癌症勝戰法(三)

2007-12-08 04:42 作者: 陳沅森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癌細胞

 癌細胞

第三節[ 案例3 ] 「體內自血溫熱療法」治癒了乳腺癌

[ 導讀 ] 本醫案是筆者唯一一次「無(執)照行醫」,用「體內自血溫熱療法」這種促進人體「自組織能力」的方法,治癒了女徒弟的「乳腺癌」。

為了謀生,從60年代初開始,筆者發奮鑽研機械操作技術,成為一名優秀的鉗工,在小型機械工廠當「掌舵師傅」。

80年代初,一天廠長帶來一位大齡女青年,說:「大師傅,這是小黃,跟你學徒。」筆者瞥了女青年一眼,點點頭同意了。

小黃自報25歲,看她的臉色和眼角魚尾紋,至少「而立」之年了。筆者心裏納悶:怎麼這麼大年齡才來學徒呢?後來方知,她家庭出身「不好」,右派父親早逝,街道、居委會歧視,一直沒有安排工作。

小黃很勤快,早到遲退,學習努力,工作認真,每天都將車間打掃得干乾淨淨。筆者很同情她,悉心傳授技術,還借一些機械操作書籍給她看,師徒關係自然融洽。小黃的媽媽到廠裡來過,一位老實阿彌陀佛的家庭婦女,由於長期處於高壓之下,見人總是點頭哈腰,禮性駝駝的。她不大說話,一旦開口,便言詞清晰,入情入理。看得出,曾經受過良好的教育。

一年多後,有一次,小黃的媽媽到工廠來,代她請三天病假。三天後,小黃來復工,臉色泛黃,眼圈紅紅的,愁眉不展。問她發生了什麼事?生的什麼病?她只是裝出勉強的笑容,搖搖頭,不肯說。

路遇黃母,問及小黃的病,才明白就裡。原來小黃上週洗澡擦身子時,碰了乳房,感覺很痛,一摸,發現左乳下方有一個棗子大的硬塊,稍稍觸動,便感覺疼痛。黃母獲悉後暗暗叫苦,便催促她去大醫院檢查,一查,果然是早期乳腺癌,要動手術切除……

師傅,您看,一個沒有結婚的紅花姑娘,怎麼會得這種怪病?真是禍不單行。」黃母一臉愁容,淚水在眼眶裡打滾。

別著急,別著急。」筆者安慰說。

她不想告訴任何人,怕醜,連廠長都不讓告訴,您是她唯一同意告知的人。她說,師傅心地善良,天天看報讀書,知識面廣,興許能夠提供一些參考意見……」

女徒弟如此信賴,激發了筆者的靈感,馬上聯想到余醫師的「溫熱療法」和筆者自療自癒直腸癌,於是問道:「你們願不願意試試一種‘保守療法’呢?」

什麼叫‘保守療法’?」

不用去醫院開刀,試驗一位高人指點的方法。」

那最好不過了,只要不開刀,什麼方法小黃都會願意試。」聽說不用動手術,黃母喜形於色。

筆者大致介紹一下「溫熱療法」後,談到怎樣指導小黃時,又為難了,一個未婚女青年,怎樣聽一個大男人跟她談乳房上的病呢?最後,想出一個「演戲」 的方案:筆者上她家,在一間房子裡與黃母詳談怎樣用「溫熱療法」治療乳腺癌,小黃在一板之隔的另一間房裡「竊聽」,免得面對面使她難為情。

筆者談話的內容與本書第三章第二節「‘體內自血溫熱療法’自療癌症的操作方法」、第三節「‘體內自血溫熱療法’自療癌症的重複實驗」大致相同,只是當年思路沒有現在這樣清晰,也沒有現在這樣深入。不過,兩個核心問題還是說透了。第一是信心,心裏應該想著:「我這麼年輕,生活剛剛開始,美好的日子還在後頭,怎麼就這樣倒下去呢?一定要信心百倍地戰勝癌魔!」第二是導入溫熱的具體操作方法(為節省篇幅,此處從略)。

