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讓青年毛左回到毛時代?

2011-06-02 23:29 作者: 熊飛駿

手機版 简体 9個留言 打印 特大

三十年改革開放大夢一場,中國又回到了1976年。

因為缺少大政治家的民族責任心和道德勇氣,鄧政府沒有及時抓住八十年代初難得的歷史機遇,揭開「毛真相」和告別「毛體制」,導致公權肆虐特權橫行腐敗猖獗,經濟增長成果絕大部分被特權階層非法鯨吞獨佔。廣大平民在醫療、教育、住房新三座大山的壓迫下日益陷入實質性的貧困。

當今中國蔓延全社會的腐敗不公本來是「毛澤東建立的特權專制體制」在改革開放時代結出的怪胎,只有毅然決然告別「毛體制」才能解決當前面臨的嚴峻社會問題,從根子上一勞永逸地剷除腐敗不公。

今天的腐敗不公是沿襲毛時代政治路線的結果,是權力不受制約的結果,是不民主的結果!不但不是改革開放的錯,相反還是改革開放不徹底造成的!

改革開放中國因為全盤繼承了毛澤東發明的謊言宣教體制,對外「逢美必反」;對內「王婆賣瓜」;基礎教育立足於「謊言」和「灌輸」,從而極大地誤導扭曲了廣大國民尤其是青年群體的認識力判斷力,造成了危及國家根本的思維混亂,多數人喪失了基本常識認識能力和邏輯思維能力。

謊言宣教體制在「毛遺產」的處理上表現出「為尊者諱」,禁止揭開「毛真相」,不切實際美化毛澤東,通過歪曲歷史的影視劇把毛澤東神化成指點江山激揚文字的大英雄,極大地誤導了廣大擁有「英雄情結」的青少年群體的價值取向。

本來是繼承「毛體制」結出的惡果;卻被誤認為是拋棄「毛體制」得到的報應?一個被巫師留下的咒語折騰得神志不清不公不道的龐大群體,卻希望巫師降臨來為他們主持公道?

結果造成當今中國災難性腐敗不公的始作甬者,現代特權專制的祖師爺毛澤東,居然被誤認為是反貪反腐的大英雄?

因此在「特色維穩體制」走到盡頭時,中國出現了一個否定改革開放呼籲回歸毛時代的毛左集團。

因為對日益高漲的貪腐不公滿腔仇恨,毛左筆桿子對社會現實的批判引起了越來越多國民的共鳴。結果一個本來正在把中國導向更大災難深淵的江湖庸醫,卻在對現實不滿但不明真相不愛思索的群體中贏得了越來越龐大的同盟軍。

今天的中國再度回到了1976年的困局,毛左集團正在把中國導向一個萬劫不復的十字路口。

多數國民對此卻渾然無覺?這難道是中國的宿命嗎?

…………

毛左集團主要由三股勢力組成。

第一股勢力是揣著明白裝糊塗的權力政客和無良文人。

他們是毛左集團的靈魂和總策劃者。

這批人並非不瞭解「毛真相」,並非不知道復辟「毛體制」會把中國導入萬劫不復的危險深淵。但他們出於自身利益的考量,出於追逐更大權力和出人頭地的陰暗心理,不惜「揣著明白裝糊塗」,不惜拉虎皮作大旗來贏得不愛思考公眾的注目喝采,用國家民族的巨大災難來謀求個人的「雞犬升天」。

這號人的代表是北大教授孔慶東。一個主張「中國應該學習北朝鮮」同時又贏得「北大醉俠」稱號的忽悠大師。

第二股勢力是文革既得利益階層。

這批人多是六十歲以上的老年人,他們在文革期間屬特權階層,多屬「紅五類」出身,擁有凌駕於多數國民之上作威作福,隨意凌辱弱勢群體而不受法律追究的特權。

這批人在上世紀八十年代初處理文革「三種人」時多數從命運的巔峰跌到了低谷;又因為對文革清算淺嘗輒止使他們的認識無法達到自覺反省懺悔個人罪孽的層面,因而不但不為曾經犯下的諸般反文明暴行反躬自省,相反還對社會對改革開放滿腔仇恨。他們做夢都想回到毛時代,找回昔日高高在上為所欲為的特權。

