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鏡】萬古一恥大躍進

2011-12-23 03:24 作者: 古鏡

手機版 简体 3個留言 打印 特大

人類自有史以來,最大的人禍是什麼?最大的群體滅絕是什麼?最殘忍的屠殺是什麼?最荒唐的災難是什麼?最瘋狂的謊言是什麼?最大的死亡集中營是什麼?最大的農奴莊園是什麼?最陰毒的算計是什麼?最廣泛的吃人事件是什麼?什麼是人類最可恥的遺忘?什麼是我們民族最大的恥辱?什麼是最邪惡的歌頌?什麼是最麻木的人心?……

對於當今的大陸人來說,以上的這些問題,不同的人可能會有不同的答案,但是歷史會告訴我們,所有這些問題都指向一個事件。它不是國家間的戰爭、也不是民族之間的仇殺、更不是野蠻時代的種族清洗。它是在二十世紀的和平年代,一個自稱一心為人民的政府對其治下的無辜民眾進行的一場沒有硝煙、沒有流血、沒有反抗的群體屠殺,它就是毛澤東、共產黨精心策劃的人民公社極其大躍進運動。

西元1958--1960年,在漫長的三年裡,中國大地上究竟發生了什麼?如果聽中共的宣傳那是永遠也找不到真相的,它們用了一個「三年自然災害」的彌天大謊就掩蓋了其滔天的罪惡!但是,只要你走到鄉村,隨便拽一些六十歲以上的老人,他們多會告訴你那三年他們是如何熬過來的,他們所經歷過的種種慘劇、不幸與萬幸。那是中華五千年文明歷史中從來沒有過的人間煉獄,也是沒有經歷過的人永遠也無法體會的恐怖與殘酷。至少三千萬的民眾被活活餓死,更多的是被餓的死去活來、生不如死。整個神州大地,一邊是億萬民眾的飢寒交迫、餓殍遍野,慘絕人寰;一邊是黨媒的欺天謊言、黨官們的共產主義天堂,歌舞昇平。

有人說文革是浩劫、六四是浩劫,其實在中共統治的每一年、每一月、每一天,中華民族都是浩劫。大劫連著小劫、小劫連著大劫,中共時時刻刻都在製造苦難、製造愚昧、製造冤案、製造死亡,而大躍進無疑是這些劫難中最為陰毒、荒謬、黑暗與恐怖的,人們就像牲口一樣被中共肆意操縱、愚弄、驅趕、屠殺。三千萬啊!在今天說來只是一堆冰冷的數字,其背後附著多少無辜百姓的冤魂!多少撕心裂肺的人間慘劇!中共通過對農民的殘酷屠殺,完成了其十二年的暴政循環,所有的社會階層被系統的殺了一遍,六千萬人命在手,中共在華夏大地上布下了巨大的邪惡能量。中共的暴政機器也練的無惡不作,無善不摧了,每一個齒輪上都注滿了邪惡的能量。恐怖就像空氣一樣無處不在,人們只有通過對毛澤東的頂禮膜拜,來消解無邊的恐懼。大躍進就是中共的一場謊言演練、恐怖演練、黨性演練,也是毛澤東的一次淫威演練、考驗其爪牙們的效忠演練、殺人盛宴,更是對中華民族的群體滅絕演練。

毛澤東是農民出身,難道不知道一畝田產多少糧食?即使他不知道,難道那些御用專家不知道?除非他們都是白痴,不然會有N種方法能知道。但是中共的洗腦卻至今讓無數的愚民們深信不疑,大躍進只是政策失誤,一不小心導致的,或是基層幹部吹牛皮導致的、或真是什麼三年自然災害導致的。如果真的是中共的政策失誤導致的,怎麼可能會有長達三年的飢荒?沒有上層的鼓動,基層幹部就敢吹這種不著邊的牛皮?吹吹牛就能騙得了中共、騙得了毛澤東,你當他們是弱智嗎?三年自然災害更是胡說八道,拋開那幾年的風調雨順不說,要真是有什麼災難,中國自九九年以來,已不知道有過多少次千年一遇、萬年一遇的自然災害了,豈不早已餓死上億人了?

