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陀的面相威嚴,令人生敬畏。(網路圖片)

接續印度首富找親家 與佛陀結下因緣〉一文。

須達學天神禮佛 親聞世尊說法

這時世尊早以神通知須達前來,便出外經行。

須達從遠處遙見世尊,猶如金山,相好威容,儼然炳著,遠超過於護彌所描述的萬倍。

他因見佛而心生歡悅,但不知如何禮佛,便直問世尊:「瞿曇(釋迦牟尼佛的姓,另有一譯為「喬達摩」)啊,您是否一切安好?」

世尊即時請他就坐。

這時首陀會天神,在空中遙見須達來見佛,發現須達不知如何禮佛,便以神通化做四人,行列而來到世尊面前,跪在地上,額頭觸地,頂禮雙足而作禮,然後長跪問訊,接著再右遶佛陀三圈,最後恭敬的坐在一旁。

這時須達見天神的示範以後,一時為之愕然,他心想恭敬之法,事應如是。立即起身離坐,如天神所示範禮敬佛陀一般,重新問訊起居,右遶三圈,最後恭敬的坐在一旁。

這時世尊為長者說法,解釋四諦微妙,苦、空、無常。

長者聞法歡喜,心如白布便染聖法,成就須陀洹(初果),譬如淨潔的白疊易染為色。

須達心念眾生 承諾為佛興建精舍

須達長跪合掌,問世尊道:「舍衛城中,是否還有如我一樣,能聞法易染之輩?」

佛陀說:「沒有。舍衛城中,人民多半信奉邪教,難染聖教。」

須達說:「是否懇請如來,能垂神降屈,臨履舍衛城,使城中的眾生除邪就正?」

世尊回答:「出家之法,與俗有別。僧人所住之處所,亦應當與俗人有異。舍衛城並無可容出家人居住的精舍,我們去那裡也無法教化人民。」

須達對佛承諾:「弟子能為佛僧興建一處精舍,希望世尊聽許。」

世尊默然,表示接受。

但須達沒有建精舍的經驗,不知該如何著手,故請佛陀派一位弟子在旁監工督導。

世尊想到舍衛城內充斥著外道婆羅門,他們信邪倒見,若派其他人前往,必不能成事,唯有舍利弗,是出身婆羅門種,自少小即聰明絕頂,又神通兼備,此去必有益,即便命舍利弗隨同前往舍衛城。

須達問舍利弗尊者:「世尊腳程,一日能行幾里?」

舍利弗說:「一日約半由旬,一如轉輪王足行之法,世尊也是如此。」

這時,須達即於路旁約二十里先作一可供往來路人休憩的客舍,內有飲食敷具,悉皆令足,預備留給佛陀及其僧眾在半路上可歇息之用。

須達與舍利弗尊者一起,開始遍尋各地,欲尋得一處可供建設精舍的平坦之地。

但他們找了很久都沒有滿意的地方。

太子與須達為園林糾結 天神降臨協調

最後,他們發現唯有波斯匿王的太子祇陀的林園,其地平正,樹林鬱茂,距離不遠不近,是一處非常適當的處所。

這時舍利弗對須達說:「這是一處非常好的園林,在此園中,可建立精舍。若是太遠的地方,對乞食會造成困難;若離市中心太近,又過於憒鬧,會妨礙修道。」

須達非常的歡喜,他去拜訪太子,表示欲買下該處園林蓋精舍。

太子笑著拒絕:「我並不缺錢,此園林木茂盛,我當用來遊戲及散步。」

須達並不放棄,再三表示買意。

可惜太子太過貪惜園林的美景,便故意加倍求價刁難,說道:「此園價貴,難以估價。若你能以黃金鋪地,遍滿其上,令園地無空間者,便當相與。」

須達也很豪爽的答應願以黃金鋪地。

太子祇陀見須達長者是玩真的,便反悔道:「我是跟你開玩笑的,之前的約定不算數,你不要當真。」

須達很嚴肅的對太子說:「身為一名太子,不應妄語。若妄語欺詐,將來如何紹繼皇位?撫恤人民?」

須達本欲與太子打官司,循法律途徑解決,這時首陀會天在天上都看在眼裡,他知道須達買下園林的目的是為佛建精舍,他深恐若興訟,將來法官會偏坦太子,即以神通化作一人,下凡來評斷是非。

天神變化的人說道:「身為一名太子,確實不應妄語。既已許價,契約就已成立,豈可出而反爾?」

太子是一個很善良也很講道理的人,他知道是自己不對,只好履行交易。

須達很歡喜,便派人以大象擔負著一千八百萬黃金,頃數倒滿園地,但園地還是有些許空隙。

太子受誠意感動 亦為佛僧奉獻

須達心中盤算著不知還須多少黃金才足夠?

