涉疫苗案山東官員 剛遭問責火速調任要職(組圖)

2018-11-03 01:45 作者: 林中宇

手機版 简体 3個留言 打印 特大

那些涉人禍遭問責官員僅被調職,或被免職後轉而復出,似乎成為中共官場的潛規則。
那些涉人禍遭問責官員僅被調職,或被免職後轉而復出,似乎成為中共官場的潛規則。(示意圖)(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看中國2018年11月3日訊】(看中國記者林中宇綜合報導)引爆輿論的長生疫苗案,民眾心靈創傷仍未平復。山東省大數據局10月31日掛牌成立,首任局長馬越男就是一個月前被「嚴肅問責」的山東省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黨組書記、局長。這類涉人禍問責官員僅被調職,或被處理後轉而復出,似乎成為中共官場的潛規則。

山東涉疫苗人禍遭問責官員 迅速轉崗掌一省大數據

《新京報》微信公眾號「政事兒」報導,山東省大數據局是本輪省級機構改革組建的新機構。馬越男擔任山東省大數據局首任局長。

公開簡歷顯示,馬越男是山東鄒平人,曾長期擔任山東省政府副秘書長,2013年開始擔任山東省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局長、黨組書記。


長期任領導秘書的馬越男,其後臺背景引人猜測。(網路圖片)

吉林長春長生問題疫苗在去年11月,被中國國家藥監局要求停用,其中,由長春長生生物科技生產的25萬2600劑疫苗全部流向山東。一個月前,馬越男才因為長春長生公司問題疫苗流入山東,遭「嚴肅問責」。

中共山東省紀律檢查委員會9月30日公布,根據山東省政府、省紀委監委疫苗問題調查組對吉林長春長生公司不合格疫苗流入山東省後相關職能部門及人員履職情況的調查結果,經中共山東省委常委會會議研究決定,對8人予以「嚴肅問責」。

這8人中,山東省衛計委主任襲燕和時任山東省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黨組書記、局長馬越男「予以誡勉」。山東省疾控中心主任畢振強、省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副局長辛仁東等6人被免職。其中畢振強已被立案調查。

此後,馬越男被調離食藥監領域,但此番隨即出任新機構山東省大數據局局長。

馬越男獲重用引起網路熱議。網民評論:「這個國家還有救麼?誰能告訴我」、「原來瀆職的下場是這個,真的好棒哦,好想當官哦,鐵飯碗呢」、「證監會禍害股民幼兒園禍害小孩藥監局禍害家長,中國人早晚叫這些人禍害死」。

媒體人周蓬安11月2日撰文稱,山東當局對馬越男過於器重,並沒有對她實施真正的「問責」,就因為她管理的疫苗,已經不是第一次出問題了。

廣東電臺記者、時評人牛日成乾脆在微博發出一則對聯,贈給馬越男:喜笑顏開換交椅 沸天民憤出虛恭 橫批:遊戲官場。

長生疫苗案曝中共體制性腐爛 問題官員「復出」令人驚惶

今年7月長春長生生物公司引爆疫苗危機後,當局陸續追責包括7名部級官員在內的數十名國務院部部和地方的相關官員,其中原食品藥品監管(食藥監)總局副局長吳湞被查。

從社會輿論看,中共政府對這些官員嚴厲問責的行為,似乎並沒有達到平息民眾不滿的目的。許多人認為這種問責太過草率,太過於功利化和政治化,似乎有通過犧牲幾個官員為現有體制保駕護航的嫌疑。更多的人則將那些被免官員看作是這個腐敗、失效體制的替罪羊。

獨立學者鄧聿文在外媒撰文認為這一事件「是中國體制性、系統性腐爛的一個縮影」。表面上的嚴厲監管實際上會演變成無人監管和無人負責。「沒有公民社會,沒有媒體監督,沒有民眾和行業自治,沒有法律,黨包辦一切,無人負責和作為,只依賴領導意志,中國的體制性和系統性腐爛在疫苗面前顯露無遺。


