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地鐵人進去相片出來 腳不沾地十分正常(組圖)


北京地鐵人進去相片出來 腳不沾地十分正常
北京地鐵建國門站人流。

「人進去,相片出來;餅乾進去,麵粉出來……」這些形容北京地鐵擁擠的誇張語言詼諧幽默,悲喜交加,它們出自「北京地鐵生存手冊」等網上熱帖,隨著北京地鐵新線不斷開通,客流量持續攀升,北京「地鐵族」已成為一支數百萬人的龐大隊伍。

近幾年北京的地鐵建設取得突飛猛進的發展,一方面吸引了大量的乘客,緩解了地面交通的壓力,但另一方面,由於客流壓力過大,地鐵高峰時期的擁擠也成為目前一個迫切需要解決的問題。近日,《經濟參考報》記者兵分幾路,在早高峰時間體驗了北京地鐵。

多坐一站才能下車

記者被不斷湧入的人群推到車廂中間,這時候站在記者前方乘客的頭髮已經貼到了記者臉上。

地點:7時40分,北京地鐵4號線馬家堡站。

車站助理用話筒重複著「請大家自覺排好隊往前走。」排隊的乘客在鐵欄杆的「規定」下轉了3個彎。

7時45分,《經濟參考報》記者排進等車的隊伍中,每隊有15人左右,地鐵裡的電視上顯示「下列車2分鐘進站」。其實,車與車之間的等待時間不到1分鐘。馬家堡站是4號線的倒數第三站,車進站後記者鑽進車廂,被夾在人群中,手已經沒有抓扶的地方,能清晰地聽到周圍人的呼吸及輕聲的抱怨——「別擠了。」

進入4號線北京南站站後,真正的考驗才開始。這裡的很多乘客從火車站出來,大多帶著旅行箱,記者被不斷湧入的人群推到車廂中間,這時候站在記者前方乘客的頭髮已經貼到了記者臉上。車行到陶然亭,本來已經「飽和」的車廂竟然又擠進了幾位乘客。

到菜市口站,記者本想下車卻因為太擁擠而擠不下來,想挪動一步都不大可能。而到宣武門換乘站想不下都不行,只要抬腳就會被隊伍裹挾著出站。行動遲緩的女性常常對被推搡不滿。從宣武門下車後,記者只得又坐上對面的列車往回走,8時,返回菜市口輕鬆出站。

等兩三輛車才能上去

「乘客之間全部都是零距離,認識不認識的男男女女,都是我前胸貼你後背,我的馬尾辮堵在他的嘴巴上,腳不沾地、站在別人腋下什麼的是家常便飯。」

地點:7時35分,北京地鐵八通線傳媒大學站。

《經濟參考報》記者剛到就遇到了地鐵限流。圍欄裡的人塞得滿滿的,隊伍足有五六十米長。等閘門打開,大家都拚命往裡沖,都想著把限流的時間搶回來,場景甚是「壯觀」。而無論是安檢、刷卡還是乘坐扶梯,哪個人要是沒有跟上隊伍或是動作慢點,會立即招來白眼和「快點、趕緊」的埋怨。

一輛開往四惠的列車進站,剛剛還是黑壓壓的人群,立即分裂成幾團,哄湧到車門的位置,使勁往車上擠。上了車後,好運氣的能撈個扶手,個兒高的也能手撐頂棚,大部分人都是毫無依靠,任由人流的擺佈,只要能上了車,不管把自己塞在什麼地方都行。有心急之人看到車門遲遲關不上,要麼幫著門口的乘客拽著包、要麼揪著對方的衣服,同時還要靠站臺保安或其他工作人員使勁推著,車門反覆多次才能勉強關閉。

即便如此,擠上去的是少數,大多數人只能繼續等待下輛車、下下輛車,忍受著一波又一波的擁擠。「早高峰會從7點半持續到9點,每趟車擠不上幾個人,只能對進站乘客限流,這還是正常情況,趕上雨雪天氣,壓力會更大。」傳媒大學站內一位工作人員說。

「我只求能上來車就行,等個兩三輛很正常,列車裡邊乘客之間全部都是零距離,認識不認識的男男女女,都要我前胸貼你後背,我的馬尾辮堵在他的嘴巴上,腳不沾地、站在別人腋下什麼的是家常便飯,想從兜裡掏個手機、紙巾什麼的,幾乎沒有可能。」乘客姚婷說。

