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馬高才生英國淪毛派奴隸30年 友人唏噓(組圖)

2013-12-01 06:50 作者: 方惠恩

手機版 简体 2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大馬高才生異鄉淪毛派奴隸30年
右圖:英國獨立電視臺(ITV)相信這個在1997年的記錄片顯示的女人,是倫敦南部一棟房子獲救的馬來西亞婦女,茜蒂艾莎。左圖:茜蒂艾莎求學時代的照片。

【看中國2013年12月01日訊】(看中國記者方惠恩馬來西亞綜合報導)近日在英國曝光的三名女子被囚禁長達30多年當奴隸一案,偶然揭發了一名與家人失聯三十多年的馬來西亞婦女下落。案中其中一名受害者,69歲大馬婦女茜蒂艾莎,原是擁有美好前途的高才生的她因追隨共產主義,70年代遭警方通緝而被逼與未婚夫逃到英國留學重新生活,然而在英國因追隨毛派主義而與家人斷絕來往,在異鄉被「隱形手銬」囚禁,當了毛派奴隸30多年,讓不少友人感到唏噓不已。

倫敦女奴案消息一出,引起國人對這名被囚禁30多年當奴隸的大馬婦女關注。英國媒體《每日電訊報》(The Daily Telegraph)訪問了茜蒂艾莎在大馬的家人,接受採訪的73歲退休教師卡瑪茂頓(Kamar Mautum)透露,媒體報導被囚禁當奴隸的馬來婦女就是30多年前因為參加了毛派主義活動,突然在人間蒸發的親妹妹茜蒂艾莎(Siti Aishah Abdul Wahab)。

姐姐卡瑪茂頓於週二晚(11月26日),在英國《每日電訊報》記者的安排下,從吉隆坡飛往英國與妹妹茜蒂艾莎相會。馬來西亞駐英國高級專員公署週五(11月29日)證實,卡瑪茂頓在一個秘密地點成功與茜蒂艾莎相逢。

與親姐相逢 堅稱過得快樂

在四十分鐘的團聚會面中,兩姐妹沒有談到關於妹妹茜蒂艾莎與另兩名獲解救的婦女,和兩名涉嫌禁錮者多年來的生活狀況。卡瑪茂頓告訴《每日電訊報》,她的妹妹堅稱她一直過得快樂,在倫敦也有很多朋友。卡瑪茂頓說:「當我問她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她只是閉口不說。她唯一隻要我感覺的是,她是快樂的。她告訴我‘我有朋友在這裡,我在這裡工作,我在這裡做重要的工作。’但是她卻無法透露她做了什麼?」

然而卡瑪茂頓說,一旦奴隸制指控調查完畢,茜蒂艾莎答應將回到馬來西亞將與家人團聚,但這個過程可能需要至少一年的時間。卡瑪茂頓說,她們兩姐妹最後一次見面的時候是在1967年,當時茜蒂艾莎被大學錄取,她與未婚夫搬到倫敦留學前。

2013/11/30/20131130174158173.JPG
卡瑪茂頓飛往英國與妹妹茜蒂艾莎相逢後接受媒體《每日電訊報》訪問。

警方要查出「囚禁」 受害者的 「隱形手銬」

英國當局週四(11月28日)證實茜蒂艾莎的身份為馬來西亞人,註冊名艾莎瓦哈(Aishah Wahab),出生於1944年5月27日。

大都會人口販運單位警方形容,此案件十分獨特,並表示除了從身體遭受毆打指控角度調查,他們也會深入查出被用來使受害者繼續被「囚禁」的「隱形手銬」。

2013/11/30/20131130173753538.jpg
馬來西亞全國總警長丹斯里卡立證實,茜蒂艾莎於70年代是一名馬共活躍份子而遭到警方通緝。

大馬總警長證實艾莎是馬共活躍份子

馬來西亞全國總警長丹斯里卡立於週三(11月27日)向當地媒體證實,在倫敦被囚禁30年當奴隸的69歲馬來婦女為茜蒂艾莎,於70年代是一名馬共活躍份子,為了躲避警方的通緝而逃到倫敦求生。

