偽善之極!周恩來在文革時扮演了什麼角色?(圖)

2018-01-16 10:10 作者: 林凌

手機版 简体 6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周恩來是一個偽君子。
周恩來的一生是偽裝的一生,他是一個十足的偽君子。(網路圖片)

周恩來臨死前,在醫院裡和鄧穎超幾乎沒有進行任何實質性的談話,也沒有給老婆鄧穎超留下遺言,哪怕隻言片語。據說他怕毛澤東給他房間安了竊聽器。一個注定要死的人還怕什麼呢?就是竊聽了又能怎麼樣?

在共產黨中,周恩來的欺騙性最大。他的一生就是偽裝的一生,他沒有信任過任何人,在老婆跟前也是偽裝的,他的偽裝矇騙過很多人,凡是把他當親人的最後不但死的很慘,而且最後才知道都是他批准的。

對自己老婆保密 周恩來守口如瓶

根據史料,周恩來到底玩兒過多少女人,有過幾個孩子,永遠沒有人知道。周恩來時時強調保密的重要,他在一次會議中說:「保密的事非同小可,回家後,不要一時高興就說出來」,「我老婆是老黨員,中央委員,不該說的我對她就是不說」。

1982年6月30日人民日報上有鄧穎超的一篇回憶文章,說她和周恩來結婚後,聚少離多,他到哪兒去,「去幹啥、呆多久、什麼從沒有講」。周恩來一向「守口如瓶,滴水不漏」,「我們之間相互保密的事是很多的。」

鄧穎超主動展示日記 卻一直沒被公開

過去的年代,一般老百姓願意用日記當作釋放、傾吐自己真實情感的園地,這是個不允許被別人侵犯的領地。但在中共統治下,往往把百姓在日記上抒發情懷或一時的不滿當成反黨的罪證,寫日記也不敢寫的那麼毫不掩飾了,甚至有人為了達到什麼個人目地而把日記當成可利用的工具。在中共官方媒體上時有偽造日記來樹立「光輝榜樣」。

奇怪的是周恩來死後,鄧穎超拿出一本日記,上面居然有很多對「紅太陽」的非常深入的探討。先不說這對夫妻互相如何不信任,就按照周恩來的個性,打死他他也不敢留下對毛澤東的反對意見。難道他不怕萬一有一天自己也被抄家,這一本日記就能立即置他於死地?

爭鳴雜誌5月刊報導,一九七八年十月,鄧穎超就自己的日記,向中央政治局請示:「如何處理有關資料檔案?」葉劍英代表中央政治局常委會告知鄧穎超:「現在工作繁多,也很複雜,還是你保管好。」

把自己的日記當成「資料檔案」,而且主動塞到中共手裡,這個日記的真實性確實值得置疑。

有趣的是,鄧穎超不死心,一九八一年七月二日,在中共十一屆六中全會後,又提出有關自己日記內容的問題,實際上就是要中央對毛澤東和周恩來誰是誰非問題上表態。當時的總書記胡耀邦,代表中央政治局常委會,對鄧穎超說:「常委和部分政治局委員都看過,還是由你保存比較合適,考慮到多個方面:黨內團結、黨的形象、毛主席功過七三開評價等方面。」

直至鄧穎超逝世後,她的日記一直由中央政治局屬下的機要局保管。

2004年3月,中共對鄧穎超日記作了啟封,讀過之後才明白,鄧穎超為何要堅持把自己的日記上交給黨作為歷史資料。史記都是第三人寫的,中國五千年的歷史都是由別人評說。而鄧穎超的日記裡,據她說是記錄了與周恩來在其病危期間的談話,說他對自己的一生進行了反思,反思自己在革命戰爭年代和建國後歷次政治事件中,作出了違心的抉擇。在多次關係到黨和國家命運的關鍵時刻,背棄原則作出遷就,造成歷史性災難,感到沉痛。

