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歲廣西青年的醒悟(組圖)

2019-03-18 01:46 作者: 鱈魚100

手機版 简体 4個留言 打印 特大


2018年,廣西抗戰老兵和志願者在崑崙關緬懷崑崙關戰役中的國軍抗日英烈。

十七歲那年,隨父親的車去南寧,路上聽他說起崑崙關戰役的故事,第一次知道國軍也曾經抗過,不是只反共的。自幼喜讀書,但能接觸到的書籍裡都沒寫國軍抗日之事,連篇累牘的都是他們「反共反人民」的種種「罪惡」,電影裡也一樣。對國軍一直是存在很壞的印象,對他們持懷恨心態。

家父以前也從未提及過這些事,處在當時的年代,他可能也不敢說。今天車上只有父子二人,他就把這段歷史當故事說給我聽了。他只知道一個大概,具體的也說不上來,連參戰部隊的番號都不清楚,但對我來說也夠震驚的了。

他說有很多的廣西子弟兵參加了這次作戰,傷亡很大,但鬼子也死了不少。他還認識一些打過這仗的傷兵,話匣子一打開,他就收不住了,順便說起桂林保衛戰,說有個堂兄在桂林陣亡。國軍在桂林也和鬼子打過?又震驚一次。還跟我說起了黃埔,告訴我國軍一直在抗戰,只是不許說。

到了崑崙關下,停車,路邊有一塊石碑,和普通的里程碑一樣,不顯眼的,刻著《崑崙關》三個字,背面是空白的。這裡是後山,有一條土路上去,兩邊全是草,看來走的人不多。父親說他去過了,留在路邊看車,叫我自己上去。


崑崙關戰役舊址。

獨自一人踏上了40年前的抗日戰場,山全是土質的,長滿了灌木,稀稀拉拉的有一些松樹,公路在山腳崎嶇蜿蜒,只要佔據了兩邊山上的制高點,就能控制公路了。想尋找當年的戰壕或掩體什麼的,沒看到。經過幾十年的風雨,痕跡早已被掩埋了。

山不高,走十多分鐘就到了,小山頂上有一個亭子,孤獨的立在荒野中。亭裡有塊石碑,刻滿了文字,走近細讀。用繁體字寫的,有些字不認識,但大體能讀懂。碑文如下:

陸軍第五軍崑崙關陣亡將士紀念亭碑文

崑崙關,古戰場也。雄峙於邕賓路,崗巒環保,中通隘道,為南寧東北之門戶。地扼勢險,易守難攻,且為古今攻守南寧所必爭之地。昔宋狄武襄,雖於上元夜乘儂智高不備,一舉而攻略之。然考其戰績,則鼓行而前,死亡枕藉。猶賴狄武襄神勇堅定,所部將士用命,始奏奇捷,固未若世俗所傳成功之易也。

中華民國二十八年冬,倭寇以第五師團由北海登陸,侵襲桂南,連陷欽防,南寧,其勢甚銳。時聿明長陸軍第五軍。因敵犯長沙,先已增援入湘,未至而敵潰,遂戌衡岳。洎銜命馳援,兼程倍進。我前鋒二〇〇師六〇〇團,得預南寧近郊戰鬥,血戰三日,殺傷過當,團長邵一之壯烈殉職。嗣以主力尚未集中,軍奉命於賓陽,遷江間,拒敵北犯,而敵則進踞崑崙關焉。迨我軍轉守為攻,敵已於崑崙關要隘暨外圍據點扼險佈防。其堅固堡壘,側防機關,乃星羅棋佈於崇山峻嶺之間,宜其固若金湯。然竟為我軍所破,誠非倭寇預料所及。

聿明於攻克崑崙後,巡行戰場,低徊遺蹟,始悉敵憑藉地利,配備火力之狡悍與工巧,而嘆攻堅克險之匪易。惟此殘堞剩壘,僅存於荒煙蔓草之中,供人憑弔,因我忠勇將士浴血爭鬥之所收穫。衡諸狄武襄時,其攻略之難易,何啻倍蓯?而我克復崑崙關,適值除夕令節,又若與前史後先輝映矣!綜計是役我軍攻略部署,初用包圍殲滅,繼用正面突破,最後集中各種為例,逐次攻略。自是年十二月十八日開始,初以新二十二師及軍補充一,二團迂迴敵後,以榮一師,二〇〇師由崑崙關正面包圍攻擊,繼以步,炮,戰車協同攻擊,曾兩次突進崑崙關隘口,未獲戰果。嗣以步兵賴戰車密切援助,炮兵掩護突擊,經迭次猛攻,連克重要堡壘十餘,敵猶困據崑崙關北方數據點,死守待援。最後調集一五九師,新二十二師及軍補充一,二團,於正面繼續逐次攻略,訖十二月三十一日,卒於敵陸續增援中,一鼓而下雄關。俾頑敵聚殲,敵酋中村正雄授首,鹵獲戰利品無算。並乘勝進出九塘以南地區,計共殲敵第五師團一旅團以上,復擊潰增援敵第二十師團。

