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女作家教我們開始思考的事(圖)

2017-10-11 00:00 作者: 毛茸茸澎澎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閱讀對你的生命產生什麼樣的意義,你可曾認真思考過?(圖片來源:Adobe Stock)

「文字」、「文學」、「寫作」對我們有何意義?真值得我們深思。在閱讀了女作家林奕含所撰寫的《房思琪的初戀樂園》後,如此想著。

《房思琪的初戀樂園》觀後感

一、

《房思琪的初戀樂園》中的房思琪,喜歡上的正是被美麗的文學語言所建構出高尚氣息來的老師。很多時候,人都會被華麗的文字所惑,能背出《長恨歌》的人自然是會被認定是具有一些水準的。若是會說一點點藝文術語或對藝文專業一些,更是能讓人刮目相看。讓人判斷他的周身氛圍果然就是和一般人不一樣。可是,會背誦、懂其意義與真正了解裡面的真正意涵,以及將它內化、滋養了己身的狀況,是大大不相同的。這就像是,人人都知道要孝順,要有禮貌,道理可能還能說出一籮筐,可是,真正理解真義能確切實踐的人又有多少?

或許有人會假借藝術來包裹、美化自己,即使說得再多,裝飾得再多,他都不是那個樣子,也或許他只是喜歡自己打造出來的那個歷代都會被人推崇的模樣:張口就能吐出輕易能擊倒來者的豐碩知識、語言文字能建構出一身溫文儒雅的迷人氛圍。誰能說這種樣子不吸引人呢?得知真相後,或許才會驚察自己是被對方以文字藝術形式妝點的形象所迷惑了。有時候,因為已經喜歡了,所以只能再繼續喜歡下去。

只是,藝術豈是為了蒙蔽人心而存在?與哲學相似的是,豈不是都為了讓人擄獲真知灼見、擁攬狂喜而生?

二、

我們一邊閱讀《房思琪的初戀樂園》能一邊感受到人物細膩的思緒。我們可以看見女孩出現的極大變化。以及其呢喃自語透發的無力感。那是一種仿若喪失了支撐於世的力道。可能是因為主角與自己的本性漸漸背離了,因為她離開了本能以穩健的步履所大步踩踏的人生旅途,那是任何人憑藉著她與「另一半」劉怡婷的對談,就能臆測出的美麗輪廓。所以,當房思琪再也難以捕捉到清晰的自己,同時與以往原先的那個自己相差甚遠後。相信能從文學中獲得能量與不斷建構對人對生命皆具美好想像的她,都逐漸在她不斷堆疊的「內在困頓」與對男方提出的「問題或自語」裡消解。人物連以話語來「反駁」都是表現得如此溫和,致使人似乎在恍惚間感受到了「空殼」……

如果,兩位女孩持續接受大姊姊的文學指導,那又會出現一幅什麼樣的燦爛光景呢?閱讀的力量畢竟是無敵的,倘若一個人持續閱讀下去,讀進心裡,他終將成長為什麼樣的「不可思議」、「無可匹敵」?

小說明示了閱讀的力量:李國華不願讓女兒晰晰讀太多書,以免日後懂得太多製造麻煩。因為,一旦能真正思考了,就是製造自身與他人得開始煩惱的起點。聰明人都知道,讀書除了能夠增廣見聞、開智慧,更能夠督促人進行深層的思辨,這種思辨能力並非僅僅是倚靠「零學習」就能夠憑空獲得的。

學習、藝術對生命的意義

《房思琪的初戀樂園》這本小說,真的是為必讀過國文的眾人,甚至是每一個必經求學之路的人,揭示出數個不得不面對的大問題:閱讀對你的意義、藝文之於生命的意義、閱讀與寫作能否帶來心靈的救贖……

林奕含曾拋出一個問題:「藝術是不是一種巧言令色的工具?」除去那些為了養靠藝文來博取身外物之人,東西方有多少人願意為了藝術傾盡所有,甘心耗費鉅額或無怨無悔地投注畢生心力在藝術領域裡。執筆文人亦如此,日夜顛倒、心魂耗盡只為將靈感勾勒成形。難道他們都只是被迷惑了麼?

這時,我們亦得叩問,藝術究竟為何物?讓人沉迷又讓人飽受甜蜜的「束縛」。這是因為藝術給人帶來心靈上的滿足,這種超脫軀體的愉悅,是讓人悸動、盼望的。充滿神性、正向的藝術更是引領人朝向更加光燦的路徑前行,消淨內在大半的陰霾。否則怎會有那麼多人佇立在由米開朗基羅、達文西等傑出的藝術家完成的繪畫、雕塑與建築面前,或是閱讀到某一段文字,就會感動得淚水直流、不可復加。那必定是內心有塊角落受到觸動、啟發,有可能是赫然發覺有人居然能如此貼合、看透自己,亦有可能是自身晦澀的黯鬱、不可言說的黑暗面被驅除了。

然而,這項問題讓人不禁再聯想到得坦然接受的心驚答案:「「古之學者為己,今之學者為人。」可是,即使如此,研讀著數千年前數百前與近代的古人現代人所寫的文章的我們,究竟只是為了博得名利以讓他人知曉而已嗎?萬物之靈豈是如此膚淺而已。這種問題,並非今人才在苦惱、憂慮或羞愧。文天祥早已思索了一大問題:「讀聖賢書,所為何事?」並告訴了我們答案:「而今而後,庶幾無愧!」

無論是讀書、學習或寫作,倘若都無法豐富生命,帶領我們向上成長,那麼我們究竟為何要繼續做著這些事情。這麼嚴肅的事情,難道不值得深思並一輩子要鍥而不捨麼!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限350字。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