問題疫苗成為中國民生重大隱患,但那些主事官員被問責後,可能陸續會復出。(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公開報導顯示,長春長生問題疫苗事件發生後,疫苗受害者家屬的維權活動一直沒有得到政府方面的積極回應,家長們被迫求助媒體,但遭當局強力維穩。

而更讓人憂慮的是那些問責官員可能在某天仍然可以復出,重新成為百姓生命安危的掌控者。

據《看中國》早前報導,十年前三鹿毒奶事件的受罰者、當時的國家藥監局食品安全協調司司長孫咸澤,也是這幾年來中國藥品監管的最高頭銜擁有者。2009年3月,中共當局對三鹿事件中負有重要責任的有關人員作出處理,時任國家藥監局食品安全協調司司長的孫咸澤被記過,但並未撤職。隨後,孫咸澤於2009年12月轉崗到藥品安全監管司任司長。之後一路晉升,2011年6月,孫咸澤任中國國家藥監局信息中心主任。2014年6月至2018年2月,孫咸澤還升任中國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副局長,同時還兼任藥品安全總監,主管藥品安全問題。

今年2月,孫咸澤已經退居二線,而去年底爆發的吉林長生生物疫苗事件在他任上並沒有得到及時處理。

值得注意的是,當年三鹿毒奶粉事件責任人除了孫咸澤步步高陞外,遭到撤職或者記過的官員在隨後的官場中也全部得到了重新任用甚至是晉升。這也形成中共對涉公共事故官員問責的典型模式。

《新京報》早在2015年的一篇報導就指出,2008年至2015年間,40名引起輿論關注的因突發事件被免職的官員中,半數已復出。

例如2009年,因「三鹿毒奶粉」事件中被免職的3名石家莊市領導,時任中共市委書記吳顯國、市長冀純堂、副市長張發旺,後均復出。

2008年致277人死亡的山西襄汾潰壩事故,時任山西省長的孟學農、副省長張建民,臨汾市委書記夏振貴、市長劉志傑,當時被免職,後也都「集體」復出。其中,孟學農在事故發生1年後就復出,在中央直屬機關工委擔任副書記。此後,他更是升任全國政協社會和法制委員會主任。

2015年11月,上海合併靜安區與閘北區,並由安路生出任區委書記。而安路生曾兩次出任中共鐵道部總調度長,而且都是在發生了一起特大事故之後,離開了這一職位。2008年膠濟鐵路「4‧28」重大事故後,路生被免去鐵道部總調度長職務。但不久就在2008年「5‧12」汶川大地震後,出任成都鐵路局局長。2010年5月7日,安路生重新出任鐵道部總調度長。2011年7月23日溫州動車重大事故,造成39人死亡、192人受傷。安路生在這之後,再次離開了鐵道部總調度長的職位,轉而出任上海鐵路局局長。

另外,因2010年上海靜安大火被撤職的時任靜安區區長張仁良,2012年初在遠赴新疆擔任喀什地委副書記後,2015年重返上海,出任國有獨資的上海同盛投資(集團)有限公司總裁、黨委副書記。

《美國之音》曾引述社會問題學者田奇莊評論指,按照中共的邏輯,這些官員實際上「是替黨分擔了憂愁、背了黑鍋、擔了擔子的。在這種情況下,黨覺得他是有功的,有了機會還是要重用的。他們被認為是黨可以信任的同志。」

田奇莊認為,免職官員重新復出的原因主要在於人民沒有真正的選舉權。

不過,即使在封建時期的明朝,官員工作失職,也是永不錄用。《崇禎長編》曾記載:崇禎三年(1630年),崇禎皇帝巡視城工,「特參朝陽、東直門監督主事方應明好逸曠工,竣役無日,帝以浚河事關城守,方應明何得玩視偷安,命褫其職,廷杖六十,發原籍為民,永不敘用。」

看來,在人禍後丟官仍可復出高就,古今中外唯有在中共紅朝有此吏治特色了。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