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清漣:時光倒流,工運之星「師承」林祥謙(圖)

2015-12-27 08:40 作者: 何清漣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打印 特大

2015/12/26/20151226194027816.jpg
被稱「工運之星」的廣東勞工運動人士曾飛洋(網路圖片)

【看中國2015年12月27日訊】最近中國政府在忙著處理廣東的勞工NGO,頭號國媒新華社發布消息:《廣東警方打掉維權組織拘7人,主犯被稱「工運之星」》,這說明廣東不僅有如火如荼的工運,還產生了星級人物。看了新華社記者鄒偉的深度揭批之後,我不禁「遙望南天,浮想聯翩」,恍然回到了1923年的「二七大罷工」。

新華網廣州12月22日消息曰:「近日,廣東公安機關根據群眾舉報,打掉一個以‘免費維權‘為幌子、長期接受境外組織資助、在境內插手勞資糾紛事件、嚴重擾亂社會秩序、嚴重踐踏工人權益的非法組織,抓獲曾飛洋等7名犯罪嫌疑人。」

這位曾飛洋所從事的事業,與中共革命烈士林祥謙當真「何其相似乃爾」:

一、都接受「境外勢力」領導

人民日報在《「二七烈士」林祥謙》(2011年2月15日)中介紹說,1921年中共成立後,武漢黨組織負責人陳潭秋、項英等人經常深入到江岸區的鐵路工人中,宣傳革命道理,很快發現了富有反抗精神又在工人中有著很高威望的林祥謙。

在革命教育熏陶下長大的中國人,當然都知道中共是在共產國際指導下成立的。1921年7月1日的成立大會上,共產國際代表馬林和共產國際遠東局書記處兼赤色職工國際代表尼克爾斯基(又譯尼科斯基、李克諾斯基)均參加了會議。眾所周知,蘇聯領導下的共產國際可是道道地地的「境外勢力」。

新華社文章稱,「曾飛洋1998年加入‘番禺打工族文書處理服務部’,2002年起成為該組織負責人,與一些境外組織和外國駐華使領館長期保持聯繫密切,多次出境接受培訓,回國後在境外資金的支持下長期從事‘勞工運動‘,並以向境外提供中國的‘勞工運動’情況報告作為條件。」

二、活動經費都由「境外勢力」資助

中共建黨初期的革命經費主要來自於蘇聯。官方雖然不多談,但有不少黨史研究為證。

黨史專家楊奎松在莫斯科查閱大量檔案資料之後,寫了《解密:建黨初期職業革命家活動經費來源》一文,對1920年代歷年經費的數量、用途做了詳細披露,結論是:來自莫斯科的財政援助對中共歷史成長過程的影響極大。以1927年為例,中國黨史上有名的大行動均獲得莫斯科資助,如上海工人武裝起義、開辦黨校、湖南農運、秋收暴動、建立軍隊、南昌起義、京漢粵漢鐵路罷工、廣州暴動等均有詳細數額列載。抗戰時期,蘇聯的援助是中共極其重要的經費來源。

曉理在《蘇聯經濟援助是邊區收入的五倍》中詳細介紹:在國共內戰時期,蘇聯對中共的援助更是多方面的。騰訊歷史頻道今日話題於2012年9月做了一個專題《解放戰爭中蘇聯給了中共多少軍事援助》,其中有詳細介紹,據說還只是根據不完全資料「保守計算」。

可以說,沒有蘇聯援助,就沒有中共的成長壯大,更沒有中共建立的「新中國」。

曾飛洋的經費來源,據新華社文章揭發,「境外組織一般先把錢打到曾飛洋在香港的公司賬戶上,曾飛洋再通過地下錢莊等通道轉入自己的境內賬戶。經初步查實,2008年以來,僅其中兩個銀行賬戶接受的境外資金就超過500萬元人民幣。同時,警方從曾飛洋辦公室和家中搜查出大量中國勞工運動報告、反動書刊培訓資料、口號標語,以及他本人在國外參加罷工的照片等,足足裝了十幾麻袋」。

三、罷工都給當時的社會造成政治經濟損失

人民日報文章稱:「1923年2月4日上午9時,林祥謙接到總工會關於罷工的指示後,下達了罷工令。隨著第一聲汽笛的拉響,江岸機車廠所有的汽笛同時怒吼,響徹武漢三鎮。京漢鐵路全線所有的客、貨、軍車一律停駛,震撼中外的京漢鐵路工人大罷工開始了。這次大罷工從政治、經濟上沈重打擊了帝國主義和反動軍閥。」具體經濟損失,雖然從未見披露具體數目,但既曰「沈重」,可想見其大。

