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有人說魯智深與賈寶玉是殊途同歸?(圖)

2019-02-11 00:49 作者: 沉靜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細想來,魯智深賈寶玉還真有不少相似之處。單純,至情至性。不勢利,不算計,不妒嫉,慈悲為懷。(圖片來源:視頻截圖)

漫搵英雄淚,相離處士家。謝慈悲,剃度在蓮台下,沒緣法,轉眼分離乍。赤條條來去無牽掛,哪裡討煙蓑雨笠卷單行?一任俺芒鞋破缽隨緣化!

《紅樓夢》二十二回,寶釵過生日時,點了一出《山門》的戲,演的是魯智深在五台山破戒醉酒,打壞了山門,被智真長老遣往別處的故事。智深辭別師父時唱了這首《寄生草》。

聽曲文寶玉悟禪機,一句「赤條條來去無牽掛」,點醒夢中人,一切皆身外之物,生不帶來,死不帶去。魯智深曠達灑脫的人生態度令寶玉心馳神往,為日後出家埋下伏筆。

一個翩翩美少年,一個草莽英雄漢;一個是玉樹迎風的鳳簫笛韻,一個是大踏步走來的鑼鼓鏗鏘;一個留戀風花雪月的兒女情長,另一個看重出生入死的兄弟義氣……但他們終究與佛有緣。

修煉要破迷斷欲,不容易。寶玉要去的是眼角眉梢的萬種情思,智深要磨的是虯髯怒目中的血性殺氣。兩個看似截然不同的人卻跨壑闖關,殊途同歸。

細想來,魯智深賈寶玉還真有不少相似之處。單純,至情至性。不勢利,不算計,不妒嫉。能夠同情理解別人,慈悲為懷。

俠肝義膽

《水滸傳》中最俠肝義膽的漢子非魯智深莫屬。從拳打鎮關西、大鬧桃花村、火燒瓦罐寺,到大鬧野豬林,一路散發著奮勇忘我的熱誠,其正義的金剛之怒,威懾擊退著邪惡。

為救萍水相逢的金翠蓮父女,魯提轄(相當於少校營長)毀了大好前程,被官府通緝,不得已落髮為僧。為朋友兩肋插刀,魯智深揮禪杖救了險遭殺害的林沖,一路護送到滄州七十里外。因此,成了高俅的眼中釘,相國寺的菜園和尚也做不成了,再次亡命天涯,最終上山落草。為救九紋龍史進,孤身刺殺貪官賀太守未遂,被打進死牢,命懸一線。

見義勇為,捨身赴義,只要是義的事情,他就毫不猶豫地去做,聽從內心的呼喚,該出手時就出手,從不患得患失、斤斤計較。

108將中唯一真正帶給人們溫暖和光明的,是天孤星魯智深。書中從未提及他的父母,這樣一個缺疼少愛的孤兒卻沒一點陰暗心理。因為孤獨,格外重情義。他把有緣相聚的人都看做自己的親人,你的事就是他的事。因為備嚐艱辛,所以能實實在在幫助別人,扶危濟困。

不打不相識,打著打著連來搗亂的眾潑皮都成了朋友。他視林沖為生死知己,野豬林裡那披肝瀝膽的一席話,令人熱淚盈眶。不計前嫌,他率兵援助遭官軍圍剿的李忠、周通。

雖常因行俠仗義而惹禍上身,陷入困窘絕境,孤單悲涼到了極點,但他有著驚人的適應力,咋沒咋地,榮辱不驚,無怨無悔。吃苦受累,渾然不覺。生活中充滿喜感,憨拙粗糙如村野頑童,可愛又可笑,卻不可憐。偌大個胖和尚,還指著他來遮風擋雨呢!

怪不得智真長老一眼看出,這個粗獷的西北漢子的真善和慧根:上應天星,心地剛直,將來證果非凡。

情種情癡

神瑛侍者下凡投胎,口銜女蝸補天時剩下的煉石--通靈寶玉。隨後而來的是靈河岸三生石畔的絳珠仙草,要用一生的眼淚來「還」神瑛的甘露灌溉之恩。因此,引出金陵十二釵正、副冊的故事……

在溫柔富貴鄉,大觀園女兒國,和眾姐妹們一起彈琴下棋,吟詩作畫,寶玉格外疼愛體貼女孩子們,那種護花情結來自天分中的癡情和前世的專職。他以天眼穿透這個紅塵滾滾、烏煙瘴氣的濁世,發現在天真爛漫的少女身上還尚存著與仙界相通的潔淨細膩與精緻,神仙般的林妹妹是他的最愛。

寶玉宣稱:「女兒是水做的骨肉,男子是泥做的骨肉。」認為女清男濁,天地山川之靈秀只鍾於女兒。她們青春生命的清純之美,像水一樣的清澈、晶瑩、明潔,又像花一樣嬌艷芬芳、短暫易逝。令他喜愛、感動、讚歎,甚至忘了自己。黛玉葬花,寶釵撲蝶,薛寶琴踏雪尋梅,憨湘雲醉臥芍藥裀……是最美的詩情畫意。

作為榮國府嫡孫、賈家繼承人,寶玉卻厭惡仕途經濟,罵讀八股的人是「祿囊」,當官的是「國賊」。懶於跟賈雨村之類的官場人物交往,也不願像父親賈政那樣板著撲克臉生活,更不屑賈璉、薛蟠般淫亂惡俗。

寶玉崇尚老莊精神和魏晉風骨,追求心靈契合的感情和詩意的生活方式,想做一個獨立於體制之外的才子逸士。寶玉何嘗不是作者年少的影子?如果沒有曹雪芹,讓我們認識了一大群養在深閨人未識、蕙質蘭心的少女,那麼中國古典文學中的女性形象會是多麼單調,乏善可陳呀!

這位天外來客常有不被理解的孤獨和煩惱,敏感多情的他,會跟花鳥魚蟲說話,對著星星、月亮歎息傷懷。寶玉看人非功利,而是以赤子之心、超越世俗的標尺和藝術家的審美感應,具有悲天憫人的人文精神。

不論嫡生庶出,他都一視同仁,對丫鬟、小廝也樂意平等相處。真誠地認為自己比不上那些「極聰明」、「極清俊」、「清淨潔白」、「人品」好的女孩子,對她們不幸的命運深切同情。他欣賞晴雯毫不諂媚、沒半點奴才相的率直;他為挨鳳姐打罵、受了委屈的平兒理妝;看到畫薔的齡官,這位萬人迷體會到「人生情緣,各有分定」。

只有情種寶玉向林妹妹訴肺腑,那份癡與真才如此動人。寶黛談禪,那種相知共鳴,矢志不渝。

無心汲汲功名,為愛癡狂,寧為情死,這樣空前不肖的異類,令父母大傷腦筋。勸誡打罵,強力重塑都無濟於事。但那就是他來人間的路,正如警幻仙姑所言,要遍歷那飲饌聲色之幻,或冀將來一悟。

(待續)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