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冤魂盤旋在北京上空

2011-05-26 08:00 作者: 雲山

手機版 简体 6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在上世紀七十年代尾,在江蘇省的太湖上空,聚集著無數的冤魂,這些冤魂在這裡訴冤,講述著他們在生時的冤屈。太湖上的中共水警們,一到夜晚來臨時,冤魂們個個自報姓名,家住何方,因何事何故,某日某時被中共害死,每個水警們的耳朵裡聽得清清楚楚。這些無神論者,個個聽得驚心動魄。這件事驚鬧了一段時間,上報到省,省府官員說是迷信不理。而太湖上的冤魂即越鬧越厲害,地方的官員們也都親身到現場聽著冤魂訴冤,這些冤魂大多數是當年為中共建立政權出生入死的,有的功積巨大即被無故所害,個個冤情巨大。當地官員們聽得目瞪口呆,心驚膽跳,最後沒有辦法只好將這件事直至上報北京。

胡耀邦親自接到這件事,立即重視起來了,親自組織人員到太湖瞭解情況,還特別帶去錄音機,錄像機,把整個過程清清楚楚的錄下來,回來後,這班高官就在北京人民大會堂內靜靜放著錄音機聽著,每個冤魂都清楚的講述他自己如何被中共害死的過程,姓甚名誰、家住何方。都清楚的說出來了。而有些替中共政權建立了戰功纍纍的冤魂,也同樣被害死。其中有一班將軍們,在四九年初期的海南島,接到中共往北京開會的緊急通知,他們坐上一架飛機,起飛不久飛機爆炸了,全軍覆滅,這些冤魂訴說是中共先在飛機放置定時炸彈,是黨有意害死他們的。還有的冤魂和聽者曾經是出生入死的戰友。一貫不信神的黨官們不知現在是何心情呢?這些人都是從四九年起黨內殘酷鬥爭,互相殘害的無辜受害者。

聽完了,他們這回不信也得信。因為事實就擺在眼前。所以就命令秘書們把每個冤情記錄下來,然後順著每個冤情案件到地方去查證,不查即可,一查,嚇得這班查證的秘書們個個心驚膽跳,冤魂所訴說的冤情件件是真實的,一點無誤。因為冤情事件太多,不敢再查下去了,這班秘書們馬上回北京匯報,當時胡耀邦等人決定讓所有的冤魂平反,還包括活著的受害人也通通給平反,摘掉五類分子,右派和一些中共幹部受冤案的帽子,這就是1978年那年的全國大平反事件。中共本無意平反,是那些冤魂迫著中共平反的。

時過了11年,即1989年,胡耀邦因為官場失勢被迫下臺,聽說很受冤屈,心臟病急發走了。因為胡生前給受冤的人大平反,做了件有益人民的好事,所以很得民心,胡的突然去世人們真的很傷心,很多人要到北京一拜與胡道別,這是理所當然的事。這樣一來,人們就要深入瞭解胡去世的原因,終於查出了真相,「胡是被迫害死的,原因是胡堅持走民主憲政,當時胡認為中國必須走民主憲政才有前途。而其他黨官堅決反對,最後把胡逼下臺,就這樣被迫害死的」。

當人們得知胡的死因後,人們就開始在深思,老鄧的開放改革只改革經濟,政治不但不改革,還要向左轉。老鄧的經濟改革口號是:「不管黑貓白貓,能抓老鼠就是好貓;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

有了這樣的口號,共黨官員個個響應,因為沒有民主的監督,官員大權在手,無論大事小事自己說了算,沒有法律和其他制度可約束,黨官們個個暗心高興,想要怎麼發財就怎麼發財,想要怎麼享受就怎麼享受,共黨官員這段時期人人活得很神氣,很幸福,一下子這些黨官們變成大貪官,聚積大量財富,個個成為大富豪。而老百姓這邊即慘極了,工資無加,而物價上升得無法承受,人民生活十分艱難。胡當時就看到這一點,他認為如果單搞經濟改革,而不高政治改革,將會造成貪官越貪越厲害,最後無法官管治,失控。而老百姓生活將更加困苦。社會將出現兩極分化,貪官越富,而百姓將難以生存。

胡當時實際上是在為中共政權的存亡而操心,但又無人支持他,最後極度傷心,心臟病突發而氣死的。

現在看來證明胡的遠見是對的。但是,中共這個流氓黨一出世就注定要與民主、普世價值、有理性的好人對立,黨內無法生存好人,好官,站在百姓一邊的官員,結果的下場不是被迫死就是被監囚。