回溯克敵制勝,悉秉承最高統帥委員長蔣之預定方略,及桂林行營主任白公崇禧,三十八集團軍總司令徐公庭瑤之指揮若定。聿明置身其間,幸不辱命,實賴我忠勇將士不屈不撓,奮勵無前之士氣,殫精竭力,懂而克濟。當其猛烈爭奪之際,敵則配合空軍,強行增援,負隅頑抗,無懈可擊。我則萬眾一心,前仆後繼,不辭攀躋之艱,不畏壁壘之固,炮火交織於山谷,血肉橫飛於林麓。攻戰之苦,犧牲之烈,殆興軍以來所罕有,二攻堅克險,實開抗戰之先河。不僅足寒敵膽,抑且丕振軍威。翌歲南寧,欽防之敵,相繼奔潰,未嘗不以斯役為之嚆矢:唯我報國捐軀之忠勇將士,以死勤事,迄今思之猶有餘慟。而其英風浩氣,震爍寰區,取義成仁,彪炳簡冊,不獨本軍與於有榮,亦中華民族之光也。嗚呼!壯志往矣,叢葬山河,戰績長存,永垂不朽。爰聚忠骨,啟隆塚於崑崙關西側之陽,為建塔坊,並樹碑誌其姓名,計官兵陣歿者三千四百有奇,藉慰英靈,用彰忠烈。

而此塔坊,創建於二十九年之春,中以本軍遠征緬甸,防守昆明,延三十三年五月始告落成。際玆敵寇縱橫,山河未復,緬懷壯烈,悲憤曷極!凡我袍澤,尤當澟後。死者之任重道遠,驅寇復仇以竟遺志。抗戰建國大業,早觀厥成,則紀念崑崙關戰士者,適足以激發忠義,惕勵來玆,顧不偉歟!至參加斯役之將領,則為第五軍副軍長兼榮一師師長鄭洞國,新二十二師師長邱清泉,二〇〇師師長戴安瀾,一五九師師長官禕;率領軍補充一,二兩團者為二〇〇師副師長彭璧生;運籌帷幄者為第五軍參謀長黃翔,例得備書。若其翔實戰績,將具於國史,玆不贅述焉。

中華民國三十三年月日,四等寶鼎勛章陸軍中將第五集團軍總司令兼昆明防守司令前第五軍軍長杜聿明謹撰並書。

兩側立柱的由陸軍中將加上將銜黃旭初題字

編成戰史勳名重 

合葬雄關俎豆新


2018年,94歲抗戰老兵、參加過崑崙關戰役的桂軍31軍通訊兵陳詠詩,在志願者協助下重返崑崙關。(以上皆為網絡圖片)

一亭一碑一段文,看得我熱血沸騰,徹底改變了我對國軍的成見。數千將士的軀體就葬在我的腳下,卻看不到墳墓。

風吹來,打個寒顫,眼前彷彿看到了將士們在衝向敵陣,殺聲震天。日本鬼子被打得丟盔棄甲,屍橫遍野。

今天我終於醒悟了,原來所學的歷史是一種欺騙和掩蓋。往後看書不再盲從,教科書一類的就乾脆不看了。主紀念碑在遠處的山頭,走個來回需要許多時間,就沒去,下山離開。

過了一段時間,再去南寧的時候,在公墓旁停車,父親還是讓我自己上去。公路邊一個巨大的牌坊。看到上面有國府要人的題字,還有蔣中正的字,讓我大吃一驚。第一次看到老蔣的字,《芳烈長流為國家盡忠民族盡孝,英豪繼起信抗戰必勝建國必成》。

感嘆經過文革還能保留下來,不容易啊!沿著台階而上,到了山頂有一遍平地,一個高聳入雲的紀念碑屹立在那,像一把利劍直刺藍天。上面刻著《陸軍第五軍崑崙關戰役陣亡將士紀念塔》杜聿明題,頂上是青天白日徽。後面是墓地,石碑上刻滿了陣亡將士的名字,密密麻麻的,看得人心酸。一些石碑倒在了地上,明顯被破壞過的,有幾個人在做修復的工作。現在開始保護和修復,讓後人記住這些英雄,讓他們的家人有個祭拜的地方,我覺得欣慰。

站在墓前默默的祈禱,但願這些英靈能夠安息,感謝他們為國家做出的犧牲。

我沒有鮮花,沒有香燭獻給他們,只有一顆十七歲的心,真誠的給他們鞠躬。有機會我會再來給他們上香的,一定會的。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