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金貸:資本盛筵最後一波 收割沒錢的老實人(圖)

2017-10-28 08:30 作者: 悅濤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現金貸是中國資本盛宴的最後瘋狂(圖片來源:Fotolia)

【看中國2017年10月28日訊】靠現金貸半年賺了10個億的趣店,前兩天被噴成了篩子。一個放高利貸的,市值超越A股7家銀行、15家券商;一群平均年齡27歲的小毛孩,幹掉了金融街的高富帥。從道德血液到行業規範,CEO羅敏想通過「回應一切」扳回一局,但最終發現,只要幹上這行,一切回應都是火上澆油。

群眾對暴利的金融業務懷有天生的恨,何況現金貸這種遊走在法律邊緣的東西。把道德血液放一邊,這事背後有一個冰冷的真相:人,已經成了當前經濟裡唯一有能力加槓桿的資產。從房地產去庫存,居民房貸飆升,到消費貸款飆升,到現在的現金貸大肆擴張,都在給這個真相做備註。

中國經濟經過多年的加槓桿輪番爆炒之後,有能力加槓桿的資產——也就是有償付能力的資產,越來越少。

政府有加槓桿空間,但是目前還有足夠的稅源,擠一擠總是有的。企業負債率全球最高,回報率每況愈下。正在面臨去產能去槓桿。唯有個人,存款60萬億,貸款34萬億。小川曾經曰過:居民槓桿率還不夠高。

有文章說資本在「割人頭」。答案基本正確。因為割其他的,要麼脖子太硬(國企、地方政府),要麼已經被吸乾(民企、實體、製造業)。還沒被吸乾的、脖子比較軟的,就是現金貸針對的底層人群,中高階層已經用房子收割了一輪。

這最後一輪,收割的是沒有錢的老實人。

1、資產荒

政府、企業、個人,中國經濟的三大部門。

前兩個已經被過去這些年的放水給醃成咸菜——再放水就是泡菜——長不動了。資產荒就是這麼來的:錢越來越多(貸出去的款),但投資回報率越來越低,負債率高企。

央行口徑趙國總負債255萬億,朱雲來去年說有300萬億。過去這些年的降息和放水週期,銀行貸款主要給了央企國企、地方政府、房地產三大塊。

現狀:

國企總負債95萬億(截止7月底);

地方債30萬億(還債靠賣地);

房地產貸款餘額31萬億(居民已盡力)。

A股上市公司,98.5%的公司都進行了股權質押貸款,已有股東爆倉,總之也已盡力。

民營企業?貸款找死,不貸款等死,大部分如此。

以上,都沒法再加槓桿了,加得越多,壞賬越多。於是「資產荒」。央媽巧婦難放無米之炊。一氣之下,去產能、去槓桿、地方債嚴管、金融防風險、房住不炒!

然而,Game並沒有Over。

2、居民加槓桿開始了

以上是中國的傳統金融體系:錢圍著央國企、地方政府和房地產打轉。金融去槓桿之後,今年已經有銀行開始「縮表」。這個傳統體系不再擴張,借新還舊維持著能喘氣就行了。一些殭屍產能也開始砍了。

但是:市場還有錢,尤其是居民手裡;GDP要增長,離不開信用擴張,也就是放貸。這時候要加槓桿,只有靠居民了。最主要的中介是房子。過去兩年的房地產去庫存,就是給居民加槓桿放貸的過程。

最典型的是去年7月,企業貸款負增長、新增貸款全靠房貸支撐。實質上是一場債務轉移。把央國企、地方政府、開發商沉澱在銀行的債務轉到居民手裡。

一言以蔽之,藏債於民。

然而,Game並沒有Over。

3、給銀行上鎖,給民間借貸開閘

這一條,也是為GDP操碎了心的表現。挖空心思讓社會資金流通起來創造增量。

上文已說,中國的傳統金融體系一直只做三塊:地方政府、央國企、房地產,外加上市公司。土地信用、政府信用、資本信用。

一是慣性使然,政府把銀行和地產當成了第二財政;

二是銀行習慣了躺著掙錢,做民營企業累而且風險高;

三是監管多,把銀行給限制住了。

主觀意願加客觀原因,打造了一個故步自封的利益集團——肥水不流外人田。最後中央都看不下去了,一揮手:網際網路金融搞起來。其實就是讓民間借貸陽光化。民間借貸一直有,20多萬億的規模,只是一直在地下。叫高利貸也好,地下錢莊也好,市場需求是真實的。浙江吳英案、《人民的名義》的大風廠,山東辱母案背後的鋼貿貸款,都是冰山一角。

