模糊的正確和精確的錯誤(圖)

2019-02-04 08:13 作者: 價值at風險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投資 公司 行業
個人的投資理念「好生意好公司好價格」。(圖片來源:tuk69tuk/Adobe stock)

【看中國2019年2月4日訊】個人的投資理念「好生意好公司好價格」在前幾年基本成型,但這幾年還是有些變化的。以前我是比較注重研究公司的基本面,最好是能把公司掘地三尺那種(也想過能靠內幕提前獲取信息),而宏觀經濟和行業相對看的淡一些。這幾年慢慢對公司的基本面看淡了,或者說只要模糊的正確即可,更關注國家/行業的雪道夠不夠長,更多的是在好生意中尋找一些模糊的優秀的企業進行分散投資。為何有這樣的轉變?

首先,你無法精確的獲取公司真實的盈利情況,賣方也好,私募也好,大都是通過行業前景、歷史財報、公司訂單、實地調研等去前瞻的判斷公司未來的業績,但越是接觸企業久就越發現你根本無法精確的預測未來,你基本面挖的再深,能有公司創始人、董事長、管理團隊瞭解嗎?而很多公司的高層都無法確定自己公司未來的業績會是多少(經營的變數實在太多),你又是憑什麼計算出一個數字說這是公司來年的業績呢?

其次,就算你對公司非常瞭解(比董事長還瞭解),也對未來業績計算的非常正確,但你沒有注意到公司所處的行業基本面發生了巨大的拐點,你的各種計算也是徒勞。比如前2年非常熱門的PPP行業公司,很多人通過訂單可以精確的推算公司的未來業績,但最終行業的前景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那麼公司的業績計算的再精確又有什麼意義呢?未來無法獲取更多的訂單,股價自然出現業績&估值的雙殺。

很多投資人有時候會陷入過於在意細節的漩渦中(精確的錯誤),而忽視了更宏觀更高維度的信息(模糊的正確),如果不站在更高的維度——脫離公司去看行業乃至國家,那投資很可能失敗。很多投資大師之所以能夠成功,是因為他們站在了更高的維度,看到了大眾目所不能及的未來,投資大師和普通人在投資領域的競爭,就是一種降維打擊。同樣,不僅僅在投資領域,很多偉人之所以能成為時代的先驅,也是因為他們站在更高的維度,理解/視角異於常人(想一想那些物理/化學/音樂/數學/製造業的偉人,哪一個不是在他所在的時代中有超越常人的思維模式呢)。

1989年你在日本,你是一個資深的地產投資家,你憑藉天賦和努力,過去非常成功,並且你相信你會一直成功下去,這一次的投資,你依然全力以赴,通過各種數據各種調研各種分析,買了一套東京核心地段性價比特別高的商鋪,你不關注宏觀經濟的泡沫,不關注全球貿易的變化,也不關注政策,你相信國運向上,好日子還會繼續,你相信這個千挑萬選的商鋪基本面非常不錯,會給你更多現金流或更多的增值,你認為足夠努力足夠聰明瞭,但時代的洪流接下來會把你的天賦和努力沖刷的一文不值,只因為你沒有站在更高的維度去做投資,你被時代降維打擊了。

1938年你在德國,你是猶太人,你足夠聰明足夠努力,依靠投資和經營了大批實體製造業,你越來越成功,你苦心專研製造業,研發創造了一大批專利,同時你非常關心國家政治走向和國際形勢,你認為在和平年代,你專注於自己的領域帶來了持續的成功,但在這個時點,你不得不放棄自己在德國的一切,抓住了最後的時間點,舉家離開了自己奮鬥多年非常成功的德國去了美國重新開始。你站在了更高的維度,看到了自己即將面臨的苦難/大洪水,你才做出了正確的選擇。

個人的奮鬥固然重要,但更要考慮歷史的進程,特別是在重要的歷史性拐點,更需要關注的是宏觀層面的東西,微觀的細節或許並不是那麼重要,所以我現在認為只有基於對行業/大勢的判斷正確,企業的分析判斷才顯得有意義,同時我深刻理解到,我無法對企業基本面做出精確的判斷(特別是未來)。當然有時候行業看起來是不好,但這個公司能夠超越行業的發展,例如紡織行業雖然向下,但龍頭企業依靠優秀的管理和成本優勢,不斷擴張市場佔有率,其實這種公司本身就自帶好生意。

對於「好價格」的理解,我倒是變化不大。上面說過由於你無法獲取企業未來精確的業績,你也不能知道公司真正的價值。所以精確的估值同樣也是沒有意義的,各種估值手法只是告訴你安全邊際大致在哪裡,並非是以此去做買賣(對於「好價格」這一點的認知,我這幾年倒是沒變過)。我看到很多人都把大量的時間用在精確計算企業的內在價值(DCF/清算價值)或計算推演企業估的值高低(PE/PB/ROE等),這是毫無意義的。真正的價值是無法計算的,因為你無法預測企業未來精確的業績;同時公司的交易價格也是市場博弈出來,PE/PB這些估值只是一個參考,你可以說10倍PE是低估,那麼8倍呢?13倍呢?精確的數字是沒有意義的。

投資很多時候是個概率問題,小概率不是不能成功,但我們總要去做那些概率更高的投資。追求模糊的正確永遠比追求精確的錯誤要重要得多。中國有很多自詡為「價值投資者」,一直以為深挖企業基本面的細枝末節或精確計算企業的估值高低這代表了價值投資的全部,其實這不過是在精確的錯誤上越跑越遠,這不是真正的價值投資的全部(想一想你們眼中的價值投資大師巴菲特早些年對大趨勢判斷的眼光——美國的國運、行業的興衰)。

關於概率問題,扯開一句,為什麼現在全球投資領域成功的人大都是「價值投資」(不是A股大眾認為的哪種價值投資),因為這種這種投資理念的成功概率最高,你對基本面不斷研究,時間越長,你自然累積的越多,你看的越透徹,而趨勢投資、技術分析這類都是基於歷史推導未來,是純粹的拋硬幣博弈,時間越長,連續對的人越少(概率越低),並且你除了獲得多巴胺之外,不會有任何的累積。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