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齋誌異•水莽草》:祝生與寇三娘(圖)

2015-07-08 00:00 作者: 君如水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列印 特大


民間相傳誤食水莽草而亡的鬼魂不得輪迴,必須再等到誤食水莽草而亡者的代替,才能夠投胎。(圖片來源:Pixabay)

一、鉤吻具備斷腸草、水莽草、胡蔓籐等多項別稱

在歷代文學中,文人時常提及六大毒物:斷腸草、鴆酒(又名酖酒,其實是在酒中摻入烏頭、毒箭木、毒芹汁等)、鶴頂紅(又名丹毒、砒霜,其實是天然礦物紅信石)、夾竹桃、見血封喉(又名毒箭木、剪刀樹)、曼陀羅(又名洋金花、大喇叭花、山茄子)。(參見「看中國網站」的〈揭秘古代文學的六大毒草(圖)〉一文)

即使沒有親眼見過這些毒物,但是相信當閱讀故事情節,看見六大毒物裡的任何一項名稱時,都不會覺得陌生。其中,令嘗百草的神農氏斷送性命的斷腸草赫赫有名。

然而,斷腸草並非正式採用的植物名稱,而是爛腸草、水莽草、胡蔓籐、雷公籐、苦吻等多種草本植物的別稱,一般指涉的主要為「鉤吻」。雖然神農氏傳說已經因為歷史遠古而不可再琢磨細究,但是在《金匱要略•果實菜谷禁忌並治第二十五》記載的「鉤吻與芹菜相似,誤食之殺人。解之方:薺。」,以及《本草綱目》記載的「時珍又訪之南人云︰鉤吻即胡蔓草,今人謂之斷腸草是也」、「胡蔓草毒︰即斷腸草。一葉入口,百竅流血。惟急取鳳凰胎(即雞卵抱未成雛者,已成者不用)研爛,和麻油灌之。吐出毒物乃生,少遲即死。(《嶺南衛生方》)」等文獻知識的積累下,使得後人灌注了既定印象,倍覺此物毒性驚人。

除了專業的植物學知識之外,在滿是充溢當代歷史文化的文學作品中,讀者透過段落敘事在腦中為斷腸草包裹了符合故事傳遞的訊息,更令「斷腸草」這個名詞嵌聯了更多鮮明的想像連結。例如,在網路搜尋或是詢問愛好武俠小說者,無一不與擅於著墨精彩的武俠情節的金庸之筆相互連結,進而興致沖沖地長串連篇述及《神雕俠侶》中,那開在絕情谷且能解情花劇毒的斷腸草。楊過及小龍女這對天下無雙的伴侶,不知道緊緊揪住了多少人的心,亦讓不少身邊已有伴侶者羨煞至極,同時締造了一道武俠符碼給予斷腸草。

除了讓斷腸草的名聲更為廣傳的武俠小說之外,還有遞升了些詭異氣氛的民間鬼怪故事〈水莽草〉。水莽草同樣為斷腸草、鉤吻的別稱。

〈水莽草〉是出自於清代蒲松齡著作的《聊齋誌異》,此書廣泛收集了關於仙、鬼、妖等短篇小說。

二、〈水莽草〉

水莽草是一種毒草,似葛籐般蔓生,花呈紫色,類似扁豆。倘若誤食水莽草,即會死亡。民間相傳誤食水莽草而亡的鬼魂不得輪迴,必須再等到誤食水莽草而亡者的代替,才能夠投胎。楚中,桃花江一帶,這類的水莽鬼特別多。

楚人稱呼同歲者為同年,互相往來拜訪時,則互稱為庚兄庚地,子侄輩則稱呼為庚伯,本地的習俗就是如此。

有一位姓祝的讀書人,前去拜訪他的同年。他在途中覺得燥渴,想要喝水。頃刻間,他見到路旁有一名老婦人,於提供蔽蔭的棚帳內供應茶水。祝生向前走去,老婦人見了,接待他入棚,並慇勤地奉上茶水。祝生嗅聞到一股異味,不像是茶水,便放下茶水,不肯飲用,並站起來要走出棚外。老婦人急忙制止祝生,開口喚道:「三娘,端一杯好茶來!」立即有位捧著茶的少女自棚後走出來,她的年紀約莫十四五歲,姿容艷麗,手指和手臂上皆圈戴著指環和手鐲,晶瑩光亮得能夠照映出人影。祝生接過茶水,一聞,只覺得茶水芳烈無倫。他一飲而盡後再度索討茶喝。祝生窺見老婦走了出去,戲弄地捉住了少女的纖臂,致使少女脫落下一枚指環。少女紅著臉微微淺笑,祝生看了,更加為之迷亂,略加追問少女的門戶出身。少女答曰:「公子傍晚的時候來,我依然在這裡。」祝生向她求得一撮茶葉,藏匿指環而離去。

祝生到達同年的家時,乎覺心頭作惡,懷疑茶水有問題,就將實情告知友人。友人驚駭地說道:「危險了!這是水莽鬼啊!我父親正是因為這樣而死去的,這是沒有辦法解救的,該怎麼辦呢?」

祝生聽了,非常恐懼,取出茶葉來檢驗,果真是水莽草。祝生又拿出指環,並描述了女子的情況。友人想了想,說道:「這一定是寇三娘!」祝生聽到名字相符,問友人如何得知。友人答道:「南村有一戶富有的寇家,他們的女兒三娘昔日因為美貌而出名。數年前,她因為誤食水莽草而亡,必定是她成為鬼魅在害人。」有的人說,受到水莽鬼魅惑者若是知道鬼的姓名,求得他穿用過的褲襠,將之煮過服用後即會痊癒。