新華社文章稱曾飛洋介入的多次罷工造成了政治損失,「一些境外媒體、網站第一時間就登出大篇幅文字和圖片報導,持續進行惡意炒作,矛頭直指地方政府」。經濟損失很大,僅2014年12月以來廣州番禺利得鞋廠出現的第三次罷工,工廠就因停工蒙受4000多萬元經濟損失。

四、曾飛洋一身兼備林祥謙、施洋二人之長

二七大罷工運動中,還有位英雄大律師施洋。這個人物具備國共兩黨身份:他是共產黨員,介紹人是項英;他還是國民黨員,介紹人是孫中山。施洋熱心公益,同情窮苦人,民國三年26歲時,考入湖北私立法政專門學校法律科,三年後以甲等第一名的成績畢業。施洋有「組織癖」,曾在家鄉組建國民學校和縣農務會,會員達千人。到武漢當律師後如虎添翼,組織工會、社會各界聯合會等。

更有意思的是,施洋與吳佩孚曾並列「民族精英」,二人曾經聲息相通,相互仰慕。「五四」爆發,施洋在武漢組織學生遊行聲援。5月9日,北洋陸軍第三師師長吳佩孚,在衡陽越級通電大總統徐世昌,聲援學運。大總統徐世昌居然叮囑手下人:吳佩孚的態度不可不考慮。1920年,吳佩孚更慕名約見施洋,並親贈一部美國《華盛頓法典》,發誓和他「共同推進中國民主政治」。

施洋的所有這些特點,曾飛洋都與之彷彿。比如他通過服務部會安排律師免費幫工人打官司,召集工人去派出所「要人」。根據「服務部」網站資料及曾飛洋自述,他1974年出生於廣東番禺,1996年就讀於華南師範大學法律系大專班,畢業後到南雄市司法局工作,一年不到就跳槽到一家律師事務所,以後專門從事勞工維權事業。雖然沒有吳大帥這樣的體制內精英與他共勉,但《南風窗》曾發表《曾飛洋:一個勞工NGO的夾縫生存》(2010年第6期),對曾及其事業做了極高的評價。

五、兩位工運領袖的歷史地位

新華社揭批「工運之星」的文章還有些酒色之類的花邊故事,這些在中共的林祥謙故事裡倒是絕無蹤影,但孫中山浪跡天涯的革命故事裡卻弦歌美人不斷。今天中國的革命電影裡,各方靚女特務出場,個個美艷不可方物,傾倒對方陣營的帥哥猛男,成了戰鬥在敵人心臟裡的溫柔刀劍、因此,曾飛洋的故事裡若沒有酒色元素,說明他師承革命傳統的火候差了幾分成色。

中共毛澤東曾有語錄曰:「階級鬥爭,一些階級勝利了,一些階級消滅了,這就是歷史,這就是幾千年來的文明史。拿這個觀點解釋歷史的叫做歷史的唯物主義,站在這個觀點反面的是歷史的唯心主義。」中共信奉唯物主義歷史觀,即歷史是由勝利者來書寫,並按照其政治需要任意剪裁。因此,林祥謙死得壯烈,1949年中共建政後被謚為革命烈士,樹立了紀念碑,其英雄事跡寫進了小學教科書。2009年,中共還將林祥謙列為「雙百人物」(100位為新中國成立作出突出貢獻的英雄模範人物、100位新中國成立以來感動中國人物),其流芳餘韻將與中共政權共始終。

人民日報文章悼曰:「京漢鐵路大罷工,是中國共產黨成立初期領導的空前規模和異常激烈的反帝反封建的革命運動,在中國工人運動和中國人民革命的歷史上,具有偉大而深遠的歷史意義。這次罷工是政治鬥爭和經濟鬥爭的結合,以政治鬥爭保障和擴大經濟鬥爭的成果,標誌著中國工人運動發展到一個新的階段,充分展現了中國工人階級反帝反封的徹底革命精神和高度的組織紀律性,標誌著中國工人階級登上了世界的政治舞臺。」

新華社文章牢牢地奠定了「工運之星」曾飛洋的歷史地位。曾的未來命運有若干種可能,其中之一是:26年之後(按林祥謙就義26年後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推算),中華民主共和國(或其他國)成立,將人物、運動的名稱換一下,上述「悼曰」就成了對曾飛洋領導的勞工運動的歷史地位與評價。當然,對曾個人來說,可能還有一種更好的結局:曾成了某國開國元勛,其子孫又成了革命二代,三代……

人事雖新,歷史恆舊。12月26日毛澤東122年冥誕,毛粉們對紅軍的熱烈景從證明,中國的「歷史之足」說不定會第二次踏進同一條命運之河。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