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有善報,吉星高照!

2017-8-13 08:30 作者: 華翰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清代,一個大雪天,一條彎彎曲曲的黃土路上,走來了幾輛豪華的馬車,車上裝滿了日用品,並且坐著老老少少十幾口人。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這是一家富戶在「跑反」。所謂「跑反」,就是在兵荒馬亂的年月,大戶人家,受到土匪兵痞的襲擾,或財物被搶,或家人被掠,然後當作人質,被勒索大量的金錢,有的人質,還死於非命。為了躲避橫禍,大戶人家,就遷往州府省會,去一些安全的地方。這樣的行動,就叫「跑反」。

幾輛馬車,正在行走,突然一聲槍響,路邊竄出了一群蒙面大漢,不由分說,將人趕下車來……真是「屋漏偏逢連夜雨,船遲又遇打頭風」,出了虎口,又入狼窩,他們這一家人,能轉危為安、逢凶化吉嗎?真是不可思議,這家人卻躲過了這一大劫。要知端的,還須從頭說起。

梁進士行善

這家大戶,原住在豫東平原,那裡雖無青山綠水,但倒也安靜,一條大河常年流水不斷,緩緩流向遠方。兩岸百姓世世代代在這裡生息勞作。人們愛這片熱土,更愛這條河,於是這條河有了一個優美的名字——惠濟河。在河的東岸,有一個遠近聞名的村莊,村裡人大都姓梁,且有一幢樓房,故名梁樓村。梁樓村裡出了一名進士,這名進士也姓梁,名廷燕,他胸羅錦繡,出口成章,名震一方!

梁進士被清王朝任命為候補知縣,他見官場腐敗,天下大亂,便不去吏部走門子,更不找機會赴任。他信奉「窮則獨善其身,達則兼濟天下」,一心經營自己的家業,並且從事教育救國的計意。收了多位當地的學童,終日培養人才,鑽研學問,倒也自得其樂。幾年下來,田裡收成年年遞增,日子越過越好。

有一年,他率先叫下人,種了許多時尚蔬菜和紅辣椒,開出了方圓十幾里的菜園。用他的話說:一畝園,十畝田。一畝菜園的收入可頂十畝農田。碰巧這一年雨水偏少,糧食減產了,辣椒大豐收。眾人都發愁不易出售,可他早有主張。他把沒售出去的辣椒,曬乾後,都用石磨磨成粉,這樣既好保存,又易運輸,往遠處出售,賣了好價錢,這一年盈利,就不計其數。

轉眼寒冬又至,貧苦人家飢寒交迫。粱進士看著窮鄉親們生活艱難,心中無限同情,於是告訴管家,凡是願意辛勤勞作幫助進士府幹活者,如積肥、整理衛生等,每天給紅薯二十斤,晚上可睡在麥秸房裡,供缺少鋪蓋或無家可歸者睡眠。

那個時代,大戶人家都養了許多牛馬以供驅使,冬天這些牲畜要吃許多麥秸谷草,平時用鍘刀切碎,放在幾間屋子裡,以備牲畜吃。麥秸房裡十分暖和,人睡在裡面,雖說空氣不好,但比在外面受凍強過百倍。臨睡之前,還可在養牛的房間裡烤火、吃紅薯。貧苦人家在這裡幹點雜活,一來取暖,二來果腹,三五成群擠在麥秸窩裡,前三朝後五帝,扯些前朝舊事,然後昏昏睡去,十分自在。有的人,家也不回,終日呆在這裡。其中有一徐姓青年,對進士府更是感恩不盡,幹活分外賣力,進士老爺十分喜歡他,稱他為徐壯士。

有一天,進士老爺外出,讓徐壯士陪同,走在野外,天色已晚,主僕二人匆匆往家趕。走到一處荒涼的地方,進士老爺回頭一看,月光下影影綽綽的有兩人跟了上來,他假裝不知,用肩膀撞了徐壯士一下,那小徐機靈過人,早已知道,便讓進士先走,他等了幾步,拉開了距離。

「哎呦,我肚子疼。疼死人了……」小徐突然喊了起來,進士知道他在用計,也不點破,就說:「這咋辦?你在這稍等片刻,我去前村喊人。」

「我要拉肚子了!」徐壯士說著,就蹲了下來。那身後的兩人,已來到跟前,不由分說,當胸就給了小徐一拳。小徐閃身躲過,忙問:「好漢,咱無仇無怨,為啥打我?」那個人說:「快躲開,俺要捉前面那人。」原來他倆就是綁人的土匪,要抓走梁進士當人質,逼他家贖錢。說時遲那時快,小徐對著兩人,劈臉各撒了一把黃沙土。原來他蹲下喊拉肚子時,已有準備,身上沒帶格鬥的武器,平原上也無石塊,就隨手攥了兩把沙土。倆土匪被迷了雙眼,被小徐三拳兩腳給制伏了,他倆只喊饒命。進士老爺也不怪罪那兩個土匪,放走了他們。主僕二人,趕緊回去了。此後,小徐得到了進士府的重用。

