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塵三俠的故事(圖)



風塵三俠之李靖。(網路圖片)

自古都說「英雄識英雄」,其實更多的是「名妓識英雄」,紅拂女夜奔的故事千古流傳。

紅拂,姓長。原是隋大臣楊素的家妓。李靖參謁楊素,她識其英雄才略,私奔相從。途中見虯髯客言行不便,便結為兄弟,終於幫助李靖建功立業。

隋煬帝南幸江都,命司空楊素留守西京。楊素一貫驕貴,又因世事紛亂,天下之權重無出其右,對大臣往往倨傲無禮。每次有公卿入見,他都是坐在床上,令美人侍婢羅列周圍,連皇帝都不如他的氣勢。楊素晚年更加過分,不知所負的扶危持顛的重任。

布衣李靖向來自負豪氣,他進謁楊素,楊素仍舊坐在床上接見。李靖前揖說:「天下方亂,英雄競起。公是帝室重臣,應以交納豪傑為上,不應在床上見賓客。」楊素斂容站起,向李靖道歉。李靖談論時事,風采逼人。當時有一個美妓手執紅拂,侍立在楊素的身邊,頻頻注目李靖。

李靖告辭而出,紅拂妓暗中托門吏打聽李靖的住址,李靖據實以告,紅拂妓默記而去。晚上李靖留宿在旅舍,半夜聽見敲門聲,他起床開門,一個少年手持行囊闖進來,催促李靖趕快閉門。然後少年解開紫色的衣衫,脫下皂色的帽子,竟變成一個十八九歲玉質冰清的絕世麗人。李靖大為驚異,那麗人問:「你還認識我麼?」李靖審視了良久,說出「楊家」二字。麗人宛爾一笑說:「妾就是楊家的紅拂妓。」說著便斂身下拜,李靖慌忙回禮,問她為何深夜來此。紅拂女說:「妾侍奉楊素多年,見過的人不少,今日得見君,姿表絕倫,絲蘿不能獨生,願托喬木,因此深夜來奔。」李靖一聽,不由地變色說:「楊司空權重京師,若被他知道,豈不是惹禍?」紅拂女說:「楊素已是屍居餘氣,有什麼可怕的?現在他的侍女多半逃去,他也無心追逐,妾所以敢放膽前來,願君勿懼!」李靖問她的姓氏,紅拂女回答說姓張,排行居長。

李靖邀紅拂女共坐,紅拂女談吐俊雅,眉黛風流,好似天上的仙人,李靖心生愛慕,於是與之結成了伉儷。他怕楊素追捕,便與紅拂女同赴太原,夜裡投宿在靈石旅邸。

第二天黎明起來,爐中烹的肉快熟了,李靖正在刷馬,紅拂女長發委地,在軒窗邊梳妝,忽然有一個赤髯如虯的陌生人乘驢來到近前。他在旅邸前下驢,取了枕頭躺在地上,看紅拂女梳頭。李靖不禁怒起,但一時又不知怎麼做得體,所以仍是刷馬。紅拂女一手握髮,一手搖手阻止李靖。她匆匆梳畢秀髮,斂衽向前施禮,問虯髯客的姓名。虯髯客自稱張姓,紅拂女說:「妾也姓張。」虯髯客大喜:「今日幸遇一個小妹。」說完躍然而起。紅拂女呼李靖過來相見,彼此行過了禮,三人環坐共飲。

虯髯客問:「煮的是什麼肉?」李靖說:「羊肉,估計已經熟了。」

虯髯客說:「很餓。」李靖買來胡餅。虯髯客抽出腰間的匕首切肉。虯髯客說:「我看李郎你窮途潦倒,是怎麼得到如此佳麗的?」

李靖說:「他人不方便說,不過兄長磊落光明,小弟不妨實告。」於是詳述了事情的始末。

虯髯客問:「現在你們準備去什麼地方?」李靖說去太原避禍。虯髯客略略點頭,隨手取出一個行囊,笑著對李靖說:「我也有下酒物,李郎能否一同吃?」李靖客氣了幾句,待打開才知道行囊裡是一個人頭,一副人肝。虯髯客用匕首切好薄片,大嚼而盡,對李靖說:「這是天下負心人,我已銜恨十年,今天才始被我殺死,真是解恨。」李靖只唯唯連聲,不敢細問。

