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沒有內政!中華先人如何看敘利亞的國際干涉(圖)

2018-04-17 09:17 作者: 二大爺

手機版 简体 16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美國發射導彈襲擊敘利亞化武目標。(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看中國2018年4月17日訊】一、干涉,還是不干涉

如果隔壁老趙自恃有刀有槍,天天家暴,老婆孩子危在旦夕,鄰居應該怎麼反應?

挺身而出,嚴厲制止,道理講不通就先把老趙揍一頓再扭送有司,這是花旗公;思慮再三,或者不願動手但看不下去,打個電話報警,協助警察懲處老趙,這是吉利哥;視而不見,生怕禍及自身,關好門窗繼續在慘叫聲中看肥皂劇的,這是發夢弟;自己本來就是家暴愛好者,不僅不救人,還要為老趙加油鼓勁搖旗吶喊,甚至不准別人施救的,這是北極熊。

我們唾棄互不干涉家政的叫囂,鄙視老趙的根據在哪裡?根據就是這是人類社會共同的價值準則,這是絕大多數正常國家最低的法律底線。

之所以這麼說,是因為我們中國人就是這種準則最早的捍衛者。

二、春秋時期的國家干涉

公元前719年,中原小國衛國發生了內亂。衛桓公的弟弟,長期被流放在外的公子州吁起兵作亂,殺害了衛恆公,自任國君。州吁的名聲一直不好,在他父親衛莊公在位的時候就因為好武嗜殺,不受國人待見,所以才被流放在外多年。這次造反成功後得意忘形,不修內政,不顧大臣們的反對,窮兵黷武,在國際上耀武揚威,聯合鄭國的造反派共叔段,起兵攻打鄭國。

衛國的鄰居陳國見此情形,第一個不幹了。陳恆公見州吁嚴重破壞華夏諸國的和平穩定,決意武裝干涉衛國內政。他趁州吁帶兵路過陳國的時候,拿下州吁,綁送回衛國受審。對州吁的暴政恨之入骨的衛國人對陳國的武裝干涉夾道歡迎,當即處死州吁,另立新君。

這是干涉內政的例子。還有不干涉的例子。

還是衛國。公元前481年,衛國又內亂。衛國連續三任通過政變上臺的國君因為得不到民眾支持,相繼被民眾趕走。當時的超級大國晉國一看,以上犯上,君不聊生,這都亂套了怎麼行,晉定公決定出兵干涉。但大臣師曠、中行獻子卻反對干涉。他們認為衛國統治者「困民之生」「弗去何為?」什麼意思呢?就是說對不顧民生的暴君而言,不驅逐他還能幹什麼?!他們認為,衛國百姓趕走國君的選擇是符合道義的,干涉是不合適的。

三、干涉的合法性是什麼

為什麼我們的老祖宗這麼熱衷於干涉別國內政,真的是雷鋒心切嗎?

當然不是。國家之間要談利益,但最根本的利益,是要維護自己賴以立國的價值觀。

春秋戰國時代不僅國與國之間有競爭,國君與士大夫,士大夫彼此,甚至家臣之間都有競爭。這種激烈競爭的後果,就是對民本思想的推崇——實際上也就是對於民心和統治合法性的爭奪。這就是《左傳》屢屢強調的「夫民,神之主也。」「義,利之本也。」

這種對於仁政的要求作為貴族統治的一個招牌,一種行為規範,不僅適用於本國,推而廣之,也用於要求他國。這就是所謂道義的基礎。正是在這種基礎上,產生了干涉內政的合法性。魯宣公十一年,陳國夏氏作亂,楚國召集各路諸侯,出兵干涉,之後想賴著不走。大臣申公說,我們討罪伐陳,這是道義的表現,貪利而留下,如何號令天下?楚莊王遂退兵。

所以,在春秋時代的中國人看來,對於暴政國家內政的干涉本質上不是霸權,不是侵略,而是統治規範的一種必須,一種延伸。教民以德,首先統治者自己要遵守這種道德,其次你還得處處捍衛這種道德。用今天的話來說,這就是普世價值觀。一個要求國民誠信、孝悌、互愛、正直、守信的國家,如果成天在國際上為無恥之徒撐腰站臺、勾肩搭背,這怎麼立國?這背後又是什麼樣的利益在作祟?

四、流氓沒有內政

回到敘利亞。這個國家的內政如何,恐怕只是一個偽命題。他是不是一個主權國家?是。但這個所謂的主權國家的主權有沒有民權的內容?

2017年4月,西班牙在調查阿薩德政權涉嫌的洗錢案時,查獲巴沙爾的叔叔名下的503處房產,總價值達6.91億歐元。這還沒算他在英國、法國的財產。要知道,這個叔叔已經在西方流亡了三十年,不過是阿薩德家族權力鬥爭的失敗者。就這麼一個流亡分子,如此巨額的財富從哪裡來的?整個阿薩德家族的財富又該有多少?

2017年9月6日,聯合國敘利亞問題獨立調查委員會發布報告稱,根據其收集的證據,在敘利亞危機6年多的時間裏,敘利亞阿薩德政權一共使用了化學武器20次,其中也包括當年4月發生在伊德利卜漢謝洪地區的化武事件。報告稱,其採訪了43名目擊者,並分析了衛星圖像、襲擊時間、炸彈殘片等,認為武器是由前蘇聯製造,並由阿薩德政府所有。(《阿拉伯敘利亞共和國問題獨立國際調查委員會的報告》,2013年8月16日)。這些喪心病狂的針對本國人民的暴行公然在21世紀上演,無疑是人類文明的大倒退。

因此我們可以肯定的說,敘利亞的主權,只是阿薩德家族48年世襲統治、殘暴壓榨的特權,和敘利亞人民無關。在此類所謂的主權國家生活的代價,就是像奴隸一樣的生活,奴隸一樣的思考,奴隸一樣的死去。民眾生命安全最大的威脅,不是來自於外部侵略,而是上管天、下管地、中間還要管空氣的極權暴力。這樣的主權連民眾的生存權都不能保證,那根本談不上內政,也不配有內政。國際干涉的介入,絕不是侵犯,而是解放。是對包括敘利亞人民在內的全人類價值觀的捍衛。

這才是「人權高於主權」的深刻含義所在。

對於敘利亞災難的漠視,是對人類社會政治文明的極大嘲諷,是對人類現有國際公約的直接挑戰,更是對苦難中的敘利亞人民的間接犯罪。如果今天我們還要對此產生任何的疑問,只能說,這兩千多年來,我們不僅沒有進步,反而更為不齒。

五、一切流氓都是紙老虎

雖然阿薩德和普京的口炮依然天下無敵,但在美帝史無前例的備戰動作下,恐怕很快就要躲進地下掩體倉皇度日。那些為他打氣撐腰,昨天還在叫囂絕不會坐視不理的朋友,在美帝赤裸裸的戰爭威脅下,也很快就漏出了本來的面目,靠在聯合國的呻吟表達不滿。流氓熙熙,皆為利來;流氓攘攘,皆為利往。勾肩搭背並不是因為真友誼——而是因為兔死狐悲的真恐懼。

一切流氓都是紙老虎,這才是我們見過的宇宙真理。天生基因裡的理虧和心虛,放再多的毒氣也難掩倉皇的心態。當柿子都不再軟弱的時候,連捏柿子的膽量都沒有。只要國際社會看破他色厲內荏的本質,挺身而出,必然如過街老鼠,認慫敗退。

作為愛和平,更愛自由的中國人,我要旗幟宣明、歡天喜地、理直氣壯的為這一天叫好。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