這批文革受益者對當今的特權腐敗滿腔仇恨,但他們痛恨的並不是「特權」本身,而是嫉妒與不平的混合物,夢想「取而代之」。

這批人懷念毛澤東懷念文革是可以理解的,因為毛澤東重生,再來一次文革是「取而代之」的最便捷途徑。

第三股勢力是青年學生群體。

這是一個最無辜也最需要公正對待的群體。

他們崇毛是被謊言教育毒害的結果,又因畢業後受到諸多不公正待遇滋長的極端情緒所困擾,不自覺成為陰暗政客和無良文人誤導利用的犧牲品。

這批人才是「毛體制」的最大受害群體,是一個應該被同情而不是被憤慨的群體。謊言教育體制相當於給學生「強制灌毒」,他們在校可不是主動自願「吸毒」的,而是被體制「強制灌毒」的犧牲品,主要過錯不在他們而在於謊言體制維護者和操作人。

年輕人崇毛是成年人作的孽!

七十年代後出生的青年學生,根本沒有經歷過毛中國「長年飢寒交煎,自由蕩然無存」的恐怖歲月,對真實的毛澤東一無所知。他們心中的毛澤東只能來自主流宣教資料。

可我們的謊言宣教體制把毛澤東神化成了一個指點江山、激揚文字、無往不勝、廉潔奉公、剛直公正、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大英雄和偉大領袖。

不僅教科書不切實際美化毛澤東,還通過層出不窮的影視劇為毛歌功頌德;尤其是唐國強扮演的毛澤東在青年群體中贏得了數以千萬計的「毛粉絲」。

有誰知道真實的毛澤東與唐國強扮演的角色絲毫也不相干?

體制內宣教者有誰告訴八0後青年學生如下「毛真相」:

毛在全國人均存款不足2.5元人民幣情況下,個人擁有1.4億元巨額存款,是毛中國第一首富。

毛在農民餓死三千七百多萬的恐怖大飢荒時期,居然耗費巨資在全國各地為自己修建豪華行宮,僅韶山滴水洞就耗資一億多。如果把用於毛建造豪華行宮的錢用於購買糧食,三千七百多萬餓殍就可以活下來。

毛澤東的豪華行宮在全國有61座!

毛澤東剝奪了全國作家創作的稿費,自己一人卻獨佔巨額稿酬,文革期間全國印刷機構差不多在為他一人服務,瘋狂印刷毛選毛著、紅寳書、毛畫像、毛像章,然後用行政手段要求全民必須購買。

好大喜功的毛澤東為了謀求第三世界的「老大」,不惜慷國民之慨,超出國力援助亞、非、拉那些與本國人民為敵的無賴政權。即使是在餓死幾千萬農民的大飢荒時期,中國對外援助的力度也有增無減,本來應該用於中國人救命的大批糧食源源不斷地輸送到流氓國家。據外交部解密檔案記載:1960年除了運往幾內亞的1萬噸大米,還有15000噸小麥運往阿爾巴尼亞。從1950年∼1964年底,中國對外援助金額達人民幣108億元。這些援助金額中,又以1960年∼1964年中國最困難的時候用得最多。 如果把大飢荒時期的外援用於購買糧食,三千七百萬餓死的農民一樣能夠活下來。

阿爾巴尼亞是「躺在中國人身上過日子」的國家。1954年以來中國給阿爾巴尼亞的經濟、軍事援助近90億元人民幣。阿爾巴尼亞總人口才200萬,平均每人達4000多元。當時中國人均年收入還不到100元,也就是平均40個中國人養活一個阿爾巴尼亞人。與此同時,受援國對中國援助的物資卻肆意揮霍。中國援助的水泥、鋼筋到處用來修建烈士紀念碑,阿爾巴尼亞2.8萬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共修建了1萬多個,平均每兩公里就有一個。

…………

是誰給了毛澤東窮奢極欲、瞎折騰、「只許州官放火」、「慷國民之慨」的巨大荒唐權力?是毛澤東創製的特權專制體制!