把民間借貸搬到網上以後,各路牛鬼蛇神殺了進來。從華爾街精英到屌絲草根,從網際網路到傳統金融業,人才源源不斷湧入。這裡面有立志做金融大鱷的,有想做中國尤努斯的,有投一把機再說的,有抓一把錢就跑的。絕對是過去幾年荷爾蒙分泌最旺盛的行業。

他們極度市場化,像餓狼一樣尋找優質資產。網際網路釋放了吸金和放貸的空間。行業內經歷了五年的搏殺,各路模式都嘗試過了以後,發現優質資產實在是有限。

監管部門去年立了規矩:不能搶銀行蛋糕,只能做小額的「普惠金融」。大體上說,網際網路金融的各路模式,都有成功者,不管是供應鏈、抵押貸還是消費貸。但整體上,企業貸的難度遠遠大於個人貸。前者是能不能還得上的問題,後者是想不想還的問題。對個人來說,三五千以內的額度,大多數人還得起。最終,是意願問題而不是能力問題。

但是,做小微企業普惠金融,服務實體企業,是名字最好聽但最難盈利的,因為經營企業的成本高、週期長、風險大,上下游一個環節出問題就完了。而且,這些企業處於中國產業鏈的最底層,財務粗糙、沒有議價權、被壓榨得最厲害。樂視欠款,首先就欠那些供應商的。

95%的創業失敗率,企業平均壽命三五年,都是給這個領域悲催的註腳。

沒有兩把刷子,是玩不轉小微企業貸的。銀行業裡的小微貸標兵民生銀行,現在已折戟沉沙。高潮期市值超越招商銀行,現在不到招行的一半。

4、資產荒最後的一塊蛋糕:沒錢的老實人

綜上,個人貸款是市場自動篩選出來的相對優質資產,也是資產荒之下的最後一塊蛋糕。起初,大家做的是消費金融,也就是你要買東西才能借錢,放貸人知道你拿錢去幹了什麼。而現金貸,則根本不管你幹什麼,炒股也好賭博也好,都給你。

網貸限額令發出後,P2P行業老二紅嶺創投退出。老大陸金所一直在拿P2P做由頭,做著第三方理財的生意。

越來越多網貸平臺蜂擁到消費金融,界限越來越模糊,不管你是不是消費場景裡的,都貸出去再說。現金貸,是給個人加槓桿的極致。追著你,把錢砸給能夠得到的任何一個人——不管你拿錢去幹什麼。

趣店這兩天被噴成了魔鬼。被噴的焦點是:1、高利貸;2、把高利貸借給屌絲。

問題肯定是有的,但問題也是混亂的。

為了瘋搶市場份額,現金貸平臺都在無所不用其極地發展用戶和瘋狂放貸。

不是所有現金貸都能賺。趣店靠支付寳獲得了最好的放貸窗口,而且有了芝麻信用的加持。絕大多數現金貸,既沒有流量入口,也沒有徵信。

它家利息在業內算中游水平。0.5%的壞賬率,是瞪著眼說瞎話。趣店掙的錢是真實的,因為有高息差。

行業的真正問題是放貸時不標實際利率,用戶稀裡糊塗借了錢以為佔了便宜,最後發現利息這麼高?那我再借一次……

羅敏說誰發現趣店年利率超36%,他獎100萬。結果,媒體手把手借款的實際利率是40%以上。很可能,他自己都不知道實際利率是多少。

現金貸之所以敢瘋狂放貸,因為現階段大部分人還是老實人。

即使有少部分人借錢不還,老實人那部分的高息差也完全能覆蓋。不要說0.5%的壞賬率,就是乘以10倍,平臺還是賺得盆滿缽滿。這些老實人,是次級資產中的優質資產。他們是未被金融行業開發過的一張白紙,是加槓桿的最後一塊肉。

現金貸是最貧弱階層的承受範圍內,所能負擔的最高利率和金額。

放貸人追著借款人跑,而且是屌絲借款人,是明斯基老師所說的信貸週期裡亢奮期的尾聲。和這個同步發生的是「聰明錢」的獲利離場——賣樓的李嘉誠潘石屹、出海的安邦萬達們。金融世界的偉大和可怕都在於,只要有條件,它會滲透到經濟的每個細胞和角落,直到極限。在監管缺位的情況下,更是如此。

現金貸的背後,是深入骨髓的資產荒。資本最後一波收割的,是沒有錢的老實人。

這是資金慌不擇路的表現,也是資產槓桿殆盡的表現。

什麼時候老實人都變得都如下文中的借貸人,這波加槓桿也就到頭了。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