巧妙至極!歷史上最有趣的10則對聯(圖)


李調元巧釋蘇東坡對聯。
李調元巧釋蘇東坡對聯。(繪圖:志清/看中國)

小小的一幅對聯,看似貌不驚人,卻承載著華夏文明的博大精深。古往今來,對聯不僅在民間流傳廣泛,也一直備受文人推崇。以下10則最有趣對聯,不僅立意精巧,還令人忍俊不止……

王羲之巧防小偷

東晉大書法家王羲之喜書門聯,但每次張貼都被賊偷走。某年除夕,他想出了一個防「賊」的妙法,在門楹上貼出這樣一副對聯:

福無雙至

禍不單行

偷春聯的人一看,都搖頭而去。初一清晨,王羲之又在上下聯尾各續三字:

福無雙至今朝至

禍不單行昨夜行

楊貴妃妙對唐明皇

一日晚上,唐明皇和楊玉環登上樓臺賞月。

唐明皇即景吟出一聯:二人土上坐

楊貴妃機敏伶俐,應聲對道:一月日邊明

唐明皇的上聯無甚出奇,不過將「坐」拆成兩個「人」和一個「土」。楊貴妃所對下句,則不一般:既將「明」字拆成「日」和「月」,又採用暗喻手法,將皇上比做日,把自己比成月,月亮只有依靠太陽之光才放光明,聰慧機敏盡顯無遺。

李白對句戲權臣

唐玄宗的寵臣楊國忠嫉恨李白才華,總想奚落他一番。一天,楊國忠約李白去對三步句。

李白一進門,楊國忠便譏諷道:兩猿截木山中,問猴兒如何對鋸?「鋸」諧「句」,「猴兒」則暗指李白。李白微微一笑:「請大人起步,三步之內對不上,算我輸。」不想楊國忠剛想抬腿,李白便指著楊國忠的腳喊道:匹馬隱身泥裡,看畜生怎樣出蹄?「蹄」諧「題」,對得剛剛好。

楊國忠剛抬腳就被譏諷「畜生出蹄」,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十分尷尬。

秀才巧改進士聯

有個進士老爺,專橫跋扈,仗著有財有勢欺負百姓。進士的兒子也花錢買了進士,為了炫耀,老進士在大門上貼了這麼一副對聯:父進士、子進士,父子皆進士;婆夫人,媳夫人,婆媳均夫人。

有個窮秀才,因無錢送禮,年年落榜。見了這副對聯,計上心頭。第二天一大早,進士的門前圍滿了一大堆看熱鬧的百姓,無不拍手叫絕。進士老爺打開大門一看,立馬昏倒在台階上。原來對聯被秀才改成:父進土,子進土,父子皆進土;婆失夫,媳失夫,婆媳均失夫。

唐伯虎戲弄商人

蘇州有個商人請求唐伯虎為自己題寫一幅對聯,唐伯虎多番推辭,無奈經受不住糾纏,大筆一揮寫下:生意如春意,財源似水源。

商人看了嫌對聯發財的味不濃,唐伯虎見他是一俗夫,便又寫一聯嘲笑之:

門前生意,好似夏月蚊蟲,隊進隊出

櫃裡銅錢,要像冬天虱子,越捉越多

沒想到商人卻十分喜愛這副不倫不類的對聯。

東坡佛印玩啞聯

北宋大文豪蘇東坡和高僧佛印是一對老頑童,兩人經常鬥嘴。一天傍晚,他們泛舟江上,時值深秋,金風颯颯,水波粼粼。飲酒間,佛印向東坡索句。蘇東坡向岸上看了看,用手一指,笑而不說。佛印望去,只見岸上有條大黃狗正狼吞虎嚥地啃吃骨頭。

佛印當然明白這點小伎倆,他也不是善茬,就呵呵一笑,把手中題有蘇東坡詩句的折扇拋入水中。兩人心照不宣,撫掌大笑。原來他們是作了一副雙關啞聯。

東坡的上聯是:狗啃河上(和尚)骨

佛印的下聯是:水流東坡詩(屍)

神童妙對武則天

相傳唐代有一對神童姐妹,能詩善對,一日,武則天傳旨召見姐妹兩人。武后攜著二人小手,來到佛祖殿御河岸邊,見一和尚正在河裡摘荷花,隨即吟道:河裡荷花和尚摘去何人戴

連用「河、荷、和、何」四個諧音字,難度不小。姐妹倆忽聞琴弦切切,歌聲裊裊,因即對道:情凝琴弦清音彈給青娥聽

「情、琴、清、青」四個諧音字,切情切景。武后聞之甚喜。武后有意留妹妹在宮中,讓其與姐姐道別,妹妹眼眶噙淚,仰望天空,當即賦詩一首:天空雲驟起,鴻雁競雙飛。所嗟人異雁,不得一行歸。

武后嘆曰,人各有志。命人厚禮送小姐妹回家。

官官受管何必管

清初,南方有個姓任的主事官,他經常抨擊時弊、譏諷朝政是非,不免得罪了一些有權有勢的官家豪門。

一天,皇上派來了一個姓管的御史官來查察,當地紳士豪門伺機對任主事官惡意攻擊。管御史只聽一面之詞,不加考察,便對主事官嚴加訓斥:「我聽說你喜教訓別人,這不好。現在我有一邊對聯,讓你來對。」

說罷,便念出了上聯:說人之說被說人之人說,人人之說,不如不說。

任主事針鋒相對地對出了下聯:管官之官受管官之官管,官官受管,何必多管。

管御史聽後,瞠目結舌,拂袖而去。

慧童嵌字戲知府

清咸豐年間,熱河知府卜昌欺塞外無人才,便微服去熱河詩社尋釁。適逢兩個娃娃在家,卜昌喝令他們去找社主。

一個小孩道:「今天我倆在家,要對詩,只管賜教。」卜昌無奈,出句道:兩火為炎,既然不是鹽醬之鹽,為何加水便淡。一個小孩一眨巴眼,笑瞇瞇對道:兩土為圭,既然不是烏龜之龜,為何加卜為卦。另一個道:兩日為昌,既然不是娼妓之娼,為何加口便唱。

兩個娃娃拿卜昌的名字開涮,使他異常難堪。從此,再也不敢藐視熱河的文人了。

李調元妙對歪聯

清代詩人李調元天資聰穎,好學敏求。上學時,有次生了一身疥瘡,不停地搔痒,先生看見了,笑著戲出一聯:

抓抓痒痒,痒痒抓抓。不抓不痒,不痒不抓。越抓越痒,越痒越抓。

李調元聽後,既難為情,又很氣憤,頓時忘了尊卑,對著先生隨口便道:

生生死死,死死生生,有生有死,有死有生。先生先死,先死先生。

話音剛落,李調元深感自責,一時衝動出言不遜,立即向先生賠禮道歉。晚年,他將此事告訴兒孫,要他們引以為戒。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