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北平原污水橫流 十餘村民患病暴斃


元氏縣裡仁莊村的「污水湖」邊角上漂滿了各種塑料垃圾,散發著刺鼻的惡臭。(網路圖片)

近幾年來,在廣袤的華北平原上,數不清有多少村民日日飲用著變了味的地下水。長期惡劣的水源嚴重肆虐著村民的身體,據報,在石家莊高邑縣東西韓村,近一兩年裡就有十幾個年輕小夥子突然暴病身亡,其他人也經常得一些莫名其妙的怪病。同時,污水也破壞著他們的農田,當地的村民都不敢吃自己種的糧食,而是賣到其他地區。

石家莊高邑縣: 十幾個年輕小夥暴病亡



高邑縣東西韓村的機井裡,抽出的全是綠色的井水。(網路圖片)

據 燕趙都市報報導,石家莊高邑縣東西韓村,一個只有1000餘人口的小村莊,位於高邑縣與元氏縣交界處,槐河南岸,原本環境優美,井水甘洌。兩年前,村民們 無意中發現,原本清澈的井水微微泛綠,直至現在,澆地時田地裡綠油油一片,分不清哪是麥苗,哪是地面。痛失潔淨水源的村民們不得不自掏腰包買水喝,在污染 圍困中艱難度日。

4月10日上午,在東西韓村東麥田裡的一口60米深的機井旁。電閘一開,眼前的景象觸目驚心,水管中噴湧而出的竟然是綠色的水柱。井水流淌進水渠,整個水渠裡都是綠水。

村民稱,儘管大家不知道井水變綠的原因,但是裡面肯定有問題,人吃了有害無益。雖說心裏不忍,但是大家總得吃飯,收割的麥子只得全部賣到外地,然後再從外地買面吃。

據悉,東西韓村在最近一兩年裡,村裡已經有十幾個二三十歲的年輕小夥子突然暴病身亡,最後檢查要麼是突發心臟病,要麼是突發腦溢血。按理說這種病應該是老年人患的比較多,現在死了這麼多年輕人,村民們心裏都產生了恐懼。而且,村民們還經常得一些莫名其妙的怪病。

東西韓村並不是唯一的受害者,高邑和元氏兩縣交界處最少有8個村莊地下水受污,裡仁莊的污染尤其厲害。」

在 距離裡仁莊幾百米遠的地方有一個巨大的「污水湖」。「湖面」佔地近百畝,微風掠過,黑波蕩漾,夾雜著農藥、化肥以及一些難以名狀氣味的惡臭迎面扑來,令人 作嘔。岸邊垃圾堆積,髒亂不堪。「湖水」西邊不遠處就是307國道,有點諷刺的是,「湖水」與國道之間有一片梨園,綻放的梨花恰好將「污水湖」巧妙地遮掩 了起來。

據村民們講,東西流向的槐河恰好在高邑和元氏兩縣交界處,上游工廠眾多,其中不乏化工企業。村民們推測,污水應該是從上游就滲入了地下,然後順著地下暗流向下游蔓延。

保定安國:臭水一流,10多個村莊吃水愁

在 經過連續10多年乾旱少雨年份後,華北大地上的許多大小河流都出現了不同程度的乾涸,然而在安國市南部,一條直接流經10多個村莊的無名小溝中,水卻日夜 不停地流淌著,成為難得一見的有水河流。但這條河流並沒有給沿岸的人民帶來任何福祉,卻成了戕害下游數萬無辜百姓的"惡之源"。

4月10日 上午,安國市北張各莊村一位村民稱,他們村的飲用水井越打越深,原因是淺層的地下水已經被污染,村民只好被動地往更深的地下打井。而村外用於澆灌莊稼的井 還是過去用的淺水井,對於用這種井水灌溉的莊稼,人們心裏都沒有底,誰也不敢吃,村民們為了家人的健康只好把家裡的糧食全部賣掉,然後再從別處買糧食吃。 這位村民說,他們沒有能力為別人著想,只好先關心自身的健康與安全了。

南婁底村幾位村民提起地下水被污染的事,更是氣不打一處來,據悉,原 來村裡家家戶戶都有水井,井深只有20—30米,10年前上游的污水下來後,50米以上的地下水已經沒法吃了,現在南婁底村村民家的水井都在百米上下,最 深的要打到120米,打一眼井就需要2000多元,一家人辛苦勞作一年,打一眼深井,家裡的收入也就所剩無幾了。

