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IS與歐洲穆斯林化對中國人的影響(圖)

2015-11-26 08:10 作者: 何清漣

手機版 简体 8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網路圖片)

【看中國2015年11月26日訊】巴黎11∙13事件發生之後,中國北京人氏樊京輝慘遭殺害。這一殘酷事實終於讓中國人放棄幻想,不再像前幾年那般自吹自擂「阿拉伯國家對中國很友好」。但絕大多數人還是認為ISIS離中國太遠,基本不關心,只有少數對國際事務敏感一些的人,開始關心伊斯蘭、歐洲的穆斯林化這一問題。

我想在這篇文章中談三點,這三點都與中國人有關。

ISIS與新疆「反恐」有無關係

中國政府當然認為有關係。在巴黎恐怖襲擊後,立刻表達了慰問,並抱怨國際社會對中國反恐雙重標準。海外那些並非中國大外宣系列的中文媒體,幾乎都將「新疆反恐」當作北京的民族壓迫,只有《紐約時報》的報導《中國聲援法國,抱怨反恐雙重標準》描述了中國人的複雜反應:「中國與其他國家一同對上週五晚間巴黎遭遇的武裝襲擊事件表達了憤怒和慰問,該事件導致至少129人死亡。但除了憎惡,中國領導人和很多中國民眾還表達了更為複雜的期望和情緒,這源於對中國自身問題的相反看法。一些人附和中國政府,指責西方國家在對待恐怖主義方面採取雙重標準,而其他人則指責中國領導人也採用雙重標準,與國內的災難遇難者相比,他們向法國公開表達了更多慰問。」

要說東突與ISIS毫無關聯,那是不願意面對事實。在來自各國的ISIS戰士中,就有300位來自中國(多是維族人)。中國與號稱「鐵巴」的巴基斯坦的反恐合作,主要就是針對新疆維族人受訓的基地組織。《紐約時報》的文章其實已指出中國人對新疆反恐的認知撕裂。該文沒有指出的是:認為新疆東突勢力的暴力是「弱勢者反抗暴政者的民族壓迫」,應該予以肯定的,多是政治反對者(維權者與異議者);而「附和中國政府」的,人數應該相對多得多,並被前者譏為「腦殘」。新疆漢人因為身處衝突區域,中國政府對當地的控制力度直接關係到他們的生存,因此都是反恐的支持者。

2014年3月昆明事件發生後,新疆的民族矛盾已進入轉折點:昆明事件發生之前,是維漢矛盾東突化;之後,則是東突問題車臣化。目前只是因為中共防範甚嚴,將漢地的維族人都驅趕回新疆,暫時扼制了車臣化趨勢。

我的估計是:隨著ISIS問題的全球化,以及它與新疆東突勢力的關係顯化,中國人遲早得面對這一問題,屆時因認知分裂導致的爭論將遠比今天還要火爆。

中國人在海外的安全問題

華人足跡現在遍及世界,而且有不少在動盪國家,比如非洲。但像這次樊京輝這樣被ISIS綁架做人質並公開勒索贖金不得,於中國而言尚屬首次。據西方媒體報導,IS掠財有道,截至2014年,ISIS已控制2萬億美元的資產,每年收入也多達20億美元,用各種名目敲詐勒索公司及個人,就是ISIS的主要生財之道。

《人民日報》微博專門採訪戰地記者邱永崢,發表一篇《戰地記者揭秘:中國解救遭IS綁架人質為何沒成功》對樊京輝被撕票一事加以解釋。大意是此次綁架是經濟目的,非政治目的,「中國盡了力,但營救過程已經有了一定進展。但是最近俄羅斯、法國等國家對ISIS進行全面打擊,一下打亂了ISIS的布局和它原先的計畫,導致人質解救渠道中斷,收不到錢,ISIS就撕票了」。

這篇採訪,在中東北非工作的中國人要好好看看,因為這篇文章其實表明瞭中國未來面對同類事件的處理態度,即中國將與大多數歐洲國家一樣,「比如西班牙、法國、德國,表面上說不掏錢,實際上最後都是跟綁架者討價還價成交的」。以下是我根據文章內容發揮:如果是大型國企或私企的高管職工們被綁架,談判將由外交部主導,通過各種渠道溝通,降低贖金。談成之後,這贖金會由各企業支付。但如果是樊京輝這類自由職業者,國內由誰出錢,還得開會討論好幾次,也許就錯失贖人良機了。

