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大宋生活水平領先世界的物資(圖)

2019-03-21 08:22 作者: 杜君力

手機版 简体 3個留言 打印 特大

馬可・波羅來到中國時,為這種富庶所震驚。
馬可・波羅來到中國時,為這種富庶所震驚。(圖片來源:公有領域)

宋代之後,中原人口(特別是城市人口)出現大幅增加。200多年間,中國人口從3000萬翻了兩番,首次突破1億。

宋朝的城市化水平已經達到相當高的程度,江南地區約有21%的人口居住在城市。當時世界人口超百萬的6個城市中,除君士坦丁堡外,其餘5個(汴京、臨安、長安、洛陽和南京)都在中國,而汴京更是世界第一大城市。

與此同時,宋代出現了從農業到近代工業的產業轉型。作為世界大國,大宋帝國的金融、陶瓷、冶金、紡織和製造等行業擁有全球領先的水平。與生活需求相比,工業生產需要的燃料要大得多。

這時,一種新的燃料出現了,它就是煤炭,這種不可再生但儲量巨大的燃料不久拯救了中國,並使大宋帝國成為人類歷史上第一個進入近代的文明國家。可以說,這場從可再生能源到不可再生能源的飛躍完全是一場革命。

煤炭的拯救

對文明悠久的中國來說,煤炭並不是什麼新事物。最遲在漢代,煤炭就已經被用來做燃料,甚至用於冶鐵。在現代發掘的鄭州古滎冶鐵遺址中,就發現煤渣和煤餅,在鞏縣鐵生溝的漢代冶鐵遺址中還發現了原煤塊。煤在中國古代被稱為「石墨」、「石炭」等。「石炭」後來被寫成「碳」。在很多地方方言中,至今仍然將煤說成「碳」;日本也稱煤為「碳」。

漢代之所以有大量的煤炭使用,與其人口膨脹和工業能源需求有很大關係。漢帝國之後,在長達千年的時間中,中國人口一直沒有恢復到公元前後的水平,植物燃料的再生速度足以滿足社會需求,所以煤炭就沒有得到重視,慢慢被人們忘卻。

直到宋代爆發巨大的燃料危機,這種古老的燃料才得以再次被重視,而且就其使用程度來說,已經遠遠超過漢代的水平,煤炭不僅是對木柴木炭等傳統燃料的補充,而是一定程度上的取代,因此,這是一場前所未有的燃料革命和能源革命,將中國帶入到一個全新的近代化的能源時代。

現代人都知道,中國具有豐富而廣泛的煤炭資源,特別是華北地區。當華北的森林消失之後,煤炭便成為華北地區得以發展重要支柱。鶴壁原屬宋代相州,現代考古工作者在這裡曾經發掘了一個大型宋代煤礦,礦井口直徑2.5米,井深46米,巷道長達500多米,井下還有完整的排水系統。就其開採規模而言,絲毫不遜色於今天的中型煤礦。

山西是現代中國最著名的煤炭大省,在宋帝國時屬河東路。「河東鐵、炭最盛」,遠在1000年前就依靠煤炭維生。早在宋仁宗時期,晉、澤、石三州就利用當地的煤鐵資源鑄造鐵錢;熙寧八年(1075年),神宗皇帝在一次詔書中令「河東鑄錢七十萬緡外,增鑄小錢三十萬緡」。

現代發現的宋代耀州瓷窯遺址中都有不少煤塊。很許多中國名瓷一樣,耀瓷的發展與煤炭有著密切的關係。同時耀州也以冶鐵出名。在四川,人們用煤炭來煮鹽。在川北發現的古代「禁採煤炭碑」寫道:「自宋季開始挖煤以來,迄今五百餘載。」

最早的工業革命

根據古文獻記載,宋遼金夏時期的煤炭開採已經遍及全國,包括北京的西山地區,江西的今高安、萍鄉、豐城、玉山,陝西的韓城、銅川、旬邑,遼寧撫順,河北的曲陽、觀臺,河南的鶴壁、魯山、寳豐、澠池、新安、懷州,安徽的安慶、淮北,山西的太原、洪趙等。這些地區至今仍是中國的主要產煤地區。

