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當事後諸葛 決策品質≠結果(圖)

2019-01-10 16:15 作者: 安妮·杜克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人們常常無法區分運氣與技巧,總認為最終結果與先前決策的品質息息相關。
人們常常無法區分運氣與技巧,總認為最終結果與先前決策的品質息息相關。(圖片來源:Adobe Stock)

2015年賽季美式足球聯盟的冠軍爭奪戰─第49屆超級盃(Super Bowl XLIX),在最後幾秒出現了史上最具爭議的戰術指令。當時距終場僅剩26秒,西雅圖海鷹隊落後4分,他們在新英格蘭愛國者隊的1碼線持球,準備進行第2次進攻(second down)1 。人人都認為海鷹隊教練皮特·卡羅爾(Pete Carroll)會下令將球遞傳(handoff)給身為跑鋒的馬肖恩·林奇(Marshawn Lynch),使其達陣得分。在這種短碼數的局面下,怎麼可能不使用這種戰術呢?況且林奇又是美式足球聯盟最佳跑鋒之一。

不料,卡羅爾下令四分衛羅素·威爾遜(Russell Wilson)傳球(pass),結果新英格蘭隊截球成功,隨後贏得了超級盃。隔天的媒體頭條對此大加撻伐:《今日美國》(USA Today):〈美式足球聯盟有史以來最差勁的戰術指令。西雅圖海鷹隊到底是怎麼盤算的?〉《華盛頓郵報》(Washington Post):〈超級盃有史以來最糟的戰術指令。人們對海鷹隊和愛國者隊的看法將永遠改觀〉福斯體育台網站(FoxSports.com):〈西雅圖海鷹隊使用超級盃有史以來最愚蠢的戰術,可能從此一蹶不振〉《西雅圖時報》(Seattle Times):〈海鷹隊採用超級盃歷史上最糟的戰術而吞下敗仗〉

《紐約客》(The New Yorker):〈海鷹隊教練在超級盃犯下嚴重錯誤〉專家們都認為這項戰術愚蠢至極,完全無須辯駁,僅有一些零星評論認為,這項進攻指令即使不出色,也是在情理之中。班傑明·莫里斯(Benjamin Morris)曾經在數據新聞網站「538」(FiveThirtyEight.com)分析這項戰術,布萊恩·柏克(Brian Burke)也在線上雜誌《頁岩》(Slate.com)表達看法。這兩位都提出令人信服的論據,指出傳球完全合乎常理,同時考量到時間管理與賽末的層面。他們還指出,傳出的球幾乎不可能被攔截(當年賽季中,在對手1碼線前的傳球進攻共有66次,沒有一次遭到截斷;而先前15個賽季中,在這種情況下的被攔截率大約為2%)。

1譯者注:在美式足球場,除去兩邊達陣區,長度共有100碼,進攻方必須在4次進攻機會中推進10碼以上,才能繼續進攻,否則就得攻守互換。一次進攻即一個down。

即使有些人抱持不同看法,批評依然排山倒海而來,將皮特·卡羅爾攻擊得體無完膚。無論你是否認同這些非主流分析,多數人都認為卡羅爾思慮欠周,或是批評他「根本」胡亂指揮。這裡出現一個問題:為何這麼多人如此堅決認為他錯得離譜?

總而言之就是一句話:戰術沒奏效。

倘若四分衛威爾遜傳球成功,讓隊友達陣得到6分而逆轉戰局,這些媒體標題都將改寫為「戰術精采」、「海鷹隊突襲成功,高舉超級盃」或「海鷹隊教練卡羅爾智取愛國者隊教練貝利奇克(Belichick)」即使傳球成功後沒達陣,海鷹隊在第三次或第四次進攻時得分(或沒得分),標題則會討論其他戰術,沒人會記得卡羅爾對第二次進攻下達的命令。

卡羅爾實在運氣不好。他可以掌控戰術指令品質,卻無法控制進攻結果,最後因發展不如預期而遭千夫所指。卡羅爾選擇的戰術極可能讓球隊達陣而獲勝,即使傳球出界或觸地,海鷹隊還有兩次進攻機會,能讓四分衛將球遞傳給跑鋒林奇。他做出了高品質的決定,卻得到糟糕的結果。

人們容易將決策品質與結果品質相提並論,卡羅爾就是因此受害。對此,撲克玩家之間流傳一句話─「結果論」(resulting)。當我開始打撲克時,經驗更豐富的玩家提醒我「結果論」的危險,並告誡我別因為幾手牌不順就改變策略。

卡羅爾心知肚明,批評者全都陷入「結果論」謬誤。他在4天後接受《今日秀》(Today)訪問時承認:「這是歷來戰術執行最糟的結果。如果我們接到了球,這戰術就很棒,一切都沒有問題,沒人會去質疑。」

為何人們如此不會區分運氣與技巧?明知無法控制結果,為何對此坐立難安?為什麼我們常認為最終結果與先前決策的品質息息相關?無論是分析別人的決策,或是回顧自己做的決定時,該如何避免掉進「事後諸葛」的陷阱?

(待續……)

本文節錄自采實文化高勝算決策》一書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