人民知道真相後,隨著紀念胡的人越來越多,人民群眾就開始遊行,要求自己的訴求了,當時的人只是要求清除貪官的口號,並沒有打出打倒共產黨的口號,人民就這麼一遊行呼口號,中共這班流氓狗官就驚慌了,受不了了,參加遊行的民眾越來越多,學生也加入了。各地電臺,報紙一面倒的支持民眾。中共更奈不住了,就開始策劃鎮壓,先徵求各省市的意見,然後向北京表態。當時第一個表態支持鎮壓的就是上海江澤民,江先向上海世界經濟導報發難,隨著事件的緊張發展,學生就開始在天安門絕食了,中共就先派一部分特務暗中參進學生,再派一部分假扮做民眾呼激烈口號來蒐集中共需要的證據。整件事全是邪黨在自導自演,人民被朦在鼓裡,邪黨的歷次殺人運動就是這樣炮製出來的。

隨著民眾越來越氣憤時,中共使出的手段越來越邪惡,慫恿惡警假扮民眾大肆搞破壞活動,打爛店舖,燒車,隨意破壞等等,又一方面命令住北京三十八軍進城,但三十八軍只在城外,拒絕進城。中共又再命令二十七軍,講到二十七軍,這支軍隊是農民招收入伍組成的軍隊,沒有文化,又在邊境山區地方住,不知外界訊息,只服從黨命令,只忠於黨,是黨專養的黨家軍。絕對服從於黨。是黨的殺人工具,在危急時調來殺人保護邪黨政權的。這支軍隊開進城後,中共又利用特務化妝成百姓向這支本來就要殺人的軍隊挑撥,燒燬軍車,打死軍人,燒燬坦克等等等來剌激軍人的憤怒,目的是要使這班軍人在夜晚屠殺學生民眾時殺得狠!殺得痛快!殺得瘋狂!殺得乾淨利落!這就是共黨在屠殺中國人時的凶殘本性的展現。

六四夜晚,中共下令戒嚴,先把天安門廣場所有燈火關息。整個北京城陷入一片漆黑的恐怖氣氛。這一夜晚,共黨用坦克,機關鎗,最先進、對人體殺傷力最威猛的彈藥,對手無寸鐵的中國民眾和絕食的學生進行凶殘的屠殺,邪黨打了一場大勝仗。殺了一萬八千中華子民,連夜把屍體火化,廣場所有血跡全部清理乾淨,動作之快,不可想像。本應向全世界宣布,我黨打了一場大勝仗,殲敵一萬八千人?奇怪,這次共黨反常。鴉雀無聲,好像什麼事都沒發生過一樣。

六月五日,袁木說沒有殺死一個人,共產邪黨這次怎麼了?既不敢向外公布勝利果實,又說沒有殺死一個人,與毛澤東當年路線完全不同,完全相反,人家說毛殺多少人時,老毛說:你說得太少了,你太小看我了,我何止殺這麼少人呢?老毛死前還特別告訴汪東興說:我死後,可能有人打著我的招牌,用後再棄掉。現在這些食碗麵反碗底的無奈,干了壞事即不敢承認,等於是把罪業強加給老毛,老毛自己本已罪業纍纍,再加這班流氓干的壞事全推給老毛,老毛在地獄裡已經無法承受了,老毛髮誓等這班流氓入地獄的時候,一定清算他們。再過幾天,袁木說死七人。過幾天,袁木又說死了二十三人。後來人們稱他為袁二三。

六四屠殺事件就將二十二年了,中國人民叫平反六四也叫二十二年了,但是當年那個殺人凶手聽見了嗎?當然沒有聽見,為什麼呢?因為這個凶手變了。變得凶殘搞滑。這班共黨流氓就是用這種手段來為人民服務嗎?,實際是凶殘,暴力,謊言,加抵賴的流氓黨徒,給拉登洗腳拉登還嫌它手骯髒。

人們就在問?在思考?六四究竟死去多少人?這個疑雲一時解不開,但是有生命會知道,就是被害的生命一定知道,他們一直並沒有離開那個痛苦、傷心的地方,他們的冤魂盤旋在北京的上空,他們沒有訴求,說自己的事自己解決,無需勞師動眾,他們現在不會孤單,因為歷史上被中共所害的所有冤魂,現在全聚集在北京上空盤旋著,簡直是魂多勢眾,他們已經做出決定就是要徹底清算中共。中共敢說是迷信嗎?

2012並不是什麼世界末日,而是要淨化地球,把敗壞了的骯髒生命徹底清除掉,然後把它們掉進好像冰箱一樣的地方叫「無間地獄」,永遠封鎖在那裡。好人將要過著更加美好的日子,沒有它們的份兒。中共敢不信嗎?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