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前「大內總管」親手策劃驚天陰謀曝光?(圖)

2014-09-16 04:59 作者: 高鵬程

手機版 简体 15個留言 打印 特大

林彪
1971年9月13日,身為毛澤東接班人的林彪,在乘機外逃途中意外機毀人亡

【看中國2014年09月16日訊】(看中國記者高鵬程綜合報導)1971年9月13日,身為毛澤東接班人的林彪,在乘機外逃途中意外機毀人亡。對於「九一三」事件的內幕,長期以來眾說紛紜,相關版本頗多:有燃油耗盡說、導彈擊落說、陰謀爆炸說、機組搏鬥說、迷航墜毀說等等,而日前出爐的全新版本更是驚人!

震驚中外的「九一三」事件亦稱林彪事件,當時林彪事件的突然爆發,舉世關注。自中共九屆二中全會引發毛澤東和林彪關係惡化後,1971年9月13日前後發生的歷史大事件。據中共官方稱,林彪、葉群、林立果、劉沛豐、林彪的司機楊枕綱,及機組人員潘景寅等共九人所乘飛機墜毀於蒙古溫都爾汗,機上人員全部死亡。

香港《明報》報導,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東亞圖書館的一個大會議廳裡,一個有關「九一三」事件的內幕的全新版本被曝光:前中南海「大內總管」汪東興親手策劃了針對毛澤東「接班人」林副主席的驚天陰謀。這個在中國曾經位居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林彪怎麼也想不到,毛澤東不只是要讓他橫屍大漠,而且要讓他坐實「叛徒」的罵名。

該版本據說是依據來自林彪專機駕駛艙最後五分鐘的錄音。這段錄音記錄了飛機墜毀前最後5分鐘的事情。雖然年代久遠,錄音帶裡的錄音多有消息。不過幸運的是,經過專業處理,仍然能夠聽到當年的對話。

據報,當時飛機上有機長潘景寅,師李平,邰起良,和張延奎等三個機械。乘客有林彪,葉群,林立果,小艦隊成員劉沛豐和林彪的司機楊振剛。

劉沛豐把小艦隊的電臺帶上了專機,錄音的話筒在劉沛豐的衣服口袋裡。在北京的黃永奎把電臺裡傳過來的聲音都錄在錄音帶上了。

林彪所乘坐的三叉戟機長潘景寅在上飛機前接到了汪東興密令,要他撇下兩個副駕駛,領航員,通信員,秘密地把專機開進蒙古。但是,潘景寅大概不知道那是個死亡之旅。專機起飛時是往廣州飛的。但是起飛後不久,潘景寅就用了一個不易察覺的轉彎角度,秘密地把專機轉嚮往蒙古飛。一個半小時之後,專機飛進蒙古。但是專機上其他的人都被蒙在鼓裡。

在蒙古境內,被人預先置放的定時炸彈在專機右翼爆炸,飛機開始失控。潘景寅這個時候才知道汪東興要置他們於死地。潘景寅試圖一個人把飛機降落。但是由于飛機已經失控,迫降失敗,專機墜毀。

據這份錄音的所有者何仁義稱,「九一三」事件有三個重大的疑問。

「第一,林立衡在9月7號就知道了葉群和林立果有帶林彪去香港躲避的計畫。林立衡在9月7號就把這個計畫告訴了林彪的警衛劉吉純和李文普,並要求他們阻止這個計畫。所以當時的中央領導人在飛機出事的5天前就知道了葉群和林立果會採取激烈的行動。問題是當時的中央領導人對此做了什麼應對計畫?採取了什麼措施?」

「第二,專機機長潘景寅在起飛前為什麼沒有叫醒兩位副駕駛,領航員,和通訊員這四個人?為什麼潘景寅要一個人飛?」

「第三,專機升空之後往南飛了一陣子。然後專機轉了一個非常大的彎才把方向轉成往北飛。為什麼專機起飛之後不馬上轉彎?為什麼還要轉一個那麼大的彎?是不是因為潘景寅不想讓飛機上的其他人覺察到他在轉彎?」

林彪原名林育蓉。1907年12月5日出生在湖北黃岡,也許是「林育蓉」這個名字太女性化,長相像母親的林彪幼年時總是體弱多病,1925年報考黃埔軍校時,他自作主張把名字改成了林彪,彪是小老虎的意思,隨後身體變得強壯起來。

