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孩子的苦痛

2010-04-14 03:01 作者: 張鐵志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不要做克拉瑪依的孩子,火燒痛皮膚讓親娘心焦/不要做沙蘭鎮的孩子,水底下漆黑他睡不著/不要做成都人的孩子,吸毒的媽媽七天七夜不回家/不要做河南人的孩子,愛滋病在血液裡哈哈地笑/不要做山西人的孩子,爸爸變成了一筐煤,你別再想見到他/不要做中國人的孩子/餓極了他們會把你吃掉/還不如曠野中的老山羊,為保護小羊而目露凶光……」

這是中國大陸民謠歌手周雲蓬的知名作品「中國孩子」。這位盲眼詩人歌手是當前中國最有社會意識的音樂人,並在 2007年被南方週末選為年度原創文化音樂類代表。

歌曲是2007年發表的。那時,還沒有川震暴露出的豆腐渣工程讓五千多名學生遇難,還沒有爆發三聚氫胺毒奶粉事件。

中國孩子的命運固然悲哀,但同樣悲哀的是這些苦難無從發洩,沒有人要為人民的苦難負責。在川震豆腐渣建築石堆下的孩子名字成為政治禁忌,進行公民調查的作家譚作人被判刑五年;因為三鹿毒奶粉事件成為結石寳寳的兒童和他們的父母們,也只能在暗夜中哭泣,或者被戴上腳鐐。

例如結石寳寳的爸爸趙連海。趙連海3歲8個月的兒子被發現左腎有2毫米結石,但他決定不沉默,而是站出來組織毒奶粉受害維權聯盟「結石寳寳之家」。2009年11月13日,他被警察強行帶走。上週他因為被控「尋釁滋事罪」,法庭開庭審判,趙連海被戴上腳鐐。法院外,他的五歲幼兒舉著紙牌「我愛爸爸」。

開庭當天,趙連海提出萬言自辯書說:「我身為一名結石寳寳的父親及社會的一員,我堅信我自三聚氰胺事件以來所做的事情沒有犯罪,我反而要自豪驕傲於我所做的所有努力……並且我堅信我所做的一切無愧於我自己的良心。我們作為社會的一員,有不可推卸的責任甚至使命為我們的後代努力營造一個更有道德、更公正、更公平、更美好的社會環境。」

「如果維權有罪,那勢必會助長利慾燻心的奸商繼續喪盡天良、肆無忌憚的將自己的利益建立在殘害他人的基礎上,我們本已日漸淪喪的社會將會變成何等扭曲的樣子。」

香港藝人梁詠琪在新浪微博上轉貼趙連海的報導,卻被管理者刪除。但她接著又寫了一句話:「內地有內地的規矩……好,我刪!但不公平的事還是不想再看到,尤其發生在平民百姓身上。」為她贏來許多掌聲。

最近引起人們關注的不只是趙連海與結石寳寳。山西疫苗在2006年至2008年間造成近百名兒童非死即殘。上個月中國經濟時報記者深度報導出真相,但日前衛生部公布專家組調查結果,稱未發現疫苗存在安全問題,引起家長巨大不滿。

更讓人公眾憤怒的是,經營疫苗的華衛公司沒有經營疫苗資格,卻以衛生部企業的名義壟斷山西疫苗市場。而不論毒奶粉事件或者四川豆腐渣工程,也都是涉及市場治理,或者權力腐敗的根本問題。官商勾結的腐敗成為中國孩子命運背後巨大的黑暗之手。

這兩天的山西王家嶺礦難又讓周雲蓬的歌曲成為一再被證實的殘酷寓言:「不要做山西人的孩子,爸爸變成了一筐煤,你別再想見到他」。更悲哀的是,在這兩天官方媒體對礦難救災的報導中,都是對於官方救援工作的歌功頌德,而被救出的工人必須先謝謝國家,謝謝黨中央。這又映證了中國孩子這首歌那悲哀的最後一句:

「不要做中國人的孩子,爸爸媽媽都是些怯懦的人/為證明他們的鐵石心腸,死到臨頭讓領導先走……」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