齊白石的《荷花蜻蜓圖》賞析


著名學者胡適對齊白石老人記述親人及回憶童年的文章評價甚高,認為那是很樸素真實的傳記文章,最能感動人。而齊白石不獨作文如此,繪畫更具率真之氣。他一生保持農民淳樸的本色,用近乎兒童般純真的眼光看待藝術,作品天真爛漫。郎紹君曾說,齊白石正是通過「衰年變法」,把農民的淳樸、真率、剛健與經過改造的文人藝術語言熔為一爐,在「第二童年期」生發出奇異的光輝。德國勃納德·利維古德說,人在60歲以後會出現第二童年期;如果有意識地接受這一轉變,人的創造力可能會走向更高的起點。

齊白石兼攻詩文、書畫、篆刻。迫於時艱,他以鬻藝養家餬口。他在學畫過程中曾得到陳師曾、林風眠、徐悲鴻等人的扶攜。特別是陳師曾,力勸其改變冷逸的畫風。齊白石遂創「紅花墨葉」畫法———在紅色、黑色的強烈對比中表現濃郁的民間審美趣味,傳達強烈的生命勃發意識。齊白石的畫一掃傳統文人畫的荒寒之氣,生機盎然,具有爛漫的情趣。

齊白石在一幅畫上題有「在似與不似之間為妙,太似為媚俗,不似為欺世」的跋語。他主張,畫家必須以真實的生活為創作依據,不能筆下妄為;要對客觀對象加以提煉、概括,以營造生動的藝術形象。他的畫取材廣泛,舉凡花鳥、山水、人物,無不熱烈禮讚。其畫質樸純真、清新剛健,充滿著對農村生活的摯愛之情。梅墨生評價齊白石的畫:「其藝術混合著泥土、田舍的芳香質樸氣息與文人畫的雅潔、洗練。生活氣(齊稱為「蔬筍氣」)與書卷氣、金石氣團抱為齊白石畫藝的生命機趣……」

荷花是齊白石經常描繪的題材之一。他的荷花畫上多作有詠荷詩。如他的《荷塘》上作有「少時戲語總難忘,欲構涼窗坐板塘。難得那人含約笑,隔年消息聽荷香」的詩句,寫出少年時的齊白石與某位佳人相約賞荷的朦朧情懷。他還寫有「一花一葉掃凡胎,拋杖拈毫畫出來。解語荷花應記得,那年生日老萍衰」的題畫詩。荷花解語,連齊白石的生日都記得。齊白石在92歲那年畫了兩幅畫面近似的《荷花影》,像哄小孩一樣,讓弟子李苦禪、許麟廬抓鬮後各得一張。我們從中既可看出齊白石的童心可掬,又可看出他對荷花的深愛之情。

齊白石對畫荷頗有研究。他曾寫道:「客論畫荷花法,枝幹欲直欲挺,花瓣欲緊欲密。余答曰:‘此語譬之詩家屬對,紅必對綠,花必對草,工則工矣,未免小家習氣。’」這是說,畫荷不要拘於窠臼、不要流於習氣。他又寫道:「懊道人畫荷花,過於草率;八大山人亦畫此,過於太真。余能得其中否,自尚未信。世有知者,當不以余言為自誇。識者自當竊笑也。」他評價八大山人和李鱓畫荷或失於「執」,或失於「率」,而自謂兼得兩家所長。


《荷花蜻蜓圖》

我們現欣賞的齊白石《荷花蜻蜓圖》為紙本設色,縱39厘米,橫35厘米,上海博物館藏。此作是齊白石90歲時所作,筆墨簡約,意蘊豐厚,是典型的「紅花墨葉」風格。畫左上繪兩片荷葉。畫家畫荷葉以石綠色敷染,摻以籐黃色及墨色,鋪毫刷筆,讓墨色在乾濕、虛實、濃淡中形成自然、和諧的塊面;再勾出葉脈紋絡,形成如蔭似蓋的綠葉。為讓綠葉有所依托,畫家飽蘸濃墨,摻以石綠色,順勢在綠葉下渲染出大片墨塊。綠葉用墨濃中有淡、實中帶虛,層次豐富,黑色和綠色相互映照。兩葉之間,用胭脂紅塗出荷花。花苞在田田荷葉之間,有一種「萬綠叢中一點紅」的感覺。畫家從畫右面的邊際畫出墨中帶綠的籐桿,讓其與荷葉相抵,如撐開的綠傘。三株籐桿粗細、長短不一,彼此交叉著。畫中的荷葉以厚重的塊面繪出,塘底的漣漪以細勁的線條繪出。下半部的橫向線條起伏變化,給人一種微風吹動、水波蕩漾的感覺。

齊白石說過:「余作畫每兼蟲鳥,則花草自然有工致氣。若畫尋常花卉,下筆多不似之似,決不能此荷花也。」觀《荷花蜻蜓圖》,振翅低飛的蜻蜓生動活潑,粗放筆法畫成的荷葉與工細筆法畫成的草蟲形成對比。此畫用筆或重拙、或輕靈、或粗獷、或纖美,力度與情趣兼具,饒有金石之氣;墨色酣暢淋漓,紅花與墨葉(及綠葉)相映,富有生機;荷葉團團,蜻蜓翩翩起舞;在構圖上,上部荷花實中帶虛,下部漣漪虛中有實,中間的蜻蜓連接了這兩部分。

齊白石的畫筆墨凝練、形象生動、格調清新、雅俗共賞,洋溢著濃郁的生活氣息,蘊涵著豐富的審美趣味。他之所以能取得較高的繪畫成就,既緣自其「不教一日閑過」的勤奮,又緣自其永葆淳樸、善良之心。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