北京大興區的兩個合法定點屠宰廠,記者看到兩種完全不同的景象。

  北京中瑞食品有限公司擁有現代化的屠宰廠,這裡的工人統一著裝,成套設備整潔劃一,地面和作業台面一塵不染。公司總經理雒國誌說,廠裡有8個檢疫人員負責宰前的復檢和宰後檢疫,成品豬肉最後還要經過質檢、衛生部門的檢驗,合格後才能進入市場。

  而另一家相距不遠的惠民達生豬屠宰廠,只有一排簡陋的紅磚房,屠宰器械血跡斑斑,作業台上佈滿了雜碎肉,緊鄰作業車間的一條地溝腐物成堆,廠外的一條髒水溝臭氣熏天。一名並無戒心的工作人員對記者說:「一頭豬兩分鐘就可以解決。」

  「那檢疫怎麼搞呢?」「這個,按規定好像是有專人管的。我們出去的(豬肉)都有(檢疫)章。」

  據瞭解,北京市商委設有一支專門的執法隊伍,負責定點屠宰廠的日常管理。但對於出現問題的廠家,他們並沒有摘牌權,只能處以一定數額的罰款或建議當地相關部門處理。而一些區縣出於地方利益的考慮,儘可能地「保護」本地小屠宰廠的生存和利益。

  北京市商業法規監督檢查辦公室主任王虹說,北京現有69家定點屠宰廠,其中具有產、供、銷一條龍作業的定點廠只有10多家,大部分屠宰廠是「托屠代宰」,不管運來什麼豬,一律照宰不誤,然後讓豬販子運走了事。

  

  記者還瞭解到,按照有關規定,外地豬本應是活體進京,但由於管理體制沒有理順,現在每天都有大批成品豬肉進北京,佔了北京豬肉市場的2/3以上,豬肉質量很難保證。

  集貿市場:能否把住最後一關

  集貿市場:豬肉流通地。涉及部門:工商、動檢、質檢、衛生、市場管理處。

  在南各莊鄉採訪時正趕上當地的大集,幾個豬肉攤販向記者講了大體相同的豬肉「安全檢查程序」:檢疫部門按每頭豬15元的標準用「目測法」檢疫蓋章,工商部門也照此法復檢並收取4元的攤位費,然後就可以放心地出售了。

  記者問:「除了有病的豬肉,注水肉他們管嗎?」「這個不會吃出什麼問題,一般不管。不過我們這鄉里鄉親的,基本不這麼做。」「那市場對你們的豬肉來源有要求嗎?」「這個也不管,只要沒病就行。」

  市場檢疫人員對此的解釋是:要求從定點屠宰廠進貨不現實。以前管過一次,結果市場上沒賣肉的了。

  「小市場」如此,「大市場」的情況又是怎樣的呢?在北京赫赫有名的大鐘寺農副產品批發市場,總經理馬玉森說:「大鐘寺市場的交易額在北京名列第一,目前每天銷售豬肉7.5萬公斤。」

  記者在採訪中瞭解到,這裡的豬肉除了被檢疫、工商、質檢、衛生等部門經常檢查或抽查外,還多了市場主辦管理部門復檢這道環節。水產肉類交易大廳經理靳永利說:「僅這個大廳就有復檢員10名,他們每天凌晨2點半上班,對進入大廳交易的豬肉進行復檢,內容主要包括票據、胴體章、含水量、病死豬肉等問題。」

  市場管理人員秦舉來同時也是市場豬肉類復檢員,他說,他們要求攤販必須從定點屠宰廠進貨,每天第一件事就是檢查豬身上有沒有檢疫章和屠宰廠的印章,因此豬肉出現問題的可能性不大。記者問如果屠宰廠出來印章齊全的豬肉本身有問題,市場檢驗出來的可能性大不大時,他搖了搖頭說:「那責任就不是我們的了。」

  負責大鐘寺農副產品批發市場管理的北下關工商所的紀亞軍說:「目前困擾工商部門的是,我們不具備技術手段,只能憑經驗檢查,發現問題後要請食品檢驗、動物檢疫等部門進行檢測。比如查注水肉,從取樣到出檢測報告,至少一個星期,這個過程太麻煩,時間耗不起。」

  經過幾天的追蹤採訪,記者瞭解到,從生豬生產到豬肉上市,這一過程涉及農委、商委、動檢、質檢、衛生、工商等6個部門和一個市場管理處,如果豬肉進入肉食廠進行加工,還要經過輕工部門一關。按照現行的有關規定,對豬肉安全負有主要職責的集中在動檢、商委、衛生、質檢和工商等幾個部門。

一關也好,八關也罷,老百姓企盼的是:能盡快吃上真正放心的豬肉。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