祝生的同年急忙趕到寇家,據實告知情況,長跪在地,哀切懇求寇家相助。寇家因為將要有人代替女兒死去,吝惜不肯給予。友人震怒而返,告知祝生。祝生聽了,咬牙切齒地痛恨說道:「我死,必定不讓他們的女兒投胎轉生。」

友人抬送祝生回家,祝生才剛到家就死了。祝母號哭泣涕地將之埋葬。祝生遺下一子,才剛滿週歲,祝妻因為不能寡居守節,半年後改嫁離去。祝母自己撫養著幼兒,勞累不堪,朝夕悲啼。

有一天,祝母才剛抱著幼兒於屋裡啼哭,祝生悄然進入。祝母嚇了一跳,擦拂涕淚詢問他。祝生回答說:「兒於地下聽聞母啼哭,內心甚感悽愴,故來侍奉母親。兒子雖然已死,卻已有家室,她與兒一同前來分擔母親的勞苦,母親切勿再悲傷了。」

祝母問道:「你妻子是何人?」祝生說:「寇家坐視不理,任憑兒子死去,兒子甚為憤恨。兒子死後欲尋找三娘,但是不知道她的去處。近日遇到一位庚伯,他給予指示。我前往後發現,三娘已經投生到任侍郎家。兒子趕到任家,強行將她捉了回來。如今她已成為我的妻子,彼此相當契合,沒有苦惱。」過了一段時間,門外進來一名女子,妝扮艷麗,她伏地拜見祝母。

祝生說:「這就是寇三娘。」雖然不是活著的人,但是祝母看著她,心情卻大致獲得了慰藉。祝生差遣三娘做些勞動事,三娘素來不習慣幹活,然而她順從應允頗令人愛憐。之後兩人就住在祝家,不再離開。三娘請祝母告知寇家,然而祝生卻希望不要告知寇家,祝母則順承了三娘的意思,還是告訴了寇家。

寇家兩老,聞悉此消息,大驚,駕車急速趕至祝家。一看,果然是女兒三娘,見著了面,兩老忍不住哭泣了起來,三娘則趕忙勸止他們。寇母見到祝家貧寒,相當擔憂。三娘說:「都已經是鬼了,又怎會厭倦貧困呢?祝家母子,情義殷切深厚,我決定在此安居了。」

寇母接著問道:「茶棚的老婦是誰?」

三娘說道:「她姓倪,因為羞赧不能迷惑行人,所以懇求我相助。她現在已經投生於郡城一戶賣漿(茶水、酒等飲料)的人家家裡。」

三娘回頭對祝生說道:「既然已經成為寇家的女婿,卻不禮拜岳父岳母,我會是什麼樣的心情?」祝生聽了,朝著寇家兩老伏拜。三娘隨後入廚做飯,代替婆婆炊煮做飯,款待寇父寇母。

寇母看著三娘,心裏感到悲悽,回去之後,立即派遣兩位奴婢前來,擔負祝家的勞動。除了兩婢,金百斤、布帛數十匹、酒餚也不時遣送到祝家,使祝母的生活稍稍富裕了起來。

隨後,寇家亦不定時招喚三娘回家省親。三娘居住數日後,往往說道:「家中無人,理應盡早送我返家。」寇家有時會刻意羈留三娘,三娘則會自行飄然歸返祝家。寇父還替祝生建蓋大屋,屋內的置備極好。然而,祝生卻從未到寇家去。

一日,村中有位中了水莽毒的人,死而復生,村人爭相傳論,都認為是件異事。

祝生說:「是我將他救活的。他是被水莽鬼李九所害,我為他驅除了水莽鬼才離開。」

祝母說:「你何不找個人,自己取而代之呢?」

祝生說道:「我深深痛恨這樣的水莽鬼,正要將他們通通驅除,又怎麼會屑這樣的行為!況且,我侍奉母親最為快樂,不願意投生。」自此往後,中水莽毒的人,都備款豐盛的筵席,在祝家庭院前禱告,總是靈驗有效。

過了十幾年,祝母逝世。祝生夫婦相當哀痛,但是不接待來弔喪的客人,僅命兒子披著喪服,以示禮節表達哀悼。祝生夫婦埋葬了母親之後,又過了兩年多,為兒子娶了媳婦。媳婦是任侍郎的孫女。在此之前,任公的妾生了一名女兒,數月後不幸夭折了。後來聽說祝生將投生後的寇三娘捉回的奇事異狀後,就派人駕車趕往祝家,認祝生為女婿。到了後來,就將孫女嫁給祝生的兒子,兩家往來更加頻繁不絕。

有一天,祝生對兒子說:「上帝以我對世人有功,冊封我為‘四瀆牧龍君’。我今天就要離開了。」不久,庭院出現四匹馬,駕著一輛黃幨車,馬的四股皆遍佈鱗甲。祝生夫妻盛裝走出,一同登上車輿。祝生的兒子及媳婦皆流淚泣拜。祝生夫妻瞬息間就消失得無影無蹤了。

當天,寇家見到女兒前來,拜別父母,她說的亦與祝生說的一樣。寇母悲啼挽留。三娘說:「祝郎已經先離開了。」三娘出門後,就再也見不到她的蹤影了。

祝生的兒子名鶚,字離塵,他懇請寇翁,將三娘的骸骨與祝生合葬。 

来源:看中國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