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不知道的中國(四):自由與正義


中國大陸長期在共產黨的統治下,給人專制獨裁的印象,在農村地區更是充斥貪官污吏侵佔百姓財產的例子;不過隨著自由化的腳步,大陸農村民眾也開始利用依法抗爭的方式,向政府爭權、替自己維權,未來,蜂起雲湧的維權運動恐怕嚴重威脅共產黨政權。今天的專題要和您探討:中國人民關於信仰、上訪、司法等有限的自由,以及弱勢的公民如何與政府平等對話。

◎ 中國人民向政府爭權 替自己維權

近年來,中國大陸村委會選舉舞弊和罷免案,不只造成大量的上訪案件,更經常引發大規模的維權事件。其中,廣東番禺太石村村民因為村委主任腐敗,在2005年依法提請罷免村委主任,結果觸發兩次流血衝突,這件事在中國有如投下震撼彈,引起軒然大波。

北京清華大學法學院教授程潔認為,期待別人的幫助來改變現狀是不切實際的,中國人民最終還是要靠自己去維權。程潔說:『如果說中國自己的人,對於自己沒有參與直接選舉,對於自己的立法不滿意,有很多抱怨,而他們又期待別人來幫助自己改變這種現狀的話,我想這個在最終上是不現實的,而且這應該說是一種奴隸的想法,最終來說,是需要人們知道自己的權利是什麼,以及拿起寳劍去為自己的權利鬥爭。』

◎ 人民維權 力量強大

被譽為中國「民間防愛滋第一人」的退休女醫生高耀潔表示,為什麼一個國家需要瀋溺在謊言當中呢?主要關鍵是要講真話。高耀潔說:『現在主要是要說實話,為什麼一個民族要講瞎話掩飾,說那麼多假話幹什麼,你看,在帝王將相的時候,誰敢跟皇帝說假話,是欺君之罪、要殺頭的。可是現在說假話的人好陞官,說假話的人好發財,現在有錢人家的狗都比農民的生活好。』

北京大學法學院副教授王錫鋅認為,人民維權的力量是強大的,聰明的領導人必須意識到這項新趨勢。王錫鋅說:『市民社會它要生長,就像一個種子,它如果在土壤裡面,只要這個氣候、水分、陽光,這樣一些條件具備了,種子可能是脆弱的,但是生長的力量是強大的,它要生長,你可能要去阻止它,但是聰明的領導人應該會意識到這是一種新的力量。』

◎ 愛國教會 官方掌控

在宗教方面,隨著經濟的增長,中國是目前全球基督教徒與天主教徒人數增長最快的國家,根據保守估計,信徒人數已經超過4,500萬。為了加強控制天主教與基督教,中國官方成立中國天主教愛國會等公開教會,併進一步培訓相關神職人員,以便完全掌控。

愛國會劉永斌神父的說法,很能反映這種觀點,他說:『堅持黨的領導,是每個公民的一項原則,做一個公民來說,這是無可置疑的,因為這是政黨,所以這個跟黨的領導關係,就是一個他們領導、我們被領導,所以在信仰上是很尊重我們的,而且有憲法專門保護我們的信仰,這方面我們做為天主教、作為教會,感謝中國共產黨。』

◎ 地下教會蓬勃 北京擔心

在另一方面,中國則是一直在取締沒有得到認可的基督教和天主教堂,北京當局對被稱為「地下教會」、效忠羅馬主教的家庭教會,感到異常恐慌,深怕中國近2,500萬的地下天主教徒,一旦受到教宗遙控,將嚴重衝擊中共政權。

家庭教會傳道人張前進說:『我們就在一起看聖經,學習神的話語,一起來敬拜上帝,為什麼一定要被一個政府來管著,聖經教導我們,我們只有一個主,就是主耶穌基督,主上面不應該再有一個世俗的行政機構來管理教會。』

中國政府持續逮捕家庭教會成員、以及自行祝聖主教等行動,經常引發中、梵之間的關係緊張。但是中國國家宗教事務局局長葉小文卻輕描淡寫的說:『或者是因為教堂太遠、或者是因為交通不便,或者由於是家裡的親人互相做見證,顯得更加親切,當然也不排除由於非常特殊的、複雜的,有的人就想自己另外搞起一個宗派,自己拉起一攤隊伍,自己去拉攏教徒,也都有的,這並不是很大的問題。』

◎ 畏懼人民聲音 乾脆要求封口

中國的國力越來越富強,但是中共政權卻面臨空前威脅;中國偏遠地區人民飽受貪官污吏迫害的情形很少被公開報導,土地開發商和官員勾結、霸佔人民土地的情況,並不僅限於農村,就算在北京也一樣。向政府爭權的街頭抗爭,在大陸越來越常見,因為中國充滿不公平,而且人民無法期待司法能夠為他們討回公道。