下面我們來設想一下,假如讓崇毛的青年學生回到毛時代,他們將面臨怎樣的生活狀況:

一、 長年飢寒交煎,食不果腹、衣不弊體。

別以為毛時代只有三年大飢荒時期才會餓死人,人民才會餓肚子。三年大飢荒時期是大批量餓死人,整個毛中國時期餓死人的現像一直沒有間斷過。多數人尤其是農民長年吃不飽肚子,依靠今天連豬狗都不吃的野菜雜糧充飢是上世紀六七十年代的普遍景觀。本人成長於上世紀七十年代,童年時期的主食是稀粥和「雜碎代糧飯」,稻米不到十分之一,十分之九是摻雜的紅苕、芝麻葉、蘿蔔、藍瓜、黃荊樹葉,且只能吃個半飽;米飯和麵粉是過大年和來貴客時才能偶爾享受的奢侈品;有兩年居然靠上山挖野葛、蕨根和吃今天只能做肥料的帶殼花生炸油後留下的渣餅為生?那時的多數小孩因為吃了大量沒營養的「代糧飯」,一個個瘦削的小腿上挺著個大肚皮。

本人生長於長江中游風調雨順的魚米之鄉,生活水平尚且如此,就更不用說自然條件惡劣水旱頻仍的貧困地區了。

後來作了副總理的萬里在七十年代去安徽一戶農家走訪,發現此家的兩位十七八歲的大姑娘居然蹲在地上不起來迎接大領導?陪同的地方官感覺這太沒禮貌了,就催促兩女子站起來,這時才異常吃驚的發現大姑娘下面沒穿褲子……

那時的安徽農村大姑娘沒褲子穿遠不止這一家。

另一戶農家讓萬里看孩子,竟然從灶上取下鐵鍋,兩個赤身裸體的兒童在嚴寒的冬天煨在灶膛的火灰裡取暖。

…………

八0後出生的獨生子女大多養尊處優,腸胃吸引功能遠不如我們那代人。如果讓他們回到毛時代,根本無法從野菜雜糧中吸收到必須的營養,就算不是大飢荒時期也會大批餓死凍死。

二、 文化生活異常單調貧乏。

沒有舞廳、沒有歌廳、更沒有茶室咖啡館。中外名著和文史巨著全被打為「封、資、修毒草」,要看書只能看毛選和毛語錄;年輕人若膽敢看言情、武俠小說,一經發現就會被「舉報」,就會被打成「現行反革命」批鬥、坐牢甚至槍斃。除此之外,沒有網際網路,沒有電視,收音機整天叫嚷紅歌毛語錄,不得收聽外臺,否則就是坐牢槍斃的大罪;電影戲劇只限於「八個樣板戲」。別說「八個樣板戲」無任何藝術品味,就算真個是高質量藝術作品,沒完沒了地重複看下去也會味同嚼蠟。

三、 個人行動自由完全被剝奪。

農村青年只能在自己村的土地上沒日沒夜按村官的指令超負荷勞作,外出或進城要村官出具「介紹信」,否則寸步難行。沒有「介紹信」任何城鎮旅店都不敢留你住宿。村官不批准你也領不到「糧票」,沒「糧票」你在外面根本不可能拿錢買到吃的東西。城鎮青年的一舉一動則受到街道居委會的嚴密監督管轄,想外出或去別的城鎮沒街道居委會出具的「介紹信」一樣寸步難行。

四、 婚姻戀愛基本不能自主。

個人婚姻多靠「組織」安排或事先要向「組織」請求報告,談個自由戀愛要冒坐牢風險。八十年代有部電影《被愛情遺忘的角落》,女主人翁的姐姐和村裡一位男青年談戀愛被人「捉姦」,姐姐投寰上呆;男青年被抓去坐牢。毛中國的基層「組織」尤其熱衷於跟在有「戀愛嫌疑」的男女身後「捉姦」,一旦被「捉姦」不是自殺就是批鬥、坐牢。童年時期有一位在炎夏時節每天來我村挨家挨戶出診送藥的陳醫生深愛村民愛戴,可有一天突然不見他來出診送藥了,過幾天也沒來?焦急的村民以為他在路上被狼吃了,就去上面反映,沒想到未婚年輕醫生犯了「作風錯誤」,被人「捉姦」了,放下聽診器戴上手銬進了監獄。