一條從無極縣流經安國市的無名水溝是污染的罪魁禍首,溝裡的污水直接流經的村莊就有10多個,受害最深的就有數萬人。而南婁底和北張各莊還是離臭水溝較遠的村子。

臭水溝所流經的伍仁橋村北部,臭水溝由東南向西北方向穿村而過。站在橋頭上,能明顯聞到一股惡臭味,溝裡的水呈深綠色,上面有許多泡沫。每到夏季或陰天,河中的臭味就會向四處瀰漫,經過臭水溝的人們都掩鼻而過,住在兩旁的人們簡直是度日如年。

村民還表示,由於臭水溝的原因,近幾年來,村裡的蚊子特別多,有時一抓就是一大把,原來本地的蚊子很小,咬人一口就起一個小紅點,不用理它很快就好了。現在的大花腳蚊子將近兩厘米長,叮在人身上很快就起一個很大的包,又痛又痒。

臭水溝沿岸多個村曾聯名向上級反映過此問題,也曾有省人大代表提出過議案,但是這個問題一直沒有得到徹底解決。一位生活在臭水溝沿岸的村民說:「我們在這裡生活心裏總是沒底兒,這種狀況不改變,我們的生活怎麼看到未來?」



正在排污的管道。(網路圖片)

邯鄲永年:紅火的電鍍污濁的河水

褐色的河水,黑色的河灘,綠色的麥苗,洺河河道中散發出的一陣陣惡臭使得幾個赤腳嬉戲的孩童掩鼻而去,這是4月17日永年縣西灘頭村的一幕。

在西灘頭村流傳這樣一句話:"有錢的買水喝,沒錢的打水喝。"當地的村民說,由於上游有大量電鍍廠在排放污水,現在他們村的地下水已經沒法喝了,"幾十米的水井打上來的水都有味。"

目前,這個村子最深的水井是南街打的350多米的深水井,「淺水井大家都不喝了,有錢還是買水喝。」
在緊鄰村莊的洺河河道,可以看到紅褐色的河水在河道中緩緩流動,河道的兩旁是綠油油的農田。褐色的河水,綠色的麥苗,強烈的反差刺激著人的眼睛。

「我們用這水和地下水澆灌莊稼,這樣的莊稼收了我們都不敢吃。」當地村民說,他們的莊稼都是賣到外地,但是由於周邊地區都知道這裡的莊稼有污染,現在他們都是拉到更遠的地方去賣。



洺河河道上漂著一層黏膩的油狀物。(網路圖片)

沿 著洺河河道一路上行,就看到位於洺河邊的河北鋪的幾個電鍍中心,每個中心都聚集著三四十家電鍍廠。在這裡,緊鄰洺河的電鍍廠伸出一段段的排污水泥管道,紅 褐色的電鍍污水順管而出,但流量並不大。一位當地的業內人士告訴記者,這是由於當地環保部門現在查得很嚴,廠子白天的幹勁都不是很大,怕被查,晚上才是廠 子生產最紅火的時候。

目前,永年縣20個鄉鎮中有13個鄉鎮的153個村生產標準件,各類加工企業達2300多家,僅3個電鍍中心的年加工量就達30萬噸。此外,還有數目難以統計的黑電鍍廠。洺河治污任重道遠。

30年,地下水超採200個白洋澱

數字顯示,河北省是國內最缺水的地區之一,人均水資源佔有量只有306立方米,是全國人均值的七分之一。另一方面,全省年用水量平均達200多億立方米,供水量只有170億立方米,差額只能靠超採地下水來補足。

省水利部門的統計從1976年起,河北省平均每年超採地下水40億立方米,30年共超採1200多億立方米,相當於200個華北地區最大淡水湖白洋澱的蓄水量。

連續性超採地下水已經造成諸多環境影響。目前,河北淺層地下水距地表已達15米,深層地下水也比過去下降了40米。地下水位下降造成了地面沉降、咸水入侵等問題。其中,滄州市市區已經沉降了2米以上,秦皇島市由於海水倒灌,地下水已不可飲用。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