輕輕幾句話「背棄原則作出遷就」就把自己做過的那些罪行不露痕跡的都推給了毛澤東,並且推的徹徹底底、一乾二淨。還撈了個「臨終自責」的美譽。

凡是非讓別人看的日記決不是一本真實的日記,它沒有歷史價值,只起欺騙的作用,這就是鄧穎超非要把自己的日記交給黨的原因。

人做過什麼他自己最清楚,周恩來死時要求把骨灰撒入大海,他知道總有一天自己會被掘墳鞭屍的。所以與其讓別人把自己骨灰給揚了,不如自己死後就辦,還撈個美譽。

那麼周恩來都幹過什麼惡事呢?他為什麼如此害怕?由於他幹壞事非常隱蔽,所以也只能舉幾個大家都知道的小故事來說明他是一個什麼人。

百姓餓死數千萬 大飢荒中周恩來竟大量出口糧食

這簡直是匪夷所思的事情,當幾千萬老百姓餓死之時,周恩來下令大量出口糧食。

1958年中國出口(指淨出口數,即出口減進口)了266萬噸糧食,雖比1957年的192萬噸高了不少,大致仍屬正常貿易。

據1983年《中國統計年鑑》記載,不少省市從1959年年初開始就有人餓死,周恩來對局勢瞭如指掌,卻在1959年下令出口了419萬噸;而到了天天都有大批人餓死的1960年,仍然出口了265萬噸。

本來,1959年糧食產量比五七年減少500億斤,折合2500萬噸,即使完全不出口也已經不足,可是出口卻比五七年增加了224萬噸。僅這224萬噸(折合45億斤)糧,就夠三千萬人吃半年,足以從59年秋熬到60年夏。然而這些本屬農民口糧的糧食卻被吹了牛的地方幹部當作「餘糧」繳售給了「國家」,轉而被需要外幣的中共運到國外去賣了。

餓死人民 中共政權卻大量囤積黃金

1960年,中共財政赤字已經高達80億元,但為保證最低限度的國計民生的需要,還必須從國外進口大量小麥。這就需要外匯。當時在嚴重糧荒危機面前,如果在國際市場拋售黃金,以解決外匯緊缺問題,也不是不可以的,但周恩來不贊成這樣做。他說,黃金不能賣!我們要以黃金作後盾。他強調,「在外匯的使用上,我們花一個美元都要認真考慮考慮!」於是,每年買進幾十萬兩黃金。年年買進,一直買到1970年。這些黃金都是用專機運回國內的。

乍一聽,周恩來真是個好管家婆啊,可是往深裡一想,不對啊,老百姓都餓死了,你共產黨留著黃金是為了誰啊?

臨時變卦 克什米爾公主號事件讓他人作替死鬼

一九五五年春,周恩來率中共代表團到印尼參加萬隆亞非會議,原計畫是四月十一日乘坐印度航空公司包機克什米爾公主號,從香港起飛經印尼首都雅加達前往萬隆。但周恩來卻臨時改變計畫,另坐飛機從昆明取道緬甸仰光到達雅加達。

而中共代表團其他成員卻按原計畫乘坐克什米爾公主號在四月十一日從香港起飛。四個小時後,於下午六時三十分,克什米爾公主號爆炸失事,除機組人員,機上八名中方人員(包括香港新華社社長黃作梅等)和三名外籍記者全部遇難。我的同學就這樣成了孤兒。

事件發生前一天,即四月十日上午九時三十分左右,中共警告過港府要求港英政府,採取措施保障飛行安全。而事發後次日,中共外交部聲稱,「中國政府已提出要求,但陰謀依然得逞,因此英國負有嚴重責任」,聲明還說事件是美蔣特務導演的謀殺案。

香港警方隨即展開艱苦的調查,一無所獲,後來還是根據中共提供的情報才破了案。中共明確告知事件是國民黨保密局香港情報站策動,主謀趙斌成,指揮者金建夫,執行者是香港機場地勤人員周駒,使用的定時炸彈是從臺灣基隆秘密運到香港。

調查人員非常困惑不解的是,既然周恩來對這事瞭如指掌,為什麼還要中共代表團其他成員按照原計畫飛行,去送死呢?原來為迷惑臺灣香港情報站不再改變計畫,確保自己的安全,中共特務機關創始人周恩來把包括自己司機在內的11名中外菁英白白犧牲掉。據周後來說,「這叫做「聲東擊西」、「丟車保帥」」,周恩來用別人的性命為自己當掩體。

