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岁广西青年的醒悟(组图)

2019-03-18 01:46 作者: 鳕鱼100

手机版 正体 4个留言 打印 特大


2018年,广西抗战老兵和志愿者在昆仑关缅怀昆仑关战役中的国军抗日英烈。

十七岁那年,随父亲的车去南宁,路上听他说起昆仑关战役的故事,第一次知道国军也曾经抗过,不是只反共的。自幼喜读书,但能接触到的书籍里都没写国军抗日之事,连篇累牍的都是他们“反共反人民”的种种“罪恶”,电影里也一样。对国军一直是存在很坏的印象,对他们持怀恨心态。

家父以前也从未提及过这些事,处在当时的年代,他可能也不敢说。今天车上只有父子二人,他就把这段历史当故事说给我听了。他只知道一个大概,具体的也说不上来,连参战部队的番号都不清楚,但对我来说也够震惊的了。

他说有很多的广西子弟兵参加了这次作战,伤亡很大,但鬼子也死了不少。他还认识一些打过这仗的伤兵,话匣子一打开,他就收不住了,顺便说起桂林保卫战,说有个堂兄在桂林阵亡。国军在桂林也和鬼子打过?又震惊一次。还跟我说起了黄埔,告诉我国军一直在抗战,只是不许说。

到了昆仑关下,停车,路边有一块石碑,和普通的里程碑一样,不显眼的,刻着《昆仑关》三个字,背面是空白的。这里是后山,有一条土路上去,两边全是草,看来走的人不多。父亲说他去过了,留在路边看车,叫我自己上去。


昆仑关战役旧址。

独自一人踏上了40年前的抗日战场,山全是土质的,长满了灌木,稀稀拉拉的有一些松树,公路在山脚崎岖蜿蜒,只要占据了两边山上的制高点,就能控制公路了。想寻找当年的战壕或掩体什么的,没看到。经过几十年的风雨,痕迹早已被掩埋了。

山不高,走十多分钟就到了,小山顶上有一个亭子,孤独的立在荒野中。亭里有块石碑,刻满了文字,走近细读。用繁体字写的,有些字不认识,但大体能读懂。碑文如下:

陆军第五军昆仑关阵亡将士纪念亭碑文

昆仑关,古战场也。雄峙于邕宾路,岗峦环保,中通隘道,为南宁东北之门户。地扼势险,易守难攻,且为古今攻守南宁所必争之地。昔宋狄武襄,虽于上元夜乘侬智高不备,一举而攻略之。然考其战绩,则鼓行而前,死亡枕藉。犹赖狄武襄神勇坚定,所部将士用命,始奏奇捷,固未若世俗所传成功之易也。

中华民国二十八年冬,倭寇以第五师团由北海登陆,侵袭桂南,连陷钦防,南宁,其势甚锐。时聿明长陆军第五军。因敌犯长沙,先已增援入湘,未至而敌溃,遂戌衡岳。洎衔命驰援,兼程倍进。我前锋二〇〇师六〇〇团,得预南宁近郊战斗,血战三日,杀伤过当,团长邵一之壮烈殉职。嗣以主力尚未集中,军奉命于宾阳,迁江间,拒敌北犯,而敌则进踞昆仑关焉。迨我军转守为攻,敌已于昆仑关要隘暨外围据点扼险布防。其坚固堡垒,侧防机关,乃星罗棋布于崇山峻岭之间,宜其固若金汤。然竟为我军所破,诚非倭寇预料所及。

聿明于攻克昆仑后,巡行战场,低徊遗迹,始悉敌凭借地利,配备火力之狡悍与工巧,而叹攻坚克险之匪易。惟此残堞剩垒,仅存于荒烟蔓草之中,供人凭吊,因我忠勇将士浴血争斗之所收获。衡诸狄武襄时,其攻略之难易,何啻倍苁?而我克复昆仑关,适值除夕令节,又若与前史后先辉映矣!综计是役我军攻略部署,初用包围歼灭,继用正面突破,最后集中各种为例,逐次攻略。自是年十二月十八日开始,初以新二十二师及军补充一,二团迂回敌后,以荣一师,二〇〇师由昆仑关正面包围攻击,继以步,炮,战车协同攻击,曾两次突进昆仑关隘口,未获战果。嗣以步兵赖战车密切援助,炮兵掩护突击,经迭次猛攻,连克重要堡垒十余,敌犹困据昆仑关北方数据点,死守待援。最后调集一五九师,新二十二师及军补充一,二团,于正面继续逐次攻略,讫十二月三十一日,卒于敌陆续增援中,一鼓而下雄关。俾顽敌聚歼,敌酋中村正雄授首,卤获战利品无算。并乘胜进出九塘以南地区,计共歼敌第五师团一旅团以上,复击溃增援敌第二十师团。

