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苛政猛於虎」的中共政權

2012-09-03 02:25 作者: 谷風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世界銀行2012年4月發布的報告稱,2008年中國勞動者個人所得稅率為45%,遠遠高於經合組織國家的平均水平,甚至要稍高於歐盟15國的平均水平,比澳大利亞和美國的平均稅率高出近一倍,已經成為繼法國之後的一個重稅大國,中共政權甚至連呼吸也要打稅的話題都被提上議程來。苛捐雜稅與不公平感,是導致當今大陸社會動盪不安的因素之一。

中共的稅收最近五年以20%的數字連續增長,2011年的稅收比2010年增加22%,達到9兆人民幣。2012年上半年,全國財政稅收63795億人民幣,比去年同期增長12.2%。中共維持巨額稅收數字主要包括增值稅(附加價值稅)、企業所得稅、營業稅、消費稅(奢侈稅)、個人所得稅等,正當世界各個先進國陷入財政赤字而弄到焦頭爛額之際,中共的財政收入卻反而穩定,沒有入不敷出,似乎是個異例,實屬罕見。

然而財政收入的穩定卻沒有帶來社會的穩定,中共面對的問題堆積如山,其目前最需要解決的是如何緩和、消除來自社會階層的不公平感。擁有中國全體80%財富的人是只佔5%人口的官僚政治家族與特權階層,他們大多是非法聚斂巨額民脂民膏的高收入者,這些高收入者交納的個人所得稅還不到10%。中共政權雖然高喊對高額收入者強化徵收賦稅,但「上有政策,下有對策」,漏稅、瞞稅者依然橫行無忌,收效甚微。中共政權打的只是蒼蠅,沒有打老虎。中共的增值稅率最高是17%,與世界先進國不相上下,中國人以居於世界低水平行列的收入,卻承受著高物價,直接受到打擊的是生活在底層的庶民,他們過著「低收入、高賦稅、無福利」的生活中。收入差距懸殊,財富分布不均衡,中共的基尼係數早已經超過0.47,到達危險的境界線。

幾年前,中共的社會、人文科學最高機關,中國社會科學院的學者還建議:國民每月應該支付20元人民幣,作為購買排放二氧化碳的呼吸稅。剛提出來便遭到網民在網際網路上反駁,把這些學者攻擊到體無全膚,呼吸稅論終於不了了之。

隨著中國的經濟起飛,中國從「腳踏車王國」轉變為「汽車王國」,毫無疑問,汽車已經逐漸普遍成為市民的交通工具。這一巨大轉變,頓時使北京和廣州等各大城市陷入慢性的交通堵塞,為瞭解決塞車問題,地方政府曾一度議論導入堵塞稅。對一些在混雜時間進入特定地區的汽車課予堵塞稅,試圖緩和交通堵塞及改善大氣污染。據調查,世界上污染最嚴重的20個城市中,有16個是中國城市。由此看出,中國經濟崛起背後已經承受著嚴重的環境污染問題。

為了增加稅收,中共政府內部稱,將考慮今後由地方政府徵收房地產稅和資源稅等。中共現在的稅收一半幾乎來自與房地產有關。當今中國很多地方政府正陷入財政入不敷出的地步,靠借貸度日,為了應付開支,正在展開如火如荼的徵稅,巧立各種各樣名目的課稅,搜刮民脂民膏,小企業叫苦連天,導致市民不斷的抗爭,加上地方官僚及黨幹部的貪污腐敗,與奸商勾結,強拆私有房屋,掠奪農民土地,已經弄到社會各種矛盾全面爆發,民怨沸騰,並走到官民對立的地步。

中國的《禮記.檀弓下》說到統治階級對人民苛刻的政治、強行徵收繁重的捐稅比老虎還兇惡、暴虐,所以有「苛政猛於虎」之說。最近幾年來,中國農村和城市的底層市民跟當地政府官員對抗的群體事件頻頻發生、年年增多。根據2005年中國《社會藍皮書》統計資料,群體性事件在1993年是八千多起,到2006年上升到近九萬起。《瞭望》週刊報導,2009年群體性事件是十一萬起,2010年猛增到二十八萬起。這些維權抗暴事件數字的增加,說明中共對人民的「苛政」已達到何種程度。

中國《炎黃春秋》雜誌的編輯吳思稱,中國歷史上的朝代發生變更主要有三個原因:一是官逼民反,二是政權內鬥,三是外敵入侵。其中前兩個原因的比重分別都為40%,第三種情況為20%。當前中共面臨的正是官逼民反與政權內鬥的境地,後果如何,我們拭目以待。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