黃埔提前畢業後,林彪補充進國民革命軍,參加第二次北伐,隨後參加南昌暴動,並逐步成為中共最主要的將領,其卓越的軍事天賦被稱為「常勝將軍」和「戰神」,蔣介石圍剿中共時,林被蔣稱為「魔鬼」,中共當時能竊取中國內戰果實,林彪起了重要作用,其部隊從零下30多度的黑龍江打到零上40多度的海南島,中共內部曾稱,林彪為「中共打下三分之二以上的江山」。

1937年平型關戰鬥後,林彪被國民黨哨兵誤認為是日本人而遭槍擊,從此留下困擾終生的植物神經紊亂症。第二年在蘇聯就醫時,因西醫用藥不當,病情加重,致使林彪後來形成怕風、怕水、怕光、怕冷、容易拉肚、感冒、出汗等諸多後遺症,生命似乎又回到了「育蓉」的年代。林彪一輩子大多在病痛中艱難地活著。

據傳林彪專機駕駛艙最後五分鐘的錄音的文字整理:

林立果:「幾點了?」

劉沛豐:「兩點27分。」

林立果:「我們到哪兒了?」

劉沛豐:「我去問問。」

劉沛豐走進駕駛艙。

劉沛豐:「老潘,我們到哪兒了?」

潘景寅:「我們在湖南。」

劉沛豐:「還要飛多久才能到廣州?」

潘景寅:「再飛半個小時就可以到了。」

劉沛豐回到普通客艙。劉沛豐:「老潘說在湖南。再過半個小時就到廣州了。」

林立果起身進林彪的貴賓艙,向葉群匯報。

突然一聲爆炸聲,飛機劇烈地晃動了一下。劉沛豐被摔倒在地。林立果從貴賓艙衝出來。

林立果:「怎麼回事?」

劉沛豐拉開左邊窗口的擋板,沒看到什麼。拉開右邊窗口的擋板,看到右機翼上有火苗。林立果和劉沛豐趕緊推開駕駛艙門。

林立果:「右機翼起火了,老潘!」潘景寅:「是嗎?會不會是敵人導彈打過來了?」

林立果:「你說什麼?什麼敵人?」

潘景寅沒有回答。這時葉群,楊振剛,李平也跑過來了。潘景寅開始讓飛機轉彎。劉沛豐,林立果,葉群三個人走進了駕駛艙。

葉群:「怎麼回事?」

林立果:「老潘,你怎麼轉彎了?為什麼要轉彎?」

潘景寅還是沒有回答。

葉群:「我們現在在哪裡?」

潘景寅還是沒有回答。

林立果:「你說話呀,老潘!」

這時飛機又劇烈地晃動了一下。

潘景寅拿起一個話筒帶著哭腔喊話:「汪主任!汪主任!請回答!」

楊振剛在駕駛艙門口急了,大嗓門的吼起來:「機長,你在跟誰講話?」潘景寅還是不說話。

林立果突然說:「剛才的響聲是定時炸彈爆炸。有人要謀害首長。」

這時飛機開始往下衝。

潘景寅:「糟糕!糟糕!」

劉沛豐拿出手槍頂著潘景寅:「到底是怎麼回事?」

潘景寅:「我們在蒙古。現在在往國內飛。」

劉沛豐:「蒙古?」

林立果:「蒙古?」

潘景寅:「起飛前,汪主任給我打了電話。要我把專機飛進蒙古。然後等他命令。可是他已經不和我聯絡了。」

劉沛豐:「你為什麼不叫上兩個副駕駛?」

潘景寅:「汪主任說這是特殊任務,不需要他們參加。」

林立果:「我們進蒙古多久了?」

潘景寅:「我不知道。大概有10分鐘了。」

葉群:「進了蒙古,我們就都成叛徒了。」

林立果:「我們死在這裡,叛徒的帽子就永遠地戴上了。」

潘景寅:「我真傻啊!葉主任,我對不起首長。」

這時飛機還在繼續往下衝。

潘景寅對著話筒說:「機務艙,把三個引擎全關了。」

潘景寅:「速度還是減不下來。減速板已經失靈。說不定已經脫落了。襟翼控制也失靈了。」

林立果:「趕緊迫降。」

潘景寅:「已經失控了。有人對飛機做了手腳。」

楊振剛:「機長,我不能死。我還有老婆孩子啊!」

過了幾秒鐘,潘景寅對著全飛機廣播:「飛機馬上要著陸了。大家趕緊回座位坐好。扣上安全帶。把鞋子脫掉。是死是活就看老天的了!」

潘景寅泣不成聲地對著全飛機廣播:「林副主席,小潘對不起您哪!」

音箱裡傳出一聲巨響。然後就沒聲音了。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