二十世紀,日本全面侵華八年,導致了一千多萬國人的非正常死亡;第二次世界大戰導致的死亡人數全球也才五千多萬。而在和平年代,短短三年內,中共居然製造了至少三千多萬人的死亡慘劇,至今死亡數據還被封存在中共的絕密檔案裡。要把自己國家的上億萬民眾集體滅絕,除了惡魔,誰能想到、誰能做到?這是一個正常人無法用語言來想像的邪惡,也無法用人性與膽量來面對的屠殺計畫,要殺死這麼多的人,難道他們不反抗嗎?幾千萬人的力量可不小啊。不幸的是,中共做到了,毛澤東做到了,慘烈的事實早已在歷史上定格。

中共的篡權,很大程度上是利用了農民的力量,在大躍進之前的歷次政治運動中,很多也是利用了農民的力量。但中共對農民不但從不感激,而且是最殘酷的壓榨;雖然中共毫不吝嗇的吹捧農民如何如何偉大,那只是給他們灌迷魂湯而已,當中共把社會的其他階層都徹底控制之後,農民就成了其暴政的最後一道屏障,也是最後一道人肉大餐,必須大殺一遍才能把黨的淫威建立起來,也可就機搜刮財富,為邪黨在國際上的金錢外交買單、為中共的研製原子彈買單。不過農民即使是再無知、再奴性、再愚昧,當你真要殺他的時候,他們能心甘情願的坐以待斃嗎?這時中共的謊言欺騙就登臺了,在毛澤東的帶領下,對中國人開始了人類歷史上最邪惡的一場忽悠與屠殺。

首先就是利用媒體營造全國一片大好形勢,宣揚黨的恩情比山還高,然後搞幾個公社示範點,給農民們畫了一個共產主義的大餅,鼓動農民熱血沸騰,跑步進入共產主義。幹部們曉之以情、動之以利,再威逼恐嚇,一步一步把農民誆入了人民公社的陷阱裡。所謂人民公社就是中共打造的一個個農奴莊園,在這裡,人們統一起床、統一吃飯、統一睡覺,統一上工收工,夜間民兵巡邏放哨,一切成了軍事化管制。人們不得在自家生火,都得到大食堂就餐,吃什麼、吃多少、給誰吃不給誰吃,都由幹部說了算,中共美其名曰共產主義的吃飯不要錢。這與勞改集中營式的殘酷管制毫無二致,農民們除了幹活就是被洗腦,失去了一切的自由,成了百分之百的共產奴隸,他們沒有自己的財產、空間、隱私,甚至一點個人的思想,中共徹底的控制了的他們衣食住行、所思所想。

當人民公社在全國鋪開之後,毛就開始了對農民的瘋狂折騰。毛要大辦鋼鐵、趕美超英,於是乎全國沸騰、全民煉鋼,中國大地成了一座烈火熊熊的煉鋼爐。可憐的農民有的連鋼鐵兩字都不會寫,就被逼著去漫山遍野的找礦、挖礦,最後只得把家裡是鐵的東西全部捐獻出來。一場折騰下來,幾乎是家家門無鼻、灶無鍋、碾無軸,犁耙都成了廢物,連一些寺廟的也被拿去溶成了一堆鐵渣。許多的房舍被扒了建爐,林木被砍伐當成了燃料,更揪心的是,無數已成熟的糧食爛在田裡,無人收割!

神州大地上,五千來以來,中國人從來也沒有這樣被愚弄過,然而瘋狂卻不止於此。河南遂平縣一天內辦起了幾百所大學,詩人到處都是;有的公社一夜之間辦起了成批的工廠,一天內冒出了出了幾十個專家。更不可思議的是,人們不但折騰自己,還去折騰什麼四害,那些可憐的麻雀、老鼠、蚊子、蒼蠅,本是生物鏈中的一環,卻無端的遭到了滅頂之災。在中共媒體鋪天蓋地的煽動下,黨官們的煽情下,人們就像中了邪一樣,跟著中共的魔術棒四處折騰,日日群體夢遊。

當瘋狂被點燃之後,在整個社會情緒都極度的亢奮下,中共的共產風毫不費力的刮起來了。中共以高層暗示、專家論證、文痞歌頌、口號煽動、官員攀比、媒體鼓噪、基層造假等一系列的手段,刻意誘發了人類歷史上最為荒謬的造假、吹牛大賽。「人有多大膽、地有多大產」,「一天比能一百年」,「打死一隻蒼蠅等於消滅一個美國大兵」,「超英趕美,只須一年」,「給玉米扎針,用芝麻桿榨油」,「豆角長得七尺半高,一個紅薯長了萬把斤」,「用大鋸、斧頭割芝麻,爬梯子摘棉花」……,看看這些可笑至極的口號與牛皮,就可以想像那是一個何等荒謬的年代,但這在當時,誰要敢對此提出異議與疑問,輕則批鬥,重則做牢。人人都假裝深信不疑,自欺互欺。

