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楊絳隨筆記錄靈異事件—鬼附身(組圖)

2019-03-03 09:35 作者: 米雅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楊絳隨筆記錄靈異事件—鬼附身
楊絳著作的《走到人生邊上:自問自答》(圖片來源:Adobe Stock)

我正站在人生的邊緣上,向後看看,也向前看看,向後看,我已經活了一輩子,人生一世,為的是什麼呢?我要探索人生的價值。向前看呢,我再往前去。就什麼都沒有了嗎?當然,我的軀體火化了,沒有了,我的靈魂呢?靈魂也沒有了嗎?有人說,靈魂來處來,去處去。哪兒來的?又回哪兒去了呢?說這話的,是意味著靈魂是上帝給的,死了又回到上帝那兒去。可是上帝存在嗎?靈魂不死嗎?

這段經典的自問自答,出自作家楊絳。2005年,九十多歲高齡的楊絳病中提筆,開始了她的人生隨筆《走到人生邊上:自問自答》的寫作。最後該隨筆集在楊絳96歲時完成,2007年出版。楊絳在書裡用文學、哲學、倫理學談了「」和「」的問題,也隨筆記錄了過去曾遇過關於鬼神的奇聞軼事。

作家楊絳隨筆記錄靈異事件—鬼附身
1934年,楊絳和錢鍾書在北平。(圖片來源: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楊絳在隨筆中寫道,她認識一個二十多歲農村出生的女孩子,那女孩向她坦露曾經遇過附身在一個女人身上的怪事。

原來男鬼死了兩三年了,死的時候四十歲。那年,女孩家附近有個女人剛做完絕育手術,身子虛弱。男鬼便附在這女人身上,說自己是某某,吵著要見家人,和他們說說話。

鄰里間的人去傳話後,他的妻子、孩子們都趕來,被鬼附身的女人,竟流著眼淚和男子家裡的人說話,聲音很粗,完全不像個女人。

女孩的母親當時是村上的衛生員,要為這女人打消炎針,掐了女人的上嘴唇「人中」的地方想要驅鬼,但是卻不起作用。女孩的母親硬著頭皮給她打了消炎針,鬼還恐嚇說:「我沒讓你掐著,我溜了。嫂子,我今兒晚上要來嚇唬你!」

女孩家晚上果真不得安寧,家裡像有大把沙子撒在牆上的響,響了兩次。女孩的父親罵幾句,那鬼就不鬧了。雖然沒到女孩家鬧,但男鬼還是不時地附在那女人身上,鬧了好幾天,最後可能是她身體比較康復了,男鬼才沒再附身在她身上。

作家楊絳隨筆記錄靈異事件—鬼附身
大飢荒中被餓倒街頭的中國農民。(圖片來源:中國網路圖片)

楊絳回想,在「餓死人的年代」,北京居民只知道「三年自然災害」,十年以後,才知道不是天災。原本村民還不大敢說。多年後她才聽到村裡人說:「那時候餓死了不知多少人,村村都是死人多,活人少,陽氣壓不住陰氣,快要餓死的人往往夜裡附上了鬼,又哭又說。其實他們只剩一口氣了,沒力氣說話了。可是附上了鬼,就又哭又說,都是新餓死的人,哭著訴苦。到天亮,附上鬼的人也多半死了。」

鬼附人身的傳說,楊絳聽得多了,原本並不大相信,不過仔細想想,常有人說:「又做師娘(巫婆)又做鬼」,如果從來沒有鬼附在人身上的事,就不會有冒充驅鬼的巫婆。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