至於網友們設想的要派特種部隊營救,可能是看多了中國的軍旅片所致。中國影視界有一支人馬,可能是看好萊塢大片看多了,將振興軍威的偉業落實到銀幕上,比如有部《戰狼》,裡面的中國特種兵個個有如戰神。但那只代表中國人強軍的美好理想,目前還不是現實。退一萬步來說,就算特種兵有些人單兵作戰能力超強,但如果沒有情報人員、空軍、海外軍事基地等配合,否則休想。因此,邱永崢說得很明確:「中國公民、企業現在走出去的多,在很多戰亂地區就可能被扣為人質,中國從來沒有通過武力解決。一方面是我們有不干涉他國內政的原則,另一方面出動軍隊到那麼遠的地方去,條件也不具備,所以一般不會採取武力解救。必要的時候可以跟當事國溝通,請當事國採取武力,比如中國人質之前在巴基斯坦伊斯蘭堡被扣押,就是當地出軍去解救的」。

邱永崢不便明說的是,巴基斯坦與中國的關係是多年經濟援助凝成的,號稱「鐵巴」。中國在全世界的「鐵哥」們兒就這一位。

中國人海外移民的去向問題

中國人是最喜歡移民的族群之一。國務院僑辦曾組織了一個2007—2008年度課題,對東南亞、北美、中東、中亞等地區華僑華人分布狀況與發展趨勢進行估算,到課題截止時期,世界華僑華人總數約4543萬。現在又過去了7年,這7年因中國生態環境迅速惡化、社會矛盾尖銳、政治風險加大,中國人進入移民高潮,總數大概已接近5000萬。據多項移民意向調查,中國人的移民目標國選擇首選美國,其次是加拿大、澳大利亞,然後大概才是紐西蘭、歐洲等國。就算是動盪的非洲、中東也有不少人前去。

但是ISIS立國之後,其聖戰士不少來自歐盟國家。據英文維基百科的統計,約有2600-4000名歐洲人加入了敘利亞戰爭,這些歐洲成長的穆斯林後裔在本國還有不少支持者。巴黎恐襲事件中有兩名恐怖份子是今年隨著敘利亞難民潮進入歐洲的,只要不裝傻,地球人都明白,已嚴重穆斯林化的歐洲此後絕非平靜樂土。

有人以遊戲之筆寫了一篇很認真的文章,標題是《一位帝國學問題分析家給有意移民海外人士的忠告》。有人在推上問我對該文的看法,我仔細讀過後,認為該文算是給中國大小富豪及有產者中的有移民意願者做了一番沙盤推演,認為「高度習慣了‘社會持續穩定’的現代中國人,在移民海外時卻恰恰好忽視了外國‘政權穩定性’上所在存在的巨大致命性風險」,因而常常做出移民的錯誤決策。結果盲目移民,最後讓自己或者自己的子孫後代均置於危險,乃至隨時「身死族滅」的巨大風險之中。這些有巨大風險的地區有南非(註:聽多了曼德拉神話,許多人對這個「彩虹國家」存有許多幻想)、迪拜等海灣地區,還有已經伊斯蘭化的歐洲。

有人罵這篇文章是幫助中國政府變相維穩,還有人說這文章是看透了中國有產者思維而寫的文章。不管怎麼說,這篇文章確實談出了一個事實:全球穩定格局已經不再,非洲、中東是高度不穩定地區,歐洲也行將告別穩定。中國人移民本是為了避險,尋求美好生活。今後在理想的移民目標國越來越少的時候,選擇合適的國家成為一件相當不容易的事情。

目前,中國國內對巴黎事件與歐洲穆斯林化的趨勢甚少瞭解。由於政府控制媒體,中國人對於新疆的民族衝突之嚴重狀況也瞭解甚少。但是,已高度全球化的今天,加上中國經濟也早已納入全球體系,ISIS這隻蝴蝶,不,應該是「巨雕」,其翅膀扇動捲起的沙塵暴足以讓中國人感到,重新認識國際局勢的時候到了。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