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任意篡改中國文化 (圖)

——點評《Chinese Culture and The Law》

2018-11-09 09:40 作者: 柏川

手機版 简体 3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孔子
假孔子之名(圖片來源:《假孔子之名》官方網站 導演授權)

【看中國2018年11月9日訊】我在墨爾本某大學孔子學院網站看到過一篇研究文章《Chinese Culture and The Law》——這篇文章以儒家思想的名義,講述的完全是共產黨的理論和實踐,並試圖把中共社會的腐敗現狀、社會信任危機和道德危機解釋為中國的文化與傳統,以便讓人們「尊重」和接受。

如果澳大利亞學生在學習中,把上述這些不良內容當作中國傳統文化現象來接受,甚至引用到自己的社會實踐中去,我擔心可能危害到澳大利亞的道德與價值觀、社會信任、政治與公義。甚至有些孩子可能被中共利用,成了其海外利益的代言人,而自己卻不知道。

這種偽裝的言辭如此巧妙,可能也存在於孔子學院的其他授課內容中。我擔心我們的大學、中學和小學,可能在不清楚的情況下,以孔子的名義,把中共的政治宣傳當作了中華文化,這是對中國傳統文化的篡改。下面,我儘可能的指出文章中每一點值得質疑的地方。

‧插圖分析

在其插圖的密密麻麻的人像中,絕大多數都來自中共歷次政治運動中的宣傳畫或同期的中國課本插圖,其年代大致在1950年至1980年代。這期間,中共的宣傳和教育的主題包括:取消私有財產、建立人民公社、大躍進、計畫生育、破「四舊」、消滅傳統文化學者(反右)、批判儒家學說與林彪(批林批孔)、徹底清除中華傳統文化(文化大革命),等等。

把這些人像與儒家的準則「仁義禮智信」放在一起,也許是暗示中共繼承了中國傳統。但是,這些宣傳畫所代表的時代和政治運動,讓很多經歷過的中國人不寒而慄。

在這些頭像中,還有一個似乎是蘇聯人的頭像,也許他來源於中蘇合作時的宣傳畫。而另一個工人像的手裡捧著一本紅書,經歷過「文化大革命」的人也許會馬上想起「紅寶書」(毛主席語錄)——其內容是中共前黨魁毛澤東的思想和言論,而不是孔子的。

‧第一頁:第二段(1)

「Chinese people hold...a weak sense of legality.」

【譯文】「中國人有著……薄弱的法律意識。」

這是錯誤說法。雖然中華歷史是長期的皇權政治,但是早在2500年前的春秋時期,鄭國和晉國就「鑄刑書於鼎,以為國之常法」,即頒布了成文法。而中華文化也講「王子犯法與庶民同罪」,是對法律公正的明確描述。在中共執政之前,中國人非常強調「天理」、「公道」和「王法」。只有在中共執政之後,中國才喪失了公正的法律。

‧第一頁:第二段(2)

「In the Confucian tradition,...This leader is likely to make decisions on behalf of the group...」

【譯文】在儒家傳統中……這個領導喜歡代表群眾做決定。

這句話在刻意的混淆政治與文化,意圖用傳統文化解釋中共領導代表集體的做法,「領導代表集體決策」是中共社會的特色之一。與孔子或中華傳統無關。

歷史上,東西方都有過皇權政治的時代,但是皇權在政治和決策形式上,都是受制約的。制約皇權的力量包括:道德傳統、宗教信條、國家法律、決策審議機構等。皇帝並不能為所欲為。

如今,西方社會進入了民主政治,並保留了很多歷史與文化——其中很多都來自皇權政治時期,但這並沒有影響到當今西方社會的民主政治。所以,把這句話用在描述中國文化的文章中,是在為中共的極權統治尋找歷史依據。

‧第三頁:第二段

「The influence of Confucian ideology has meant that China's legal system remained under-utilized and unsophisticated well into the twentieth century.」