環保人士、名記者戴晴說:『「抗議」的這種形式也是政府最不喜歡的,按照中國的法律,任何抗議、任何去遊行,任何集會來表達,什麼都要先申請,那麼它可以根本就不同意你。他以為別人說話都是要說打倒共產黨,其實我們有很多建議,而且有很多話是說,你哪個官員你做得不錯,我們想要說你做得不錯,我們想要說你做得好,但是他太恐懼了,他們內心裏太沒有自信了,所以他們就用了這個最簡單的辦法來控制你,不讓你說話,其實這是他們最傻的一種作法。』

◎ 司法全遭共黨控制

到2005年為止,大陸有一半以上的法官,沒有大學學歷,更關鍵的是他們絕大多數,都是共產黨員。北京民間人權組織「仁之泉工作室」負責人侯文卓說:『所有的法院的決策都被…,事實上是共產黨內部控制的,那麼的話,法院根本就不可能擺脫這個黨的控制。』

此外,越是重要的案件,像是侵佔、貪污或是污染問題,共產黨高層就越可能未審先判。清華大學法學院教授程潔就說:『就目前而言,司法機構的獨立應該說是最迫切的,如果這位法官在受案的時候,明知道如果自己受理案件之後,領導人、包括市級領導或者其他的領導,會對他做出一個比如說處分或者是處理,使他喪失足以安身立命的這樣的一個工作的話,那相當於我們要他做出這樣的犧牲,我們能不能讓他做出這樣的犧牲?如果有人作出這樣的犧牲,我想他是很偉大的,可是我們很難去鼓勵法官去做出這樣犧牲。』

◎ 上訪激增 顯示人民不信任政府

所謂山不轉路轉,成千上萬的中國老百姓,千里跋涉到北京「上訪」,想要直接告御狀。北京當局承認,80%的上訪是有憑有據的,但是能夠解決的案件微乎其微。

王錫鋅說:『如果80%的上訪都是有道理的,那你的政府法律又不能幫他解決問題,那麼這樣的一個社會的威脅,就是非常明顯的,人民對他們的政府是不相信的、不信任的。當我們講市民社會的時候,我們會想到市民這個社會,以及社會中的每一個個體,每一個成員,他們有權利通過行使他們的權利,他們可以對國家的公共權利構成一種限制。』

至於在中國橫行半個世紀的勞教制度,更被國際間稱為獨立於任何法律之外,一種全面迫害人類的機制,是「中國司法制度的黑洞」。

人權鬥士侯文卓說:『勞教制度它實際上就是對於上訪的人,包括法輪功的人,以及對於就是說,一些普通小的刑事犯罪的作法,所以在中國的監獄裡關的人,可能一部分是一些的的確確對社會造成危害的人,另外一部分就是那種中國社會最有良心、最有正義感的人。』

◎ 嚴重不公 引發民怨

儘管中國總理溫家寳在人大會議上,承認貪官污吏的問題嚴重,不過這股要求公平的風氣並沒有蔓延開來,中國共產黨執政的穩定性,未來恐怕會遭到更嚴厲的挑戰。

中國國務院新聞辦公室主任趙啟正坦承:『如果長期的保持這種差異,長期的有一些人被邊緣化,那當然是值得擔心的,問題是我們現在看到了這種現象,我們不能夠麻木不仁,我們希望有一定的敏感性,而去面對它、去解決它。』

中國國家環保總局副局長潘岳,更是直接了當指出問題的核心說,光是靠經濟成長並無法解決社會問題,政治改革的步伐必須同步跟上。潘岳說:『單純的經濟增長,不可能解決我們現在越來越嚴重的社會問題,不可能解決社會中的兩極分化、貧富差距等問題;單純的經濟增長,不可能解決我們政治改革問題,如果我們政治的改革跟不上,我們經濟發展得越快,可能政治上的問題也就越多。』

◎ 人民權利意識已經覺醒

中國人民的權利意識已經覺醒,每個人都渴望權利、渴望被尊重,渴望在這個社會中,能夠在一定的意義上主宰他們自己的生活,當條件具備的時候,人都會提出這樣的要求。

中國社會科學院教授康曉光說:『關鍵是不公正,一個不公正的社會的話,它就缺乏自己的道義基礎,也缺乏政治上的合法性,而這樣的一個東西的話,也沒有凝聚力,就是說,我們大家13億人共同來做這個蛋糕,做完了之後,我分的那一塊,是不是達到了我所能夠的那個底限了,如果連我的底限都突破了,那這個社會就危險了,所以就是說,對政治穩定來說,我認為公正是非常重要的。』

◎ 揭開中國太平盛世表象

2008年的北京奧運,被視為中國站上世界舞臺的跳板,由美國公共電視臺製作、臺灣公共電視臺轉播、央廣剪輯整理的這4集記錄片「你所不知道的中國」,揭開了中國「太平盛世」的表象,讓外界得以從各個角度,描繪出一個更複雜、更多樣,但也更真實的中國面貌。(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