刮起的共產風也把糧食產量吹到了雲端,從最初的小麥畝產三千多斤到最後到水稻畝產二十萬斤,中國的糧食產量以令人瞠目結舌的速度向上攀升,真是一星升空、萬星飛天,全國糧食高產衛星滿天亂飛。儘管人們都知道這全是假的,但幾乎人人都把其當成了真的來信。在中共官員與媒體的雙簧合唱中,農民們只有附和與沉默,說真話就會被打入另冊、全家遭殃。整個中國上演了《皇帝的新裝》現實版,有過之而無不及。對於官員來說,反正吹牛皮不交稅,還能名利雙收;毛澤東們也表面裝作信以為真、四處考察、指示,暗地裡早已是屠刀高舉,只待秋風了。

既然糧食如此高產,那麼高額徵購也就理所當然了,中共圖窮匕現、亮出了大躍進的底牌,荒唐的背後隱藏著驚天的殺機,毛澤東找到了的最為冠冕堂皇的奪糧理由。當許多人還沉浸在共產主義提前到來的憧憬之中時,一道道高額徵繳令把他們的美夢擊得粉碎,老百姓們即使幾年不吃不喝也繳不齊中共的公糧。糧食就是命根子啊,他們只是本能的自保,想方設法的私藏點糧食。但是在中共無所不在的控制下,他們的努力是多麼的無力。中共官員們在黨性的支配下哪裡還顧民眾的死活,到處催糧、逼糧、挖糧,私設公堂、刑訊逼供、掘地三尺,用盡種種手段把糧食搜走。

神州大地上演了無數場殘酷的奪糧大戰,中共的基層官員們早已墮落成了一群毫無人性的野獸,比當年日本鬼子凶殘百倍。在許多農民已經餓得全身浮腫時,它們依然每天到處挖糧、搜糧,搜空再搜,直到雞犬無聲,全村死寂。老百姓即使下跪哀求也難以打動他們的一絲良知,連種子也不會給你留下。有的幹部還總結出了挖糧十字訣:政、帥、摸、帶、報、挖、揭、突、執。中共徵繳隊所過之處,老百姓家家沒有隔夜糧,徒剩四壁、啼飢號寒。而中共的官員們卻是鞭炮齊鳴、鑼鼓喧天,歡慶糧食徵購工作勝利結束!

可憐的農民,不繳糧是死,繳了糧還是死,許多人費盡心機藏的一點活命糧也被官員們抄走。公社大食堂日漸稀薄的伙食,每天殘忍的流過人們的腸胃,飢餓像瘟疫一樣在神州蔓延開來。人類歷史上一場不流血的、比流血還要殘忍百倍的群體滅絕由此拉開的黑暗的帷幕,人民公社變成了恐怖的死亡集中營。飢餓使人們成批成批的死去,有的大食堂最後停止了冒煙,許多村莊絕戶,松蒿長得比人還高,家裡、路上都是倒斃的餓殍,無人收屍。有的人走走路就倒在地上,再也沒有爬起來,人們對死亡已是司空見慣。許多人是慢慢的被餓死的,個中淒慘,非親歷者難以想像。

人們被餓得靈魂出竅、六神無主,樹皮、野菜,所有能吃的都被吃光,在無邊的飢餓中,不能吃的也被人們拿來充飢。筆者家鄉的農民們吃糠、吃花生殼、吃山芋秧、吃草,有的吃過糠之後,腸胃板結而死。有的就到公社的地裡偷吃,但往往付出的代價就是被發現毒打、遊街,甚至百般凌辱致死。中共組織了一些民兵四處巡邏,嚴密監視百姓,專事打人(當然他們是吃好喝好),還不准百姓出去逃荒。億萬農民成了待宰的羔羊,那時隨便一個小隊長,就能決定一個社員的生死,隨便編個理由或把你打死,或把你餓死。在極度的飢餓中,吃人的慘劇遍佈全國,即使這樣,中共還征發許多農民去從事各種浩大的水利工程,那些工地上不知埋葬了多少被餓死、打死、累死、折磨而死的冤魂。

然而中共的邪惡總是超出人的想像,在農民地獄般的哀嚎裡,它們還覺不夠,還要強迫那些啃著樹皮、嚼著野草的人們歌頌黨的偉大、毛主席的英明:「人民公社幸福多,集體生活真不錯。又是湯又是饃,飯菜多樣好生活。集體食堂大家辦,全體群眾沒意見。要吃水,自流化,蒸籠蒸饃白又嫩。人人感謝共產黨,幸福生活樂無邊」。這就是當時的讚歌,人已奄奄一息,還得唱:「共產黨真英明,公共食堂搞得凶。群眾力量真偉大,一錘擂得天地動。幸福日子沒法說,東風永遠壓西風」。農民在死亡線上掙扎,中共的媒體卻依然是讚歌天天唱、牛皮日日吹,謊言層出不窮,中共之邪幾乎已超出人類語言的極限!

