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天笑:「六四」清算不單單在於審判

2009-06-04 23:29 作者: 李天笑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六四清晨的天安門廣場

"六四"20年週年之際,各種封存已久的證據持續面世,構成越來越沈重和清晰的屠殺指控。趙紫陽的口述回憶錄和美國前駐華大使李潔明的六四密件等,與無數其他佐證一起,再次坐實了中共的大屠殺。

其實質意義至少在於兩點。其一,即使在中共沒有垮臺和中共秘密檔案沒有公布之前,真相已經"解禁"了。任何人只要去搜索,就能得到真相。其二,罪證確鑿預示著所有"六四"責任人面臨歷史審判的日子臨近了。

"六四"清算不單單在於審判幾個早已惶惶不可終日的老人,還在於反思"六四"究竟給中國帶來了什麼後果。

首先,"六四"屠殺以踐踏人的生命權為特徵。中共軍隊向人民開槍,開創了大規模武裝屠殺的先例。從此,中共的槍口就再也沒有放下。從漢源、汕尾、瓮安到對法輪功和各種維權人士的屠殺,中共持續地製造出大大小小的"六四"。

"六四"在政治運動之外,開啟了武力鎮壓的形式。中共表面的藉口是為了社會穩定和政權穩定。但如果退一步看,即使中共採納了趙紫陽克制的處理方法,社會穩定和政權穩定也是能夠保住的。所以,中共真正的政治考量是,不殺人見血、不製造大規模慘案就不足以震攝民眾,就不能保住黨的顏面,就不能維持黨對人民的絕對控制。從426社論故意激起學生,以及派便衣燒軍車等可以看出,中共的隱性陰謀就是要用引至極端達到徹底清場,把鎮壓做大到讓人民永久恐懼。這才是調30萬大軍進城殺人的根本原因。

其次,"六四"屠殺阻斷了政治改革,使原本可能得到抑制的腐敗一瀉千里,使整個社會"金錢化"和"西門慶化"。但有一種奇怪的說法,認為六四保證了改革開放和經濟發展。事實上,"六四"後中國受到了西方制裁,改革開放被迫終止,經濟出現負增長。即使改革開放推動經濟發展,這與"六四"屠殺和中共領導也毫無關係。"改革"是鬆綁,即從中共的束縛中解脫出來。事實證明,哪裡中共管的越少,哪裡發展越快。中共是多餘的。而"開放"就是引進外資,也與中共無關。

再其次,"六四"也使很多人看清了中共凶殘的真面目,幡然覺醒。很多從前的鐵桿親共者變成了堅決反共者。六四成了中共眾叛親離的始端, 因為人們清楚地看到,學生溫和和內斂的"下跪請願"、"對話談判"、"罷課抗議"、"絕食示威"等換來的是坦克和機槍;要求中共讓步,無疑是與虎謀皮。

另外,當"六四"審判和清算臨近時,對迫害法輪功的清算也將隨之提上議事日程。我們不但要討回"六四"亡靈的尊嚴,我們更要關注至今仍在苦難中的生者。今天近億法輪功群體處在最悲慘、最黑暗的境地,處在動物般被任意活體解剖割除器官然後焚屍的地位。這就是王文怡女士在胡錦濤訪美時振臂一呼的原因,也是眾多勇敢的維權人士不計宗教信仰、不分政治見解同情和支持法輪功維權的根本原因。

最後,"六四"20年來,中共暴力和謊言的特性不變。中共為維護一黨私利和政權穩定而草菅人命的本性20年不變。

中共冥頑不變,人民就要變了。20年前,人民仍在給中共機會,推動它改革。但中共用屠殺撕碎了自己的畫皮。20年後的今天,中共已把一切人推到了它的對立面:工人、農民、復轉軍人、拆遷戶、家庭教會、網路人士、六四殉難者家屬、法輪功群體,等等。中共興致勃勃地為自己的滅亡準備了充足的條件。

中共拒絕改變,促使了人民的變。今天和六四最大的不同是,中共一次又一次推開和拒絕了人民給予它的機會,一次又一次玩弄和褻瀆了民眾的善良期望。如果今天不決裂中共,就對不起"六四"死難者用生命和鮮血留下的教訓;如果今天繼續向中共乞討平反,"六四"死難者將死不瞑目;如果今天繼續留在中共邪黨內,就等於滋潤著製造"六四"的溫床。

20年了,中國並沒有因為"六四"變得穩定。只要中共對人民的迫害不停,中國到處是"天安門廣場",到處會飛出"楊家刀"和"修腳刀"。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