祇陀看見須達在躑躅,誤會須達的資金不夠欲反悔,便問道:「你是嫌貴嗎?你不買也可以,不然我們就解除這項交易。」

「不是,你誤會了,我是在計算還須多少黃金才可填補空地。」

祇陀被須達的誠意所感動,心想他口中的這位佛陀必是一位有極高道德的聖人,才會使此人如此看輕財寶。

於是太子便制止須達,表示黃金已足夠,不用再補黃金,園地已經屬於須達了。

隨後太子又補上一句:「但園林的樹木仍屬於我,就由我親自將園中的樹林奉獻給佛僧,我和你一起建立精舍,共享這份殊榮與功德。」

須達非常的歡喜,慨然允諾,立即返家,找建築師及工人開始設計施工。

外道欲與佛鬥法 舍利弗向須達允諾


舍利弗,在佛陀弟子中,享有「智慧第一」之美譽。(網路圖片)

六師外道聽說這件事,非常的緊張,立即跑到波斯匿王面前表示欲下戰帖,要跟佛陀及其徒眾鬥法,以神通一決高下。如果,外道輸了,就任由長者蓋精舍;若外道贏了,就請國王下令不准建精舍。並且要佛陀及其徒眾,必須一直住在王舍城,不准進入舍衛國,外道徒眾則仍住於此,大家各自保有自己的勢力及地盤,井水不犯河水。

由於外道在舍衛國的勢力很大,國王也必須敬他們三分,於是波斯逆王便召見須達,將此事告知。

須達得悉後回家,他因施工而穿著垢膩衣,臉上現出煩惱的樣子。

舍利弗第二天來到須達長者的家,見其悶悶不樂的樣子,便問道:「怎麼了?長者,發生了什麼事?」

須達將國王的話轉告給舍利弗,並表示六師外精誠有素,所學法術,無人能及,他很擔心佛陀及其弟子會輸掉。

舍利弗得知後便說:「放心!就算此輩六師之眾,遍滿整個閻浮提,其數如竹林一樣多,也不能動我腿上的一根毫毛。不管他們要比什麼,我都奉陪!」

須達見舍利弗說得如此有自信,心中非常歡喜,立即洗澡並更換新衣,趕去見波斯匿王,轉達舍利弗願接受挑戰之意。

六師外道便告知國人,七日後,當於城外寬博之處,與沙門鬥法。

大眾習邪已久 舍利弗欲以二德服眾

舍衛國中人民四處敲鑼打鼓,七日一到,大家便集合在城外平博之處等候。

人民為國王及其六師敷施高座。

只有須達為舍利弗設施高座。

這時,舍利弗先在一棵樹下,寂然入定,諸根寂默,遊諸四禪八定,通達無礙,舍利弗心想,此會大眾習邪已久,都很憍慢自高,這群草芥群生,當以何德而降伏之?

舍利弗在定中思惟後,發現當以二德降服大眾。

於是,舍利弗立即發出誓言道:「若我在過去無數劫中,慈孝父母,敬順沙門婆羅門者,那麼就讓我一進入會場,一切大眾皆向我行禮。」

這時六師外道眼見群眾已匯集,而獨獨舍利弗仍未現身,便向波斯匿王進纏言:「瞿曇的弟子,自知無術,偽求鬥法,眾會既集,恐怕是因害怕而不敢前來。」

國王轉告須達:「鬥法時辰已到,汝師的弟子,應該前來較量。」

須達趕到舍利弗的面前,跪在地上說道:「大德,大眾已集,願來詣會。」

舍利弗便出禪定,起身整理衣服,以尼師壇置於左肩上,很安詳的緩緩而行,猶如獅子王一般的穩重,來到眾人面前。

眾人一見舍利弗的外貌與法服與一般外道不同,莊嚴神聖出眾,眾人及諸六師外道竟不由自主起身合掌,如風吹偃草一般,大家都躬身向舍利弗行禮。

這時舍利弗便坐到須達所敷之座位上。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