與周恩來關係曖昧 孫維世死於非命

周恩來和孫炳文是一個戰壕的戰友,孫炳文臨死把女兒孫維世托付給周,周恩來表面上認她作乾女兒,其實是情人關係。這一點鄧穎超是知道的。

1950年10月14日,孫維世嫁給了中國青年藝術劇院的名演員兼導演金山,周恩來拚命阻攔未果,竟然沒有去參加她的婚禮。

1967年12月文革,公安人員闖進了孫維世的家,以「特務嫌疑」的罪名逮捕了她的丈夫金山。接著,孫維世本人也被捕並遭到迫害,被關到秦城監獄。從1968年3月1日起,孫維世即使在牢房裡也戴著手銬,還遭到毒打。同年10月14日,孫維世死於她和丈夫金山的結婚紀念日。去世時赤身裸體,渾身上下唯一隻有一副鐐銬。文革後有人披露,孫維世在文革挨江青的整,在她的逮捕書上簽字同意的竟是周恩來。孫維世的家人在她死後發現她頭上被釘進了一根長釘子。

周恩來一手策劃 顧順章慘遭滅門

周恩來是顧順章滿門血案的主使者。當年周帶一群武功高強的殺手,乾脆利落殺掉顧順章家裡的人,包括顧順章的老婆、岳父岳母和保姆、司機、串門的朋友在內。

康生(趙容)也直接參與。闖進顧家時,顧順章十幾個家人和親友正在打麻將,其中周恩來的救命恩人斯勵也在場。斯勵是周恩來在黃埔軍校的學生,他的哥哥是國民黨將領,斯勵在「四一二」清黨中藉著哥哥的特殊地位曾將周從國民黨手裡救出,但正因為他認得周恩來,所以周索性把恩人一起殺掉。

鄧穎超的日記中說,周恩來在多次關係到黨和國家命運的關鍵時刻,背棄原則作出遷就。他做的這些事到底遷就的是誰呢?這不能不讓人對他老婆的日記的真實性產生懷疑。

陽奉陰違 周恩來與毛澤東相互利用

有兩個人寫到周恩來跪在毛澤東面前,一位是毛澤東的私人醫生李志綏,一位是司馬璐。

根據《史海鉤沉》的文章透露,一九七五年六月間,在癌細胞的吞噬下,臨死前的周恩來已經瘦得皮包骨,體重只剩下六十一斤,他在病榻上強撐著起來,用顫抖的手,提筆給毛寫了一封信:其中最後一段寫道:「為人民為世界人的為共產主義的光明前途(原文如此--作者注),懇請主席在接見布特同志之後,早治眼病,必能影響好聲音、走路、游泳、寫字,看文件等。這是我在今年三月看資料研究後提出來的。只是麻醉手術,經過研究,不管它是有效無效,我不敢斷定對主席是否適宜。這段話,略表我的寸心和切望!從遵義會議到今天整整四十年,得主席諄諄善誘,而仍不斷犯錯,甚至犯罪,真愧悔無極。現在病中,反覆回憶反省,不僅要保持晚節,還願寫出一個像樣的意見總結出來。

祝主席日益健康!

周恩來

75.6.16.22

寫罷這封信後,周恩來又以央求的口吻,給毛的機要秘書張玉鳳附了一張便條:

玉鳳同志:

您好!

現送十六日夜報告主席一件。請你視情況,待主席精神好,吃得好,睡得好的時(候),念給主席一聽,千萬不要在疲倦時念,拜託拜託。

周恩來

1975.6.16.22時半

在鄧穎超的日記中,談到周恩來在遵義會議干的壞事,日記記載說「周後悔給毛抬轎子」「周成全了毛的終身領袖地位」等等。周說:「我又一次做了唯心的政治上錯誤的抉擇。」

這些表面上看都是周在反思自己,但仔細看才發現,他把製造苦難和血案的責任都推給了別人,自己只剩下「反思」。

有人說周恩來是一個大魔,在中共裡隱藏最深、最不容易識別。看了鄧穎超的日記感覺周恩來做壞事推責任的能力確實達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