「茜蒂艾莎在70年代是一名激進的左翼分子。在那段時間裏,由於她參與共產黨活動而遭到警方通緝。然而,她逃到倫敦,在那裡仍然繼續她的極端行為。」

卡立是於週三(11月27日)出席在首都吉隆坡警察訓練中心舉行的「政治部警官或頒發國家主權勛章儀式」後,被記者詢問有關在英國被囚禁30年的馬來婦女身份時如此表示。

追隨毛主義 舍棄一切

卡瑪茂頓在前往英國與妹妹茜蒂艾莎會面前接受《每日電訊報》採訪時透露,其妹當年突告失蹤,家人都感到極度心碎,尤其母親更日夜期盼女兒的歸來,最後因一直無法得知女兒的下落而抱憾而終。

卡瑪說:「我對於她年復一年的音訊全無,感到懊惱不已。她是那麼的有才華,也是我母親的掌上明珠。直至臨終前,我母親還一再掛念著她。」卡瑪補充說:「當母親去世時,她(艾莎)也不願意跟我們交談,我無能為力。」

卡瑪透露,原本擁有美好前途的艾莎出生於一個富裕家庭,曾就讀於我國其中一所精英私人學校,並且因學習成績優異最終獲得了共和聯邦獎學金去倫敦深造學習測繪專業。1968年,她和未婚夫奧瑪姆尼(Omar Munir)移居英國,夢想在那兒成家立業,但很快就參與了極端主義政治,最終舍棄一切,追隨毛澤東主義。

當艾莎和她的未婚夫抵達倫敦時,剛巧是社運分子示威抗議越南戰爭的時候,兩人很快就被一個由大馬及新加坡學生組成的組織所吸引。有關組織是在倫敦著名的多個極端毛派團體之一。

卡瑪說,她的妹妹是如此的敬畏有關組織的領導者巴拉克利什曼(Aravindan Balakrishnan),最終她把她的訂婚戒仍到泰晤士河與未婚夫決裂,以示對「阿拉主席」或「巴拉同志」的忠誠。

據艾莎的家人透露,當時大馬政府已經意識到她在倫敦政治活動,在70年代曾向她提出警告,她的行為將導致她返回家園時面臨困難。

2013/11/30/20131130173753116.jpg
卡瑪茂頓手拿著其妹妹,茜蒂艾莎的照片。

與家人最後一次的接觸

現在69歲的茜蒂艾莎由於在70年代末至 80年代間,她的政治傾向和活動導致她和家人的關係疏遠,最後與家人斷絕來往。她和家人最後接觸的時候是在1982年,她第二次拜訪到英國工作的弟弟塔希爾。

大馬媒體《新海峽時報》在較早前也通過電話採訪了目前在英國,茜蒂艾莎最小的弟弟莫哈默.塔希爾(Mohd Tahir)和他的妻子拉茜瑪敦(Rahimaton Mohd Hassan)。他們透露,茜蒂艾莎早年曾兩次到訪當時他們居住在貝斯沃特的公寓(Bayswater)。她的來訪始終伴隨著一個印度男子和一個英國女子,他們總是穿著毛派制服。

拉茜瑪敦透露,她記得在第二次的拜訪中,她們夫婦兩提出打電話回馬來西亞的要求,好讓艾莎能與母親聊天。當時艾莎看了看陪同她一起來的印度籍男子,等他點頭准許後,才讓他們撥打電話回國。然而,這是艾莎和她的母親最後一次通話,也是艾莎最後一次拜訪她的弟弟。自此,她就消失了。

塔希爾說,之後,每當母親來到倫敦要看看艾莎時,她總是沒有給予任何回應。

大馬高才生異鄉淪毛派奴隸30年
茜蒂艾莎(左二)拜訪弟弟塔希爾時拍下的照片,左三為拉茜瑪敦。右一為伴隨她來的英國女子,茜蒂艾莎和英國女子胸前都有帶上毛澤東徽章。

大馬大學校友曾嘗試勸她回頭

據大馬媒體《新海峽時報》報導,當年在英國,一群知道艾莎的政治活動和政治傾向的馬來西亞人曾勸她離開該組織,但不得要領。

據曾在倫敦大學亞非學院(School of Oriental and African Studies (SOAS), University of London)就讀法律碩士學位的法麗達.依斯邁(Fariddah Ismail Cook)回顧,茜蒂艾莎穿著黑色毛澤東外套和長褲,在大學派發毛主義傳單,在80年代初是一個熟悉的情景。

「在我遇見她之前,我從一對在亞非學院的工作,關心茜蒂艾莎的印尼夫婦聽說過有關她的事,他們也嘗試勸說她了。因此,每當我在講課時,我會與她進行討論。但在跟她接觸的過程中,雖然她的性格溫和、被動而毫無侵略性,但她十分堅定自己的信念。」