五、 沒完沒了的造神儀式和無聊庸長的大會小會。

若是生長在毛中國,年輕人早上起床的第一件事就是前往他所在的基層組織會堂向毛主席畫像請示一天的所思所想所行,向毛主席表決心。晚上一天的勞作結束後還要來到同一地點向毛畫像匯報全天的言行舉止和思想動態,就是生病臥床也不得例外。在難得的勞作間隙,你也不可能呆在家裡休息,得去會堂開會唱紅歌表決心,或是集中學習毛選和毛語錄。

六、 可自由支配的閑遐時間完全被剝奪。

廣大農村根本沒有農閑時節。秋收後的農閑時節男性農民得捲上鋪蓋背井離鄉,去遙遠的異鄉改河道修大寨田,嚴寒的冬天繁星朗照時就吹響了上工號,在工地上強忍飢寒勞作兩個小時天還不見亮;自家庭屋則住滿了外地民工。城鎮職工雖然有法定的週末和節假日,但這些節假日大多被開會、學毛著和沒完沒了的政治活動所侵佔。你想自由自在度假是不可能的,出門旅遊更是連想一下的勇氣都沒有的夢想。

七、無休止的政治運動和階級鬥爭害得人人自危互為仇寇。

毛澤東崇尚「與天斗其樂無窮;與地斗其樂無窮,與人鬥其樂無窮」,因此殘酷鬥爭無情打擊成為毛中國政治生活的主旋律。毛中國的政治迫害摧毀了一切溫情脈脈的親情友情,為了表忠或自保父子反目、兄弟成仇、夫妻為敵,多數人惶惶不可終日,不是擔心被人陷害揭發;就是以攻為守去迫害誣陷他人。結果人與人之間的關懷信任蕩然無存,昨天的朋友親人今天就有可能站出來置你於死地而後快。

八、生活必需品奇缺的程度絕對超過毛迷的想像。

男人衣著只有千篇一律的中山上衣、肥腿褲、解放鞋;女人服裝絕對不能顯示出身體的曲線。不但沒有洗髮精、沐浴液等潔身商品,連香皂也是少數特權階層才能享受的奢侈品,洗衣皂也憑票供應,農家和普通城鎮家庭是絕對不夠用的。打火機是「幹部」的標誌,火柴一樣憑票供應。中小城鎮家庭雖然頭頂上懸掛著電燈,但多數情況下是擺設,能發光的夜晚屈指可數,所以城鎮各家各戶都備有照明用煤油燈。廣大農村的情況更悲慘,不但沒電燈,連煤油燈也點不起,少數農家靠冒著黑煙的柴油燈照明,可9分錢一斤的柴油要靠關係才能買到。

城鎮戶口每人每月供應四兩食油,肉食供應只是象徵性的,饒幸憑關係弄到一兩斤豬肉票也很難買到豬肉。買豬肉完全是「打仗」,我媽有次去鎮上賣一斤豬肉給姥姥做壽,在嚴寒的冬天半夜三點就去食品所排隊,一直排到中午十一點才擠到櫃臺前,可豬肉剛好賣完。這還不算完,後面激動的人群往前一擠,把媽媽的胸部擠壓在櫃臺邊,壓斷了兩根肋骨。但當官的不用排隊,沒肉票也照樣能直通後臺把大塊的豬肉拎走。

…………

毛中國的年輕人自殺率很高,我的家鄉在七十年代就有七名漂亮未婚女青年因為不堪生活的重負和沒完沒了的辛苦勞作,在一個陽光燦爛的中午相約投水自殺了。當時被地方官污為「生的糊塗,死的反動」,直到1986年記者鎖國心撰寫《兩百個將軍同一個故鄉》一文時才為死者恢復名譽。

上述生活景觀僅僅是毛中國諸多難以忍受社會現狀的很小一部分。那些把毛澤東奉為偉大聖人的年輕毛迷們,你們願意終生「享受」上述「生活待遇」嗎?

你們如果願意回到上文描述的時代,我無話可說;否則就別跟在孔慶東之流的忽悠大師後面被動起鬨,為倒退回毛時代推波助瀾。

二0一一年五月三十日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