【譯文】「儒家學說的影響,導致了中國的法律系統直到二十世紀仍然低效和不成熟。」

這個說法完全違背了歷史事實。儒家學說對中國社會的普遍影響,在1950-1970年代,經過中共的歷次毀滅文化的政治運動,已經被消滅殆盡。中國的法律系統崩潰也是中共這些政治運動、以及相關的全社會大規模動亂導致的。

1950年代以前,中國的合法政府是「中華民國」政府,中華民國是亞洲第一個民主共和國,既繼承儒家傳統文化,也學習西方民主制度,政治與法制的變革與發展速度,超過亞洲其他國家。而發展到今日,如果中國的法律系統仍然不完善、不成熟,那只能歸結為中共的治理阻礙了法律系統的發展。這與儒家學說無關。

‧第三頁:第三段

「Quanzi and Guanxi(personal relationships)have great influence on daily life in China.With an historical absence of astrong and transparent rule of law,Chinese have come to trust and rely heavily on their personal networks.」

【譯文】「圈子」和「關係」對中國的日常生活有著重要影響。因為歷史上缺乏強力和透明的法律監管,中國人變得極為相信和依賴個人關係網。

確實,當今中國存在嚴重的道德缺失與信任缺失,並因此產生了很多社會問題/現象。但這並非某種傳統,而是中共在長期、持續的政治運動中,破壞了中華傳統文化,連帶著消滅了中華民族的道德傳承導致的。尤其信任缺失,是在中共的政治運動中,父子反目、夫妻告密,人們不敢公開表達意見,也不敢私下吐露心聲,這給中華民族留下了難以承受的心裏傷害,從而產生的。

而在中華民族歷史上的各個朝代,法律是明確的,無論是立法還是修法,都要昭告天下的。執法和監管的陰暗面,哪個朝代都有,西方的歷史上和現代也都有,但都不是大規模的、社會潮流一般的存在。在西方,社會的陰暗面並沒有導致中共社會那樣深重的政治腐敗、司法腐敗和管理腐敗。在中國,同樣不能把中共掌權的當今社會裏的腐敗現象歸結為歷史原因—更何況中華歷史與文化傳承已經在上世紀的中共政治運動中被徹底清洗過。

1980年代,中國曾出現「民主」、「反腐敗」和「懲治貪官」的社會思潮,並延續到1989年的天安門集會。而中共的選擇是軍隊鎮壓—「六四天安門屠殺」。這說明,中國民眾希望的是「民主」、「司法公正」、「政治廉明」,而中共不願改變。

1990年代,中國流行過「法輪功」—這是一種源自佛家的氣功,強調修煉心性,只有做到「真善忍」,成為一個好人,其身體鍛練才能達到效果。至1999年,中國已經有上億民眾修煉法輪功,這說明中國民眾希望找回信仰與道德。而中共的選擇是「鎮壓法輪功」,其持續時間之久、投入國家資源之多,受迫害人群之廣,都已經駭人聽聞。這說明中共不願改變。

所以,無論是道德缺失、社會信任缺失、或司法系統不健全,都與中共的直接選擇有關,並無關於中華文化的傳統,也不是中國民眾的選擇。

‧第三頁:第四段

「Non-Chinese,with ashort history of commercial operation in the mainland,may consider their underdeveloped networks asignificant hurdle to business dealings.With local joint venture partnerships still amandatory part of doing business in China in certain sectors,many multinational firms have assumed they will be able to benefit from their local partner’s networks.」

【譯文】「外國人因為在中國大陸的經商歷史比較短,可能感到他們的不發達的關係網成了做生意的壁壘。而且在中國的一些特定領域裡,合資仍然是強制性的,許多國際公司都認為他們內地合作夥伴的關係網很有用。」

在中國,司法、執法、行政,都掌握在中共的手裡。孔子學院也是中共的機構。為什麼中共不去面對自己治下的社會腐敗,反而以「局外人」或「第三者」的語氣來勸說海外投資者去適應與接受?