據瞭解,乘客們還用調侃的方式形容八通線站點,土橋是隱士站、臨河裡被稱為「賢士」站、梨園和果園都是「戰士」站、北苑和八里橋為「勇士」站,到了管莊、雙橋和傳媒大學都升級為「壯士」站、高碑店則乾脆成了「烈士」站,而四惠和四惠東站因擁擠發生爭執的雙方多在此站下車動手解決,則被稱為「恩怨解決」站。

熱門地區「永遠都是春運狀態」

記者曾多次看到結伴而行的乘客被擠散了,或者被分在了車上車下,有的孩子望著車門兩隔的母親哇哇大哭。

地點:8時左右,地鐵1號線四惠東站。

從八通線下來的旅客在這裡換乘地鐵1號線,乘客便如潮水一般,湧向各個樓梯通道。人流都是蹭著挨著,只能緩慢挪動,不時還要停下步伐等候停滯的隊伍重新「開動」。

很多人為了省事,直接跳過圍欄,《經濟參考報》記者粗略計算,2分鐘裡有14男5女,共19個人選擇這種方式,提早進入一號線站臺。站在一旁的工作人員也理解他們上班心切,並未阻止他們的行為,而是一個勁兒地叮囑他們注意安全。

由於四惠和四惠東不僅有多個大型社區,還有多個長途汽車、公交車換乘站,因此這部分客流和來自通州的客流形成疊加,對一號線地鐵形成更為強大的衝擊。記者曾多次看到結伴而行的乘客被擠散了,或者被分在了車上車下,有的孩子望著車門兩隔的母親哇哇大哭。

地鐵1號線貫穿北京城市東西,連接著國貿CBD、天安門廣場、西單商業區、金融街等「熱門地區」,基本上每時每刻都是運營高峰,被乘客們戲稱「永遠都是春運狀態」。乘客姚婷說,自己從家到單位花費的時間1小時10分鐘左右,但是限流、等車、換乘就要近半個小時。

到了復興門,車門打開,大家一湧而下,大部分人順著人流往換乘二號線的方向走,這時候幾乎人挨人。到了樓上,兩個方向可以到達二號線換乘站,這時不怎麼擁擠,可以加快腳步了。

眨下眼睛都能「碰」到旁邊的人

「這麼多人倒是不用怕小偷了,眨下眼睛都能碰到旁邊的人。」

地點:7時30分,北京地鐵5號線天通苑站。

此時客流量已經明顯增加。為了限制進站客流,地鐵部門在站外設置了硬質緩進通道,乘客需要排隊沿著護欄拐5個彎才能進站。

8時許,客流達到頂峰。《經濟參考報》記者看到,乘客的隊伍從車站門口一直排到站外的過街天橋,排隊乘客數百人,仍有乘客從四面八方源源不斷地加入隊伍。不時有乘客翻過護欄,疾步跑向車站。記者站到隊尾,隊伍統一邁著小碎步向前行進,站在人群中無需用力,體重180斤的記者被人群夾裹著「輕鬆」地前進。

記者目測從隊尾到車站大門距離不過30米左右,但隨著隊伍沿著緩進通道,足足用了8分鐘才走完這段距離。通道最後一段明顯收窄,從可並排站立四五個成人收縮成僅容兩人通過。通道的盡頭是約有20級的台階,幾乎所有乘客都是快步衝進車站。

8時20分,記者來到天通苑站的站臺。一列列車剛剛離開,站台上顯得比較空曠。但不到兩分鐘的時間,從各個入口湧入的乘客就將空曠的站臺填滿,後來的乘客只能小跑著尋找排得短些的隊伍。

列車尚未停穩,急於上車的乘客便湧向屏蔽門,「兩側排隊」的規定早已無人遵守,每個車門前都排上至少四五隊焦急的乘客。後排的乘客一層一層地用力,將前面的人幾乎是「塞」進車廂。當列車駛出天通苑站時,車廂內幾乎已經沒有空隙,有經驗的乘客提前將手機、遊戲機、MP4等拿在手裡,佔上一點空間聚精會神地玩遊戲、看電子書。

列車行至立水橋站時,更多的乘客湧進車廂。車內廣播也從甜美的女聲換成了乾脆的男聲:「擠不上去的乘客就不要擠了,請等下一趟列車。」站台上的工作人員也不斷地呼叫堵在門口的乘客,等待下一趟列車。