當年,筆者「無照行醫」時,暗中還是留有餘地。因為小黃的病情發現得特早,萬一試驗不成功,延誤十天半個月,再去醫院動手術還來得及。

誰知一試就靈。小黃的悟性很好,開始用了熱水袋,學煉氣功「意守」之後,用手掌摀住「阿是穴」,就能感覺乳房內的癌變硬塊區域暖意融融。她每天早、晚個各做一次,每次約半個小時,從第三天起,疼痛感便消除了;一個星期後,硬塊明顯縮小;兩個月後,硬塊溶化只剩下一個小硬點,三個月後連小硬點都消失了……沒有耽誤工作和學習,沒有驚動任何人,癌症便悄悄地治癒了。紅潤的臉色和掛在眉梢的喜悅,證明她已經擺脫了癌魔的糾纏。

不久,小黃的表舅升任某縣副縣長,把她安排到糧食局工作,可轉正為國家幹部,比在小廠當工人強多了。臨行前,小黃請師傅去她家吃飯,席間誠懇地問道:「即將去新的工作崗位,請師傅指教!」筆者回答:「糧食局的工作,離不開與錢、糧票打交道。如果想在那里長期幹下去,千萬不能貪,一貪就沒有好下場。估計不要多久,領導就會在暗中考驗你的忠誠。」小黃牢牢記住了這些話,幾個月後回訪,告訴筆者,某次領導交她經手辦理一筆數額較大的錢糧,內中溢出500斤糧票,她上交了,得到表揚,得到信任,安排在重要工作崗位上,很快轉正為國家幹部……

後來,小黃得到了幸福,成家後生育了一個白胖白胖的兒子,哺乳正常。黃母告訴筆者,小黃每晚上床後堅持做5—10分鐘「溫熱療法」,左乳做得勤,分泌的乳汁竟比右乳還多。沒有人知道她曾經患過乳腺癌,包括她的丈夫。

[ 評論 ]

治癒女徒弟的乳腺癌,使筆者對煉氣功「意守」導熱,有了更深的認識,對「讓患者用經過強化的自主意識主導‘體內自血溫熱療法’治癒癌症」這種符合人體「自組織能力」的自療方法,信心倍增。在中國大陸,「無照行醫」基本無人過問,只要不出事故,不犯法。但在西方發達國家,「無照行醫」是嚴重的違法行為。 200412月,筆者在加拿大蒙特利爾聘請的法律顧問呂先生(來自臺灣的華僑)患肝癌,經醫院檢查,已經失去了切除和器官移植的可能。呂先生對筆者幫助很大,筆者強烈地希望他活下去,獲悉他罹患絕症,連夜在電腦上整理4大張治療癌症的資料(只舉實例,沒有解說得本書這樣清楚、透徹),列印好裝在信封裡,第二天晚上送到他家。未見到本人(在樓上臥床),交給他的妻子,希望他閱後與筆者進行探討,鼓勵他實施「保守療法」。在加拿大筆者不敢自薦行醫,但如果患者有信心,與他多談幾次話,指點他進行健身性「自療」,估計不會有大問題。但這位呂先生雖然聰明絕頂,卻辜負了筆者的一片心意,根本沒有回音。也許是大難臨頭驚慌失措,平日溫文爾雅、「謝」字不離口的呂先生,見面後連禮節性的致謝都忘記了,仍然選擇去大醫院進行「化療」。維持了一年,於2005年元月,眼睜睜地看著他骨瘦如柴地撒手人寰。

第四節[ 案例4 ] 冬季腳後跟皸裂自療良方

[ 導讀 ] 從第四節至第九節,介紹用不同方法啟動「自組織能力」治療「腳後跟皸裂」、「頑固性鼻炎」、「頻發性感冒」、「五十肩」、「皮膚長年潰爛不癒」和「‘撮谷道’治癒了積年肛漏」等六種疑難雜症獲得成功的案例,證實了「血液是我們最好的醫師、最有效的藥物!」——最好的醫師就在你的體內,也就是天然的、與生俱來的「健康的免疫系統」。為節省讀者的時間,除患這六種同樣疾病的讀者須立即閱讀外,其他讀者可先不讀,以後感到有必要再去讀。

秋末冬初,天氣漸漸冷起來的時候,年過半百的李先生腳後跟皮膚便開始皸裂了。起初,那裡的皮膚變得粗糙、硬實,隨即出現一條條小小的裂紋,然後裂紋慢慢擴展,加寬加長,到初雪降臨時,合併成十多條20多毫米長、23毫米寬的裂口,可以看見裡面鮮紅鮮紅的肌肉。這種大型裂口,不易癒合,奇痛無比,腳後跟無法落地,走路一跛一跛……一直要蔓延到來年春暖花開時才慢慢癒合。李先生自從前幾年罹患這種季節性怪病後,年年如此,且一年比一年加重。他看遍中、西醫,吃遍中、西藥,粘貼過數十種有名或無名的膏藥,想盡一切辦法,仍沒有解決問題。雖是一種「癬疥之疾」,卻使他痛苦不堪……