另外,這裡宣傳「合資」的好處,好像要做投資生意,必須依靠中國合資者的社會關係,不能依據中國的法律和公平競爭。可是,中共常年通過合資來竊取外資公司的商業機密和專利技術,已經是公開的事實。所以,孔子學院這種「鼓勵合資」的說法,其用意值得推敲。

‧第四頁:第一段(1)

「Responsibility is shared,limited accountability.Confucius promoted the stable properties of the collective and the perceived possible social outcomes that resulted from maintaining harmonious relationships with one's neighbours.」

【譯文】「分攤責任、有限問責」。孔子主張的穩定,是集體的穩定,以及可能達到的社會穩定,這要通過跟鄰里保持和諧來達到。

「分攤責任、有限問責」這是共產黨搞「消滅私有制」和「社會主義」的典型做法之一,這不是儒家學說。強調集體、忽視個體,這也是典型的共產黨執政態度。儒家學說,是以人為本的,是重視個體的。孔子的理想是大同社會,是和諧的,但並非通過犧牲個體來實現,而是每個人都實現自我價值,以此為基礎,使社會高度和諧。詳細內容請見記載孔子言論的著作《禮記‧禮運‧大同》【1】。

孔子在《禮記‧禮運》中提到的「大同」與「小康」概念,常被中共竊取來修飾共產主義或社會主義暴政。但不同的是,孔子希望的是每個人充分實現個體價值,從而達到社會和諧,而社會和諧同時也保障著個體價值;而共產黨要求的是犧牲個體價值,來維持一種社會的表面和諧形式,這種表面的社會和諧有利於保障共產黨的極權統治。

‧第四頁:第一段(2)

「Despite the flourishing market economy,China remains asociety steeped in collective tradition and shared responsibility,as evidenced by China's ruling politburo standing committee,where ultimate responsibility is shared by the group.」

【譯文】「儘管市場經濟繁榮,中國仍然保持了強調集體和分攤責任的傳統,中國的政治局常務委員會證明了這一點—最大的責任由這個集體分攤。」

「China's ruling politburo standing committee」正式的名稱叫做「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會」(Standing Committee of the Political Bureau of the Communist Party of China Central Committee),這是一個共產黨機構,其組織結構和運營機制是蘇聯式的。這與中華傳統無關,只能作為中共繼承了蘇共執政模式的證明。

‧第四頁:第二段

「In daily life,Chinese are striving to‘get ahead’and are accustomed to firmly standing up for themselves in all transactions.Westerners who have recently arrived in China are often surprised at the frequency of argument and debate.」

【譯文】「在日常生活中,中國人努力爭強,並且習慣於在所有的交易中時刻維護自己。最近去過中國的西方人,經常被無處不在的吵架和爭辯所驚呆。」

這種現狀是真實的,但是它的起源是中共的政治運動、以及共產黨的「鬥爭哲學」。這種社會現象開始的年代,在1950年代至1970年代——期間,中共不斷的宣傳「階級鬥爭」,併發動政治運動,強迫中國民眾相互鬥爭、相互告密,之後才形成了這種現代中國的「共產黨文化」。

真正的儒家思想,鼓勵人們「溫良恭儉讓」,「修身」從自己做起—這在當今中共社會裏,已經罕見了。

‧結論

根據各方調查,我認為,孔子學院是中共為海外學生定制的一套洗腦方案。在教學中改寫中國歷史,潛移默化的灌輸中共的意識形態、以及符合中共利益的觀點。學生一旦深度接受了,就會用得到的體驗和接受的說辭,來抵抗外界對中共的質疑與不同說法。

基於澳中在國際貿易、地緣政治、軍事、外交等方面的關係,以及澳中社會的價值觀差異,我覺得孔子學院的教學,正試圖將中共的思想與文化歸為中華傳統文化的一部分,這不但在誤導社會,還會影響澳大利亞的下一代人的價值觀,並且危害澳大利亞的國家利益。可以說,《Chinese Culture and The Law(中國文化與法律)》所闡述的東西與中華民族的五千年傳統文化、或儒家學說無關。

