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勁松:關於非典:箴言與預兆


一段時間以來,佔據世界各國媒體,尤其亞洲媒體頻率最高的名詞,莫過於SARS。打開報紙或電視,除了「薩斯」,還是「薩斯」。作為薩斯發源地和重災區的中國,成為全球注目的焦點。

4月28日,世界衛生組織宣布:越南成為首個有效控制薩斯疫情的國家。而薩斯疫情在加拿大,新加坡和香港的最壞情況已經過去。只有中國是個例外。在中國,薩斯病例及其死亡人數仍然處於天天增長之中。「疫情是否擴大,關鍵看中國。」世衛專家如是說。國際社會最擔心的,是佔中國人口70%的廣大農村,那裡,經濟能力低,醫療條件差,一旦受到薩斯波及,局面可能完全失控。

非典橫行,不僅重創了中國經濟,也拖累了全球經濟。

今年第一季度,當局宣布經濟增長率為9.9%,並預言「新一輪高速增長已經來臨。」然而,突如其來的薩斯瘟疫,卻給中國經濟以迎頭痛擊。外國遊客已經止步。15個主要入境客源國中,已有13個發布了對中國的旅遊禁令,相關旅遊團幾乎全部取消。

各地主要旅遊城市的酒店入住率猛跌到僅剩二至三成。境內跨省旅遊被禁止,「五一」長假被取消,由此延伸的「旅遊黃金週」不復存在,預計全年旅遊業萎縮至少40%以上。殃及酒店業、飲食業、航空業、零售業,損失不可估量。總之,薩斯瘟疫,已經嚴重打擊佔中國經濟總量三分之一的服務業,而佔經濟總量一半的製造業,也恐難以倖免。

北京、廣州、上海等大城市,已經先後關閉影劇院、網吧、舞廳等娛樂場所。北京甚至出現百萬以上的外逃人潮,昔日繁華首都,變成一座「空城」、「死城」。廣交會空前慘淡,客商猛降90%,成交額銳減70%。唯一例外的,是國內藥材商,趁機大發「國難財」,一些真真假假的「抗非典藥物」,在哄抬之下,價格陡然暴漲,十倍,數十倍,乃至百倍。
知情者斷言:中國經濟已經陷入停頓。原定7%的全年經濟增長目標,眼看就要泡湯。

就國際上而言,薩斯橫禍,首當其衝的是亞洲國家,它們不僅受到薩斯瘟疫的威脅,還受到中國經濟滑坡的衝擊,因為中國經濟萎縮,必然大幅降低其對海外產品的需求,而許多亞洲國家對中國貿易的依賴性越來越大。紛紛患上「薩斯憂鬱症「的亞洲國家商人,因此連連哀嘆:薩斯瘟疫,比亞洲金融風暴和「九一一」事件的影響還要嚴重!

「兩岸三地」中,因為薩斯,今年,香港的財政赤字可能高達800至1000億港元,創下歷史記錄;臺灣,僅僅一個指標已經說明問題:第二季度,臺灣出口訂單銳減61%。薩斯,已經顯著打擊了全球旅遊業,漸而擴大到各行各業。短短一個月,全球經濟因薩斯疫情,已損失300億美元;僅加拿大多倫多市,每天損失就高達3000萬美元。世界經濟本來疲軟,薩斯的衝擊,使得今年全球貿易增長預期比去年的2.5%還要低,不到上個世紀90年代平均值6.7%的一半。

一個人口大國,醫療條件又相對落後,加上政治體制的僵化保守,中國薩斯疫情的確令人擔憂。官方宣布:薩斯疫情擴散的省份已經達到26個;但其他消息來源證實更多,達31個。在經歷了疫情初期的嚴重瞞報、謊報之後,胡錦濤、溫家寳新領導層強調「不得瞞報」,並罷免了數名高官以儆傚尤,但瞞報風氣顯然依舊。正如文革時,毛澤東也強調「要文鬥,不要武鬥」,但全國卻是一片如火如荼的「武鬥」。之所以然,在制度,層層人治,並非一紙政策所能改變。

縱觀五千年中國歷史,瘟疫起,宗教興,往往是一個王朝沒落的象徵,崩潰的預兆。從漢末到清末,從黃巾軍到白蓮教,以及伴隨其間的瘟神疫氣,天怒人怨,幾乎沿襲成律,推動綱常更迭,天地一新。有關「黃禍」的箴言聲猶在耳,歷歷跡象隱約浮現。如今,法輪功久壓不垮,反而如日中天;薩斯從天而降,肆虐境內外。似乎預示著,又一個王朝瀕於垂死,指日可待。

4月底,正當全國上下處於抗薩斯的高峰時刻,中共政治局突然召開會議,主題不是抗薩斯,卻是「全黨興起學習貫徹『三個代表』思想新高潮」。外界愕然,猜測在白熱化的高層權利鬥爭中,江澤民利用薩斯疫情,又躍然居上。另一種觀察則是:一方面,江家軍有意淡化胡溫等人的實際工作;另一方面,江家軍耽於唯心主義,試圖以其所謂「與時俱進」、實則腐朽透頂的意識形態,來祈求薩斯減退,進而苟延其一黨專制政權的殘喘。

(環球好評)(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