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念六四,早已超越身份認同(圖)

2017-05-26 07:31 作者: 林兆彬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六四 悼念 香港 中國
香港人可以談六四,而中國大陸的人則不行(圖片來源:公有領域)

【看中國2017年5月26日訊】根據傳媒報導,今年最少5間大專學生會不會在六四當日舉辦任何六四相關活動,又有學生領袖說年輕人與六四的情感距離會因身份認同轉變而愈走愈遠。

廿八年來,香港人悼念六四可以出於不同的原因,並不單純是從「華人」、「中國人」或「香港人」的角度出發,裡頭其實還包含著從「人類」或「世界公民」的角度。作為大專學生,更可從「學生」的角度出發悼念死去的學生。「身份認同」是感性主導的,香港人悼念六四的心情其實十分複雜。

香港人的身份認同,其實也是建立在六四一事上。1989年,當時距離主權移交還有七、八年,大部分香港人雖然接受了「回歸」的事實,但希望藉此機會爭取民主,以保障香港的利益。當年香港各界大力支援中國大陸的民運,不單是為了中國大陸的民主,同時也是為了香港本土的民主和民生。

廿八年來,香港人可以談六四,而中國大陸的人則不行,這就是香港與中國大陸的分別,而這種兩地的分別建立了香港人的身份認同。試想像一下,如果沒有1989年的一百萬人大遊行,沒有過去的六四維園燭光集會,香港人在過去廿多年爭取本地民主政制、對抗不義政權的決心,究竟從何而來呢?

每年悼念六四,也是香港人反思本土利益的好機會,同時播下民主的種子,是香港人的公民教育,催生了反廿三條、五區公投、反高鐵、反國教、雨傘運動等社會運動。

有些人認同自己是中國人,有些不認同。就算認同自己是中國人,也未必認同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國民。「中國」一詞可以泛指「中華文化的中國」,抑或是「中華民族的國家」等,不同人可以有不同的理解。

由於中共所犯下的暴行,而令一些人不敢自稱為「中國人」,實在是非常可悲。撇開香港人是否「中國人」的問題,從客觀上來看,香港與臺灣不同,香港正被中共管治,過千名解放軍駐守香港,特首和高官都要由中共政府任命。再者,兩地人民的經濟交往頻繁等等。在這個政治和經濟局勢底下,香港和大陸人民都是命運共同體。

不必幻想什麼「中港區隔」,不論你是否認同自己是中國人,為了香港的利益,也需要關心中國大陸甚至介入大陸的事務。比方說,你家旁邊的單位冒起大火,不論你怎樣「區隔」也好,火焰、濃煙和熱力也會影響你的單位。更何況是,「一國兩制」只是謊言,香港和中國大陸兩個「單位」本身,原來是打通的?

民主和自由是普世價值,自稱支持「普世價值」的香港人,也應該支持世界上任何一個國家和地區的人士爭取民主和自由,而不是說什麼「中國有民主,香港就玩完」那種被污染的「本土」論述。

六四屠殺是一場反人類的暴行,任何人類也會覺得痛心和悲憤,應該予以譴責。香港人是八九民運的參與者,中共更企圖改寫歷史,向香港的下一代洗腦。維園的燭光就是告訴中共以及全世界,香港人是不會忘記這段血的歷史,不容中共掩飾真相,香港的下一代會繼續拒絕遺忘,發出良知的呼聲。

香港人每年悼念六四,就是在各種複雜的心情底下進行。六四屠殺是中共其中一個最大的弱點,在政治上,香港正被「大陸化」,若香港在未來也淪陷掉的話,類似的事件也會在香港發生。悼念六四就是一種提醒,教公眾反思極權有多可怕,民主有多重要。同時,能夠聚合一鼓力量去爭取香港的民主。

悼念六四,叫喊浪漫的口號的同時,我們要將這份對理想社會的堅持,放到香港的民主運動裡,才是承繼六四英烈精神的表現。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