徐壯士當管家

轉眼又是一年,小徐已是進士府裡的管家了,終日帶人看家護院,忠心耿耿。

這年,進士府的農田裡,種了許多優質芝麻,這上好的油料作物,又是一個大豐收,全府上下興高采烈,眼看著芝麻入了倉。老進士通過往年的客戶,發出了出售芝麻的消息,由於進士府信譽好,四方客戶聞訊而至,絡繹不絕,一天到晚,車來車往,整個梁樓村一片繁忙。村裡人趁機賣出了自己的餘糧,有的燒水賣茶,有的為客商做飯,賺些錢補償家用。全村人都說,如果沒有進士府裡的大生意,我們小戶人家,掙一文錢也是很難的。

這天,徐管家剛剛送走了一戶大客商,正準備回到倉房料理一下,忽聽「扑通」一聲響,一個人倒在了地下。徐管家深受進士老爺的影響,深知「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人行善,福雖未至,禍已遠離」,於是趕忙上前問個究竟。

原來那人連日勞累,突然虛脫,倒了下來。徐管家叫人把他抬到屋內,又讓他喝了半碗紅糖姜茶,他很快醒了過來。經過仔細詢問,原來他裝的芝麻多了,尚缺兩塊銀元,回去的路費也沒有了,一時急火攻心,不知怎麼辦才好。兩塊銀元不是個小數目,那時候,二十塊銀元就可購買一畝上好的農田。小徐不敢做主,就去稟告進士老爺。進士老爺立即趕了過來,好言勸慰這一客戶,又命家人做了一碗熱湯,讓客戶吃下,客戶感覺好多了。進士老爺說:「你欠我的這兩塊銀元免了,回去的路費我奉送,請先在我家小住幾日,身體恢復了再走也不遲。」

幾天後,客戶滿懷高興地回去了,臨走時千恩萬謝,一定要報答進士老爺。進士老爺說:「小事一樁,不值一提,千萬不要放在心上。」那客戶走後,一直沒有消息,村裡人有的說:「那客戶太沒良心了!」也有的說:「進士老爺真傻。」進士老爺也不理會,就像這事沒有發生一樣。

天下萬事萬物,人的變化最難掌握,一念之差有的成了君子,有的成了小人。那位生病的客商回家後,不善經營,連連虧本,上了幾次當,一怒之下,扔了算盤和賬本,拿起刀槍棍棒,幹起打家劫舍的勾當。儘管當了土匪,心中尚有一絲正義,終日想著報答進士老爺,等發了大財,一定去進士府拜謝。

善有善報,吉星高照

滿清王朝,說亡就亡了,接下來,社會秩序一團糟,盜賊遍地,土匪橫行。那天夜晚被徐壯士打翻的歹人,仍匪性不改,準備勾結另一夥強盜,大搶進士府。誰知做事不密,被徐壯士打聽到了。

徐壯士既為管家,不能不管,於是馬上告知進士老爺,決心再為府上立一功:要去抓凶犯!無奈進士老爺不准,三十六計走為上,進士老爺收拾家中的細軟,決定全府老少到省城開封躲上一時,徐管家也一同前往。

天有不測風雲,進士府的車隊被歹人截住了,於是就出現了本文開頭的一幕,一家人哭哭啼啼,一籌莫展。

徐壯士衝到了前頭,為保護主人,他甘願赴湯蹈火。眼看就是一場廝殺,進士老爺從後面走了過來,他一面示意徐壯士不要急躁,一面打躬作揖,面帶笑容,威而不怒。

「弟兄們天寒地凍不容易,有話好說,千萬不要驚了我的家眷。」

「少噦嗦!」一個土匪小頭目說:「東西留下,人到這邊來。」

「你厲害啥!」徐壯士也不示弱,「這是我家進士老爺。」

一行人跟著這個小頭目,走進了一處破廟裡,那小頭目對一個小土匪說:「快去請老大!」顯然,大土匪頭目要來了,一家人都捏了一把汗,不知是凶是吉。

這時,門外傳來了一陣刀槍聲,一位粗壯的漢子走了進來。他一進門就站在徐壯士面前,盯了半天後,一把抱住了徐壯士。徐壯士莫名其妙,二人對視片刻,同時大喊一聲:「是你呀!」

原來這位土匪頭目,正是那位在進士府購芝麻生病的客商。徐壯士連忙拉他來見進士老爺。進士老爺已明白了一切,滿面春風地說:「幸會,幸會!」隻字不提「跑反」和土匪之事,恐怕羞辱了這群亡命之徒!

那土匪頭目也是個機靈鬼,他對手下說:「都過來拜見恩人,這位就是我常給你們講的梁老進士。」頃刻之間,干戈化為玉帛。

那位土匪頭目,苦苦挽留進士一家,進士老爺執意前往省府,也就只好作罷。那頭目又派了幾個手下,一路護送老進士全家,到達了安全地帶。

正是:

逢凶化吉非偶然,

全仗平時多行善。

堅信因果不虛傳,

吉星高照福無邊!

(事據廬山東林寺印經處《東林文庫》)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限350字。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