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管用啊!冥官講的兩個故事(圖)

2016-06-21 18:00 作者: 齊整升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很管用啊!冥官講的兩個小故事

有個行為惡劣的青年人,一次,他患了寒症,在昏昏沉沉之中,魂已出竅,他的魂魄在徘徊悵惘中,不知向何處去。正猶豫間,看見路上有人來往,便隨著同行。

不覺之中,竟然到了陰曹地府。他碰上一位冥官,恰好生前是他的老鄉。這位冥官便細心地為他查了半天生死簿,皺著眉頭對這惡少說:「你呀,平時經常虐待父母,犯了忤逆不孝的大罪,根據冥司的條律,你當被判下沸湯地獄。不過你的陽壽還未盡,你先回去,到了壽終再來受報。」

惡少聽了,恐惶萬狀,趕快跪在地上,磕頭如搗蒜,求這位老鄉幫助想個解脫的辦法。那冥官卻連連搖頭說:「你犯的這個罪業太重了,莫說我這芝麻大的冥官解救不了,就是大慈大悲的釋迦牟尼佛,恐怕也無能為力!」

惡少一聽,頓時放聲大哭,不斷磕頭,懇求不已。冥官沉思良久,說:「你先起來,有這麼個故事,不知你聽說過沒有?有位老禪師登座講經,向眾僧提出個問題:‘有一老虎的脖子下,繫了個鐺鈴,請問,誰能把它解下來?’眾僧正在不知所答時,忽有一小沙彌,朗聲說道:‘何不讓繫鈴的人去解?’這就叫‘解鈴還須繫鈴人’。你往常忤逆了父母,如今只有去向父母懺悔恕罪,痛改前非,也許能有免罪的希望!」

那個惡少又顧慮自己的罪業深重,恐非一時所能懺悔得盡。冥官笑道:「我還有一個故事,不知你聽過沒有?有個姓王的屠夫,他半輩子殺了無數的豬羊畜生。後來,忽然想起殺生罪孽深重,來世冤愆難償,便放下屠刀,一心修道,終於修成正果,立地成佛!」

冥官說罷,便派遣一名鬼卒,將他送回陽間。他霍然驚醒,出了一身大汗,病也全好了。

從此,他洗心滌慮,努力從善,盡心孝養父母,而他的父母,也從厭惡他、轉為疼愛他了。此人以後,活了七十多歲,才壽終正寢。雖然不知道他是否能免除地獄之苦,但是,從他能得到這麼高的壽數看來,冥司似乎已經容許他的誠心懺悔了。

冥官所講的那兩個小故事,很管用啊!

(以上均據紀曉嵐《閱微草堂筆記》)

有良心的鬼魂勸人向善

清代的莆田人李裕猻說:有位名叫陳至剛的人,他妻子不幸去世,遺下二男一女。過了一年多,陳至剛也死了。他的幾畝薄田和數間房屋,都被他兄嫂收去。他們聲言要代至陳剛撫養這三個子女,而實際上,他們對陳至剛的孩子,卻百般虐待。

不久,每到深夜,就聽見陳家屋後,有鬼哭的聲音。其聲悽慘哽咽,令人心碎。鄰居為此憤憤不平,都明白這是陳至剛的鬼魂,在哭泣。有位膽大的鄰居便爬上屋頂,呼道:「陳至剛!你死後為鬼,既然知道你哥哥虐待你的子女,為什麼不向你哥哥作祟,光哭有什麼用?」那鬼魂聽到人聲,頓時倒退數丈,嗚嗚咽咽地回答說:「世間至親者莫過兄弟,一母同胞,手足情深,我怎麼能忍心對他作祟?再說,父親之下,兄為尊長,我若害他,情禮難容啊!我只能苦苦哀求他呀!」

那陳至剛的哥哥,在屋裡聽得明白,又感動,又愧疚,當即罵他妻子道:「都是你這臭娘們做的壞事,叫我沒臉做人!」隨後登上屋頂,說道:「至剛呀!這事兒可不能怪我,全是你嫂嫂出的壞點子!」陳至剛的鬼魂又嗚咽泣道:「嫂嫂是哥哥的妻子,我既不能對哥哥作祟,又怎麼會忍心害於嫂嫂呢?」他嫂子聽了,又愧又怕,嚇得她連家門都不敢出。

從這以後,夫妻二人痛改前非,好生撫養陳至剛的子女。陳至剛的鬼魂,也不再來到屋頂上哭泣了。

假如世上那些兄弟之間發生矛盾,都能像陳至剛那樣的顧念親情,哪裡還會有骨肉相爭的事發生呢?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