北宋的生鐵產地主要是邢州、磁州和相州,這裡還有很多製造兵器的都作院,其中相州都作院一次就能造箭33萬枝。邢州每年生鐵產量達到1716413斤,最高達2173201斤,這種堪稱奇蹟的生產量完全得益於當地豐富的煤炭資源。

《天工開物》中記載中國冶煉鐵的燃料中70%為煤炭,30%為木炭。北京鋼鐵學院曾對出土的宋代生鐵實物經過化驗分析,得出結論認為,宋代生鐵普遍含硫較高,一般較漢代高四至五倍,個別則有含硫高達1%。除個別的可能是用特殊的高硫礦而外,多數則可能是用煤冶煉。

相比木柴和木炭,煤炭的能量密度更高(煤的燃燒效能是木炭的3倍),也便於運輸,因此煤炭很快就成為汴京這樣的大城市的主要燃料,「汴都數百萬家,盡仰石炭,無一家然(燃)薪者」。作為煤炭最大的消費地,汴京三個官辦炭場都位於城市西側,緊鄰大通門運河,這些煤炭大多產自西邊的懷州(今沁陽),經由黃河運抵汴京。

隨著煤炭源源不斷的廣泛使用,中國經歷了人類歷史上前所未有的能源革命,這使中國的生活水平和工業水平達到當時世界的最高程度。馬可・波羅來到中國時,為這種富庶所震驚,有一種說法是「一位歐洲君主的生活水平還比不上汴京一個看守城門的士兵」。

中國的生鐵年產量達到12.5萬噸,而英國1720年的鐵產量只有2萬噸。在火器製造方面,帝國軍器監雇工達40000多人,江陵府每月就可生產1000到2000只鐵火炮。大宋帝國的軍事工業體系非常龐大而完備,僅四川的弓弩院就可供應地方武庫「弓弩多至數十萬,箭數百萬枝」;「工署南北作坊及弓弩院每年造鐵甲三萬二千,弓一千六百五十萬,各州造弓弩六百二十萬」。這些大規模生產要比歐洲工業革命早得多。

正如日本歷史學家宮崎市定在《中國的鐵》一文中所指出:「從唐末到宋初,中國發生了可以稱為燃料革命的一大事件,燃燒煤炭取得高熱,並利用煤炭煉鐵,使鐵已有大量生產的可能。這就在世界史上出現了遠東的優越地位。」

煤炭作為一種現代能源,為大宋帝國的發展提供了巨大的源動力。除過作為民用燃料之外,更為廣泛的應用在冶鐵業、兵器製造業、鐵貨幣鑄造業、陶瓷業以及造船業等,大大促進了產業革命,或者說,這是人類第一次工業革命。

歐洲工業革命同樣起源於煤炭引發的能源革命,但卻要比中國的這場工業革命晚整整五六百年。在歐洲還處於黑暗中世紀的10世紀,宋帝國時代的中國就已經建立了近代文明國家。

宋帝國繼承了漢唐以來的制度,有一個近代化的文官政府,而且強調「不殺士大夫」的言論自由,從而使中國成為當時世界最繁榮的國家。正是在這種文明背景下,才出現了改變世界的指南針、火藥、印刷術的三大發明。

與中國相比,歐洲對煤炭的發現和應用要晚得多,直到1830年,整個巴黎所需要的將近50萬立方米燃料中,煤炭僅佔1/4,而數百年前的汴京早已將煤炭作為主要燃料。英國歷史學家約翰・霍布森在《西方文明的東方起源》中寫道:「工業大師是中國,而不是英國。中國『工業奇蹟』的發生有1500多年歷史,並在宋朝大變革時期達到了頂峰——這比英國進入工業化階段早了約600年。……正是宋朝中國許多技術和思想上的重大成就的傳播,才極大地促進了西方的興起。」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