李先生下鄉走親戚時,幸運地遇到了一位有遠親關係的農村老中醫。自訴症狀後,老中醫毫無保留地告訴他一個不用求醫問藥的自療良方。

季節進入初冬,估計腳後跟快要皸裂了,在床上墊一條寬大厚實的毛巾,每晚用熱水燙足後就寢,將溫暖的腳捂在被子裡;然後,抬起腳後跟在毛巾上反覆摩擦數十次,至局部發熱;每擦熱一處地方,停留在毛巾上約半分鐘,進入「冥想導熱」:感覺或想像那裡的溫熱像一股暖流,一陣一陣向皮膚裡面鑽,向縱深滲透……腳後跟近似於球面,每隻腳後跟要分左、中、右三個部位摩擦,特別是曾經開過裂的地方通通要摩擦到位。就這樣,反反覆覆摩擦、冥想導熱……直至睡著為止(腳後跟皮膚較厚,摩擦時不易破損)。早上醒來後,如有時間,可再做一遍。

這年冬天,李先生如法實施後,腳後跟竟一絲小裂紋都沒有出現。

那位老中醫告訴他:鄉下農民長年累月赤足耕田,許多人患有這種「小病」,在治療的過程中經過多年摸索,終於總結出這種不用求醫,不用花錢買藥的「土辦法」。

那位老中醫解釋說:發生皸裂是由於年齡增大,腳後跟「血脈不活」,皮膚漸漸變得粗糙、硬實後造成的。燙足、摩擦發熱、冥想導熱……使腳後跟的血脈活了,皮膚得到新鮮血液的滋潤,脂肪含量增加,變得柔軟而富有彈性,就不會發生皸裂了。——李先生摸摸自己沒有裂紋的腳後跟,果然不像先前那樣粗糙、硬實了。

李先生將這個濟世良方告訴一位腳後跟已開裂、束手無策的朋友的朋友,經過半個多月的實踐,又寬又長的裂口竟然全部癒合了。

附帶說一句:此法順便解除了李先生經常發生的失眠症,每天晚上忙著燙足、按摩、冥想導熱,在不知不覺中便進入了香甜的夢鄉。

那位老中醫摸索出來的奇效良方,是什麼在起主導作用?很明顯,是自身的血液。只要能夠找到某種「促進、恢復或重建微循環,讓新鮮血液能夠暢通無阻地流經那個部位」的方法,許許多多頑症固疾都能無醫而愈,不藥而痊。——患有此疾的朋友不妨一試,包你一試就靈。

第五節[ 案例5 ] 保健按摩治好了頑固性鼻炎

12歲的小勇長得虎頭虎腦,聰明可愛,年齡雖小,卻是個罹患鼻炎的「老病號」。56歲時,不懂事的他亂挖鼻孔,某天挖鼻出血,惹發一場大病,三天三夜高燒不退,病癒後落下個鼻炎頑疾纏身。焦急的父母帶他四處求醫問藥,走了許多地方,用去錢財無算,卻希望渺茫。鼻腔內部構造脆弱,空氣中的污染物、病菌和病毒時時刻刻麇集在鼻腔內的黏膜上,環境惡劣,情況複雜,藥物難以見效,因此鼻炎特別難治。小勇的鼻子像個小風箱,每天呼嚕呼嚕響個不停,說話瓮聲瓮氣;一不留神,暗綠色的濃鼻涕,便從鼻孔裡淌出來,懸垂於上唇,活像兩條出洞烏龍,難看極了,很不雅觀。調皮的同學給他起了個「南粉廠長」的綽號,小勇深感痛苦,鬱鬱寡歡,十分自卑,情緒低落。

終於盼到了時來運轉的好日子。

那是他爸爸出差外地深夜乘火車回家。車廂裡人不多,有個農村孩子蜷縮在椅子上睡著了,被列車員叫了醒來。幾位乘客圍著孩子問話:原來他與父親鬧矛盾,怕挨打,一時負氣出走,盲目莽撞地爬上了火車……

