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學大師王國維出現大失誤 他竟誤判柳永的詩(圖)



王國維的《人間詞話》,認為古今之成大事業、大學問者,必經過三種之境界。此論確別出心裁,妙哉。(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王國維的《人間詞話》,認為古今之成大事業、大學問者,必經過三種之境界:第一層乃晏殊的詞「昨夜西風凋碧樹,獨上高樓,望斷天涯路」;第二層為 「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最高層次則是辛棄疾的「眾裡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以宋詞敷衍個體生命的發展階段,王國維先生的確別出心裁,妙哉。

王國維漏掉了柳永

有趣的是,「為伊消得人憔悴」這首詞的作者,王夫子言之鑿鑿地算在歐陽修的頭上,其實非也,此乃柳永的手筆。後人即便指出來,也頗厚道,覺得這應該算是王國維的筆誤,畢竟王夫子是詞學大家,不應該犯這種低級錯誤。可是,《人間詞話》的白紙黑字一經出版,那就不是「大學者的小失誤」所能一筆勾銷的了。無論如何,王國維在自己劃時代的論斷上,把詞史上同樣具有劃時代意義的大才子柳永給漏掉了。

先看看王國維提到的三位宋詞大佬,晏殊是神童,十四歲便考中進士,順風順水地做到宰相的高位,乃古典士大夫皆欽羨的美滿人生;歐陽修雖然科舉之路有些坎坷,但總算在二十四歲的時候躍入龍門,後來官居副宰相,其文章造詣了不得,被譽為唐宋八大家之一;南宋的辛棄疾那就更是傳奇了,此公出生在金國,卻一心想著趕走金人,二十五歲時,他帶著起義軍投奔了南宋朝廷,獲得宋高宗的高度評價,一時風光無限。

唯獨柳永,出生比以上諸公都早,算是老前輩,但他四次進士考試落榜,五十歲過了,才金榜題名,官職最大做到六品的「屯田員外郎」。也正因此,柳永還有了一個柳屯田的「官名」。從俗世的功業來看,柳屯田比起晏殊、歐陽修、辛棄疾三人差得可不是一星半點,但若論文學成就,柳屯田卻一點都不寒磣,甚至可以傲視群峰。

柳永的老家位於福建武夷山一帶的崇安縣,在家族中排行第七,故又有「柳七」的稱號。其實,柳家老七的家庭條件還是蠻不錯的,其父祖輩皆為士大夫官員,雖未拜相封侯,但也沒讓柳老七輸在起跑線上。十九歲時,老七第一次到開封參加科考,他本有才,家學又好,能如隋代的楊素那般,我不求富貴,唯恐富貴逼人:拿一個進士頭銜,如囊中取物,小兒科而已。

戲耍中仍寫出一手好詞

可惜,理想是豐滿的,現實是骨感的,他一不小心,便名落孫山了。一般天賦極佳的人,若碰到自認為不該有的挫折,便會放浪形骸,瘋狂一段時間。柳永便是這樣,他跑到江南溫柔之地杭州,在妓女的歌聲中,顛倒紅塵。可消沉歸消沉,天才歸天才,柳永在杭州仍舊在瘋狂地玩耍中,寫出了好詞《望海潮》。

「東南形勝,三吳都會,錢塘自古繁華」,便是這首詞的發軔之句,也幾乎成為杭州的旅遊宣傳口號。更有甚者,兩百多年後,南宋的文人羅大經,在其筆記《鶴林玉露》裡記載,當初金國皇帝完顏亮,之所以要進攻南宋,乃因為聽到柳永詞中描寫杭州美景的「三秋桂子,十里荷花」幾句,便心嚮往之矣。

年輕的柳永,一炮而紅,狂澆了一把科舉路上的塊壘。只可惜,對於柳老七而言,似乎詞寫的愈好,他的仕途與人生就愈坎坷。在中國古代頂級的詩人群體裡,柳永的遭遇與唐代的李商隱很像,都是吃不上一口高級別的皇糧,但都寄情於詩詞,且總是喜歡寫女人,搞曖昧。

柳永開創「慢詞」

柳永是史上第一個大量創作「慢詞」的文人,在他之前,詞以簡短的「小令」為正宗與主流。而小令從某種意義上說只是詩的一種變體,乃唐詩在宋代的活學活用。但慢詞就不同了,它篇幅長,慕物寫景,鋪陳情感,皆可盡情釋放,其信息量遠非古體詩所能比擬,亦大大迥異於詩了。

柳永是開了「慢詞」風氣的鼻祖,為宋詞的輝煌做了開創性的貢獻。慢詞雖好,但一開始它卻是被瞧不起的。眾所周知,詞就是歌詞,一開始,它是用來唱的,早在唐末與五代時期,娛樂場所就有了它茁壯成長的空間。而慢詞,則更適合歌姬們的演唱。事實上,柳永一生就大量為妓女們創作歌詞。而他「致杭州」的那首「東南形勝」,起初也是為歌姬所作。

可事情總是有兩個方面,柳永成了民間推崇的名人的同時,卻不太討當時的士大夫喜歡。他早期考不上進士,據說是皇帝宋真宗懷疑他的人品。最終一大把年紀考上了,也是因為宋真宗的繼任者宋仁宗發了點善心,不再找柳永的茬。否則,柳永將會更加悲催。不過也難說,如果柳永一輩子都未能戴上進士的帽子,說不定他會寫出更多更好的詞。

其實,王國維在《人間詞話》中,把柳永說成了歐陽修,還算不錯的,至少老王記住了柳老七的詞,也記住了他的「為伊消得人憔悴」,更記住了他的憔悴,而《宋史》更絕,都沒單獨為柳永作傳。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