邢臺洪難:纍纍白骨誰來埋單?(圖)

2016-07-24 03:28 作者: 羽談飛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列印 特大

2016/07/23/20160723151949349.png
邢臺洪難網友發帖(微博截圖)

【看中國2016年07月24日訊】2016年7月20日凌辰兩點,中國邢臺,在村民毫不知情的睡夢中,朱莊水庫因水位暴漲直逼極險而冒然泄洪,直接導致下游兩大村莊多人被洪水捲走,其中尤以兒童為最,事發現場慘不忍睹。邢臺不是刑臺,但在滾滾洪流中,卻讓村民生死兩重天。試問,這纍纍白骨應該誰來埋單?

刑臺泄洪,究竟死了多少人?這個暫時不清楚。其實,死多少人並不重要,但怎麼死的?這個才是特別重要。不弄清他們怎麼死的,那也就弄不清我們是咋個活的。如果死活都是一本糊塗賬,那活著與死了就沒有本質區別,這就是中國人愛說「離了誰地球照轉」的道理,這也是歷經汶川大地震、天津大爆炸、深圳泥石流之後,風水輪流轉,輪到邢臺來買單的根源。

邢臺村民究竟咋個死的?都在說「沒有通知村民」才死的,但我很想說這是一個自欺欺人的答案。假設,假設,如果通知村民了呢?(1)村民會不會死?(2)官員還有沒有責任?其實這兩個問題的答案是很顯然的。即便通知了村民,村民依然難逃一死,因為你逃無可逃,因為邢臺地方政府從來就沒有給村民準備逃處。如果能給你安排好了逃處,那也就不存在水庫泄洪的問題了,因為他們早就把生民死活放在一切工作的首要位置,又怎麼可能不提前將水庫管理得科學規範呢?正如汶川大地震,很多都在說專家預報不准惹的禍,其實,即便專家是神仙般預報到幾時幾秒發生幾點幾級地震,請問,那十多萬汶川難民就不做冤魂野鬼了嗎?當然要少一些,但又能少多少呢?這又回到筆者提出的問題:死多少人並不重要,怎麼死的才最重要。

邢臺是中國的邢臺,邢臺村民是怎麼死的?其實就等同於中國人是怎麼死的?來,親愛的中國人,回答一下,你將會怎麼死?你當然不能回答,即便雷洋陰靈回轉也不能回答,即便邢臺的冤魂野鬼迴光返照也依然是一本糊塗賬。問題就在這裡,當每一個國民都不敢都不能回答自己將會怎麼死去,那怎麼死也就無所謂了。因此,下一個邢臺就輪到你我他的所在地了,只不過死相不一樣而已。

不但雷洋生前不知道自己將會怎麼死的,而且億萬國民至今還是不知道雷洋具體是怎麼死的,但並不是所有人都不知道雷洋是怎麼死的,至少有一個人一定知道雷洋是怎麼死的,他,就是邢永瑞,神了,恰好這姓也是邢臺的邢。不但邢永瑞知道雷洋是怎麼死的,邢永瑞背後的背後的所有人都知道雷洋是怎麼死的,正如邢臺村民雖然不知道自己咋個死的,但開閘泄洪的人及其背後的所有人都知道邢臺村民是咋個死的。這裡告訴我們一個真理:這國國民的生死命運被牢牢掌控在這國一小撮人手裡。

這撮人究竟是誰呢?讓我們將時光鏡頭拉回到本月14日,廣州花城殯儀館有一場奇異的葬禮(編者註:指葉劍英之子葉選寧的葬禮)。這葬禮,該有的花圈一個不少,該到的人兒一個不缺,該露的臉皮一張不漏;這葬禮既不張揚也不低調,既不妨礙任何人知道,但又不允許任何人說道。這葬禮是一紙肅穆的宣言書,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告訴每一個知道的國人:「這地這土這山這河就是我們的,無論你高興還是不高興,無論你願意還是不願意,無論你服氣還是不服氣」。這葬禮更是一臺寒氣徹骨的生死鍘,陰森森冷幽幽地告訴每一個知道的國人:「不高興者,死;不願意者,死;不服氣者,死」。

但是,這葬禮也有遺憾,它沒有告訴那些並不知道的糊塗國人,究竟該死不該死?譬如邢臺村民,那些遇難的婦女兒童啥也不明白,怎麼她們也會這般稀裡糊塗死去呢?同時,這葬禮也沒有明確告訴那些高興願意服氣的聰明國人,究竟能不能保證自己不死?譬如雷洋,但他為什麼也會稀裡糊塗死去呢?邢臺洪難和雷洋之死似乎在告訴我們一個特別驚悚的答案:除了不服氣者必須死之外(譬如政治犯),無知者必須是服氣者的犧牲品(譬如邢臺村民),小服氣者必須是大服氣者的犧牲品(譬如雷洋)。

邢臺的官員還是很拼的,他們草菅人命的冷酷是心如蛇蠍;邢臺的軍警也是很拼的,他們鎮壓村民的意志堅如磐石;邢臺的傳媒也是很拼的,掩蓋真相的決心是同仇敵愾。邢臺是河北的邢臺,邢臺服氣的拼勁就是河北服氣的拼勁;邢臺是中國的邢臺,邢臺服氣的拼勁也是中國服氣的拼勁。邢臺都這麼拼了,這國還有何地何官自甘落後?因為這國的選拔原則就是:淘汰心善的,留下心狠的,不怕最蠢的,也要最狠的。狠不狠?這是考察服氣不服氣的唯一大數據。因此,你我他,誰也別寄望所在之地不是邢臺,並且,誰也別寄望不被姓邢的惡官惡警惡媒所圍殲。不圍殲我們,他們就會被圍殲。

廣州葬禮是一種無聲的威懾,服氣還是不服氣?是對這種威懾的兩種回答,怯弱者必將屈從而選擇服氣,勇敢者必將牴觸而選擇不服氣,無知者必將無視而選擇活在當下。因此,所謂比拚服氣,就是一群屈服者在比拚怯弱。譬如,一個官員,執政為民是一種勇敢,執政為私是一種怯弱,但邢臺洪難告訴我們,沒有一個官員是勇敢的。一個軍警,拒絕對民眾下手是勇敢的,接受對民眾下手是怯弱的,但邢臺洪難告訴我們,沒有一個軍警是勇敢的。一個媒宣,直播真相是勇敢的,掩蓋真相是怯弱的,但邢臺洪難告訴我們,沒有一個媒宣是勇敢的。最終發現,在邢臺,在這國,最應該勇敢的人都選擇了怯弱(譬如社會名流),最應該怯弱的人在逐漸勇敢。

小時候,我們所知道的孩子王,都是那種個頭最大並且每次打架衝在最前面保護小弟的大哥哥。但長大了,我們才發現另一個世界的邏輯,所有的強者都選擇了怯弱,卻把勇敢甩給了弱者去做人肉盾牌。這,就是邢臺洪難發生的根源。因此,不但邢臺洪難中的纍纍白骨,而且這國這地所有的冤魂野鬼,皆因怯弱而生產,也必將由怯弱來埋單。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作者博客

本文短网址: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