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被斷交了,我們能怪誰?(組圖)

──想讓世界看見台灣,我們要先能「看見自己」

2018-05-31 08:30 作者: 陳亭潔

手機版 简体 6個留言 打印 特大


想讓世界看見台灣,我們要先能「看見自己」(網絡圖片)

【看中国2018年5月31日讯】打開臉書,斗大的標題對我宣告,繼多明尼加之後,台灣又和布吉納法索斷交了,不到一個月的時間,我們就失去了兩個邦交國。原因不難想像,不外乎昔日的「友邦」們抵擋不住中國的金錢攻勢,選擇了中國,放棄台灣。


2016年10月10日,蔡英文與布吉納法索外交部長巴力(Alpha Barry)相互贈禮。(圖片取自總統府網站)

週四(24 日),布吉納法索外交部長 Alpha Barry 在首都瓦加杜古(Ouagadougou)宣布,為了人民的社會與經濟福祉著想,和中國的外交關係,將更有益於西非國家,因而將與台灣斷交。回顧 2017 年 1 月,Barry 才語帶憤慨的表示,布國對於北京政府將提供(至少) 500 億美元換取建交的提議感到憤怒,甚至強調「台灣是我們的朋友和伙伴,我們很高興,看不出任何重新考慮雙方關係的理由。」

如今不到一年半的時間,局勢立刻逆轉,承諾宛如空頭支票,台灣在非洲僅剩下史瓦濟蘭一個邦交國。而早在巴拿馬與我國斷交時,BBC 中文網就曾發表這樣一篇報導〈巴拿馬斷交:下一個與中國建交的台灣邦交國可能是誰?〉,文中不僅提到布國,也引述了 Barry 的話。

18 年來,台灣已經歷經 14 個國家和我們先後斷交,和我們還有邦交的國家也岌岌可危,好像站在國際的的舞台上,台灣已經沒有立足之地⋯⋯。

曾天真困惑「為什麼沒人幫台灣出頭?」──認識美國朋友,才知道他們的真實想法

回顧歷史,民國 60 年,總統蔣介石宣布中華民國退出聯合國。好像從那一刻開始,中華民國就已經斷送了與世界接軌的機會。

從小在台灣長大的我,在小學和國中讀到這段歷史時,天真的我總是不懂:為什麼其他的國家不能站出來說些話?為什麼其他國家沒有看見台灣的處境?這些答案終於在我遠走美國之後有了答案。

身在異鄉的我,和來自世界各地的朋友做朋友,當然每個國家之間都會有一些禁忌話題,我們之間也會很識趣的主動避而不談,以免造成無謂的紛爭。一直到我和一群對政治頗有興趣的美國朋友熟識之後,才開啟我的好奇模式。

對這些美國朋友來說,台灣和中國之間的矛盾是大家都明白的,只是身為國際大老的美國不太在意而已──這是為什麼呢?

他們的答案令我瞠目結舌,但又無法否認──美國雖然早在民國 67 年宣布與中華民國斷交,和中共建交,並同意「一個中國」的想法,但也在同一時間說明會繼續和中華民國保持貿易關係,並在軍事上保護台灣。

換句話說,在美國人心裡,其實不在乎哪些國家和台灣斷交的,畢竟他們還是擁有保護台灣的使命,若是中共現在使用武力逼台灣變成中國的一部分,美國也不會坐視不管。這些政策,其實也是造成現在中共在用經濟攻勢,吸引我們邦交國的原因之一:暫時無法用武力解決,那就用經濟吧。

「財大氣粗」成為中國的「外交優勢」:能「買」的,遠不止有邦交國

曾經身為亞洲經濟四小龍之一的台灣,以農業和輕工業為基礎,造就勞力密集產業的傲人成就,吸引大量的國外資金投資台灣。曾幾何時,以前把中國甩在十大建設之外的我們,早就已經無法和現在的中國財力相匹敵。

在大家都在數落中國把我們的邦交國買走時,其實中國早就在無形之中,買走台灣不少有能力的產業。「敢花錢用人」漸漸變成中國大陸的優勢。以相同的服務品質和物質成本來說,當台灣的企業和政府處處「省錢」的同時,台灣從中小企業到大公司,當然優先選擇與資金豐沛的中國合作。

再舉一個更簡單的例子,以台灣的偶像明星來說,為了獲取更多經濟利益,或製造更大的經濟效應,大量的台灣藝人都出走中國參與電影製作或綜藝節目等,甚至能站上中國的春晚,都是身份與地位的象徵。

所以,我們能怪誰?──與其責怪他人,不如檢討自己

換句話說,在種種現實環境與個人抉擇的交相互動下,台灣一路走到了今天的外交瓶頸。人們不禁想問:到底,我們能怪誰?

怪和我們斷交的國家嗎?有錢能使鬼推磨,在經濟上比我們更貧窮的他們別無選擇,能有更多的資金幫助自己的國家和國民,道德當然先放一邊。

怪一直不出聲的美國嗎?站在「世界警察」的角度,美國自然以靜制動的管理世界,當中國並未以武力威脅美國或台灣的情形之下,美國有什麼理由跳出來維護台灣?

怪那個一直邊緣化我們的中國嗎?不得不說,當台灣的企業和中國合作越來越密切時,我們早就已經和中國切割不了干係,而當台灣自己嚐到「甜頭」,又怎麼能批評用「糖」「收買」其他國家的中國呢?

那麼,要怪這些出走的台灣的企業或產業嗎?出來工作,就是為了經濟,再說得更直白一點,我們之所以每天日以繼夜地加班工作,不就是為了填飽肚子,成就自己的生活品質嗎?當一家大小的經濟來源,在台灣已經無路可走,又如何用對國家的忠誠度填飽肚子?

我當然也希望我們能回到聯合國的懷抱,但在奢望其他國家為我們發話之前,我們是不是應該先認清自己的現實處境、檢討自己的思維與應對模式?(相關文章可參考:邦交國再減一,還在「用錢換邦交」?該投資真正互惠互利的長久關係了)想樣讓世界看見台灣,我們首先要能看見自己。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