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考比慾望還可怕?蘇軾這麼說道!(圖)



《新唐書》署「歐陽修、宋祁撰」,此段故事實為文壇道德佳話。(看中國合成圖)

歐陽修謙恭禮讓不求虛名  

在編撰《新唐書》的過程中,歐陽修是最後來到書局的,專門負責編修《紀》、《傳》這兩個部分。

《列傳》部分乃是宋祁編修的,朝廷認為一部史書出自兩人之手,體例不能統一,於是召見歐陽修,准許他看《列傳》部分,讓他刪改為統一的體例。歐陽修儘管接受了委任,回來後卻嘆氣說:「宋先生是我的前輩,況且各人見解多有不同,怎麼可以全都按自己的見解來刪改呢?」於是一字不改。

等到《新唐書》修成,進獻給朝廷,御史說:按照以往的規矩,修史書只署書局中官階最高者的姓名,而歐陽修官高,應當署名,歐陽修說:「宋先生修《列傳》用的功夫很大,花的時間也長,難道可以掩沒及奪取他的功勞嗎?」於是《紀》、《傳》部分署名歐陽修,《列傳》部分署名宋祁,宋祁聽了高興地說:「從古至今文人不相謙讓,而喜歡相互欺侮。這種事真是前所未聞呀!」

至今,《新唐書》仍署「歐陽修、宋祁撰」,實為文壇道德佳話。

(出自《宋稗類鈔・雅量》)

蘇軾願無思

宋朝人蘇軾說:「我年輕時遇到一位隱者,他對我說:『年輕人,你要接近道,就應該少思寡慾。』我問:『難道思考和慾望一樣可怕嗎?』隱者說:『思考比慾望還可怕。』庭中有兩個盆子都盛滿了水,隱者指著其中一個盆子說:『這個盆子底上有個蟻洞。但你每天從另一個盆子裡舀掉一升水,最後哪個盆子會先乾?』我說:『肯定是那個有蟻洞的盆子。』隱者說:『思考對人的殘害,是那不易察覺而又從不間斷的蠶食。』

「隱者的話,使我有所領悟,所以我一直按他說的作事。有時我能感到那無思無慮的樂趣,真是無法言表的:虛幻而明實,簡一而通博,不倦懈而身安,處鬧市而心靜,不飲酒而醉,不閉眼而眠。

「《周易》上說:『無思也。』我願意做這樣的人。」

(出自蘇軾《思堂記》)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