孩子已經餓了大半天,旅客們紛紛拿出乾糧、飲水、糖果……孩子狼吞虎嚥,吃飽喝足後,回答旅客們的提問沒有先前那麼怯生了。

這個男孩摸樣可愛,也比較機靈,讀小學六年級,名劉東平,家裡有些什麼人,家住某縣某某鄉,都回答得一清二楚。於是,列車員動員乘客幫忙,趁孩子剛出走,還沒來得及學壞,把他帶回家,與孩子家聯繫後讓家長領回去,免得在外面流浪被壞人引誘利用……小勇的爸爸信奉佛教,以慈悲為懷,便把孩子帶了回家。

小勇的媽媽是小學教師,教六年級語文,當班主任,這也是小勇的爸爸願意帶孩子回家的原因之一。小勇也是讀六年級,在媽媽班上讀書。劉東平運氣好,遇到好心人,一天學業也沒有耽誤,出走的第二天便在小勇媽媽班上當了旁聽生。

小勇的爸爸打電報,叫來劉東平的父親將他領回去。劉東平的父親訴說,孩子出走後奶奶、媽媽只是哭,急得團團直轉,家裡亂了套,接到電報,才轉憂為喜。父子平安回家後,劉東平寫來感謝信,他父親得知小勇患鼻炎,告訴小勇,縣城有一位八十多歲遠近聞名的胡老中醫,治鼻炎有絕招。於是,利用假期爸爸帶小勇去了那個縣,專程拜見了胡老醫師。老醫師開了一個服用三個月的中藥處方,發給三顆按「祖傳秘方」自煉的蜜丸,並授予一套鼻子保健按摩的方法,囑咐小勇每天早、中、晚三次自己按摩鼻子。說也奇怪,服藥、按摩後不久,鼻孔裡濃鼻涕便大大減少,且越來越少,三個月後,鼻炎竟奇蹟般的痊癒,與正常人一模一樣了。

這套保健按摩的方法是:

將「大魚際」(伸開手掌,大拇指根部豐厚肌肉明顯突起部位,中醫稱為「大魚際」)柔軟的肌肉貼於鼻子兩側,輕輕施壓,一上一下反覆摩擦36次,使鼻子皮膚微微發熱;然後兩手施以較重壓力,趁熱在原處旋轉,搓揉,左旋18次,右旋18次;然後一隻手的「大魚際」移到鼻孔下方的上唇,反覆摩擦鼻孔底部和「人中」,一左一右推移36次,使其微微發熱;這樣按摩後再將乾淨手帕(或醫用紗布、或消過毒的餐巾紙)折疊成三、四層厚的12厘米見方塊,覆蓋在鼻子上;一手叉開虎口,壓住手帕下方(即鼻孔下方),另一隻手的幾個指頭壓住鼻樑兩側及上方,均使不透氣;然後張開嘴唇,吸一大口氣,再閉緊嘴唇,用鼻孔徐徐呼出;由於折疊的手帕上、下、左、右,均被摁住不透氣,鼻子被捂在裡面,呼出的熱氣流便從幾層手帕與鼻翼、鼻樑之間的縫隙裡鑽出來,於是,整個鼻子感覺暖乎乎的,直至肺中空氣全部呼出為止。這實際上是做深呼吸兼「熱捂」(將熱氣捂在鼻子上),通過口吸鼻呼,每次使鼻子受熱45秒鐘(練習久了,可延長至 10秒鐘左右),如是者36次,鼻子總共「熱捂」超過兩分鐘。每天早、中、晚堅持做一遍,一遍之後如有時間,可再做第二遍,次數不限,多多益善。

小勇的爸爸是個感恩的人,見兒子的鼻炎治好了,春節期間特備貴重禮品,帶小勇專程去拜謝胡老中醫,贈送了一面「妙手回春」的錦旗和一個大紅包,受到老中醫的熱情款待,在他家盤桓了一宿。

胡老中醫紅光滿面,精神矍鑠,聲若洪鐘,懸壺濟世已六十餘年。他性格爽朗,與「(兒子)久病成良醫」的小勇的爸爸談得十分投機,喝了小勇爸爸送去的三杯美酒,終於將治療鼻炎的秘訣和盤托出。