在這場曠古未有的大屠殺裡,毛澤東一邊欣賞著國民的苦難與死亡,一邊還要組織一些文痞藝奴們吟詩作畫,謳歌它的瘋功偽績。有多少良知滅絕的共產文妖們參與了這場魔鬼吸血的合唱?編造了遺臭萬年的文藝垃圾。在這餓殍遍野鬼不叫的人間地獄裡,毛除了斥巨資造出了原子彈外,還為自己建了許多豪華別墅行宮,把搜刮來的糧食大量的無償的贈予「友邦」,茅台酒廠無糧造酒,周恩來特批了2000多噸糧食釀酒。即使糧食爛在糧倉裡也不給農民開倉放糧。在這期間,許多國家都願為中國提供人道援助,連翻臉的蘇聯也提出無條件的援助中國糧食,但是都被毛澤東「理直氣壯」的拒絕了。這些老外哪裡知道,他們面對的是一群吃人不吐骨頭的惡魔,餓死農民就是它們的既定計畫。

僅僅三年,至少三千萬條的生命從這片土地上淒慘的死去、魂無歸所,沒有墓碑、沒有名冊、沒有紀念、沒有哀悼,他們就像荒草一樣從這個世界消失。沒有人知道他們在死前想的是什麼,是誰導致了他們的慘死,也許他們想的只是一個山芋或一塊玉米,只是能飽飽的吃一頓。毛澤東究竟準備餓死多少人,本人無從知道,不過絕對不止是三千萬人。大飢荒之所以得以迅速終止,並非是毛的良心發現,而是劉少奇的良知與人性打斷了毛的如意算盤,使它龐大的屠殺計畫中途流產,把無數農民從死亡線上拉回了人間。但毛並未就此罷手,由此又開始了另一場腥風血雨的陰險籌劃,為文革的登場埋下了伏筆。但可悲的是,如此慘烈的人禍卻並沒有喚醒那些活下來的人們,好像三年地獄般的煎熬只是一場誤會,幾千萬的冤魂只是一陣輕風。沒有人追問誰是這場萬古浩劫的元凶?誰是這個死亡集中營的製造者?誰是這場荒謬絕倫的共產風的背後推手?

相反的是,無數倖存者還入了黨、發誓為它獻身,無數農民依然在家裡供著毛澤東的畫像、敬若神明。折騰死了三千多萬人,毛澤東卻依然高坐廟堂、還成了大救星,共產黨依然是偉光正。中共的一句「三年自然災害」就把它們的滔天大罪推脫的一乾二淨,就把這場殘酷的大屠殺遮掩的嚴嚴密密,而經歷的人們大多也選擇了遺忘,甚至為毛氏辯護。沒有人為這場人禍負過責,曾經的那些作惡者沒有人受到過懲罰,哪怕是一點象徵性的也沒有。毛沒有下罪己詔,反而自封為紅太陽,繼續其大躍進中的未竟計畫。

這是中華民族五千年來最大的恥辱,一個政權殘酷的餓死三千萬人,不但絲毫無傷,反而還成了無數人的黨媽;一個黨魁製造了萬古無匹的生命浩劫,居然還被呼為大救星!對魔首的膜拜、對罪惡的麻木、對邪惡的容忍、對親人死亡的漠視、對國仇家恨的無視、對善惡是非的顛倒,中國人何時有過如此的愚昧?苦難並不可怕,可怕的是不知苦難的原因;邪惡並不可怕,可怕的是對邪惡還感恩戴德。判斷中共的邪惡與罪行,我們並不需要多大的智慧,僅僅是一點常識就夠了,然而這對許多中國人來講,已是奢望。他們幾乎已經喪失了做人的常識,喪失了是非判斷的常識。

