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識份子在共產主義運動中的命運

2006-07-29 11:01 作者: 東方龍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天真的知識分子,以救國救民之熱血,對馬列主義之痴迷,一開始,就受了毛集團的騙,上了他們的當,所謂「上賊船容易下賊船難」,大多很難脫身。知識份子一旦醒悟就成了異議份子。

一九四七年七月一日黃昏,一個晉綏公安局的幹部,持著一把斧頭,竄進山西興縣的一個窯洞中,拉出了一個身體孱弱的人,把他砍死在山野裡,然後,把屍體埋進了一個枯井中。這個死者,就是當時被監護的思想犯王實味。

王實味──中共首位思想犯
王實味是延安時期的中央研究院的特別研究員,曾出版過幾本小說,翻譯出版過一 些著名的外國小說。在延安四年期間,曾翻譯過一、二百萬字的馬列原著(他的譯者的名字,一九四九年以後出版時被抹去)。只因為寫了篇散文「野百合花」,批評了延安一些高幹的腐化生活:「歌囀玉堂春,舞回金蓮步」(據說,這事影射毛澤東、江青),指責了「衣分三色,食分五等」的不平等待遇;提出了成立「學習委員會」,要經過民主選舉的意見,如此而已。然而,卻因此被戴上了「托派」和「暗藏的國民黨探子」的帽子,被隔離審查,以至在撤退途中,竟遭處決。而在王實味被整肅之後,接踵而至的「搶救運動」更置上千的延安幹部,被無辜遭到審查。其逼供刑訊的慘烈,當事人至今回憶,猶不寒而慄。

胡風、林昭、遇羅克、王申酉……
在這之後的八年,王實味的北大同學胡風,也因「三十萬言書」,發表了對文藝的一些不同看法,結果被監禁達二十四年之久。而在「胡風案」之後,全國開展了清查「胡風分子運動」和「肅清歷史反革命運動」,使得數十萬知識份子因言論和歷史,受到「開除」、「清洗」、勞教、勞改等非法處理。

而在此之後,因五七年鳴放中的言論被處死的北大學生林昭;在文革中,因批判「血統論」,由毛澤東親自批准槍斃的中學生遇羅克;因不同意毛澤東的一些言論,被毛遠新提議槍斃的張志新;打倒「四人幫」以後,因日記中的言論被處死的王申酉,等等。

在中共的歷史上,也曾有過幾個具有民主思想的領導者,比如、陳獨秀、瞿秋白、張聞天、胡耀邦、趙紫陽擔任總書記的那些年,然而,他們的掌權都只是很短一個時期,就被頑固派推下臺,而且,結局都很慘.陳獨秀被開除出黨,終身著述、貧病交加而亡;瞿秋白被罷黜,又被丟棄在長征途中,被俘犧牲,文革中被滅屍揚灰;胡耀邦被罷黜後,抑鬱而終;趙紫陽被削職後,被軟禁至死!

知識份子變成了異議份子
這就說明,中國的共產主義運動,與同一時代的中國知識份子,有著一系列不相容而且相悖的地方,以至於構成一 系列的矛盾,發生一 系列的事件和慘案。

第一、痴迷的理想與陰險的欺騙之間的矛盾。近、現代知識份子大部分在為苦難的祖國尋求出路,其中一部分人就信奉了共產主義。殊不知,共產主義乃是天邊的地平線,是一個可望而不可即的烏托邦。而中共的頭目們,像毛澤東之流,他們本身並不像一些知識份子那樣,痴信馬列。毛澤東肚子裡儘是記載著帝王將相權謀的線裝書,平生並沒有讀多少馬列的書。他的馬克思主義哲學,還是延安時期,從艾思奇那裡學來的「舶來品」,政治經濟學方面的知識,則是五六十年代讀了幾本翻譯過來的蘇聯教科書。他真正熟悉的是封建帝王的權謀。

因此,天真的知識份子,以救國救民之熱血,對馬列主義之痴迷,一開始,就受了毛集團的騙,上了他們的當,所謂「上賊船容易下賊船難」,大多很難脫身。然後,就誤把野心家、陰謀家當革命家,當發覺他們的紕漏時,正直的知識份子就會有意見。這時,知識份子就成了異議份子。而為了整肅,他們還會編造一些政治上的罪名,如王實味的「托派」、國民黨特務,胡風的「集團」,林昭的「中國自由青年戰鬥聯盟」以及現正施行的「顛覆國家政權」「裡通外國」等等,然後加以整肅,直到殺頭(暗殺或被判死刑)。

中共的黑社會秘密幫派的性質
第二、對民主自由平等的追求,與封建專制獨裁製度的矛盾。中共誕生之日起,就帶著黑社會秘密幫派的性質,在專制獨裁中成長壯大。而在延安時期以後,這種獨裁專制,被毛澤東以黨內文件形式,如「黨委會的工作方法」固定了下來;而在一九四九年以後,提出「書記挂帥」、「政治挂帥」、「全面專政」之類的口號,更加使共產黨在政治、經濟、文化等各個領域裡的獨裁製度化。

但是,知識份子在近代,接受了西洋的民主、自由、平等的思想,如,「不自由,毋寧死」,也接受了中國古代,如孟子的「君之視臣如草芥,臣之視君如寇繳」,「民可載舟,亦可覆舟」等帶有民主、人權、平等因素的思想。這種中西雜揉的思想,就形成了中國知識份子對民主的追求,和對正義的堅持。

他們又受了古代所謂「文死諫,武死戰」的傳統精神的影響,很容易被那些「知無不言,言無不盡,言者無罪,聞者足戒,有則改之,無則嘉勉」等說教的誘惑,因而,就常以「敢言」自詡,動輒上書言事。這樣,就常常觸犯龍顏和各級獨裁者,以致被視為麻煩製造者、異議份子,必欲除之而後快。

王實味雖獲平反仍是一個思想犯
第三、中共長期「依靠」工農,歧視知識份子,造成社會裂痕。從一九二一年中共建立,到鄧小平在一九七九年,提出「科學技術也是生產力」,「知識份子是工人階級一部分」的口號,在這漫長的半個多世紀裡,中共一直以工農為革命的基本群眾,也以工農為它的統治基礎。而把知識份子視為一種游離於革命與反革命之間的異己的力量。因此,在蘇區,肅清AB團。在長征途中,竟然以凡是戴眼鏡的,都是不可靠的,堅決予以殺害;解放後,歷次運動,都以知識份子為運動對象,直到文革中,知識份子更是被認為「知識愈多愈反動」,定為「臭老九」(地主、富農、反革命、壞分子、右派、叛徒、特務、頑固不化的走資派、堅持反動立場的知識份子),成了社會的公敵。

雖然,王實味在一九九二年二月七日,被公安部宣布對「托派」問題予以平反,但他的黨籍並未恢復(當然,他若有知,也不一 定要求什麼 黨籍,他在延安,就提出過退黨),他仍是一個思想犯。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