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塵女子天良現 資助公子求功名(圖)


風塵女子天良現  資助公子求功名
風塵女子天良發現,轉而資助公子求取功名。(圖片來源:手繪插畫/志清/看中國)

公子當初揹負家中之厚望,攜帶充裕盤纏外出求取功名,不想公子見色起念,一進了溫柔鄉而不能自拔,結果花盡盤纏,卻落得個流浪街頭之慘狀。最後風塵女子天良發現,資助公子重新做人。

揹負厚望出門應試  見色起念心思不正

唐代天寳年間,有位常州刺史滎陽公在當時名望甚高,家中的奴僕很多,不過在他五十歲時才得到一個兒子。兒子長到二十歲時,俊秀聰明,文章也寫得很好,跟一般人大不一樣。當時周圍的人都很稱道佩服。父親很喜歡他器重他,並說:「這是我們家的千里駒啊!」

這位公子由州縣選拔到京師應試,出發前家中讓他穿上很考究的衣服,並帶著很多車馬。而且還算好了他在京城的日常生活開支,給足了他在外所需的用度。父親對他說:「我看你的才能會一舉考中,現在給你準備了兩年的費用,並且一定充分地供給你,是為了使你實現志向。」

這個公子也很自信,他把考取功名看得像彈彈手指那樣容易。公子出發後,用了一個多月就到了長安,住在布政裡。他曾去遊覽東市,回來時從平康東門進入,打算到京城西南去拜訪朋友。途中看見有一座住宅,門和院子不太大,但房屋卻森嚴幽深,只有一扇門關著。

只見一個少女站在那裡,正把手放在一個梳著兩個環形髮髻的侍女的肩上,姿態容貌非常漂亮,公子當時看見少女後,覺得天下簡直再也找不出第二個這樣的美人了。公子不自覺地讓馬停住,徘徊了老半天也沒走。然後公子假裝馬鞭子掉到了地上,等待跟隨的人過來後好讓他拾起來的樣子。

公子多次斜著眼看這那個少女,那少女也回過頭來凝視著公子,似乎對他也很愛慕。最後公子也沒敢說什麼話就離去了。不過回去後,公子好像失了魂似的。於是公子便偷偷地召來熟悉長安的朋友打聽。有朋友說:「那是風塵女子李娃的住宅。」公子又問:「我可以去追求這個少女嗎?」

朋友回答說,這個姓李的比較富裕,前去跟她交往的,大多是貴戚和富豪。而且她的交際很廣,如果沒有達到百萬錢的,是不能使她動心的。於是公子說:「我只是擔心事情不能成功,如果事情能成的話,即使百萬又有什麼捨不得的呢?」

鬼迷心竅  入住勾欄

於是有一天,公子穿上了乾淨的衣服後,帶著一大群侍從去了。到了那裡,公子派人前去敲門。不一會兒,有一個侍女出來開門。公子問:「這是誰家的府第呀?」侍女並不回答,只是一邊往回跑一邊喊:「是前些日子馬鞭子落到地上的那位公子來了!」

裡面的李娃聽了又驚又喜,她對侍女說:「你暫且留住他,我得去打扮一下,換換衣服再出去。」公子在外面聽到這話,暗暗高興。侍女出來後就把公子帶到影壁牆前。這時就看見一個白髮而又駝背的老婦,她就是李娃的母親。

書生走上前去跪拜說:「聽說這兒有空閑的房子,我想租房來居住,不知是不是真的?」老婦說:「那房子只怕簡陋低窪窄小,不足以委屈貴客居住,哪裡敢提租賃的事。」說完便把公子引入客廳,客廳的房間看上去很華麗。

老婦與書生一同坐下說道:「我有個嬌小的女兒,技藝水平還不高,看到有客來很高興,我願讓她出來見一見你。」說罷就讓李娃出來了。只見李娃眼睛明亮,手腕白皙,行步嬌美,公子吃驚地立刻站了起來,不敢抬眼看。

兩人互相拜見之後,談了些天氣冷暖之類的話。李娃的一舉一動公子都覺得嫵媚動人,是自己從來沒見過的。公子又重新坐下後,李娃就煮茶斟酒,所用的器具都很乾淨。過了很久,天漸漸黑了,更鼓聲四起。老婦詢問書生住處的遠近。公子騙她說:「我住在延平門外好幾里的地方。」

其實公子是故意把地方說得很遠,希望能被李娃留宿。老婦人則說:「更鼓已敲過了,公子該趕快回去了,不要觸犯了禁夜法令。」公子說:「今天能僥倖相見很高興,竟不知道天已經很晚了。但我的路途太遠,城內又沒有親戚,該怎麼辦呢?」

李娃說:「如不嫌棄屋子狹小簡陋,正想讓你在這裡住,住一宿又有什麼關係呢?」書生幾次用眼睛看著老婦人。於是老婦人說:「那好吧。」書生就召來他年青的僕人,拿著兩匹絹,請求以此來充當一頓晚飯的費用。

李娃笑著阻止說:「這樣做是不合賓主之禮的,怎麼能讓你破費呢。今晚費用由我出,如不嫌這兒貧窮之狀的話,可以供給你一頓粗糙的飯菜,其餘的等以後再說吧。」李娃堅決推辭,最後也沒有把公子的絹收下。

迷戀美色走向墮落  榨盡盤纏人財兩空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