胡老中醫說:「我開的處方雖然都是常見的普通中藥,但配伍與人略有不同,以去淤化滯,通經活絡為主。三顆按照‘祖傳秘方’自煉的蜜丸裡有些什麼東西?坦率地告訴你吧,只是蜂蜜糅合幾味常見的中性中草藥,任何人都可以吃,吃了只有益處,絕無害處。我治療鼻炎的秘訣,關鍵在於摸索出這套獨創的保健按摩方法。此法簡單易行,大大促進了鼻部的血脈流通,有病醫病,無病健鼻、防病。開處方,給蜜丸,是輔助手段,是行醫的一種必要。如果不這樣,病人就會心存疑忌,不會單獨相信保健按摩的功效。開處方時,我用毛筆書寫,並鄭重授予蜜丸……氣氛嚴肅而又神秘。越是嚴肅,越是神秘,患者越是虔敬,篤信無疑,如捧仙丹靈藥,心存感激和希望,病就好得快。實施這套按摩,血脈一通,任何鼻部病症都會不翼而飛,關鍵在於堅持。我一輩子行醫,篤信‘通則不病’,古醫書《金鑒秘方》上這四個金光閃閃的大字,幾乎囊括了全部醫療秘密。可以說,任何疾病都與血脈不通有關或是血脈不通的直接後果,只要想方設法打通血脈,幾乎所有的病症都會自然而然痊癒。」

胡老中醫一番侃侃而談,使小勇的爸爸茅塞頓開,恍然大悟高明的醫道後,心中愈加敬佩!

這套保健按摩確有奇效,每天按摩鼻子,在摩擦、搓揉、一吸一呼之間進行「熱捂」,活動了鼻子的肌體,溫熱滲透到肌膚深處,於是,整個鼻子的血脈活了——新鮮血液不斷澆灌進來,呆滯(阻塞)的微循環被打通(修復),淤積的毒性物質被帶走,頑疾便消逝得無影無蹤,實現了中醫「通則不病」的金律。

這則醫案,證實了血流暢通在祛病健身的過程中,起著極其重要的作用。——順便說一句,小勇的鼻炎徹底治好後,養成了每天按摩的良好習慣,鼻子健康狀況極佳,連感冒都不患了。

實施這套保健按摩須注意兩點:一是按摩前雙手一定要是熱的,手太涼要用熱水浸泡或相互搓熱;二是按摩手法輕重要適度,輕了,按摩效果不理想,重了,容易磨破鼻子兩側柔嫩的皮膚,特別是開始練習時,要輕一點,待皮膚適應按摩(摩擦變厚)後,再逐漸加重。

人們常說「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小勇的爸爸偶然挽救了一個鄉下不懂事的孩子,鄉下孩子的父親感恩圖報,傳遞了治癒疾病價值千金的信息。——人們啊,還是多多行善罷!

第六節[ 案例6 ] 用熱水燙洗鼻孔防治頻發性感冒

感冒,是最容易患的疾病之一。雖然很少聽說因感冒死人的事(近年爆發的「禽流感」和病毒變異型感冒除外),但流鼻涕,打噴嚏,咳嗽,發低燒,咽喉發炎,頭痛頭暈,精神萎靡……也要折磨人好幾天。感冒痊癒後,無法獲得針對抗原(病毒)的抗體,所以仍舊會復發。由於體質不同,有的人不易患感冒,有的人極易患感冒。

從前,張生是一個「頻發性感冒」患者,每年要折騰十來次,每隔不久就見他涕淚漣漣,鼻子通紅,神情萎靡。

十多年前的某天,張生偶然拾到一份舊報紙,在「報屁股」後面發現一則小消息:感冒病毒害怕高溫,遇到45℃以上的高溫就會死亡;有個日本人用50℃的熱水洗滌鼻孔,治好了感冒。——所謂「高溫」,是相對人的正常體溫而言。

消息很短,連標點符號在內,一共50個字。

看到這條消息,張生大喜,雖然「用熱水洗滌鼻孔」的方法和過程隻字未提,但只要有「感冒病毒害怕高溫」幾個字就夠了,更何況還有「45℃」和「50℃」的具體數據。經常被感冒折騰得暈頭轉向的他,決心一試,看看這個法子是否靈驗。

功夫不負有心人,這一試真個了得,張生摸索到一套「用熱水燙洗鼻孔防治感冒」的方法,使他與「頻發性感冒」絕了緣。春夏之交無論感冒流行多猖獗,殃及20—30%的人,張生始終巋然不動,安然無恙。發現小消息至今已十多年,十多年來張生從未患過一次感冒。他感到非常自豪,常常向人們誇耀他摸索出來的經驗和訣竅。