回溯克敌制胜,悉秉承最高统帅委员长蒋之预定方略,及桂林行营主任白公崇禧,三十八集团军总司令徐公庭瑶之指挥若定。聿明置身其间,幸不辱命,实赖我忠勇将士不屈不挠,奋励无前之士气,殚精竭力,懂而克济。当其猛烈争夺之际,敌则配合空军,强行增援,负隅顽抗,无懈可击。我则万众一心,前仆后继,不辞攀跻之艰,不畏壁垒之固,炮火交织于山谷,血肉横飞于林麓。攻战之苦,牺牲之烈,殆兴军以来所罕有,二攻坚克险,实开抗战之先河。不仅足寒敌胆,抑且丕振军威。翌岁南宁,钦防之敌,相继奔溃,未尝不以斯役为之嚆矢:唯我报国捐躯之忠勇将士,以死勤事,迄今思之犹有余恸。而其英风浩气,震烁寰区,取义成仁,彪炳简册,不独本军与于有荣,亦中华民族之光也。呜呼!壮志往矣,丛葬山河,战绩长存,永垂不朽。爰聚忠骨,启隆冢于昆仑关西侧之阳,为建塔坊,并树碑志其姓名,计官兵阵殁者三千四百有奇,藉慰英灵,用彰忠烈。

而此塔坊,创建于二十九年之春,中以本军远征缅甸,防守昆明,延三十三年五月始告落成。际玆敌寇纵横,山河未复,缅怀壮烈,悲愤曷极!凡我袍泽,尤当澟后。死者之任重道远,驱寇复仇以竟遗志。抗战建国大业,早观厥成,则纪念昆仑关战士者,适足以激发忠义,惕励来玆,顾不伟欤!至参加斯役之将领,则为第五军副军长兼荣一师师长郑洞国,新二十二师师长邱清泉,二〇〇师师长戴安澜,一五九师师长官祎;率领军补充一,二两团者为二〇〇师副师长彭璧生;运筹帷幄者为第五军参谋长黄翔,例得备书。若其翔实战绩,将具于国史,玆不赘述焉。

中华民国三十三年月日,四等宝鼎勋章陆军中将第五集团军总司令兼昆明防守司令前第五军军长杜聿明谨撰并书。

两侧立柱的由陆军中将加上将衔黄旭初题字

编成战史勋名重 

合葬雄关俎豆新


2018年,94岁抗战老兵、参加过昆仑关战役的桂军31军通讯兵陈咏诗,在志愿者协助下重返昆仑关。(以上皆为网络图片)

一亭一碑一段文,看得我热血沸腾,彻底改变了我对国军的成见。数千将士的躯体就葬在我的脚下,却看不到坟墓。

风吹来,打个寒颤,眼前仿佛看到了将士们在冲向敌阵,杀声震天。日本鬼子被打得丢盔弃甲,尸横遍野。

今天我终于醒悟了,原来所学的历史是一种欺骗和掩盖。往后看书不再盲从,教科书一类的就干脆不看了。主纪念碑在远处的山头,走个来回需要许多时间,就没去,下山离开。

过了一段时间,再去南宁的时候,在公墓旁停车,父亲还是让我自己上去。公路边一个巨大的牌坊。看到上面有国府要人的题字,还有蒋中正的字,让我大吃一惊。第一次看到老蒋的字,《芳烈长流为国家尽忠民族尽孝,英豪继起信抗战必胜建国必成》。

感叹经过文革还能保留下来,不容易啊!沿着台阶而上,到了山顶有一遍平地,一个高耸入云的纪念碑屹立在那,像一把利剑直刺蓝天。上面刻着《陆军第五军昆仑关战役阵亡将士纪念塔》杜聿明题,顶上是青天白日徽。后面是墓地,石碑上刻满了阵亡将士的名字,密密麻麻的,看得人心酸。一些石碑倒在了地上,明显被破坏过的,有几个人在做修复的工作。现在开始保护和修复,让后人记住这些英雄,让他们的家人有个祭拜的地方,我觉得欣慰。

站在墓前默默的祈祷,但愿这些英灵能够安息,感谢他们为国家做出的牺牲。

我没有鲜花,没有香烛献给他们,只有一颗十七岁的心,真诚的给他们鞠躬。有机会我会再来给他们上香的,一定会的。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