虯髯客又說:「看李郎的儀容器宇,不愧為大丈夫,小妹可謂得到佳偶,但不知太原一帶,有沒有獨立特行的人物?」

李靖回答說:「有一個人與李靖同姓,年僅二十,龍表鳳姿,非常人可及。」

虯髯客問:「此人現在做什麼事?」李靖說是將門子弟。虯髯客點頭說:「是了是了。李郎可否為我引見?」

李靖說:「小弟的友人劉文靜,與他交情不錯,可托文靜做一介紹,但不知兄長何故定要一見?」

虯髯客說:「太原現有奇氣,想當應在此人身上,我所以要一見。只是現在還有瑣事未辦,不便與你們一起走,不知李郎何日可到太原?」李靖計算了日期。虯髯客說:「等至太原再會,李郎可日出時在汾陽橋等我,請不要失約!」李靖一口答應下來。虯髯客乘驢遠去,疾行如飛,轉眼間便不知去向了。

李靖與紅拂女也動身去太原,在汾陽橋等虯髯客。虯髯客如約而來,見到李靖十分高興,立即同往劉文靜家。虯髯客自稱善於相面,願見一見李公子。劉文靜本來很賞識李世民,聽到虯髯客善於相術,便遣人邀李世民一敘。

李世民不穿衣衫,也不穿鞋,神氣揚揚,相貌與平常人不同。虯髯客不禁變色,默然退居末座,彷彿心如死灰,他連飲數杯後與李靖密語說:「這是真天子,我已料定十之八九,只是還有一位道兄,若讓他見一面,能料到十成,百無一失了。」李靖將虯髯客的話轉告劉文靜,劉文靜允諾可以再見一次,並約定日期。

到了那天,虯髯客引來一位道士,與李靖一同去劉文靜家。劉文靜正想下棋,便邀請道士入局對弈,又寫信邀李世民前來觀棋。不久李世民來了,長揖後就座,顧盼不群,滿座生風。道士悵然若失,將棋放入匣中說:「此局已全輸,不必再弈了。」說完告辭離去。

出來後道士對虯髯客說:「此處已有人在,君不必強圖,可別謀他處罷。」說著便飄然自去。虯髯客與李靖告別:「李郎與小妹還無處棲身,我可為你們籌一處住宅,今日便一起回長安怎麼樣?」李靖面有難色。虯髯客說:「你難道怕楊素麼?他早已死了。況且有我同行,你還怕什麼?」

於是李靖攜紅拂女與虯髯客返回長安,果然楊素已經早死,便放心入了城。

虯髯客又對李靖說:「今日暫別,明天你可與小妹同去某坊的小宅,我在那裡等候。」

第二天早晨,李靖與紅拂女如約而至,果然見一小板門,敲門一二聲,有人出來相迎。裡面豁然開朗,室宇異常宏麗,四十個婢女引李靖夫婦進入東廳,廳內陳設著珍奇異寶,巾箱、妝奩、冠鏡、首飾的樣式非人間所見。虯髯客出來,他戴紗帽穿紫衫,服飾與以前大不相同。後面跟著一個少婦,華服雍容,端莊秀麗。李靖猜測是虯髯客的妻室,便與紅拂女上前相見。

虯髯客格外慇勤,引李靖夫婦步入中堂。四人對坐,有侍役搬入佳餚,並喚出女樂侑酒,在庭中奏曲。盤筵之盛,連王公家也比不上。喝至酒酣,虯髯客令白髮僕人抬出二十具寶箱,陳列在左右。虯髯客指著寶箱對李靖說:「這是我歷年積蓄,今天特意贈送你們夫婦。我本想在此建功立業,現在既然遇到李世民,不應再留下。太原李世民三五年內,必得天下。李郎有奇特之才,將來必位極人臣,小妹獨具慧眼,得配君子,將來夫榮妻貴,亦可為兒女生色。非小妹不能識李郎,非李郎不能遇小妹,虎嘯風生,龍騰雲萃,原不是偶然的際遇。李郎應將我所贈,安心建功立業,努力前程,十年後,在東南數千里外,若傳有異聞,就是我得意時候。小妹與李郎,可灑酒相賀。」說到這裡,將文簿鑰匙一併交給李靖。虯髯客挈妻入內,片刻後即戎裝出來,與李靖紅拂女拱手告別,出門乘上馬,也不多帶行囊,只有一個奴僕隨著,揚鞭向東而去。

李靖夫婦送虯髯客出門,倏忽已不見蹤跡,兩人惘然返回,檢點箱櫃,裡面的東西價值連城。內有兵書數篋。李靖乘閑暇閱覽,不想頗有所得,因此後來能夠料事如神。他住在虯髯客的宅院,成為豪室,資助李世民逐鹿中原,最後取得了天下。

唐太宗貞觀年間,東南蠻奏稱一個海外客,領千艘海船,十萬甲兵,攻入扶余國,殺扶余國主自立。李靖知道虯髯客建成功業,便與紅拂女在地上灑酒朝東南方向拜賀。世人稱李靖、紅拂女、虯髯客為風塵三俠。貞觀十五年紅拂女薨亡,貞觀二十三年,李靖也去世,陪葬在昭陵,時年七十九歲。

責任編輯:潤珍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