附錄:《禮記‧禮運‧大同》

原文:

昔者仲尼與於蠟賓,事畢,出遊於觀之上,喟然而嘆。仲尼之嘆,蓋嘆魯也。言偃在側,曰:「君子何嘆?」孔子曰:「大道之行也,與三代之英,丘未之逮也,而有志焉。

大道之行也,天下為公。選賢與能,講信修睦,故人不獨親其親,不獨子其子,使老有所終,壯有所用,幼有所長,鰥寡孤獨廢疾者皆有所養,男有分,女有歸。貨惡其棄於地也,不必藏於己;力惡其不出於身也,不必為己。是故謀閉而不興,盜竊亂賊而不作,故外戶而不閉,是謂大同。

今大道既隱,天下為家。各親其親,各子其子,貨力為己,大人世及以為禮。城郭溝池以為固,禮義以為紀。以正君臣,以篤父子,以睦兄弟,以和夫婦,以設制度,以立田裡,以賢勇知,以功為己。故謀用是作,而兵由此起。禹、湯、文、武、成王、周公,由此其選也。此六君子者,未有不謹於禮者也。以著其義,以考其信,著有過,刑仁講讓,示民有常。如有不由此者,在埶者去,眾以為殃,是謂小康。

白話文意思:

從前孔子參加魯國的歲末大祭祀,並且擔任助祭。祭祀完畢,走到宮門外兩邊的望樓上參觀,非常感慨地嘆息起來。孔子的嘆息,大概是為了魯國而慨嘆。

弟子言偃陪侍在旁,問孔子說:「先生為什麼嘆氣呢?」

孔子說:「大道得以施行的世代,和夏、商、週三代賢君當政的時代,我沒能趕上,而書上有記載,可以知道大概的情況。當大道得以施行的時候,天下是人所共有的。社會上盡選賢能做事,講求信義,教人團結和睦。所以每個人不僅孝敬自己的父母,不單愛護自己的子女,還使社會上的老年人得以安享天年;壯年人能發揮所長,貢獻社會;幼年人能好好地成長起來。使鰥夫、寡婦、孤兒、沒有子女的老人家,以至殘廢疾病的人,都能得到照顧。使得男子都有本身適當的工作,女子都有歸宿的家庭。人們不讓財貨資源白白浪費於地上,於是努力開發,然而不必據為己有;人人惟恐自己力不從心,可是並不是為自己私底下的利益。既然這樣的話,社會上就再不會有陰謀詭計的使用,也不會有搶劫、偷竊和作亂的事發生了。因此,人們也不用關上門來彼此防範。這就叫做‘大同’世界。

如今大道既然無法推行,天下成為一家一姓的天下。人人只孝敬自己的父母,只愛護自己的子女,生產財貨和付出勞力,都只為了自己而已。在上位的將爵位傳給自己子弟,成為固定的制度。又各自築起內外城郭、挖掘壕溝,來保衛一己的領土。並且按照禮義來定出法度,去確立君臣的名分,加深父子的恩情,使兄弟和睦相親,令夫妻和諧相處。由此而設立各種制度,劃定田裡疆界;以此推許勇敢和聰明的人,獎勵為自己效力的人。這樣一來,一切陰謀詭計就產生了,而戰爭也就由此而起。夏禹、商湯、周文王、周武王、周成王和周公,都是這時代的代表人物。這六位賢君,沒有一個不是小心謹慎地運用禮制治國的。他們以此來確立行事的是非標準,養成百姓誠實守信的風氣,又明白地指出人們的過錯所在,標榜仁愛,講求互相推讓,使老百姓能有法規可去遵從。如果有人不按照這樣做的話。即使是有權有勢的,也會被罷免,而民眾都會視之為禍根。這就叫做‘小康’世界。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