有人說毛澤東是偉人、有骨氣,寧願餓死也不接受美帝的人道援助。我實在不知道這種中共國寳級的腦殘是怎麼訓練出來的,餓死的不是它,還是千千萬萬無辜的農民。有人說毛澤東是暴君,我說這是對暴君的侮辱。商紂王、秦始皇、隋煬帝哪個暴君能比上毛的邪惡陰毒?商紂王被妲己所惑,亂政虐民,最終自焚以謝天下;秦始皇雖濫用民力,卻留下了萬里長城,還創立了一整套的君主制度;隋煬帝雖奢侈無度、荼毒天下,還挖了一條澤及後世的大運河。而毛帶來的除了死亡就是瘋狂,留下的除了幾千萬纍纍的白骨,就是一眼望不到頭的廢墟,文化的廢墟、文明的廢墟,還有國人心靈的廢墟。這樣一個製造了空前絕後慘劇的惡魔,時至今日還受到無數國人的崇拜,他們何止是沒有常識,簡直沒有人心。

對於一個國家來說,民眾是主體,也是最大的財富。只有中共政府才處心積慮的大規模屠殺其民眾,簡直匪夷所思,唯一的解釋就是這個政府是被魔鬼控制的。古今中外,沒有哪個政府能像中共政府這樣的歹毒過,活活餓死三千萬民眾。它們哪裡是什麼政府,分明是一群人間最凶殘的犯罪集團。人類歷史上,即使是那些曾經的侵略者、殖民者也沒有如此的屠殺過被其征服了的民族。可憐的三千萬冤魂,他們大多臨死都不知道,是他們日夜歌頌的偉大領袖把他們送入了鬼門關。他們活著連亡國奴的待遇也沒有,死了在偉大領袖心目中也只是一堆肥料。

一個政黨殺了幾千萬的民眾,居然沒有產生社會動盪,居然還能能安之若素,居然沒有人揭竿而起造反,平靜的就像是昨夜的一場毛毛雨。不但如此,它們還能讓無數受害人感恩戴德、發誓永跟,這不得不說是一個人間魔跡,除了魔鬼,誰能辦到?而中國人正是一群被這個魔鬼附體的人。六十年來,他們跟著中共從一種荒謬走向另一種荒謬,從一個陷阱走向另一個陷阱,從一種災難走到另一種災難, 受盡愚弄卻經年不醒。君不見,十二年前,當中共對法輪功殘酷迫害之時,依然如法炮製謊言,逼迫人人表態,又有幾人能不受其欺騙,看清其邪惡?多少人緊跟其後,助紂為虐!

曾經的九.一八事變,中國人視為國恥,南京大屠殺人們也大呼為國恥,而百倍、千倍於南京大屠殺的大躍進卻被人們遺忘,包括那些活過來的受害者也早已淡泊,這是中華民族真正的國恥!對滔天罪惡的極度漠視,對民族苦難的置身事外,對殺人惡魔的頂禮膜拜,這一切許多人都習以為常。在那些糞民心的心中,好像中共殺再多的人也只是政治問題;還有人說:多虧大躍進餓死了那麼多的人,不然現在人更多了。我不知道說這種話的人還能不能稱之為人,只有仰天一聲長嘆!

這場荒謬絕倫、荒唐透頂、足以讓國人反躬自省一千年的曠古浩劫,僅僅才五十年就沉入了時光的黑洞中,淡化在人們的記憶中,今天的年輕人聽起來就像是一場愚人節鬧劇。一個不知反省的民族將永遠走不出苦難的深淵,六十年來,中共總是以種種的暴行來提醒國人,它的存在就是我們民族的惡夢。然而多少國人卻躺在這場惡夢裡不願覺醒,如果億萬死去的冤魂都無法喚醒人們,恐懼使他們人不敢覺醒,真相依然使有些人不願覺醒,也許只有等到地獄降臨的那一天這些人才會覺醒,但那早已沒有意義。正是:

萬古僅有大飢荒,餓殍遍野斷人腸。
白骨當成牛皮吹,千載誰見此荒唐。
風調雨順人相食,中原千里變墳場。
胡說八道陞官快,流氓惡棍登天堂。
千萬農奴同殞命,餓死還要頌黨娘。
毛氏陰毒誰能匹,一紙催糧萬姓亡。
可悲生者迷不醒,依然高歌紅太陽。
換來文革十年虐,腥風血雨屠炎黃。
而今毛氏早成鬼,卻見毛左時跳梁。
抱著殭屍當活寳,還把紅歌當蜜糖。
華夏子民何時醒?可知謊言是砒霜。
執迷不悟自遭難,大劫一至空悲傷。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