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相逕庭!談《天龍八部》的三位男主角(組圖)

2017-06-27 12:00 作者: 吳靄儀

手機版 简体 3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喬峰以無比的意志去改變社會現實,段譽則以仁愛之心看待萬物、謙和有禮地對待萬民。(圖片來源:天龍八部視頻截圖)

喬峰、段譽,一個是草莽英雄,一個是貴介公子,兩人結為兄弟,本已奇特,但段譽再結拜虛竹為兄弟,更加奇特。

虛竹

虛竹不過是個修為低淺、毫無見識的少林僧人,頭腦既笨鈍,相貌更不吸引人。他長得「濃眉大眼,一個大大的鼻子扁平下塌,容貌頗為醜陋,僧袍上打了許多補釘,卻甚是乾淨。」這樣的一個人,又怎能練得高深武功,成為「靈鷲宮」的主人、《天龍八部》的第位男主角?原理就在他的名字上:他是如竹節中的空虛。

《射雕英雄傳》中,老頑童周伯通教郭靖「空明拳」時,首先向他解釋「空」的妙處,打的譬喻十分生動。他說,空碗才能盛飯、空屋才可以住人,要是碗是實心的,就不能盛飯,要是屋子沒有空間,那就沒有用處了。周伯通是全真派的,他所說的是淺易的道家思想。

「空」與「虛」是一樣意思。虛竹的奇遇,是從破解珍瓏局開始的。段譽、慕容復、延慶太子皆是棋力甚高的人,但是正因如此,他們心目中都有先見,認為應該怎樣下。虛竹根本不懂得棋,他心中一點關於下棋的概念也沒有,他閉目亂下一子,志在攪局,不料反而下中了。

珍瓏局的解答也是從「空」著手:局內太多子便沒有出路,塞死一片,拿走了這一大片棋子,局面便「豁然開朗」了。要活動,必須要有空間,竹節中空,是有空間。段譽滿心仁愛,對萬物皆有情,難分難舍;虛竹不只謙「虛」,他本來就是頭腦空洞,因此才碰對了答案。

虛竹的神功並非練來,而是逍遙子把自己的畢生功力灌注到他身上而成。虛竹本來內力低微,反而省了逍遙子一重工作,不必費勁把他本來的武功化去,這又是「空」的好處。
 

三人的觀點或反映

喬峰是以無比的意志去改變社會現實,最為主動;段譽本著他的唐吉訶德騎士精神去干預、侵略,雖然達不到多大客觀效果,亦有主動成分。唯有虛竹,幾乎是百分之一百的被動,正是他的無為,為他帶來異乎尋常的成就。

段譽以仁愛之心看萬物、謙和有禮的態度待萬民,雖然表現得十分自然,事實上卻是累代貴族教養的成果,他所流露的,是經過文化昇華的感情。虛竹所流露的是赤子之心,他對萬物對人所作出的反應,是出自天然本性,不曾加以雕琢過的反應。

肉是鮮美的;虛竹被騙吃肉破戒,雖然心慌意亂,但深覺肉是鮮美。同樣,他知道女色是出家人的大戒,但是仍在黑暗中破戒。事後,他雖然深為慚愧,但絕對肯定那是極度活的事。


虛竹本來一無所有,但上天讓他得到一切。(圖片來源:天龍八部視頻截圖)

美玉與非璞玉

段譽見王語嫣,立時神魂顛倒,但無限癡情,自動經過教養的規律,表現為斯文高貴的仰慕崇拜,即使可笑,也絕對無可厚非。他把王語嫣當神仙供奉,甘自舍棄性命去保護她周全,欲念高度升華,因為段譽是個高度文化的產品,他是一塊琢磨得晶瑩光潔的美玉。

「食、色,性也」,虛竹對「夢姑」的反應,是大自然規律本該如此,跟文化、社會道德拉不上半點關係。虛竹固然不是經過文化琢磨的「美玉」,連「渾金璞玉」也不是。

虛竹自然而被動,他無意追求甚,但把他放在甚環境,他就接受容納甚,不加以理論分析,也不會堅決抗拒,就算初時推辭抗拒,也不會抗拒到底。他做少林僧人,便接受少林清規戒律,已經破戒,方丈叫他歸返俗家,脫離少林,他也含悲接受。他唯一的來自內心的推動力,只有他的良善心腸。

但這正是虛竹為靈鷲宮眾女所愛、甘心奉為首領的主要原因:他謙虛良善,隨和,尊重她們而不堅持己見。

虛竹和段譽都是幸福的人。虛竹本來一無所有,但上天讓他得到一切。段譽生來便擁有一切,然而他從頭到尾,都對他的尊榮財富漫不經心,他唯一追求的是愛情。兄弟中,是最主動的喬峰最苦。

(取材自吳靄儀所著《金庸小說的男子》)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