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產美國總部大換血


卡洛斯-戈恩(Carlos Ghosn)已經習慣於在管理界備受恭維,因為在他的領導下,日本汽車製造商日產(Nissan)正經歷著一場引人矚目的復甦。然而,最近他卻一直面臨著該公司美國分部員工的一連串責難。

  「看起來這位成本殺手(Le Cost Cutter)對削減成本的熱衷可能失去了控制,」一位在雅虎(Yahoo)某論壇上發言的網友抱怨道。這一衝突源自於日產去年11月份作出的一項決定,即將其位於洛杉磯郊區加迪納市的美國業務總部搬走,遷往田納西州納什維爾郊外的富蘭克林市。

  日產的此番經歷突顯出,在員工不清楚等待他們的是何種好處的前提下,要求他們放棄當前的舒適環境很困難。

  搬遷工作從上週開始,但在加迪納市1300名員工中,有將近60%沒有參與這次搬遷。他們寧可離職,也不願放棄南加利福尼亞的海灘前往鄉村音樂的故鄉(指田納西州—譯者注)。

  日產幾位經驗最為豐富的管理者,也加入了離開的行列,其中包括銷售和營銷主管,以及負責產品規劃的副總裁。總體而言,此次搬遷導致日產美國總部一半以上的管理人士離職。

  日產美國業務的問題已經令其應接不暇了。經歷了創記錄的2005年之後,今年5月,日產在美銷售額較上年同期下降7.3%,其結果是產量減少,銷售激勵措施不斷增加。戈恩曾預期,隨著今年新車型的推出,這種滑坡勢頭將會逆轉。

  即使在發展最順利的時期,要證明從南部加州遷往田納西的合理性也並不容易。一位在網上留言的網友將這比作「讓一個巴黎人遷往白俄羅斯某地的一個工業小鎮」。

  而且,一位日產前僱員表示,在解釋此舉的原因時,該公司管理人士和員工溝通得也非常糟糕。

  波音於2001年將總部從西雅圖遷往芝加哥,並有意藉此裁員一半左右。與波音不同,日產並不希望通過削減美國總部員工來降低成本。日產美國業務新任副董事長吉姆?莫頓 (Jim Morton)表示:「公司正處於增長期。」

  莫頓承認,在建議董事會實施之前,公司管理委員會為此頭疼了好幾天。

  這件事情太關鍵了,因此日產聘請波士頓諮詢公司(Boston Consulting Group)對另一家諮詢公司做出的結論進行確認,後者曾幫助這家汽車製造商在密西西比州建立卡車裝配工廠。

  田納西州當局提供的價值1.97億美元的激勵舉措,使做出這個決策對日產而言變得更加容易。作為回應,加州提供了價值僅為2000萬美元的一攬子激勵方案。

#p#  將近50年之前,日產在美國西海岸建立了總部。當時,該公司所有的汽車還都從日本進口。自20世紀80年代中期以來,它已經在田納西州建起一家裝配和引擎工廠,並在密西西比州建起卡車裝配生產線。在田納西州,它已經僱用了大約8千名員工。

  搬遷的主要目的是使總部與喬治亞州的士麥那(Smyrna)旗艦廠製造部門離得更近一些,那裡離富蘭克林約有50公里之遙。

  美國日產的一些部門正被合併起來。戈恩表示,「將功能交叉的協同工作提升到更高水平,會提高日產所有北美業務的效率和效力。」

  批評人士擔心,遷出引領潮流的加州後,日產以營銷為主導的文化也許會受到侵蝕。

  「我認為我們的文化不是加州式的,」 莫頓回應道,「我覺得,它是日產文化。我們是一家全球性公司。」

  他承認,搬家存在一些明顯的缺點。日產東京全球總部上午8點的會議開始時,美國總部的時間將是前一天晚上6點,而不是原來的下午4點。而且去日本也不如原來方便了。

  莫頓表示,一些合併到納什維爾的部門現在已經表現出熱情,「它們感到更為緊密,也更像是一個團隊」。

  他補充稱,日產本來也沒指望會有半數以上的員工能隨之遷移。

  「我們接受這種風險,」他說,「我們喪失了一些(管理)經驗知識,也失去了一些非常好的員工。」

  令人感到安慰的一點是,搬遷造成的空缺職位,已經有近三分之二得到了填補。而莫頓還引用戈恩的話指出:「不存在做這項工作的所謂好時機。」

  「我們需要過兩三年再回頭看這個問題。已經這麼做過、也回顧過這種做法的企業告訴我們,在每種情況下,對它們來說這都是一個正確的決定。」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