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基辛格三會川普 建議「聯俄制中」(圖)


美媒:基辛格三會川普 建議「聯俄制中」
美媒:基辛格三會川普 建議「聯俄制中」(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看中國2018年7月28日訊】(看中國記者憶文編譯)美國前國務卿亨利.基辛格向美國總統川普(特朗普)建議,美國應該「聯俄制中」,即與俄羅斯合作,遏制中共日益增長的權力與影響力。

據美媒《每日野獸》(Daily Beast)報導,五位知情人士稱,美國前國務卿亨利.基辛格(Henry Kissinger)曾在2016年,美國總統交接期間,與川普舉行的一系列私人會議,建議川普「聯俄制中」。其潛在的戰略是:將與俄羅斯以及該地區其他國家建立更密切的關係,一同阻止中共日益增長的權力與影響力。

這位曾經設計和建立外交策略,與中國建交,孤立蘇聯的前國務卿,向川普總統提出了截然相反的建議。

其中一位消息來源說,現年95歲的基辛格還向白宮首席顧問賈裡德.庫什納(Jared Kushner)提出了這個想法。

據白宮和國會山內部人士說,在政府內部,該建議已經被聽進去了,川普的一些高級顧問,還有國務院官員、五角大樓和國家安全委員會,一些與莫斯科建立更密切關係以遏制北京的戰略正在浮現。但川普總統對俄羅斯總統弗拉基米爾.普京(Vladimir Putin)的尊重引起了無數美國國內政治的煩擾,令這一想法變得複雜化。

對此,白宮和國家安全委員會均拒絕發表評論。基辛格的辦公室沒有回覆《每日野獸》的置評請求。

事實上,基辛格的建議得到了「聽眾」的正面反應,他自2016年競選以來,已經至少三次與川普會面。這證明了基辛格在政界高層中巨大的持久影響力,儘管基辛格的一些外交政策記錄存在爭議,包括戰爭罪的指控。這也反映了地緣政治關係在基辛格一生中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然而,很少有人懷疑基辛格的才智和外交能力。在最受歡迎的時期,基辛格甚至被認為是性感的標誌,他曾和女明星們約會,更有甚者還提出要修改憲法允許不在美國出生的人也可以做總統,好讓基辛格參加競選。

基辛格不被認為是對華的鷹派人物。眾所周知,他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有直接聯繫。

基辛格對俄羅斯也不像一些人一樣,得了「恐懼症」。多年來,他與普京會面了17次。基辛格一再主張在華盛頓和莫斯科之間建立更好的工作關係。基辛格上週在赫爾辛基舉行的川普與普京峰會上說,「這是一場必須舉行的會議。我已經提倡了好幾年了。」他還對俄羅斯干預選舉的目的表示懷疑,並促進了世界上最大核武器擁有國首腦之間更好的權力平衡。

在2016年總統競選期間,不僅僅是基辛格,川普圈內的各種人物都討論了這項戰略:不僅與俄羅斯,而且與日本、菲律賓、印度、中東國家,和其它國家保持廣泛關係,運用國際平衡主導制衡中共的威脅。

這些消息人士說,自從成為總統以來,川普已經表現出不同的興趣。但他對中國的實際態勢仍難以界定。總統恭維該國的政治領導層,在關鍵的外交政策問題上與之合作,並採取了極具對抗性的貿易立場。

美國對外關係委員會主席理查德哈斯表示,他理解採取集體辦法打擊中共的想法,「我只是不認為俄羅斯目前在這方面發揮了作用。」

儘管如此,這方面的言論在美國官員中越來越多,即:中共已經構成威脅,需要採取全面戰略來對抗這一威脅。在上週的阿斯彭安全論壇上,FBI局長克里斯托弗.雷(Christopher Wray)稱中國(中共)是「我們作為一個國家面臨的最廣泛、最具挑戰性、最重要的威脅」。中央情報局東亞代表團副助理主任邁克爾.柯林斯(Michael Collins)表示,稱中國(中共)正在發動對美國的「冷戰」。

「很明顯,川普政府認為中國(中共)在崛起,在貿易問題上,它繼續尋求主宰亞洲,建立一支可以挑戰華盛頓的,擁有最先進武器的軍隊,以取代美國力量,它是頭號國家安全挑戰,」國家利益中心國防研究主任哈里.卡齊尼斯(Harry Kazianis)說。「我並不感到震驚,他們會認為俄羅斯是遏制中國(中共)崛起的潛在夥伴。」

也有專家表示,無論其動機如何,從理論上講,聯俄之中並非完全沒有價值,但必須打破普京與習近平之間的夥伴關係。

「現在,中國(中共)和俄羅斯有著非常相似的世界觀,他們相互強烈支持對方。我沒有看到很多裂縫,」美國海軍戰爭學院的俄羅斯與中國問題專家歌德斯坦(Lyle Goldstein)說。

曾在國家安全委員會亞洲部工作過的阿比蓋爾.格雷斯(Abigail Grace)表示,俄羅斯和中國經常在聯合國安理會中尋求互補的議程,並相互支持。他說:「我不認為就中俄合作的程度,(聯俄制中)必然符合美國的利益。」

不過,雖然莫斯科和北京關係密切,有許多戰略目標,但它們之間存在著相對不信任的領域,包括中亞地區。中國通過「一帶一路」倡議在該地區取得了重大的經濟和外交進展,其中包括中亞國家戰略的關鍵部分。但俄羅斯認為該地區屬於俄羅斯的傳統勢力範圍。雖然它沒有妨礙習近平向哈薩克斯坦和烏茲別克等國提出的建議,但儘管有中國的邀請,它還是拒絕加入這項倡議。

除了中亞之外,同樣明顯的是,憑藉其巨大的經濟和迅速擴張的軍事野心,中共正處於大大超越替代俄羅斯的階段。這可能迫使俄羅斯在其它地方尋求夥伴關係。

「從長遠來看,(美國)政府相信莫斯科將把北京視為最大的地緣政治對手,這可能促進(俄羅斯)與美國建立和解關係,」一位接近白宮的消息人士表示。「但這還很遙遠。」

「反向尼克松」戰略還沒有實施,這是一個很好的理由。這只是地緣政治上的現實。

「中國是一個更大的長期戰略挑戰,」負責政策的國防部副部長約翰.魯德(John Rood)在阿斯彭安全論壇(Aspen Security Forum)上說。「但在許多方面,由於俄羅斯政府所表現出的一些行為,俄羅斯核武庫具有壓倒性的威脅,因此俄羅斯(是美國)面臨的更大近期威脅。」

俄羅斯有時是歐盟和美國的一個浮誇的敵人,尋求在西方盟國內部和之間播種破壞和分裂。它也是美國政治中極具破壞性的力量,雄心勃勃地試圖讓俄羅斯成為夥伴,幫助維護現有的國際體系,不合乎邏輯。

「目前,由於俄羅斯試圖攻擊我們的民主機構,並且仍然像烏克蘭和敘利亞的流氓國家一樣,美俄聯盟針對中國(中共)的機會很小,」卡齊尼斯說。

「但要知道這一點:時間和環境可以改變思想,贏得人心。如果在7-10年內確實發生這種情況,我不會感到震驚。」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