法麗達說:「我所知道的是,在1981年和1982年左右她總是和一群非馬來西亞人在一起,她非常主導,而從來都不是領導者。當有其他人在喊口號,她則默默的派發單張。」

當時的學生群體當中,人們都知道茜蒂艾莎和她的政治傾向。一群來自馬來西亞的學生,包括當時在那裡求學已故的阿布巴卡•韓扎(Abu Bakar Hamzah)(宗教學者和前回教黨成員)和他的妻子,以及其他朋友都找了她來談,並嘗試說服她回頭,但她是一個堅定的毛澤東主義信仰者。

「我相信在她生命的這一點上,沒有人能夠改變她的思維和她的政治觀點。」

「當我看到她在報紙上的圖片,這讓我回憶起一個寒冷的天,我依然記得她在亞非學院的形象,身穿黑色毛澤東毛外套、短髮,獨自散發著單張。我們的眼神接觸了,我很傷心,想著她是怎麼背著一切所有,來支持這沒有神的位置的意識形態。」

前成員:非常擔心艾莎 一些人曾嘗試要帶她離開

同樣來自馬來西亞,一名不願透露姓名的前巴拉組織成員說,他是在艾莎之前已經加入該組織,但由於他與該組織領導在意識形態發生衝突而後來被驅逐。他說,艾莎只是一小攝仍然追隨巴拉克利什曼和其伴侶詹德拉(Chanda Pattni)的忠誠者。

該組織曾一時擁有45名成員和200的支持者,基於巴拉的意識形態變得越來越極端,該組織的人氣已減弱。巴拉也者變得越來越操縱和管製成員,很快的他開始驅逐任何他認為威脅到他的人。這名前成員說:「這個世界上沒有一個全球性革命,可見巴拉的遠見崩潰了,但他仍然設法掌控一小攝人。」

這名前成員透露,巴拉本人善於挑撥離間,他說:「他擔心我的風頭過盛,追隨者採納了我的思維方式,所以他開始傳播謠言,說我的妻子試圖和我的表弟搞外遇。這就是他如何破壞艾莎與奧瑪的關係。」因此當時他們都非常擔心艾莎,一些人曾嘗試要帶她離開。他們知道是巴拉導致她與未婚夫的決裂。

「艾莎已把自己從每個人、她的婚姻、他的家人的關係切斷,並住在組織裡。她仍然和他們在一起,經濟上依賴著他們,沒有朋友,她變得越來越依賴他們。」

他接著說:「如果你的自信和自尊一點點的被鑿去,你覺得智力不如......你依賴於組織生活,你如同被關在監獄裡。」

大馬高才生異鄉淪毛派奴隸30年
圖右一,巴拉克利什曼(Aravindan Balakrishnan)是毛澤東主義者。前成員透露,巴拉善於挑撥離間,驅逐任何他認為威脅到他的人。

新聞背景

根據媒體上週六(11月23日)的報導,英國警方在10月25日從倫敦南部一棟房子中救出三名女子,她們稱被強迫當奴隸長達30多年。這三名女子分別為69歲的馬來西亞女子、57歲的愛爾蘭女子和30歲的英國女子。警方透露,與慈善機構Freedom Charity的工作有關的一個關於強迫婚姻的電視記錄片,促使淪為奴隸的三名女子之一鼓起了勇氣,打了那個求救電話,稱她數十年來被強迫作為奴隸,之後Freedom Charity聯繫了警方。

兩位嫌疑人——73歲來自新加坡印度裔的巴拉克利什曼(Aravindan Balakrishnan)和他67歲來自坦尚尼亞(Tanzania)印度裔的太太詹德拉(Chanda Pattni)因涉嫌介入強迫勞工和奴役以及移民罪在上週四(11月21日)被逮捕,目前兩人保釋在外,直到明年一月。據BBC瞭解,這兩名嫌犯是毛澤東主義者,在1970年代曾經是位於倫敦南部的毛澤東紀念中心的負責人。

據悉,馬來西亞女子和愛爾蘭女子是因為同樣的政治信仰而與巴拉克利什曼相遇的。而警方認為30歲的女子從出生開始就一直在被迫當奴隸。她除了出生證之外,沒有任何其它官方的證明。

大馬高才生異鄉淪毛派奴隸30年
英國警方在10月25日,從倫敦南部一棟房子中救出三名女子。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