這套「用熱水燙洗鼻孔防治感冒」的方法是:

第一步:將潔淨的飲用水燒開(殺滅細菌、病毒),用一個杯子盛著(300克左右),自然冷卻或兌涼開水調節到50—55℃(開始階段須用溫度計測量,取得經驗後憑手指頭觸摸,可準確掌握水溫);在洗嗽池上方,將鼻孔浸入杯中的熱水裡,慢慢吸入,然後擤出來,如是者7—9次;前3—4次雙鼻孔同時吸入熱水後擤出,後4—5次單鼻孔吸入(用食指摁住另一個鼻孔)後再擤出。這樣,鼻孔內的鼻屎痂、細菌、病毒,被多次吸入熱水燙洗、擤出,基本清除乾淨了。

第二步:在洗臉盆裡裝入50—55℃熱水2000克以上,深深吸一口氣,然後彎腰低頭,將鼻子、眼睛與臉頰的一部分埋在熱水中,屏住呼吸約5—10秒鐘(時間越長越好,但要適合自己的肺活量和忍耐力,不要被水嗆了);當鼻子浸沒時,應立即將熱水吸滿鼻腔,昂起頭時再擤出(要擤在另外的盆子裡,不要擤在熱水臉盆裡);如是者7—9次,鼻子和臉頰被熱水浸泡得紅紅的,鼻腔內殘餘的感冒病毒,全部被熱水燙死了。

第三步:重複第一步3—5次。

實施這套方法須注意:鼻腔與口腔、咽喉相通,第一次將熱水吸入鼻孔時要量少而又緩慢,防止猛吸過量,水嗆入肺部;另外,擤鼻子輕重要適度,鼻腔內有豐富的微血管網,如果用力太猛,將擤破血管流鼻血。

鼻腔是個溫床,感冒病毒在那個充滿黏液、溫暖而又濕潤的環境中大量分裂、繁殖,麇集成團、勢力強大後再趁機作亂。打噴嚏,使感冒病毒和大量鼻腔分泌物猛烈噴出,是人體一種自我保護、有益的防禦性反射。吸入熱水燙洗鼻孔後擤出,與「打噴嚏」異曲同工且更有效,因為高溫殺死了感冒病毒。鼻腔清洗得干乾淨淨,感冒病毒無處藏身,當然不會有各種症狀出現。已患感冒者,每隔半小時用熱水燙洗鼻孔,不適症狀會很快消失。

就這樣,一不看醫生,二不打針,三不吃藥,一套簡單易行的「用熱水燙洗鼻孔防治感冒」方法,解除了張生易患「頻發性感冒」的痛苦,健康、安寧十多年,大大提高了生活的品質。雖然每天早、晚各花去一定時間燙洗鼻孔(成為習慣後可減少吸入、擤出次數),比較於患感冒後的痛苦,是大大超值的!

用熱水反覆燙洗鼻孔,除殺滅病毒、細菌,保持鼻腔清潔外,另一個重要作用是鼻子受熱後活躍了鼻部的微循環,增強了機體的免疫力,也許這是張生與感冒絕緣十多年最主要的原因。在活著的人們的身上,「氣如橐鑰(tuóyuè風箱),血如波瀾;血脈氣息,上下循環」(李時珍《瀕湖脈學》語)。我們的血液及其攜帶的免疫力,無時無刻不在保護著機體的健康與安寧。

張生深有體會地說:「人們每天洗臉、嗽口、洗腳、洗澡,好像蠻愛乾淨。但我認為,最髒、最應該勤洗滌的是鼻孔。鼻子分分秒秒在呼吸,與環境接觸最頻密,是空氣進入體內的第一道關卡。浮在空氣中的粉塵、化學污染物、細菌和病毒等,都粘附、堆積在鼻腔的黏膜上。因此要像刷牙一樣,使清洗鼻腔成為每天清晨的第一件事和晚上臨睡前的最後一件事。特別是環境污染嚴重、空氣質量大不如前的當今,如不慇勤燙洗鼻腔,清除其中病毒、細菌和污染物,怎能確保不患感冒,不患鼻炎呢?」

[ 筆者附註:「案例5」與「案例6」兩法並用,治療鼻病,效果可能更佳。]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