記者看到,一名人高馬大的男乘客由於衣角總是被夾在車門,導致列車無法關門,不得不雙手拽著車廂內的橫桿,連續做了3次引體向上的動作,才將身體完全擠進車廂。而在下面的車站,每站每個車門等候的都有至少20名乘客,等車的乘客不得不將擠在門口的人用力向裡推,才能騰出空間擠進去。「我動不了,你就從我身後擠吧」,站在車門附近的一個女乘客說。記者身上的羽絨服被擠成薄薄的一片,想完成把手機從上衣口袋掏出來的動作都十分困難。「這麼多人倒是不用怕小偷了,眨下眼睛都能碰到旁邊的人」,記者身邊的一個男孩打趣道。

北京地鐵人進去相片出來 腳不沾地十分正常
都說春運難,對於早晚高峰時段「奮戰」在京城地鐵的數百萬「地鐵族」來說,
「地鐵天天是春運!」才是他們最現實的寫照。

專家坦承:解決地鐵擁擠難度很大

造成北京地鐵擁擠的因素有很多,包括規劃、設計、運力均衡等,既有歷史遺留問題,也有目前需要面對和解決的困難,是一個綜合性問題。有軌道建設專家表示,在現有條件下緩解擁擠的手段有限,而且實施的難度比較大。

開通不到半年就達到設計最高客流

北京市重大辦總工程師楊廣武說,最初北京修地鐵就是為了戰備用的,所有的結構和設備的設計都是出於戰備的考慮。這就是為什麼北京地鐵1號線從蘋果園到復興門這一段軌道的站廳、站臺,以及出口通道都比較小的原因。

由於目前地鐵一號線正在使用中,而且客流壓力很大,對一號線如果採取大規模更新改造將會對日常運營造成很大影響。

交通專家段裡仁說,軌道交通是解決城市交通擁堵的一個最好的辦法。因為城市地面的土地資源有限,將交通流引向地下,將很好地解決這個問題,而且不會發生擁堵。

但另一方面,北京市交通出行的自身特點也造成了北京地鐵客流壓力大的一個原因。二環以內的中心城區功能過於集中,不論是金融、商業,包括政府單位多集中於這一區域,而居住區則多集中於城市外圍。這就形成了北京這種潮汐式的交通流量。每天地鐵1號線西邊從蘋果圓到復興門基本每站都是上車的人,很少有下車的人,到了復興門車廂裡一下就寬鬆了。東邊也是,從四惠東到建國門也是只見上不見下。這種特點對於高峰時期的地鐵運營壓力是非常大的。

而且,目前北京地鐵雖然建設速度很快,但新建線路與原有線路之間的客流不是互相承擔的關係,而是建一條就把更多的人吸引到地鐵上來。

另外,中國交通運輸協會城市軌道交通專業委員會主任高毓才說,北京的城市發展速度是非常驚人的。地鐵都是提前好幾年就開始進行規劃、設計,其中包括對客流的一個預計,地鐵的建設都是根據這個規劃來建設的。但目前北京地鐵運營的現實表明,在規劃和設計上沒能考慮到北京城市和人口發展會這麼快。北京地鐵5號線、10號線、4號線等開通沒有半年就已經達到設計最高客流就說明瞭這個問題。

核心區甚至有被「擠爆」的可能

北京市公安局公交總隊總隊長孫偉年介紹,瞬間大客流量衝擊容易造成擠死踩傷等安全事故。車站、列車、變電站、風亭、軌道等任何一個環節出現問題,就可能導致整條運營線路癱瘓,大量客流瞬間聚集在空間狹小的站臺和通道內,一旦受到其它意外因素的影響造成群眾心理恐慌,在極度擁擠的情況下,非常容易引發安全事故。

「儘管我們已經竭盡全力做了大量有效的工作,反覆進行了多次實戰處置演練,但還是很擔心。」孫偉年說,「客流高峰期,如果遇到極端天氣或行人跌倒等偶然因素,很容易引起踩踏導致死傷。」

孫偉年說,市場需求與運量的矛盾、地鐵運力與站臺容量的矛盾等都是影響地鐵安全的因素。例如,目前北京地鐵1、2號線的實際客流量已經遠遠超過了其設計能力,隨著周邊新地鐵線路不斷擴展,地下路網和外網的形成,1、2號線核心區甚至有被「擠爆」的可能。

此外,有專家指出,百姓的安全意識也存在明顯欠缺。由於我國長期處在和平環境,全民應對恐怖襲擊活動警惕性差,能力弱。目前的公益廣告、移動電視、公眾場所的滾動字幕,關於文明禮儀的提示佔了大多數,相關政府部門和社會機構對安全問題提示、安全教育的宣傳不夠,在公共交通系統和商市場等大量人群聚集地,光靠專門機關防範安全事件是不夠的,需要全民都有安全意識和常識。

来源:中國新聞網

本文短网址: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