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戀美色走向墮落 榨盡盤纏人財兩空(圖)


迷戀美色走向墮落  榨盡盤纏人財兩空
公子因迷戀美色而導致人財兩空的結果。(圖片來源:Angie/大紀元)

【續風塵女子天良現  資助公子求功名

公子因迷戀李娃美色而走向墮落,最後所帶盤纏全被榨盡,最後落得個人財兩空的結果。

公子如願  走入騙局

公子隨李娃進了西屋坐下後,只見帷幕帘子床帳,都十分光彩艷麗,梳妝臺、枕頭、被子,也都十分豪華漂亮。李娃點上蠟燭端來了飯菜,菜餚的品種和味道都是上等的。吃完飯後,老婦人站起來走開了,於是公子與李娃的互聊才變得隨意起來。兩人幽默風趣,互相逗笑,沒有什麼內容不涉及的。

公子說:「前些時,偶爾經過您的門口,看到您正在門前影壁旁,從那以後我心中常常想念,即使睡覺和吃飯的時候,也不曾有片刻忘記。」李娃回答說:「我的心也是這樣。」公子說:「這次我來,並非只求住幾天,而是想實現我平生的願望。只不知我的命運如何?」

沒想到話還沒說完,老婦人就進來了,問公子說那些話是什麼意思。公子就把自己的心事全告訴了老婦人。老婦人笑著說:「男女之間,願意相親相愛的心願是自然而然的,感情如果合得來,即使是父母的命令,也阻止不了。我這女孩本來醜陋,怎麼配給公子做媳婦呢?」

公子於是向老婦人走近幾步,跪拜在地並感謝她說:「如蒙答應,即使讓我作您家的僕役也可以。」老婦人於是就當場答應了公子的要求而把他當作女婿看待了。當晚大家盡興喝酒,一直搞到很晚才吃完飯。

走向墮落  被施騙計

等到第二天早晨,公子就馬上把自己的行李物品全搬了過來,住進了李娃的宅子。從此公子斂跡藏身,不再跟親屬朋友來往,每天只跟唱歌演戲的人聚在一起,跟他們親近玩耍,遊覽飲宴,轉眼之間就把帶來的盤纏化光了。

公子為了繼續維持他的排場,就只好變賣車馬和自己的年青僕人。就這樣只一年多,錢財僕人和馬匹全都沒有了。於是老婦的態度漸漸就有些怠慢起來了,而公子跟李娃的情意卻更加濃厚起來。

有一天,李娃對公子說:「與你相交一年了,還沒有懷孕,常聽說竹林神有求必應,很是靈驗。我要送上酒食祭祀,向神祈求,可以這樣做嗎?」公子不知是圈套,因而非常高興。於是他拿著自己平時穿的衣服到當鋪當了,去準備牛豬羊三牲和甜酒等祭品。

公子備好祭品後就跟李娃一起到供奉神的廟裡向神祈禱,在那裡住了一宿他們才往回走,公子騎著驢走在後邊。到了北門,李娃對公子說:「從這兒向東拐,有個小胡同,那兒是我姨家的住宅,打算到那裡去拜見我的姨娘,並且稍稍休息一會兒,可以嗎?」公子同意了。

他們往前走了不到一百步,果然看見一個院門。公子向裡面張望了一下,覺得很寬敞。公子下了驢後,恰好有一個人出來問是誰,李娃回答以後,那人就進去稟報。不一會兒出來了一個約四十多歲的女人,她對公子說:「是我外甥女來了嗎?」李娃在公子後面答應了。

那女人迎上前去問:「怎麼這麼長時間沒來了呢?」李娃引導公子拜見了那個女人。他們見過後,就一塊進入西邊的門內偏院裡。院中有山有亭有竹子,樹木長得很茂盛,池塘水邊的房子顯得很幽靜。公子對李娃說:「這是你姨母的私人住宅嗎?」李娃只是笑著不回答,用別的話搪塞過去了。

人去樓空  人財兩失

他們進了房間不一會兒,那個女人就獻上了茶與水果,都是很珍貴奇特之物。就這樣剛過了一會兒,忽然有一個人騎著一匹馬,汗流滿面地跑了進來說:「老太太突然患了重病很厲害,幾乎連人都不認識了,請姑娘趕快回去。」

李娃對她姨說:「我的心都亂了,我騎馬先回去,然後讓馬再返回來,你就跟他一塊來吧。」公子要跟李娃一起走,李娃的姨與侍女兩人私語了一會兒後對公子說:「老太太就要死了,你應該和我一起商量一下喪事,好處理這個緊急情況,為什麼要立刻跟著去?」公子便留下了,與姨一起計算舉行喪禮祭奠的費用。

天已黃昏,騎馬的僕人還沒來。李娃的姨說:「到現在還沒有回信兒,怎麼回事?你趕快去看看她!我會隨後趕到。」公子於是就先走了。

公子趕到李娃原來的住宅,一看門鎖得很嚴實,還用泥印封上了。他心裏很震驚,就詢問那裡的鄰居。鄰居說:「李娃本來是租住在這裡,租約已經到期,房主收回了房子。老婦遷居了,她們已走了兩宿了。」公子詢問搬到了何處,鄰居回答說:「不清楚她的新住處在哪裡。」

公子想要趕快跑回到李娃的姨家,問問到底是怎麼回事。但天已經晚了,公子計算了一下路程覺得當晚到不了那兒,就脫下衣服作抵押,向鄰居弄了點飯吃,又租了張床睡覺。公子非常氣憤,從晚上到早晨,一宿沒合眼,等到天剛亮就騎著跛腳的驢趕往李娃的姨家。

到了李娃的姨家後,公子連連敲門,了很長時間也沒有人開門。公子在外面又高聲大喊了半天,才見有一個官員模樣的人慢慢地走了出來。公子急忙上前問他:「李娃的姨住在這裡嗎?」對方回答說沒有。

公子說:「昨天黃昏時還在這裡,為什麼藏起來了呢?」又問這房子是誰家的住宅。那人回答說:「這是崔尚書的住宅。昨天有一個人租了這所房子,說用來等待遠來的中表親戚,但還沒到黃昏就走了。」公子驚慌困惑得快要瘋了,不知道怎麼辦才好,於是又返回布政裡原來住的地方。

公子遭遇大難  最終淪落街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